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1日

凌晨三点多爬床的直接后果是睡到十一点多才能起,但其间回了可怜的维雪的求助短信、接了老妈的查房电话,真是佩服自己,早晨的课是个无聊男上的,据说给大家看了两期我猜什么的,还不如我梦中度过呢

昨晚答应了自己每天要井井有条的度过,于是醒来后叫了桂林米粉的外卖,把脏衣服消灭了,理了下桌子,看了两个DV短片写了观感,把明早要上台讲的课件过目了下,看完了前天剩下的半部《雾中风景》,依旧吃外卖,接了叔叔n 通电话,跟姐妹去楼下吃东西聊天,烧洗澡水,算了下生活费,嗯,意外的发现花的并没想象中的厉害

还剩下没做的事,看剧作练习,看英语,洗澡,做音效……

嗯,先去洗澡。。。

ps.表妹11号要来杭州,乌拉

开始发现自己没公子羽那么爱电影。。。或许,我只是想找一种表达方式。。。

开始觉得我没三好那么爱文字。。。或许,我真的没她那个才情。。。

那么,我能做什么?

2005年05月30日

嗯,还是三好

我脑中的橡皮擦


如果可以,关于一些人,一些事,我想把一切都擦去。

那些很烂的人,和很烂的事。

知道真相的一刻,是痛的,伤是如此尖锐,有切肤之痛,其后的,更深厚的痛感却钝钝袭来,摩拳擦掌,如切如挫。后者,仿佛更加磨砺,更加沉重,更加让人,无法喘息。

为什么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让我无法喘息?

憎恨是一件锐利武器。它闪着光,接袭着黑暗之光,像黑暗把人整个笼罩了,仇恨,伴随着淋漓的报复,我多想,快意恩仇。

然而我知道我终究不会。

《星战前传3》那样的自毁方式,我不会。那样毁灭了自己,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我不会。因为别人的作为,而摧毁自己的事,我做不到,也永远不想做到。

关于记忆。它是多么玄妙的东西。有时我总是记得太多,有时我又记得太少。有时我埋怨着自己有太差的记性,有时我只想全部忘记。

如果你对我真的没兴趣,那么请不要假装对我有兴趣。如果你真的不爱,请不要叫我亲爱。如果你不曾用情,请不要似乎动情。谢谢你,请不要说对不起。

我多么喜欢一本书的封面标题。那时候的快乐事。

那时候的快乐事。那些快乐的时光。那些笑脸。那些交谈。那些切切的眼神。那些温柔的吻。

尽管,之后,你有那样的转变,直到我不认识你,仿佛不再认识你。

是的,我不纠缠。在公平的基础上,我总是不纠缠。有时好奇心战胜一切,有时我是那么注重公平感。例如,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知道了为什么,然后,似乎,我就可以让橡皮擦,将这一切擦去,不留痕迹。

羡慕所有笑得风轻云淡的女子。我想知道,自己是否有一天也可以那样。羡慕所有能够燃烧激情的人。我知道,直到很久以后,自己也会做到这样。

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不是别人带来的,也不是别人可以带走的。如果我擦拭掉那些很烂的人,和很烂的事,我的生活,是不是会继续毫无波澜,平凡前进?是不是会继续带着些疲乏感,仿佛提早衰老的时间,就这样到来?是不是就继续保持着一张无表情的脸,让自己的年轻时光,仿佛从来不曾生动?

忘记它们,然后,让自己无波无折,一帆风顺,不,心里会有个声音在喊,不服输不妥协地喊下去。我不要成为这样的人。

夜晚是我的。白天是我的。24个小时是我的。独立是我的。自由是我的。好的心情是坏的心情,是我的。好的事情和坏的事情,也是我的。遇到的人,好的和坏的,是我的。试图忘记的,坏的和坏到不能坏的,是我的。

我知道,那些不会抹去。纵然所有的记忆,永不会抹去。即使我提示,一次,两次,忘记,忘记,忘记它们,像忘记曾经,忘记永恒,忘记记取是一件多么轻易的事情。

你看,已经糟糕到了这样的地步。所有的事情,不会更好,也不会更坏。

我知道我在经过。属于我的,会渐渐淡掉颜色,但它依然是属于我的。不是我的停留的,依然不是,即使它带来一些颜色。很烂的人,和很烂的事,我只是经过,主动或者被迫。

我知道,我在改变。和陌生的人礼貌微笑,毫无芥蒂地微笑,因为好的音乐和好的环境,而发自内心地微笑。向阳光微笑,向月光微笑,向人群微笑,毫无原由,只是因为想要微笑。   

我依然在努力,不让黑暗面笼罩自己,我依然在努力,不让冷漠笼罩自己。我依然在努力,不让失望之后的绝望,笼罩自己。所遇到的,最坏,也不过如此,它们还没有摧毁一切的力量,它们还没有摧毁我内心的达到。

