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8日

其实今天太阳很大温度很高不想出门,中饭都是桂林米粉的外卖,桂林啊,马上我就去看望你了,乖乖的等我哈

下午看伯格曼的《哭泣与细语》,好精彩啊,他刻画女人心理真是有一套,那个台词写的叫一个经典,我要赞美这个老头~

晚饭和rollin一起吃的,西溪对面的饺子店,我吃的黄瓜馅,他吃的好像是春笋吧

跟他聊天其实还蛮有趣,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还能适时的给我一些建议

难得还支持我第一个本子的结构,哈哈有动力开工啦

晚上劝高洁,算是把她给劝通了,心里很开心,仿佛自己也开阔了一样

快乐,真的是选择

2005年04月27日

我的心理年龄只有十岁

我还是个孩子

我要长大

我要把心理年龄提高到二十一岁

 

    爱一个人,可以爱得非常随便,随机,即兴而冲动,也可以爱得深刻,虔诚,全心全意,乐于奉献。每一天去爱二十个人并不难,只要站在大街上用有兴趣的目光浏览。每一回每一回都是真的。无法分辨爱的真伪,尽管爱像黄金一样,成色有区别,但是有杂质的黄金,也能发出微弱光亮。也不会觉得性就不重要。虽然,性可以自己解决。爱却不能。我们仰赖另一个人来加入,不是施舍,或者给与。而是加入我的爱,加入我的生命中。

    性是盲的,爱也是盲的。不同的或许是,性的盲是发散的,我们总是欲望四射,目光伸向可能的每一个目标。而爱是内向的,是向着内心深处聚集的。爱更可能逐渐成为一个私人物品,无法与人分享。就像深重黑暗中的一小团火光。我闭上我的其他眼睛,盲的,聋的,哑的,但我张着心里的眼睛。我的手是暖的,因为那火在我手中。

    我常常以为,以我二十年的生命去定义和分辨所谓的爱和性,太天真了。可是我愿意一直这样试,用身体用心灵,用每一根头发每一秒呼吸,密密绵绵,永不厌弃。当我爱上过二十个人站在你面前,说我真的爱你的时候,请你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吻他的强壮手臂,闻他汗湿的衬衫。在傻俏年轻面孔之外,在性欲之外。如灯光一样无名无姓。如一双嘴唇。互相扶持。年轻男孩是狂野的,年老的则疲累。男人,在两者之间。


我想也许我可以是淑女的
每一个微笑都是提前用尺量度好的
但我终究还是选择活得更真实一些
不让自己在众人的口水里游泳
我有爱有恨
我做不到荣辱不惊
我容易情绪激动
但真的懂我的人会爱上我
这就是我的幸福与骄傲.
而亲爱的
总有一天你会羡慕死我
因为我的心有自由这双翅膀……
 

为什么不让我演《青春残酷游戏》

为什么不让我在舞台的那束光下大喊大叫

当那神圣的来自天堂的乐章响起时
当叶莲娜喊出“叶莲娜已经死了”时
我泪流满面……

我多么希望自己也是站在那舞台上
沐浴在那一抹光下
任凭泪水冲刷自己
 
我喊叫
我喊叫什么呢
喊叫这青春的肆无忌惮
还是喊叫这迷宫般的心灵

我扑倒在地
我挣扎着向前爬
你们都在怕什么
我是和你们每一个人一样的行尸走肉
绕开我?你做不到
我让你放开她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这下你满意了么

可是你知道你破坏了什么么
你知道么
不,你根本不知道
而我,也不会告诉你

钟声响起
我坐在街角等你……

2005年04月25日

我把自己给弄丢了

现在的我不是真正的我,它残缺的连一半也没有

在找回自己之前,我不会再来这里

找回自己的方法:

(当我们在水里的时候,憋住一口气,全身放松,身体会自己漂浮起来)

所以,我的方法是:在陆地上,双手展开,深呼吸,全身放松,默念“放手,放手”……

人不能把什么东西都握在手里,只有把身体里的东西放出去,自己才能回来

2005年04月21日

恢弘的音乐还在响,演职人员的字幕还在放,这边的我已经泣不成声……

战争,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保护亲人,还是保卫国家?当我们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要那么在意政治形态呢,不都是人么,干吗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片子的开始一家人在一起艰苦但幸福,妈妈开面条摊,哥哥修鞋,弟弟上学,还有个准嫂子在帮妈妈的忙,可是那悲凉的基调都渗在骨子里,连他们的欢乐看起来都那么的哀伤……

