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很热,人便没了气力。浑身的能量像被呼吸抽干了一样。脸色灰白,不见血液流淌的痕迹。手里氤氲着快爆炸的热度,膨胀到脑子里,使人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当我可以将潮湿扑满脸颊,我和灏便渐行渐远。不可抑制的冷漠如潮水般泛滥开去。一觉醒,眼睛酸胀得几乎落下泪来,生涩的味道。

  这几天时常有一种快要死去的感觉。时常有一种熬不过今夜的艰难。第二天从昏沉中苏醒,生生的觉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在痛。痛,代表我还活着。

  还是喜欢和心爱的人出去走走的。

  看看周围的树叶是否又枯黄了些。看看城边的盆景上的花儿是否已经凋落。

  我厌倦一成不变的生活,或者是周而复始的原地转圈。和相爱无关,和相处有关。想爱容易相处难。原来说的是关于爱的保鲜。爱的保鲜期是三个月,保质期是七年。这大概,还是有道理的。

  灏是个淡定、安于现状的人,生活没有规划,甚至下午要做什么明天将要干什么都从未想过。

  我也懒惰。但至少我会为自己考虑一下生活是否充实。对天天在网吧的生活有些疲倦,和暖说的一样,我们就像在搞网恋一样。有时候甚至觉得是彼此的玩伴,寂寞的排遣。我难以接受这种近乎模式化了的生活。不求大风大浪的波涛汹涌,却希望在看到小溪流动时偶尔听到撞击岩石时发出的清脆回响。

  平实是福,平凡是福,平静是福。

  但一潭死水、毫无波澜的感情不要。会把人折磨到只剩责任,成为一具按部就班的机器。

  而我怕,真的怕。怕这种两个人见面了都无话可说的境地。或,开始争吵。

  我情愿,情愿在两个人感情最浓烈的时候分开,留在记忆里的是对方的所有美好。一直怀念。回味的时候,心里疼惜,或,感激。

  又舍不得。

  于是,开始郁郁寡欢。

  灏是个如小兽般的人类。没有主见,有善良、纯真的爱,常常手足无措。有时候怕失去然后拥抱得很紧。但灏的爱是宽容,或者说,只是顺从。我担负着两个人恋爱时的方法。不要说你不需要技巧,不要说爱情只要坦诚。有了爱,你就知道爱一个人是需要许多的心思去经营。我累,有时候,我还是希望有个男人不仅可以将肩膀借我歇息,更可以和我一起引导精神的去向。需要智慧,需要上进,需要一种锲而不舍的勇气。

  和灏一起,会憧憬美好的将来。但灏安于现状的特质让我直接感受到将来的绝望,是个断谷,更是空中楼阁,根本没有出路,没有实现的可能。我不是个充满梦幻就可以生活下去的人,许多时候,我更愿意去考虑其可行性。

  今天下午,我忽然思念起泽,那个蓝色的男孩子,狠狠想念。我从灏的眼中看到一种无力回天的失落。三年前,泽看着我手中大把的玫瑰,也有过同样的眼神对我。像把我打入一种深渊,万劫不复,一直到今天,回想,我依旧有寒蝉一般的疼。怕了一种没有言语只有注视的表情,那是崩裂了的心。

  灏和泽同样善良、纯净而且有着热烈的爱。但都因我而深深感伤。而我,终究承认自己的自私。并感到一种叫做天长地久、白头偕老的追求,一次次扼杀了绚烂却很快消失如烟花般的美丽,尽管这种美好还是追随着我一生的记忆。无法隐藏。

  我又要亲手站段一份美丽的感情。我终究是怕一种绝望的分离。我不希望我的车尾有人狂追迫我的泪生不如死。

  有的决定叫做,当机立断。

  时间经过,冷漠侵袭。

  怎么这就是那么深爱的两个人必然的归宿呢?

  记忆吧,仅留下记忆。温暖一路走去逐渐干涸的心。

  眼光依旧灿烂,却与幸福无关。

  真切的爱,渐行渐远。

  一痕长秋,成残照寂灭。

  晚来骤冷,到一生凄凉。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