最近以来,我发现了自己的改变。我发现自己正在以一种奋力的姿势,向前行进。

如果不经历这些很烂的人,和很烂的事,是不是,就不叫年轻,是不是,就不算努力活过?如果不经历这样的人和事,是不是,就与这个世界,没有了太紧密的联系?是不是,有这些做了底色,生活,于我,才可以逐渐过渡到,真正的充沛富足?

爱和不爱,我依然继续。你看,最坏的人和最坏的事,到达了临界点,就没有什么可以更坏。

我脑中的一切,我不要橡皮擦。我要朝向它,朝向它,然后度过。




吆喝是在心里的

有些事情我没有记下来,因为觉得不值得记。可是这么多不值得记的事情,让我一点点的被时间辗过。你说,是否一点痕迹都不留的被辗过。呵,有些东西是浮云。有些东西是粪土。可是浮云和粪土在夺走我的生命。而且是我甘愿被夺走。

呵,都是玩笑。为什么都是玩笑。这般这般。哪般哪般。那许多双手,哪一双是你的,哪一双是我的。

假如流水能回头。假如流水能接受。假如流水换成我。假如我是清流水。

这歌让我哭出来。

 其实晚上走在路上的时候根本没注意有没有月亮,昨晚倒是留意到头顶上的云颇诡异,大块大块的,有厚实感的,流动很快的,用眼睛和心记下了,真美

 今晚演出结束明早还要上课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又想翘课,但无奈是我们组上去讲课,不能不捧场,唉,时间越发的催人老了,忽然觉得

 某人说我是一个湿冷的女子,自己没有能力温暖自己,这点我没总结出,倒是真的发现自己特别需要得到别人的关怀、肯定和赞扬,当然这只藏在心里,嘴上不说,也许某人说的对吧,不过自己没有能力温暖自己,听起来惨了点

 晚上放音乐时出了个错,一时疏忽竟然把舞曲提前放了出来,当时一意识到赶紧啪的一下就按暂停了,根本没功夫想,大脑空白,条件反射,后来想想其实错了就错了,不需要暂停的,这样观众反而知道你错了,还是没经验啊,青涩的第一次,不过开始最担心的门铃声倒是配的刚刚好

 另起一段,以表示我对黑白御用音乐师小颖的敬意,做音乐真的不容易啊,音效常常要自己找过,排练每次还得跟着,演出那几个小时一直呆在二楼暗黑的音控室里,看着舞台上的进度,给出恰当而精准的点睛之笔,最后还常常来不及上去谢幕……

 下面细数一下我在黑白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为什么要细数,因为真的记性差到需要静下来好好想想,第一个想起来的竟然是服装,其实也就是最近的两出戏嘛,演员只演过龙套角色,花木兰选场和缘分的天空,然后就是摄像、现场演奏的话筒,小道具也搭过把手,唉,真是辛酸啊,真的要怪的话只能怪自己的条件不够好,又是个不会去主动争取的脾气

 回来的时候哭了出来,为什么要哭呢,其实柯南的那句话只是个导火索,前面杨丹师兄的话才是一刀子戳在我心上:正准备离开剧场的时候,抬头看见了他,他冲我笑眯眯的“你是黑白的还是?”,当场晕厥,师兄啊,我02年去上海看棋人的时候您接待了我们呀,我还在地铁口跟您聊了会天呢,您怎么能忘了呢?好,就算您忘了,十五周年这几场演出您来看的时候我哪场不在呢?您这真是大大的伤了我的心,虽然您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脸波澜不惊……唉,算了,可是,真的什么都能算了么?

