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28日

团购虽好,但需慎选服务商家。

今天, 大众点评客服热线1330号接线员的电话解答,让我见识了大众点评网的团购业务如何“黑”用户银子。

2011年10月27日,我在大众点评网上团购了2张工体附近一家叫船说的餐厅团购券。 但不巧,计划去餐厅的当天,恰逢足球比赛,各路出租车司机均不愿前往,后来也一直没什么合适的机会特意前去消费。此券便过期了。

本人原不是爱团购之人,只很久以前在美团测试团购过,那次团购券过期后,“美团券过期未消费,无条件退款”给我的印象太过深刻,还以为所有团购服务皆如此。加上大众点评也不算小公司,又是平时常使用的网站之一,甚至还安装了手机APP,团购业务形式在国内也日渐成熟,想当然地认为过期之团购券必也会自动返回帐户,哪怕不是退回现金,留在帐户内再做其它消费亦可接受。哪知,这大众点评网竟是逆势而为的。

其实自从第一次计划消费因故被迫取消后,我就一直考虑退款一事。但当时页面上未找到明显的有关“退款”的按钮,于是,在美团的自动退款经历“暗示”下,进入自动等待自动过期状态。等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回复:未使用但已过有效期的团购券,不适用退款服务。这256元,不会以任何方式回归“我的帐户”!

必须说明的是:作为消费者,我支付了256元人民币却未能享受到任何相关服务;同时,相关商家也并未收到这笔款项;这256元现金,完全被大众点评网中饱私囊。

本人已就此次不良团购经历和大众点评网的不合理“退款协议”,向上海消协投诉大众点评的不正当获利行为。商道当以德为先,建议正努力争取上市的大众点评网,守法诚信才是长远之选。

附:

大众点评团购订单截图



美团券过期全额退款

大众点评“退款协议”

http://t.dianping.com/refund

美团退款协议

http://www.meituan.com/commitment/

Update:

2月1日,接到大众点评团购业务的客服电话,表示已将过期订单涉及款项返还至本人点评帐户中(截图如下,“特批”二字亮了)。当然,我必须也只能在点评团上继续消费掉这笔银子。

Update Again(02-10):上海消协很负责,今天电话我,询问有关“大众点评团购”之投诉后续处理情况,以及对结果是否满意。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感谢。

Tags: ,,,,,.
2012年01月09日

I have looked in the mirror every morning and asked myself: “If today were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would I want to do what I am about to do today?” And whenever the answer has been “No” for too many days in a row,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something.
——Steve Jobs

Tags: ,,.
2011年11月02日

我那个09年8月开始的新浪围脖(地址:http://weibo.com/raine),早已经停止更新。无它,少趣味尔。
偶尔只在G+上发发牢骚,跟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们臭贫一下,围个观看个链。有兴趣的同学一起来玩(地址:你能找到的)。

这个故事其实叫:测试Feed。

Tags: ,.
2009年06月17日

标签:陌生人 QQ MSN 日子 巴黎没有摩天轮

 

     她每天都要经过那个有着红砖墙的房子。

早上出门,有时会忘记关掉MSN,有时记得。
出门,关门,出电梯,左拐或是右拐,穿过密密的停满车的马路向前走去。

 

    这一天跟别一天有何不同?
电闪雷鸣黑抹布天空的大暴雨,一下子成了被鞋踩过的灰度照片。
倾盆过后却不是晴朗。水分子像过狂欢节一般弥散在空中。太阳的加入,飞速地蒸腾。

 

    她每天清早睁开眼,跳去刷牙。冲一杯温蜂蜜水。

    和着晨光,看午夜里MSN留言。
有个不知姓名的陌生人来过,说失眠。有个相识的陌生人来过,说失恋。
有个勤奋的陌生人来过,说通宵加班。也有个爱美的陌生人来过,讨论美丽。
爸爸的QQ上说,记得早睡。
无论是MSN的头像还是QQ头像,隔着屏幕,隔着无线有线信号,隔着物理的精神的连接,跳在眼前。

键盘是热的。沟通的温度又有几何?
这样的沟通,见不到脸,望不清表情,透过文字表意,她当自己是陌生人。不知道脸谱在哪儿。

 

