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国内网站 有一个朋友,学医的,研究生毕业后在位于三香路上的苏州市附二院工作,这样的工作对 于一个热血青年来说是很振奋的,专业人士,救死扶伤,功德无量,很有满足感。可是前 日见他,却见他郁郁寡欢,三言两语后就说到了他的工作心得,听后我毛骨竦然。以下是 他的激愤之词:

我从2003年实习的时候就在这家医院了,医院挺不错,依市区又连着新区,效益非常好, 待遇也不错,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抱着很纯洁的信念要救死扶伤,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服 务病人,但是我工作后的半年内的经历却让我对这个社会、对政府、对游戏规则产生了巨 大的怀疑,常听人说社会比你想象得要复杂,但是我现在却悲哀地想说:弱肉强食的社会 比你想象得要残酷,而且受到伤害的永远是那些最渴望幸福的人! 因为工作地点靠近新区,所以我的病人很多都来自新区,我发现来自新区的年轻病人好多 都患有与血液有关的疾病,而且恶性程度很高。我当班期间接触的第一例死亡病例是一位 年轻有为的小伙子,来自新区华硕,是操作主管,姓宗,他感觉不适后来医院检查,结果 一出来竟然是”恶阻”,即恶性阻塞增生症,是遭受外界辐射或是化学物质刺激后血液系 统发生突变后导致的一种死亡率奇高的疾病,在很短的时候发病并致人死亡。他的父母从 淮阴赶来却眼睁睁看着最引以为荣的乖儿子身体急剧地恶化后宣告不治,那种悲绝,令人 动容。而与此同时,相邻的一位同样来自新区另一家电子厂的一位来自山东的同样风华正 茂的小伙子也因为M2(急性白血病的一种)而与世长辞…… 学医的人都知道:因为人的造血系统总是不断工作并分裂,所以受外界的损伤最大也最为 敏感,特别是那种化学性质和放射性质,有些是人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这样的外界环境会 让身处其中的人血细胞减少(白细胞下降到4.0×100x109每升以下)、血小板减少(小于1 00×109每升),而且人的易感程度是千差万别的,别人没有反应不代表其他人就是安全的 ,而且就常识而言,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傻到直接告诉你这个东西是很毒的,最多他们怕 惹事每一两月换一次人罢了,因为这样的企业流动率很高,有些在问题没有暴露前你已经 离开,但隐患已经存在于人体内成为定时炸弹! 我还接触过一位姓毛的患者,目前尚健在,居住在新区日本EPSON工厂附近,他被诊断出来 是淋巴瘤,他告诉我他们村子里已经有十几例淋巴瘤病人,都是在EPSON工厂开业后陆陆续 续地发病的,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大家别忘了,EPSON是做液晶LCD的,那种重金属的排 放和挥发都让谁吸进了肺里?!排进了谁的下水道里?!日本人的残忍举世罕见,这样的 工厂为什么能来到中国?政府为了吸引外资而让这样的令人发指的工厂设在美丽的古城苏 州,贪图一时的小利益而置国人的健康于不顾!这是值得吹捧的政绩、是朝上爬的台阶、 还是充当了助纣为孽的郐子手?! 我碰到的最可怜的一个年轻人是一位姓汪的年轻人,1996年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生前就 职于新区一家材料公司(这种材料公司新区有很多),他来医院后被检查出来患了“急性 再生障碍性贫血”,但是因为他无法证明他公司的产品和他的再障有必然联系,所以得不 到单位全额的医药报销,为了给家中唯一的男丁看病,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分别卖掉了居住 了一辈子的老房子,节衣缩食地将可怜的不多的钱一次次交给了医院,他在我当班的晚上 晕在了卫生间里,当时凭经验,我知道他已经基本没救了,但是他在深度昏迷两分种后奇 迹般地醒过来。可见他强烈的求生欲望和他年轻的躯体里孕育的巨大的能量,但是这种能 量能支持多久?又有谁能告诉他? 当我们的教育日益成为一种产业的时候,而一些对人身体有潜在伤害的公司堂而皇之地被 我们的政府敲锣打鼓引进的时候,当在苏州找到一份工作成为许多毕业生的梦想的时候, 当那些为官为宦者帮他们的儿子甚至孙子都安排好了体面轻闲工作的时候,当国家公务员 日益成为有后台者走过场的时候,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被拒绝了其他的就业途径,然后 通过残酷的竞争,获胜者来到这样的工厂和公司,在有毒的环境里面开始追求自己的理想 ,最后却倒在了现实冰冷的铁蹄下。而这么些个被夺去生命的年轻人,还有那些依然在这 样的工厂里工作的年轻人,又有谁能倾听到他们对生命呐喊的声音?!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