2005年05月28日

最近很不爽啊,我开始看厌镜子里的自己了,尤其是头发,长不长短不短的真让人难过。。我要诅咒我们家小区里那个理发厅的老板!我只是让您削薄一点!您何至于把它剪这么短!害我现在做个发型都困难!アラベスク

要不去做个亚麻色的卷发吧,就是不知道颜色合不合我的肤色,不知道我的头发卷起来会不会变成短发,不知道整体造型会不会让我变得更老。。。

不知道的因素太多,怕怕,要不先去做个一次性的,这样效果不好的话洗个头就改回来了,8过颜色可能麻烦点,可是如果烫黑色卷发的话发型师又要叫嚣“我们从来不建议顾客这样做,因为这样显得头太重了”之类的话了……哎呀呀,女人怎么就这么喜欢自个儿找麻烦※×%¥3◎…

罢了罢了,横下心,一次性黑色卷发,不行再洗回来,权当钱捐给慈善事业了

洗完澡往腿上抹hand cream 和橄榄油的时候,发现左腿上又有一处淤青,难道是夏天快到了的缘故?老是莫名受伤,好笑的是盖hand cream的盖子时却错拿成橄榄油的盖子,然后拧到抓狂也拧不上。。。

电脑里放着蔡琴的曲子,不是伪文青,表笑偶。。。这张是《机遇-淡水小镇原声带》,非常的宁静,仿佛时光都沉淀下来,下午坐在巧燕坊喝红豆沙时就听着她写东东,顺便说下写字眼下已经成为我的第一排解方式,终于超过了倾诉,不容易啊,庆贺下。。。

晚上莫名被拉入一个广告组,他们的选题是做北京交响乐团的视频广告:普及交响乐,恰好偶正在看《雾中风景》,就被启发临时想了一个创意,一个小餐厅,内景,要香港茶餐厅的那种感觉,闹哄哄,然后放着流行乐,伙计们在忙着端东西收拾桌子,没啥好气,老板在吧台后面忙,这时候进来一个小男孩,看着吧台上的美食,老板说“小朋友要吃什么”,答曰“什么都可以就是我没有钱”,老板板起脸“没钱怎么能吃东西呢”,“……”(小男孩哀求的眼神),老板说“这个世界要劳动才能吃上饭,明白么”,于是小男孩走到他掂起脚刚好够的着的餐桌边,开始收拾碟子,这时进来一个穿着深色大衣的男人,站在门口拉起小提琴◎#¥%※×……然后老板冲出来“你在这干吗”,(插小男孩反应镜头)然后那个男人被老板惊到,下意识走出去,这时只听“啪”的一声拍桌子声,小男孩怒目圆睁,接着其他伙计也开始拍桌起义,然后小男孩冲出去把男人拉了回来,然后便是和谐的大团圆式的结尾,悦耳的古典乐中(男人投入的拉着小提琴)伙计们有条不紊的忙着,客人络绎不绝,老板也乐呵呵的算帐,最后是小男孩抱着个啃了几口的大饼冲镜头咧着嘴傻乐,then黑幕,打出“音乐,耳朵的美餐,从心灵说向心灵的语言 ”“北京交响乐团,用心与您交流”的字样~~~~~~大功告成

真是太太太恶搞啦哈哈哈

2005年05月27日

 哈哈哈昔日的大树你也有一本正经乱七八糟的今天啊,不过还是要对你说开心就好,感情嘛,别当回事,不对,应该说不该当回事的时候千万别在乎,该在乎的时候千万要当回事,啊~

 原来大家都一样,大家都爱爱情,嗯,赶明儿换我来教导教导你,俺不做知心大姐好多年了嘿嘿

 最近俺每天都不知道穿什么好,似乎衣橱里的哪件都看不上眼,这样不好,这样预示着我又要腐败了

 还有一点很不好的是,我发现自己很久没看电影了,已经不会用影像思考了,十五周年快过去吧,我要恢复下

 看书了看书了,六级还想不想过了

 

旅行者酒吧五周年店庆
时间:6月12日晚
地点:旅行者酒吧
演出乐队:水晶蝶、甜蜜的孩子、与人
门票:无

  6月10号要在zjg演出青春,不能去31号看木马了,那么12号一定要去旅行者吧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过夜生活了呢,开始喜欢泡吧喜欢在晚上散步……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开始喜欢杭州留恋杭州,只是爱上了黑夜,酒吧哪儿都有,还是应该好好准备考研或者去香港或者出国,毕竟还年轻,用现在的时间来赚钱太浪费

 你问我生活费够么不够我打给你,我说不够也不能要你的钱,你说那我帮你交手机费,我说不必了,你说以后应付性质的作业可以交给我来做,你说阿姨那里衣服洗的不干净不如我给你洗,你说以后吃饭要规律饿了的时候我可以帮你去买点小吃送来,你说晚上在街上散步很危险以后叫上我陪你,你说……

