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去某著名的村儿里,真正见识了一下“鸡飞狗跳”:一只调皮黄白长毛小狗,在半山腰四处讨嫌,众目睽睽之下,逼着一只小母鸡,从山间小道一路飞到了最底下某家房顶。目测:该飞鸡,垂直下降高度在3层楼左右,水平位移也有2、3栋建筑的宽度~~~大为震憾!
        当然:飞鸡平安落于房顶后,一直到我离开,都没能下来。这是后话。
 
        上星期忽然追星。用各种组合词,四处搜索该星秘闻作品一切一切。俺属于“一般不八卦,一旦八卦起来就粉八卦”型。直到前几天,各种犄角旮旯的全扒过一遍,搞到灰头土脸的,这星可也就算追过去鸟~据说,该星一向低调,话不多,有性格,绯闻多,但总体评价还是良好向上嘀。只是俺这岁数混粉丝群实有些胃肠不适,半截又分了神去了解粉丝群八卦,很无聊很无聊。这不,这星也觉得无聊,终于拉长了原本就不和善的脸,爆发嘞~~~俺觉得好笑之余,也为星瞎操心了了把:这么动气法儿脸上的痘可再怎么消哇~
 
        还好每次追星到最后,多半收获的,不是该星的穿不穿底裤之类的废新闻,而是其它可观瞻的有趣事物。歌儿、照片、影像以及书。4月,总是最说不清的。也许应了这话,每年4月里,俺的追星生物钟总会很容易被引爆,一个片子一本书甚至一支曲子都可能成为导火索。俺于是认了。到这季节,再不假装拈花望月的小情结,大大方方追,也不怕说——这种火苗总会有回归温吞的时候,闹腾一圈,不伤筋动骨,又怡情怡人,何乐不为?
 
        只是,这次追星,以狗急跳墙和英文书结尾——这春天的大冷风吹得……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