战争真的是躲避不了的么?兄弟之间的感情很微妙,哥哥照顾弟弟,像父亲那样,为了送弟弟回家不顾性命的去拼那块勋章;弟弟感谢哥哥,却不理解他,弟弟要的是两个人的安全,牺牲一个另一个怎么苟活?其实谁都没有错,只是站在不同的立场。

战争太残酷,人渺小的像根草。这个时候,哪里是为了国家而战,就只是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才杀戮敌人,团结同伴。

从电影中抽身而出,窗外的阳光很温暖,我们的生活很幸福。想起港姐亚姐选美的时候主持人都会问选手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答案肯定是世界和平。

战争对人的伤害,是无论如何也治愈不了的。

我们,真的已经很幸福了。

妈妈上午打来电话说让我28号考完试后下午回家,然后29号中午全家一起去桂林,中间会在南昌留宿……

前几年的时候提起和家人一起出去玩总觉得不自在,和朋友的话可以很疯很尽兴,和家人多少就要顾忌一些事情,然后会觉得玩的不够痛快,不够淋漓尽致

可是这次真的是很高兴,打心里高兴。本身爸爸回来一趟就很不容易,又可以全家一起去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真的很美好啊。

寒假回家的时候每天和妹妹疯在一起,她对我的依赖和偏爱让我很有满足感,心里想着我以后也要生一个女孩。她开学的几天我送她去学校,然后放学等在校门口接她,听着校园里孩子的嬉闹,想到自己的小学,小学时的伙伴,小学里捉的迷藏,跳的皮筋,荡的秋千,翻的双杠,爬的山,那条200米的跑道,和运动会的沙坑边第一次见到的zl,一下子泪就充满了眼眶,我们,竟然都是这样长大的。

妹妹出来后拉着我的手说的那句话:“姐,你要是在这里读大学就好了。”让我再度热泪盈眶。

过年的时候家里人打趣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妹妹小人精的插嘴道:“等姐姐把牙套摘了,就会有心上人了。”一时让我哭笑不得。有个妹妹真好。

记得初二的时候跟着爸爸妈妈回老家农村,那里肯定已经不是我外公外婆当年住的模样。我只记得有一个院子,有一道窄窄的楼梯可以爬上阁楼,那里的人很喜欢吃焦而脆的锅巴。那年我回家的时候,穿的是白色的T恤衫和烟灰色的背带长裙,个子并不比现在矮多少。

2005年04月19日

   早晨7点多醒来了下,困,继续睡,一直做梦到十点多,再不起来就是猪了,挣扎着爬起,不祥的预感,果然,下午得知有三门课要恢复考试,抓狂,心里推算那还有一门也必考无疑了,一股寒意~

  小邵总喜欢放喋喋不休的美国片,让这个本来就闷热浮躁的下午更加难熬,中途溜出去交六级报名费,看到周围城院模样的人就很自责,什么时候我也沦为这样了

  比起教室里的封闭臭气,外面的空气新鲜很多,山雨欲来风满楼,就连再回去那间黑屋子都需要勇气

  算是跟姐在短信里吵了一架,她说您的时候我浑身哆嗦,她的习惯在我这里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讽刺,眼泪失控的掉在桌上,牙齿里恨恨得挤出你这个家伙神经病又犯了吧,这个样子会吓到周围人的,心里却很想抱住个人跟他打一架,打到自己嘴角流血,头发凌乱,这个样子让我很有满足感,变态的阴暗的内心……

 雨终于下了下来,晚饭吃了很多很多,像是能把白天的不爽统统都吃下去,再拉出来,龟苓膏很苦,我却很享用,如果苦就是这么个滋味的话,让苦放马过来吧,我不怕

2005年04月18日

   

      她对我说你不再和谁有什么关系了,一切变成过去了,你想爱谁就是谁,可以放开胆子狠狠的爱,你只是你自己

     她对我说爱情是有规则的,他爱你就好好享受,他不爱你就恕不奉陪,懂了规则知道进退,才能爱……

    

2005年04月13日

《世界》在杭州没有首映,说到底是杭州电影院线的老板对票房没信心,可是在我心里,《世界》的上映本身就是个仪式。早场的放映厅里,加我,只有五个人。不过没关系,贾樟柯的电影能在电影院里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面对观众,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

 

 

我不得不说的是,这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依旧欲哭无泪。贾樟柯,他仿佛就站在那里,站在小桃、太生、二姑娘、王宏伟、安娜的背后微微的朝我笑着。

