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一位因救森林大火而牺牲的勇士家属,他的亲人带着我来到深山坞,爬了许久才到了勇士牺牲的地方。
              
    事隔一个多月了,现场仍惨不忍睹。十多米高的大树已烧成木炭状,树枝燃烧后掉在地上的木炭已结了厚厚一层。勇士的亲人指着一堆乱石对我说:“他就死在这里。”
 
    亲人试图给我还原当时的场景,他们说大火是从山冈上扑下来的,他看到火势不妙,就从山冈上逃下山来,跑了足足100多米,被浓烟呛晕了。如果再坚持三五分钟,他就有可能生存了。
 
    我有些不解。他的亲人指着离乱石30米左右一片开阔的已经废弃的煤矿说,只要他逃到煤矿里,就什么事也没有了。然后他的亲人又指着10米开外的另一条矮沟说,如果他往前10米,身子趴在矮沟里,也可以逃出劫难。我听了,有些唏嘘。生与死的距离,竟然只是短短的10米,它需要的时间只不过5秒就够了。
 
    回来后,我用了很多笔墨描写勇士逃生的经过。后来我对一位在林业局工作的朋友说起,朋友听了说:“瞎扯。”
              
    朋友认为,人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火的,在五级风的情况下,火的速度可以达到每秒5米。而人的最大奔跑速度只有每秒2米,如果山火扑来时逃跑,即使乔丹遇上也必死无疑。加之丛林中有各种羁绊以及大火燃烧时产生的高温、空气中氧气稀薄,存生的机会十分渺茫。
 
    我问朋友:“勇士有没有逃生的可能?”
              
    朋友说:“有,只有惟一的一种,就是面对大火,屏住呼吸,冲进大火中。”
              
    我愕然。
              
    朋友说:“因为,只有大火的背面才是安全的。”
              
    我说这样的知识只有专业救火员才可能具备。朋友说:“人有弱点,有时候专业救火员也会在危急之中忘却这样的基本知识。”
              
    生命是脆弱的,大概就是因为人性中有太多的缺陷,常常,生与死,都在这样的一念之间。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