 我说你别对我这么好,我都快想嫁给你了,你说小孩子别乱想,朋友之间应该的,我说这只是朋友么,你说这是我的选择我心甘情愿做的,我说要是一个男人这样对我我真的考虑可以把自己给嫁了,你说因为我不是男人……

2005年05月26日

           喜欢电影这么久,来法国也有好几年,说出来不好意思,Luc还没去过cannes。前几年都有事,只有在家里看canal+的份,这次正好可以住在Cannes朋友家,她手上又有赠票,下狠心一定要去,去买火车票,实验室请假,准备出发。

   坐了4个多小时的火车,一下车朋友就打电话催我,正好赶上11点的一场在电影宫salle de debussy 的参展非竞赛单元的影片,Luc还没看清楚电影宫的正门和红地毯;就被蜂拥的人群挤了进去。拿到手的橙色记者票印刷很精美,看完后留着作纪念。

   还没进门,就被保安和工作人员搜过了两遍,确信没有带相机和炸弹,并把行李包寄存后才放行。不过,我口袋里还有个palm,还是让我偷拍了几张。

   早上这场是一部非竞赛参展的非洲电影《eleve toi, et marche》(站起来,自己走),属于un certain regard(一种关注) 单元,放映前一般都有导演先致词并作影片简单介绍。 Luc以前也很少看到非洲影片,感觉很新奇:整部影片讲述一个非洲部落里发生的强奸事件, 似乎是非职业演员表演,感觉有点象 ‘一个都不能少’。其主题也切合今年电影节对‘父权和暴力’的关注;也许这就是Cannes选取参展影片的主旨。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我的新鲜劲还很足。中午到朋友家放下行李就出去逛Cannes,下午还有一场阿根廷电影,所以得抓紧时间看风景和明星。朋友家就在Cannes 老城区,下山坡就是海滩,走路10分钟就到电影宫。这么短的路上就让我看到吴宇森和他老婆作在三轮车上逛街。可惜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走远,没能拍到照片。

这次总算看清楚电影宫的正面,铺上红地毯,挂上巨幅海报后显很气派。晚上7点和10点钟这里可是人山人海,所有人都来看大明星和导演。不知道今天晚上的美国电影《last days》的首映票朋友是否弄得到,Luc觉得自己有点不知足。

电影宫就坐落在海滩上,一条宽阔的大道上已经停满了高档房车和跑车。左边是海滩,很多地方都搭好了各国媒体的摄制棚,最瞩目的是canal+的采访台,晚上的7点新闻和著名的Guignol木偶现在这里直播。旁边 TF1和TPS的Star académie的主持人正在采访一位女明星,去年就在这里采访的张曼玉,我的一个朋友还去要了签名。大道右边全是高档酒店,上千欧一个晚上的套房里都住着各国明星和社会名流。现在眼前就有一个金发的大美女从对面沙滩上的餐厅走回酒店,记者们和fans把马路围住水泄不通;Luc也凑热闹挤过去抢拍两张,好像是和tom cluise 出演斯皮尔伯格的《War of the Worlds》的女演员吧。明星们有的喜欢作秀,而有的相对低调,比如伍迪艾伦就常偷偷的溜走,不让人群和记者注意,昨天他的参展非竞赛影片首映,朋友去看了,也很精彩的。

所有的高档酒店都住着明星,外墙上也挂满各种大幅电影海报,而楼下则围满了记者和fans。Luc 路过一家酒店瞧热闹的时候就正好碰见大美女 莫尼卡.贝鲁齐 丰姿绰约的走出来,临上车前还给大家一个飞吻,弄的fans们激动不已。要想追星,就在酒店门口守着吧,总能看见他们的。

Cannes电影节所有参展影片都不对外售票,理论上只赠给电影圈内的专业人士和记者,Luc也是靠朋友的丈夫从组委会弄到的赠票,所以没有胸卡也能进场,否则的话就只有在电影宫门口看热闹的份。今年记者很多,有四五千人,但其中中国记者并不多见。国内还有媒体报道说今年星光黯淡,其实实际情况是:往年很多杂牌小报记者随便挂个名就拿到记者证来采访,这几年组委会审核严格;必须考察是什么类型媒体,发行量多大,采访者本人有没有写过电影方面的评论报导等等。所以听说今年有资格来的中国记者并不多,国内媒体所说气氛不足,其实是自己不能来,凭空瞎编和互相抄袭罢了。

