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很久没写字了。

上周跟一个好姐姐畅聊生活之种种,忽然想起那篇“我的左手”,今天兴起,于是上来翻翻过往的文字。

我爱那样的开头。薄片式的,刻画式的文字。到处都是留白。很多的缘起都湮灭在时光里,在简单而嘈杂的生命中,如花火般一闪而过,甚至连记忆都消散了。

生命的意义究竟为何?这个无解的问题,在幼年、少年、青年时不断浮现于心。

人们孕育下一代,究竟是延续是传承,还是更深的Reborn?

30岁后,我学会将一切问题从简,非是即否,非爱即陌。

在远离正常Buzz一年又6个月后,决定回家。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