北京是个没有春天的城。匆匆翻过倒春寒,一下子就半跨进夏天的门。最近很忙。工作。最近很空。心理。有天无意开了电视,瞧到热播的《倾城之恋》,本没什么心思要看,但不知怎么,被里面那个白流苏的一低头那个范柳原的一抿嘴吸引了。于是翻出成套的视频,快速从中间向后略了一遍,又赶在某天睡前,躺在床上回味了原著。

    不只一个人说,张爱玲很冷。不只一个人说,张爱心里,没有一丝爱。  
    你瞧她笔下那些人,那些情,那些故事,华丽的词藻里,透出来的,全是冰冷的带着不屑的自私与现实。她笔下的白流苏是典型的上海女子,范柳原则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两人都不信什么爱或不爱的鬼话。张爱说,倾城,是战争成就了这两个自私的人。
   
    两个冰冷的小说人物忽然有了肉身,别扭之后,让人由排斥到接受。
    这个流苏,聪明沉稳,漂亮体贴,坚强坚持,几乎完美。也只有这样的流苏,幽幽地轻声说“我怎么舍得”,像本极棒的书,让人着迷无法舍弃。让范柳原爱她。只是实在瞧不出上海女子的派头,倒有些京城女子的大气。这个柳原,重情重义,有深度够涵养,配得上钻石王老五的身家。可内在里,却找不到花花公子的骨血。两个人物,只是借“倾城”架子,跳脱出来的现代人。白家哥嫂的戏最传神入味,让人厌恨得牙痒,也只能靠他们把人拉回上海的大背景。

    剧情有些拖沓得不能忍受,但想想,张爱相关的作品还真是要压抑着看才对味。陈数的流苏,总有些年龄上的厚重感。黄觉的柳原,像个脸上不停冒出青春痘的不知情深浅的毛头男孩。

    美则美矣,但也只剩下美了。编剧费那么大力气,不过是想说:白流苏与范柳原,本就是两个心中有情的人,他们优秀他们相爱再正常不过,与战争无关。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