    阳光灿烂的日子。

    她的心是雀跃的。
悄悄设计出门行头。
嗯,今天小散步,蓝格裙人字拖,小花太阳帽,帆布包包。配红花绿叶好情怀。
嗯,今天正装款,淑女西装淑女裙,淑女高跟淑女包,粉红职装的俏皮。
嗯,今天邻家妹,背带裤帆布鞋猫T上身,人家都喊乖乖女。
嗯,那些宽松T,纯白大红宝蓝的,配牛仔配短裤配打底,怎么都有理。
……

 

    今天,她在The Perishers《Weekends》里,结束跟爸爸的对话。

2009年02月21日
带雪而来。
看了该看的要看的想看的,伤心的事物。
那些忘记的没忘记的又重新回来。一遍遍的在心中温习。短暂的温馨,长久的伤感。
接一个电话。发一条短消息。坐一段车。转几间小店。那些已经变化的在记忆里还原。
在厚厚的雪上,写几个字。只有自己知道的故事。那些松树的枝叶里,还有当年那只喜鹊的影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不会骑车。那些当年一抬头就能想起的街道,都变成了符号。
一下子仿佛回到十六岁,短发短衫,提那只很可爱的学童书包,在静静的古街小院里,看蚂蚁打架。
回到那间没人住的老房子。翻开抽屉。看到熟悉的字。你的、我的、他的。把一卷卷的胶片拉开来,瞧,那时候我们这群家伙多疯多开心。回忆就是那些,被放在某个位置不再碰触的纸张,它叫丫头,它叫小猫。
萝卜说,30岁之后,开始怀旧。这时候才有体会。
我已能微笑着坦然面对,不再任性,不再钻牛角尖儿,不再一味等待。
只是偶尔,那些冲进眼眶的酸楚,被雪映得太灿烂。
原来,最初即最终,重回圆点。
2009年02月04日
有人做了个噩梦。
她说:记得有你正被追着。
噩梦说出来就破了。
我坚信。
但仍会在偶尔地查查。
解梦的说:易陷入黑洞。
梦不是我做的。
黑洞却似乎陷进去了。
有人说:心理暗示很重要。
暗示好了就好了,不好就不好了。
所有这些无关人品,无关道德,无关你我。
 
又开始周期喝药。
这事儿其实让人期待。
又能好睡,摆脱这些那些的纠缠。
放松自己,身体、心态。
 
乐观的人容易忘记。
因为忘记才会更快乐。
那些遗忘的和偶尔想起的。
就是微笑、大笑、充满活力的笑。
那些纯粹的纯正的哈哈声,
让生命轻飘飘起来。
升腾到享受。
 
这一天,有开心,有烦心。
用最安静的歌将烦心沉淀消弭。
视线穿屏幕,凝视那方的一双眼。
想哭。想笑。想念。
哭了。笑了。想念。
有些不忍。
敲碎的拼好。
保存起来。
光环仍在。
 
 
噩梦的时候,推自己一下,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
噩梦都怕两个字——醒来!
2009年01月12日

 

   原来一切早已注定。
   即使回到故事的原点,我们还是陌生人,我们还是注定相知相爱,这就是爱情最好的证明。

 

玄幻文字里,时空的跳跃变得流行且实用。同一个故事,可以在从前与将来之间错综合成,像师太的《圆舞》,像《哈利波特》的时间倒转怀表,像《机器猫》的时空机。于是很多简单的感情交织出不一样的味道,很多平淡的故事弹出别样的咏叹调。于是有了某些“不能说的秘密”。

当某天,我从梦中跳着醒来,阳光在额头划出美好的弧线,天目暂开。我相信,那些即现在心里景象与来龙去脉,是真的。拉开窗帘,这个北京的冬天真美好。

其实用时间的跳转来覆盖全部秘密是不全面也不充分的。只是这样一个方式最易被接受。秘密这东东,啧在口里滋味无穷却很难描述,遂放弃大写一篇的念头,仅记录于此。另:今天无意中发现了这个,Tom Riddle’s Diary。最近在温习全套《哈利波特》,已近尾声。阳光明媚,晒晒荒草。

