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5月07日

每到3月底,暖风拂面,蠢蠢欲动,花枝计划乱颤的时候,我就知道让人又爱又恨的季节又来了。

  这是种很复杂的情绪。就像月亮牵引潮汐一般。几乎完全控制了我的呼吸、皮肤以及生活节奏。相对冬天的寒冷和臃肿,我爱死了减负的苗头。这爱溢于心头,却无法遍及身体各个细胞。它们不停地组成小团伙,充分地表达愿意,抗议之,抵制之,反应之。我于是不得不游走于过敏与呼吸问题之间,游走于发烧与感冒之间,游走于中药与自我调理之间,瘦了与胖了之间,失眠与多梦之间。。。

  身体敏感了这几十年,认命了,好吃的趁不禁忌的时候紧着尝了,绝对不能碰的也再不惦记着没事找事地试了。有偷懒不擦防晒享受日光的心,就做好恢复一年的准备。能通过压腿解决肌肉肩颈疲劳的问题,就省了大老远劳民伤财的按摩时间。能抽出空儿做小调理,就尽量不让问题扩大化。能多关注自己的身体感受并顺应之采取行动,就清扫了可能出大问题的后患。万事不操心,Keep peace & Keep pace,养精蓄神。在渐升的温度中继续反复演练贯彻以上,有病吃药没病睡觉。

  放眠看去,受这春影响的人实在不是少数。柳絮杨絮花粉花香忽冷忽热沙尘风暴,挑出任一样儿,都能让特定人群闹些小病。病不打紧,别影响心情,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