而至于国内的影片,并没有象国内的媒体上传言的那样热捧。今年能参展的只有杜其锋,王小帅,候孝贤三部中国电影,而其他国内媒体热吹得《无极》,《七剑》和《神话》只是就着电影节的人气,自己到Cannnes来推销影片罢了。Luc走遍整条大道,也只看见一张《功夫》的海报和在很不起眼的角落里的一张很小的《无级》小海报,这还是由于《功夫》六月份要在法国上映,要来给普通院线作宣传,而不是所谓星爷名气大,组委会特意请他来的。 Luc也还专门去office de tourisme(旅游局)去询问《无级》发布会的那座城堡,工作人员好像并不清楚,可能根本就不在cannes市区,倒真的是对媒体保密了,国外记者们都不大了解,由此也可见国内媒体的一厢情愿。同样,中国的明星在路上也是最容易碰见的,原因很简单,其一:亚洲人比较好认,老远走过来黄皮肤,黑头发的就很醒目;其二:西方记者不会对他们尾追堵劫,不熟悉的只当是游客。Luc就有朋友在路上一不小心碰到章子怡,张艺谋或者张柏芝等,拉在他们合影时,旁边的西方人也只是路过看看罢了。

晚上7点是美国电影《Where the Truth Lies》的首映;人们在6点多就在电影宫Theatre de Lumiere 门口守候好。Luc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好不容易才挤进去,位置不够好,真后悔没带个梯子来。其实Cannes电影节不像奥斯卡,不只是开幕和闭幕才有红地毯走明星;而是每天晚上有参赛电影首映都会有许多明星和导演到场,对于他们只是作为观众来欣赏电影,而作为场外的影迷则是欣赏他们了。随着音乐声,从组委会专用的高级房车里走下不少明星,导演和电影人,主持人则介绍正在踏上红地毯的每个电影人的背景,并说些简单的评论,看到下车明星很多,也激动一句 ‘il y a plein de stars aujourd’hui’(今天来了这么多明星阿!)。而他们也不马上进场,都在红地毯上来回转悠,摆几个pose 给大家拍照,听听fans尖叫他们的名字。

这天晚上最意想不到,最值得一看的是苏菲.玛索,虽然法国人并不很喜欢她,觉得她只是个花瓶,算不上出色的女演员,可好歹在好莱坞拍片不少,也算是国际巨星,明星气派自然很足。在台阶上转了20多分钟,听到记者叫‘Sophie,regardez ici !’(苏菲,看这里),就转个身,摆好姿势让大家拍照。突然,有个转身太猛,晚礼服的吊带落了下来,整个左半边的胸部全露出来了,就是很少见的大走光。顿时下面的人群一阵哗然,所有看到的人都呆了:这也太大胆了吧,虽然她马上就把衣服穿好了,可这不是在电影里,而是在大庭广众的电影首映式上,全世界多少媒体聚焦,多少影迷拿着相机注视着,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Luc 真后悔自己的相机不好,抓拍的水平不够,没能抢到最好的镜头。不过能亲眼看到这罕见的一幕,这躺Cannes就没白来。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各国演员,导演,电影人,名模和社会名流等,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直到7点钟电影快开始前,《Where the Truth Lies》的剧组人员才到。Luc 还是挺喜欢男主演Kevin Bacon的;他以前的角色都比较有个性,女主角Rachel Blanchard的蓝色礼服同她的笑容一样甜美。

因为7点这场是最重要的,所以所有入场人士都要传著非常正式;男士要穿色礼服,戴领节,而女士也要身着高贵的晚礼服,一身珠光宝气;彼此争奇斗艳。就连四周的记者们都身着黑礼服很正式的爬在梯子和屋顶抢拍照片。现在就算Luc手上有票,穿着牛仔裤和体恤也不好意思靠过去,安心当影迷吧。还好朋友打电话来,明天上午的两场竞赛单元影片的profession首映弄到了票:朱丽叶.比诺什主演《cache》和杜琪峰的《election》连续两场,那我有希望穿着牛仔裤像明星样走回红地毯了。

下面10点场《last days》其实是Luc最想看的影片,导演Gus Van Sant的《elephant(大象)》从剧情到技术上都值得推崇,这次以 Nirvana 主唱 Kurt Cobain 的自杀前最后几天的剧情改编肯定很吸引,从影迷到乐迷都在期待,难怪票也不好弄。最后剧组人员出场的时候在红地毯台阶上让大家拍照,Luc觉得主演Michael Pitt的气质和模样有些象莱昂那多;又有点象布拉德.皮特。虽然首映没看到,不过这部影片马上就要在法国的普通院线上映,掏钱买票就可以看到了,Luc也不觉得太遗憾。