 

 

 

 

世界:苦苦挣扎又逃脱不了,世界的外面还是世界

 

 

1993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世界公园,当时我刚到电影学院,我爸妈来北京看我,赶上世界公园刚开业,我就陪他们去。那时候很多家庭秋天的时候去世界公园旅游,我们也是一个家庭。我进去之后特别恍惚,挺伤感的。那些景观都是微缩的,那样假,但是长期在家乡封闭的地方生活的老人们,带着家人来到这里之后特别地喜悦。他们以为自己真的来到了世界各个地方的景观,也不用护照,也不用签证,完全是乌托邦一样的地方。后来我碰到一些搞建筑的,搞文化批评的人就批评世界公园这种拷贝的做法。但我觉得它有它的合理性,也挺人道的,这里面有一种很复杂的情绪纠缠着。”

——贾樟柯

 

 

影片描述了一群在世界公园里谋生的异乡人的生活,面对他们谋生的城市,他们感到陌生。他们没有时间回家,没有时间出去逛,他们所有的精力都在公园、在工地,他们为的就是往家寄钱,有时候甚至为了一个简单的梦想而牺牲自己,比如那位俄罗斯女子,想去探望她那在乌兰巴托的妹妹,而不惜出卖身体。

 

 

“你给我一天,我给你一个世界”,这是公园的广告语,一句美丽的谎言。他们呆在公园里,可以看到埃菲尔铁塔,可以看到曼哈顿,可以看到英国的大本钟……“工作环境也还算不错”,这是成太生说的。可是他也只是一个保安队长。他不是不想在城市里有所作为,但就像小桃所说的城市里面可是卧虎藏龙,于是他不得以靠做点非法的勾当来赚点跑腿钱。

 

 

他们在城市里,无法找到归属,他们惦念着老家,却又把梦想寄托在缥缈的城市,在这里出卖着苦力或青春。他们在他们的世界里重复着每一天,而外面是另一个世界,只是,与他们无关。

 

 

 

 

小桃:纯洁的爱情那么脆弱,我们似乎更容易在下水管道里相逢

 

 

《站台》里的尹瑞娟,《任逍遥》里的巧巧,《世界》里的赵小桃,这个贾樟柯的御用女演员叫赵涛。我最喜欢世界里的她,因为在这里赵涛真的就是赵小桃,一个在世界公园里表演的歌舞团演员。

“谁有创可贴?谁有创可贴?……”片头的长镜头,小桃一路呼喊着一路摇曳生姿的向我们展示着拥挤、杂乱、繁忙的后台。光鲜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辛酸。

 

 

小桃的前男友,来北京找到小桃说自己要坐国际列车去蒙古;小桃现在的男友太生,那个世界公园的保安队长,那个一路从山西追她追到北京的男人,那个一心想在北京混出名堂只是想做给她看的男人,主动提出要和小桃一起开车送她的前男友去火车站。当看到自己的前男友和现任男友貌似和平礼貌的相处时,不知道小桃的心里是不是和太生一样像被熨斗熨过呢。

 

 

只是小桃不知道,原来做了别人的女朋友,就要把自己的身体给对方;而小桃更不知道的是,原来一个一路追自己追到北京的男人还是拒绝不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诱惑。廖姐对太生,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寂寞的女人遇上了一个不算反感的男人,根本谈不上爱情。她去法国后发给太生的短信“相遇是缘,相知是福,忘不了你”更是让人觉得矫情,难道说他们的相知是因为彼此都在为着自己的理想打拼么?或许,这只是个由头,作用在于让参加朋友婚礼的小桃发现男友的背叛。

 

 

这一下两个人似乎走到了尽头,小桃搬回了地下室,那个自己初到北京时穿着雨衣睡觉的地方。太生还蒙在鼓里,他找到小桃,问她为什么,可任凭他怎么说小桃就是沉默,语言的无力和沉默的强大在此处产生鲜明的对比。

 

 

记得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是香港的沦陷成全了白流苏和范柳原的爱情,在《世界》里,则是一场煤气中毒,两人被邻居抬出房间放在雪地上等着120的到来,“我们已经死了么?”“我们才刚刚开始。”预示了这段爱情喜剧般的转机。

 

 

 

 

民工:他们的头上有什么在飞

 

 

从《小武》到《世界》,贾樟柯一如既往的关心着小人物的生活,这回是给为城市建设挥汗如雨的民工浓墨重彩了一笔。

 

