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打雷。闪电。玫瑰色的夜空。

生病。煎熬。踯躅于黑暗边界。

被迫禁足。像偷来的时光。夹杂着高烧、危机、痛、痒、药片。

只能做最简单的生物。尽量地:睡、吃、治疗、放轻松。然后慢慢,击败体温,抵抗病毒,面对毁容。

除了必要的工作,其它大段大段空白时光,用来读书。

看完了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

看完了德鲁克的《旁观者》。

看完了《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看完了《Mastering the VC Game》。

仍在进行中的《剑桥中国唐史》,计划中的《权衡》、《黑客与画家》。

其中,对德鲁克《旁观者》印象最为深刻,尤其他讲到“东方传统政治”:

制造党派斗争,在位高权重的人士间挑拨,鼓励年轻人来找他但不可让他们的上司得知——让内斗愈演愈烈、互相猜忌、对立。

上面一段,是德鲁克描述《财富(Fortune)》创办人亨利.鲁斯(Henry Luce)的管理风格与方法时写到的。他说,这位成长于中国的传教士之子的“人际关系、管理风格和那一套体系,正是中国统治者的权谋——虽然不直接视事,却不断地制造官员间的摩擦、分化以及互相对立的人际关系,以保障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我最爱这本书的第一部“来自亚特兰提斯的报告”,每一篇章刻画的人物都极丰满立体,充满灵性和人气儿(当然,后面所有提到的人也都是人精中的精粹,只是相较于第一部的时代更晚,社会有外界因素更为复杂多样)。而正是这些人,给少年德鲁克的影响贯彻一生。也跨越时间让现在的我十分受用。

这阵子的遗憾:还是没办法把电影《The Social Network》看完——仍然仅止于开头5分钟。病痛让我不能久坐或稍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左胸及背仍会不时发出抗议沉闷之语。这次我只记住了片中的Zark穿的GAP帽衫+拖鞋的颜色,是,我知道在书中和各种其它文字记录中都有提过。

收到一辆淘米的童车——在TAOM上市前一天。我们戏称它为馒头机(典故出自郭德纲)。但除了简单组装外,暂时还没可能骑出门去。

今儿晚上伴着闪电雷鸣,看到几行黑暗的字。写出上面乱七八糟的字儿数枚。要去睡了。希望今晚没有失眠没有梦。

Raine 于最后隔离期


1条评论

  1. 还以为作者受打击了 没想明白咋想出来了 后面三段 看的貌似有点懂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