电影节期间的Cannes 到半夜仍然灯火通明,星光灿烂。Luc回朋友家吃过夜宵又从老城区的城堡后面走下来,沿途能看见Cannes 美丽的夜景:沿海大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酒店被各色照灯和海报装点;一路上走过的无数美女,帅哥,名车,眼睛都不够用了,或许某位大明星就和Luc擦肩而过都没能认出来;沙滩上开着露天音乐会和露天电影,音乐在城市中回荡;海面上停着大大小小的豪华游艇正在开soire,参加者不是明星就是社会名流;海湾中央的探照灯打出几束光柱,照到天上的云上,组成不同的图案;真的是想玩的话可以一夜不睡。可Luc第二天一早还得赶两场电影,尤其是《cache》,主演Juliette Binoche 和 Daniel Auteuil 都是Luc喜欢的法国演员,还是回去看看电影节日程安排和影片介绍早点睡吧,毕竟看到好电影才是真正的电影爱好者的目的,要养足精神(其实已经半夜一点半了)。

原来电影节的入场票分好几种,Luc 早上能拿到的是marron票,对于Salle de debussy 等非竞赛单元影片的放映点可以直接进场,不需要inventation(邀请函)和胸牌。但是即使有票也不能保证能看到,因为发票量比实际座位多许多,票上又没印座位号,为了能保证先进场还是得赶早排队。Luc经常看见工作人员检票到一半就把门一拦,很无奈的对剩下的人说‘ désolé ,c’est plein!’,于是只有干拿着票空遗憾了 。当然,已经进去看的人也有一些不久就出来,到不是因为片子太烂看不下去,而是很多是片商或影评人,只看一部分就得赶别的场子,对影片有个大体的概念就可以了,不需要像Luc这种影迷细细品味。

至于主厅 Théâtre de lumière ,情况就更复杂:光有marron票还不行,必须要胸卡,否则的话只有唯一的Bleu嘉宾票才能入内。Luc手上只有marron的票,虽然是Balcon二楼看台的好位子,可还得去电影宫门口找个好心的既有bleu 又有badge的人换票,于是七点钟就得早早起床赶了过去。

Cannes的天气真的很好,蔚蓝的天空上没有几片云彩,可见度很高,朋友家又在老城区的山坡上,从窗口望出去,海岸大道上已经有许多人在聚集在电影宫门口。Luc到大厅门口红地毯边时还有几个影迷围过来,问有没有多余的票,敢情Luc自己还有点悬呢,原来他们更没戏。Luc问了不少已经在门口转悠很久的人,才发现上午的竞赛单元影片professionnels 专业人士场发票量不多,也没怎么排队,一般持票给工作人员亮一下胸牌就进去了。

终于,有个漂亮的金发mm拿着Bleu票过来,Luc满脸堆笑迎上去,解释一番,mm似乎还有些犹豫,旁边的工作人员到很热情‘你就和他换一下嘛,他没卡,你有卡,进去其实都一样,来来,我给你们撕票。’Merci, 终于,Luc 踏上了红地毯 。

进去前先在红地毯上拍些照片,正式放映的时候是禁止摄影摄像的。Luc运气好,换到的Bleu 票也是Balcon的,二楼还有美丽的女工作人员带座,正巧又坐在好心的金发mm旁边,于是luc 就和四周不认识的观看者一同聊起即将放映的这部影片 。

《caché(隐藏)》 是Michael Haneke 导演的一部法国电影,讲述一对夫妇陆续收到奇怪的录像带,不知是谁偷拍了他们的生活和日常行为,并附上恐怖的信件。由此,一家三口的生活变的紧张,复杂,不信任和矛盾重重。男主角从自己童年开始回忆,最终怀疑上一个贫穷的儿时朋友,虽然朋友一再辩解,情况仍在儿子失踪后变得严重。终于,在一个偷拍机似的中镜头里,朋友当着男主人公的面割喉自杀了(血飞溅出来的时候,旁边的MM惊叫一声,捂住双眼,久久不敢看屏幕,看来这位MM也不够专业)。男主人公充满自责的回到家里;还要面对妻子的质疑和不信任。没过几天,儿子自己回来了,原来只是私自到朋友家去玩,事件似乎已经过去,生活归于平静,然而三口人之间的矛盾和不信任已经浮现出来。送录像带和图画信件的人还是没有找到,男主人公又要面对死去朋友的儿子,故事不知向何处发展(此时Luc看看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影片够长的。)然而在一个看不清人物的,不知道是回忆还是现实的全景和儿子放学的镜头后,突然打出了字幕。这就结束了?那拍照的人还没找到呢,Luc 一边鼓掌,一边满脸疑惑的看看四周的人,大家都没走的意思,好像都在回味影片这个突然结局。和认识不认识的人一起讨论,都是耸耸肩,摊摊手‘aucune idee(没明白)’,Luc想这或许就是Cannes电影节观影的氛围和乐趣所在吧 。