 

其中最让我感动的几个镜头:

 

 

电影的第三个镜头,远处城市的楼群,有一个拷贝过来的埃菲尔铁塔,一个拾荒者从前景走过,看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镜头很做,太刻意了,现在想起来也许可以把它当作一个符号,它向我们传达:他进不去,那样的生活。

 

 

还有一个镜头是小桃到未完工的大厦工地看二姑娘,两个人都不说话,突然一架飞机飞过,两人一起抬头看那架飞机。要知道,小桃在世界公园里也有假扮飞机上的空姐的工作;要知道,二姑娘甚至都不敢憧憬自己什么时候能坐趟飞机……可是片中的对话却显得那么的随意又精辟:“你说这飞机上坐的都是什么人啊?”“还不都是人。”

 

 

可是二姑娘死了,就像新闻中频繁报道的矿难、建筑施工事故一样,无数民工也曾经并将继续这样死亡。还记得那个镜头中二姑娘的父母默然的来到工地办公室,父亲接过安抚金,缓慢地将一摞摞钱揣进棉袄,悲恸而又木然。死难民工的家属,他们拿着钱会是怎样的心情,亲人离去的悲切,又岂是钱所能安抚。

 

 

二姑娘的死,留下的遗书却是一张欠帐单,王宏伟看到那一个个字时悲恸的哭声让人想起《孔雀》里的姐姐蹲在西红柿摊前扭曲压抑的哭。只是,一个是为别人哭,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而消逝的瞬间还记得欠别人的钱要还;而另一个是为自己哭,为了那已经逝去的青春和不再的爱情。

 

 

记得故事原型是一名矿工,他在矿难中死去,人们找到尸体时,发现身旁的安全帽上写着几行粉笔字,希望亲人能够帮他还掉欠别人的几笔小帐。对于民工的生存状况,我们从悲痛、同情到麻木,好像这个世界生来就是这么的不平等。

 

 

 

 

乌兰巴托的夜:国境以北,太阳以西

 

 

歌舞团里来了几个俄罗斯演员,带来了一个望远镜,他们蜂拥地跑到顶楼,要像哥伦布一样,看到遥远的前方。其中一个女人叫安娜,她和小桃言语不通,但是凭着女人的直觉和相似的处境竟然成为了好朋友,安娜说她有两个孩子,还有个妹妹在乌兰巴托,她很想去看她。

 

 

安娜和小桃,她们在公共洗漱间的池边洗衣服,她们去街边的小饭馆吃饭,她们坐着三轮车回公园……很喜欢她们坐车回去的那个长镜头,两个女人的脸在黑夜中若隐若现,疲惫、淡漠、想着各自的心事。

 

 

后来小桃去KTV陪一些老板喝酒唱歌,在拒绝了一个男人身体的暗示后,竟然在卫生间里偶遇已成小姐的安娜,不记得安娜说了些什么,其实她什么都不说我们也明白,然后是这两个同在异乡漂泊的女人抱头痛苦……

 

 

想起一心要去法国的廖姐和已经去蒙古的小桃前男友,我们终究还是走不出世界。注定漂泊。

 

 

 

 

FLASH:精美却仓促登场的配角

 

 

说实话,片中几段flash的穿插我觉得有些突兀,而且破坏影片的整体风格。写实一直是贾樟柯的长项,对生活有着敏锐观察力的他尤其擅于用踏实而丰富的细节来展现生活的本来面貌。

 

 

可是在《世界》中,观众连贯的情绪常常会被炫目的flash打断,不错,flash确实是时代的产物,可是也已经不能再被标榜为新兴事物了吧,在电影中穿插flash让我觉得不够大气,如果纯粹是炫耀技术或形式本身更是没必要。

 

 

 

 

你给我一天,我给你一个世界

 

 

八年的时间我们能做些什么?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也许我们能等来一段久违的爱情;也许我们可以去向往已久的地方不停的旅行,也许我们会工作结婚生儿育女……

 

 

而贾樟柯,为我们带来了他的《小武》、《站台》、《任逍遥》和《世界》。

 

 

从山西汾阳到北京,多少人像贾樟柯一样,背井离乡独自在外闯荡,有的时候觉得很荒谬,当我们自以为离这个“世界”很近时,我们却离它非常遥远;当我们想逃离这个“世界”时,我们却深陷其中。而每个人又都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完成对外界的沟通。世界之与角落,不过是参照物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