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7月24日

伴随着一股淘金热,他和另外一个青年不约而同来到这个西部城市做着相同的生意。由于都是单枪匹马在外边,不仅生意需要相互帮忙,就连生活也需要相互照顾,两人成了好朋友,白天走街串巷叫卖,晚上一起住旅馆。他爱读书,每到晚上就躺在床上不停地翻书看。而那个青年则爱研究地图,既看本国地图,也看世界地图,还时不时在地图上做各种标记。

 

两年后,这两个人都有了点积蓄,决定回家乡创业。但回乡不久,那个青年觉得家乡还没开发,没什么钱可赚,听说东部的钱好赚,于是决定去那里发展。临走之际,邀请他同去。可他考虑再三,却拒绝了。他决定就在这儿开始他的创业生涯。因为,他听过这样一句话:小生意靠守,大生意靠跑。他没有钱做大生意,只能先做小生意,况且,这儿又是人口密集区,做小本零售生意肯定赚钱。

 

于是,他守在他的居住区做起了日用百货零售小生意。果然如他所料,他的生意很赚钱,来他这儿买各种日用品的顾客络绎不绝。很快,他就扩大了店面。10年后,他建立了功能齐全的超级市场,专门经营日用品。他理所当然地成为这家超市的总经理。

 

生意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比较“大”了。这时他想:当年创业时,做的是小本生意,靠的是“守”,现在有了一定实力,到了该“跑”的时候了。于是,他鼓励他的员工和部门主管都积极行动起来,去各地拓展市场。他说,坐着不动,是永远赚不了大钱的。要想赚大钱,就要动起来。

 

从此,他的超市“跑”向全美国,进而发展到世界各地。每个超市在当地扎下根后,再采用“守”的方法经营起来,并进而成为行业领头羊。由于各地连锁超市的形成,他自然成了董事会首席执行官。他,就是今天家喻户晓的沃尔玛零售帝国的创造者——萨姆·沃尔顿。

 

与此同时,当年他的那个朋友也赚了些钱,只不过,他还是喜欢四处奔跑寻找商机。10多年来,他在国内外开了许多小公司,做着跨行业的生意。为了照顾他的生意,他每天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去飞机场的路上。但即使这样,又一个10年后,他还是面临破产的边缘。为了获得周转资金,他向萨姆·沃尔顿求助,萨姆·沃尔顿答应了他,决定借给他一笔资金。

 

到了约定见面的那天,他早早地来到萨姆·沃尔顿办公室,却发现萨姆·沃尔顿正在超市外面爬上爬下、满头大汗地修理汽车。原来,一个客户来这儿买了许多东西,汽车却抛锚了。萨姆·沃尔顿恰好路过这儿,他开过汽车,对修理很在行,于是操起工具替那位顾客修起车来。

 

半个小时之后,汽车修好了。萨姆·沃尔顿这才和朋友一起向他办公室走去。朋友不可思议地问他:“你身为董事长,怎么还干修车这样的活?”他却轻松地回答道:“做生意不仅要‘守’、要‘跑’,还要‘稳’,要把客户稳住,让他们下次愿意再来这儿买东西。我敢保证,刚才那个顾客过不了几天还会来的。”

 

朋友又问:“老兄,我一直很不理解,我成天奔波在各地,和你一样勤奋。可现在,你拥有超过百亿美元的财富,而我却徒有虚名。咱们一同创业,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萨姆·沃尔顿想了想,说:“当年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我读过这样一本书,说的是保险推销员费利的故事。按说,推销员应该每天冲锋在外,跑的地方越多越好。可是,费利却不这样做。他给自己定的业务范围是距自家20公里以内,在这个范围内,专心致志把业务做精做好。结果证明,相比那些从这个城市推销到另外一个城市、不停奔跑的推销员,费利卖出去的保险是最多的。后来,由于他的业绩做得最好,就成了保险公司经理。”

 

萨姆·沃尔顿停了停,又接着说:“费利的故事给了我很大启发:财富在哪儿?财富就在身边。这就是我不出去盲目乱跑的原因。我想,在生意还未做大之前,先守住一方领域再说,我只要一心一意干好我的沃尔玛,就能发财。”