整部影片中男主演 Daniel Auteuil 的戏份要多一些,他的表演也很到位,表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面对困境时繁杂的心态,而Juliette Binoche 则更多表现女性的慌乱,无助和不信任。 从表面上看,《cache》 是部悬念片,观众基本上跟着线索走,虽然没看到好莱坞影片常用的很戏剧化的高潮和惊悚,但基本上是处于紧张压抑中,只在一个说笑话的场景中哄堂一笑。组委会选择这部影片作第五部参赛片当然不仅仅在于他的悬念,Luc觉得应该更多的是影片对家庭成员乃至亲人朋友之间的情感关系的挖掘。以后Luc有时间再写一篇详细的影评分析。

出来已经11点了,下一场杜琪峰的《Election》半个小时后就开始放映。昨天Luc还给同住的法国MM介绍香港的黑帮片,说来说去只能类比美国西部片了,MM恍然大悟‘噢,类型片’,是阿,类型片,说的Luc自己都没心情看了。刚看完一场,又要再找人换票再进去,看得还是香港片类型片,虽然觉得组委会选择它,肯定有其独到之处。算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看,Luc 准备改计划了。

终于,这个时候电影宫外的中国人多了起来,其中很多是香港的记者,毕竟这是老杜第一次入选Cannes参赛单元,大家都会来捧场,听说去年来了很多香港明星,今年门口就已经站了不少香港记者和粉底擦的厚厚的女主播严阵以待。

Luc真的改主意了,把票还给朋友,买了张去摩纳哥的火车票:去蒙特卡罗看F1方程式大奖赛。

   好日子都集中在这两周,喜欢电影又喜欢赛车的人在5月份真的是幸福,地中海 la cote d’azur (蔚蓝海岸)就是圣地。 已经可以下海游泳了,Luc在Cannes 所剩不多没被录制棚占领的沙滩转了两圈后,忍不住换上泳衣,加入了下海游泳沙滩晒太阳的队伍,这趟旅行肯定晒黑不少。

今年20多部参赛影片质量之高;导演,演员阵容个个强大,其中至少5,6部电影能问鼎palm d’or. 从往年历届看,很少有影片会象奥斯卡一样有压倒性优势拿到三四个奖项。Jarmusch,Gus Van Sant, Michael Haneke, Dardenne老兄弟,Lars von Trier, Wenders,包括候孝贤等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以前大都拿过各种奖项。同样今年Kusturica和元老级的Anges Varda带队的评审团水平也颇高,看到这么多优秀的故事长片和老朋友,也很难取舍。对于王小帅的‘青红’,luc自己是很喜欢,可能由于的一些情节(青红英文名为 shanghai dream),加上导演虽然年青,可也拍了不少地下电影;从‘十七岁的单车’可以看出王小帅的导演功力,但能拿大奖的希望不大,高园园倒是凭借本色表演有可能拿个最佳女演员奖;毕竟cannes以前有不少这种先例。

20 日是最后一天参赛影片展映;最后两部tom lee jonse 的‘trois enterrements’和候孝贤的‘three times’, 老tom 的导演处女作可是请来了Guillermo Arriaga作编剧和luc Besson作制片,自己自导自演,也算是老影人的厚积薄发。 ‘three times’的主演舒琪和张震自然也要来走红地毯,最后一天,给评委们留个好影象。

最后两天21号和22号会把所有的参赛影片再做一次整体回顾;如果前几天有漏掉没来的及看的,可以在这两天泡在电影院里,从早上8点一直看到半夜12点,看个昏天黑地,痛快淋漓。

可是最后颁奖典礼确是安排在21日晚上,有很多朋友看海报上写着22日闭幕,误会了日期,很遗憾错过了颁奖,非常可惜。 7点半开始典礼,之前照常走红地毯,参赛影片都有可能拿奖,自然剧组人员都回来,另外还有特别邀请的颁奖嘉宾,比如摩根.弗里曼和克鲁兹(她这晚的装束绝对是全场最亮)。