2008年10月21日

阳光下我的脸突然被什么亲吻
这温暖的感受差点儿送了我的命
这种行为我总也没法去多加小心
妈妈又在叫我快回家吃饭了
我不饿可再也吃不饱
腐朽的很容易消化掉
新鲜的又没什么味道
和很多人飞舞在街上心里空旷
他们不问我来路我们想法一样
就是飞来停下飞走再飞一趟
我女朋友说你快回来我在爱你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这爱象糖桨粘住了翅膀
让我没了力量等着受伤
让恨堵在心里堵得慌
最俗气的那件衣服是我最漂亮的翅膀
温度和地方越来越适合我们头脑发胖
我最讨厌的玩意儿是我最高级的营养
它让我长出愤怒也不会长出伤心失望
一声声巴掌在我眼前耳边不断呼响
这给生活带来节奏却不能使我想要躲藏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别亲吻我这让我羞心里惊慌
我在飞在被拍死在飞往纱窗的路上

找些东西塞住耳朵眼睛。只听。听看。
左手一个杯子。右手一只苹果。前面后方。
每年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低迷、徘徊、不明方向、不知所想。日复一日。没什么斗志。天晴天黑。想长吁一口气,可刚提起又放下。
每年这种时候都会想写个故事。或晦涩或明朗。苦苦绕圈。
每当享受些什么,下一刻便失去些什么。每当习惯些什么,下一刻便打破些什么。拿出书,不进半行。看部戏,听不到对白。
也许是下一季出场时机了。就这样。

2008年05月16日

“你从背后紧紧抱住我。我依然紧闭双眼。我说:我刚刚在做梦,在梦里你也这样抱紧我——我们在,抗震救灾”

2008年01月22日

她一夜没睡。
她的眼光落在纯净的水晶杯子里浅浅的红酒印上。
她说,要写个故事,一个有关暧昧的故事。



第一夜0:00 遇见

        夜的话一直盘旋在七的脑中。久久不去。七于是忘了故事的开始。
        那是一个度假胜地。晴朗的海边。海水总能让人开怀,让人放松,让人发现。那么一大群人挤在海边别墅里。那别墅很豪华。从最顶端的阁楼望下去,一片的白绿蓝。
        七就倚在最高的窗口——那是与生俱来的习惯——眼睛渐渐放远,人就整个揉进视线之中。
一群年轻人。无数活力,无数个性与自我,无数表现欲,无数组合。这不重要。他们喧闹在景色里,仿佛他们主宰了。这不重要。他们并不突兀,这海,这天,这颜色,也要偶尔有些小喧闹来真实。
        七呆呆地看。那神秘的感觉,如果没人打破就会持续——夜的声音突然出现,他似乎存在很久,他似乎一直在那里,同样等待,同样呆望。他仿佛在自语。那声音和着海水的气息抚在耳边,喃喃地。
        夜说,七个夜晚。我们有七个夜晚。我们在七夜的时间里,相恋。甜蜜温情回味无限。只七夜。我无法告诉你七夜的结局。让我们一同体验。

第二夜1:00 PUNK

        台上那个MM高呼着,疯狂的人们跟着她的节奏不停摇摆。
        她说,这里就像是夜的一个洞,一个黑黑的洞。而他们就要像阳具一样:插进去爽一下。
        他们站在高高的台上,隐藏在射灯交织出的阴影里。无数长发晃在镜头里。无限颓废。
        这个夜里,疯狂成为主宰。她在黑暗中寻找他的眼。镜头前的他有一丝陌生。隐藏的冲动。
        一整夜,他甚至没有牵过她的手。一整夜,在喧杂中,她见到他的另一面。背光。
        她有些迷惘,有些迷恋,有些失措。她不知道哪个他是真实的。她努力用镜头追踪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了就丢了。

        他何尝不是小心翼翼。

第三夜2:00 镜头

        烟酒,醉人的歌。
        七在黑暗里看着深情搞怪唱歌的夜。有那么一秒,他们不明原因地一同哈哈大笑。有那么一秒,他们的头几乎贴碰起来。有那么一秒,夜的脸就在七前面——呼吸的距离。
        七看着夜的双唇。夜的唇很质感。很有力。七忽然觉得这一秒连眨眼的时间都拉得很长。七知道自己的眼已经合上。有一抹压迫靠近了自己,然后那力度集中起来,集中在最敏感的位置,一丝电流柔柔的从那儿弥散,演绎成一阵让人享受的麻酥,散播到大脑,到手臂,到全身。烟没断酒没空,音乐不曾停止,歌声仍在继续。
        七的眼终于睁开。她知道刚才那一秒,被无限拖长,变成N个24帧镜头。烟洒,醉人的歌。夜还在唱。深情搞怪。七知道,那一秒就是最近的距离了。那些镜头究竟是不是真实,已不重要。