 

是的,如果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边,通过“守”、“跑”、“稳”,或许就抓住了财富的源泉。

2007年07月23日

        前些天去北京出差了一周,去之前考虑到要待一周,就没有预订返程票。到了那边,总以为时间还早,提前几天订一下就可以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就一直没上心,结果一直等到返回前一天才想起要订票。但那时所有的订票渠道都没有票了,当时非常后悔没有早些订票,不过后悔归后悔,办法还是要想的,后来在别人的指导下,去售票点等晚上9点新出的票,买到了第二天的返程票。买到票后,心里暗自庆幸,人也就放松下来了。回来那天,车票是晚上8点的,结果我们和同事吃饭,从6:30一直吃到了7:28分,才不紧不慢的开始往火车站赶。按理说,这时我们还是有可能赶上火车的,可刚开始我们仍然不紧不慢的边走边聊,等只剩20分钟时才拼命赶,在出地铁时,我们问了下路,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给我们指了个错误的方向。就着样,当我们赶到候车室时,刚刚停止检票,眼睁睁的看着火车开走。之后的结局真是惨,我们拿500元的卧铺票换了没有位子的坐票,在拥挤到连上厕所都极其困难的车厢里熬了13个小时,这经历让人终身难忘!
        造成最后没赶上车的原因很多,比如路人不负责任的指路、吃饭没有注意时间,但自己反省下来,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做事习惯上:我做事一向喜欢卡的死死的,要花半小时时间的事,我一定只留半小时去做,结果经常会迟: 接女朋友会迟到,开会会迟到,工作任务会延迟完成等等。就算这次幸运赶上了火车,总有一次会没赶上的。仔细想来,世界是如此的不确定,有太多的突发时间和意外,你是不可能在事前都考虑到的。为了避免被意外和突发的事件阻碍你达到目标,你只有预留足够的余地去应对未知的事件:早上上班早出发10分钟才能保证不迟到、制定工作计划要留10%的时间才能基本保证及时完成计划,招待朋友要准备足够的饭菜。。。
        做事要预留余地,这个习惯要深入到我的骨子里才行。

2007年07月13日
    采访一位因救森林大火而牺牲的勇士家属,他的亲人带着我来到深山坞,爬了许久才到了勇士牺牲的地方。
              
    事隔一个多月了,现场仍惨不忍睹。十多米高的大树已烧成木炭状,树枝燃烧后掉在地上的木炭已结了厚厚一层。勇士的亲人指着一堆乱石对我说:“他就死在这里。”
 
    亲人试图给我还原当时的场景,他们说大火是从山冈上扑下来的,他看到火势不妙,就从山冈上逃下山来,跑了足足100多米,被浓烟呛晕了。如果再坚持三五分钟,他就有可能生存了。
 
    我有些不解。他的亲人指着离乱石30米左右一片开阔的已经废弃的煤矿说,只要他逃到煤矿里,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然后他的亲人又指着10米开外的另一条矮沟说,如果他往前10米,身子趴在矮沟里,也可以逃出劫难。我听了,有些唏嘘。生与死的距离,竟然只是短短的10米,它需要的时间只不过5秒就够了。
 
    回来后,我用了很多笔墨描写勇士逃生的经过。后来我对一位在林业局工作的朋友说起,朋友听了说:“瞎扯。”
              
    朋友认为,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火的,在五级风的情况下,火的速度可以达到每秒5米。而人的最大奔跑速度只有每秒2米,如果山火扑来时逃跑,即使乔丹遇上也必死无疑。加之丛林中有各种羁绊以及大火燃烧时产生的高温、空气中氧气稀薄,存生的机会十分渺茫。
 
    我问朋友:“勇士有没有逃生的可能?”
              
    朋友说:“有,只有惟一的一种,就是面对大火,屏住呼吸,冲进大火中。”
              
    我愕然。
              
    朋友说:“因为,只有大火的背面才是安全的。”
              
    我说这样的知识只有专业救火员才可能具备。朋友说:“人有弱点,有时候专业救火员也会在危急之中忘却这样的基本知识。”
              
    生命是脆弱的,大概就是因为人性中有太多的缺陷,常常,生与死,都在这样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