        七不吸烟。从不。七偶尔饮酒,偶尔。
        七有时觉得自己喜欢那种饮酒感觉。凉的酒滑过喉咙,流到胃里,一路清爽。然后这液体在胃里升腾起来,暖暖的。那热量慢慢放大放大,遍及全身。就像哈尔城堡里生命的火种。时大时小,暖意却从不会消失。让人易于沉醉迷恋。
        七喜欢在自己状态好的时候,来上一小瓶,偶尔两小瓶。有时那火会烧得太过,让整张脸发烫起来。七就会像娃娃一样,傻呆呆地留一张浓浓的笑脸,直到睡去。
        这一夜,七少有的饮了三瓶。七知道,这是她和夜距离最近的一晚。七的状态好得出奇。七于是放纵自己不去错过任何一口能装进胃的暖。七知道最后当她起身离开,便是另一个阳光普照的白天。这一夜,不会再重复。
        七最后起身的时候,头已经有些沉。她很想找个肩膀靠上去——那肩膀近在咫尺。七的身体自在最完美的微醉状态,头脑却是最最完善的清醒状态。七的身体想要靠过去,意识却坚定地不允许。七在精神与身体的抗争中投降——就这样罢。那一秒已经过去,是否再靠近还很重要么?

第四夜3:00 温暖

        她又做梦了。飞翔的梦。
        她从小就经常做一个梦,飞翔的梦,一个人飞翔的梦。
        现在七她遇到了他。梦也有了变化。

        她在给他上了堂飞行课。她说:
        “保持身体平衡,放松呼吸,对,慢慢腾空。
          瞧,那些飘荡着的五彩气球就在手边了。
          来,跟着,别紧张,一、二、三——起~
          对对对!就是这样!!
          看,会飞啦^_^”
 
        她这样带着他,飞过埃及,飞过太平洋,飞过草原,也飞过西藏……他说:真棒!

        然后他来主导。
        他牵着她,一路向前。他的手很暖。
        他牵着她,一路飞过。他说,那个店的J姐是好朋友。他在空中俯身大喊:J姐,这就是她。
        他牵着她,一路向前。终于飞到那辆小小的红色车前。他变出一捧花。他说要带她去个可爱的地方。
        他的手抚过她的脚踝。她一袭白裙,长发散落。他的头轻轻偏侧过,擦着她的脸颊,温温发散着亲昵与安谧。

        她又做梦了。飞翔的梦。这一次,她与他一同飞。

第五夜4:00 雅歌

        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

第六夜5:00 亲吻

        她与他躺在阳光里。周遭一片灿烂。她与他静静躺,肩依着肩。
        鸟语伴着花香,微风袭来。
        这样的梦反复出现。

第七夜6:00 ……
        夜说,七个夜晚。我们有七个夜晚。我们在七夜的时间里,相恋。甜蜜温情回味无限。只七夜。我无法告诉你七夜的结局,让我们一同体验吧。
        七端着杯子,不停回想这话。杯子里是浅浅的红酒。七于是不睡。第七个夜。七看着红酒一层层变少。那些甜的酸的醇的味道在她的口里脑里心里弥散开去。七张着微醺的眼。七说,应该写个故事。有关梦的故事。有关七个夜晚暧昧的故事。“七夜”。

记:
        这篇暧昧的文字终于就“到此为止”了。我已想不起,到底用了多长时间,酝酿构思以及书写。这故事源于一个开头,一个结尾;源于多年前偶然发现的一个叫暧昧的女孩,一个叫七夜的主角;源于一些有梦的日子以及无眠的时间;源于公车上的发呆,以及构思故事的痛苦与快感。我知道,这种填空的方式拼出来的故事,并不好看,但我仍想把那些零散的片段记录下来,就当是纪念那些年轻时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习惯罢。
        这一夜依然无眠。在黑暗中等待睡意的大片空白时间里,思路忽然转到这篇久不能成形的字儿上。于是赶着敲出来。这一篇就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