在kusturica的代表作‘亚力桑那梦’的电影音乐伴随下,主持人照例先介绍本届评委团,然后第一个颁发的是最佳短片palm d’or奖,杨德昌作为短片评委团主席把奖状递到‘Podorozhni’的导演手中,很遗憾luc这次没看多少短片,想来能的奖自然也是不错的。
接下来是camera d’or,颁给了两位获奖者。 然后就是国内大陆唯一的参赛片 王小帅的‘青红’终于拿到了一个 prix du jury , 这个奖项并不一定每年都有,主要是评委团内部成员对某部影片的特别之处有所赞赏而颁发的,如果说对于影片总体评价,应该仅次于palm d’or,和grand prix 二奖吧(其实一共就没几个奖)。国内对于这个结果应该满意了,比较其他所谓大制作卖片团的炒作,这种国际业界对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仍可应该更有意义。

王小帅和高园园万分激动的上台领奖, 用中文致词,感谢许许多多支持和帮助过他的人,还特别感谢他的父母,因为整整39年前把王导生下来(21日正好是他的生日),就为这天拿奖。台下一直掌声不断,确实他也真不容易,luc 也希望这个奖项对他;对第六代导演,对中国电影是个鼓舞,这样才能体现cannes的价值所在。prix du senario最佳编剧奖虽然和中国无关,被’trois enterrements’的编剧 Guillermo Arriaga 获得,可是却由章子怡作颁奖嘉宾。现在作为中国这一代女演员中最有国际影响的明星,可怜的章子怡说了句bonsoir 之后还得掏出张纸片照着读英语,看来想成为国际巨星还得多学习学习。相比之下,后面出场的颁奖嘉宾英国的Kristin Scott Thomas和西班牙的Penelope Cruz 张口就是流利的法语, 就显得自然大方的多,毕竟人家都是成名已久的女演员。

Luc 看好的法国影片cache 的导演 Michael Haneke 夺得了最佳导演奖, 老导演一个人上台领奖,很遗憾男女主演Daniel Autueail 和 Julliette Binoche 都有事不能来, 他能拿这个奖也是名致实归。

绝对风华的Cruz把最佳男演员奖颁到Tom lee jonse手中,这次cannes 他的电影拿了两个奖,算是最多的了,处女作就能取得这种成绩,还是在打败各路大师的前提下,实属不容易,今后他肯定会导出更多的好影片。
最佳女演员奖(注意是Prix d’interpretation feminine,无所谓女主角,女配角) 给了’Free Zone’的 Amos Gita,Luc没看过这部影片,不过看她的笑容和模样,猜想可能是属于很朴实的表演吧。

就剩最后两个大奖了,Grand prix 应该算是第二名,终于被Jarmusch拿到,作为美国独立电影的代表人物,不合好莱坞大片商妥协的精神与cannes不谋而合,他和其他几位独立导演包括伍迪艾伦都是这里的常客,今年的Broken flowers 在放映时就获得不少好评。

万众期待58届festival de cannes的palm d’or 就要最后揭晓,颁奖嘉宾请来了美国的Morgan Freeman 和 Hilary Swank, 可能是由于组委会对他们今年获得奥斯卡奖的影片Millon dollar baby 的欣赏。随着Kusturica的宣布,他们二人 把最重的金棕榈 颁给了Dardenne兄弟,俩老头颤颤微微,互相搀扶的上台领奖,上次就是在这里凭借‘rosseta’获得palm d’or ,今年’ l’enfant’又拿,两次夺奖,实属不易,可以一人手里拿一个奖杯了。

典礼一共只有半个多小时,美丽的女主持人说 l’anne prochaine 时才不过8点多。 cannes不象奥斯卡要开一整个晚上,颁发一二十个奖项。cannes 更加注重电影本身的内容,导演的意志和演员的表演,而没有剪接,原声,服装道具等技术奖项,也没有那么多5个提名,放片段等内容;并且颁奖嘉宾手中只有奖状和奖杯,获奖者信封还在评委主席的手中,更加体现世界电影业界的评价。由此Luc也觉得说cannes是世界上最大,最全面的电影节毫不为过:要从世界1000多部电影中选出20部,每年的评委都是世界级的影人,而且每次成员都不同;持续近两周,其间各种活动不断,难怪这几天世界媒体,尤其是法国电视台都要重点报导。相比之下奥斯卡只是那一天晚上评选美国,甚至只是好莱坞的影片,每年都是由那个相对保守的美国电影学院来评选,年年媒体都能预测的八九不离十,乏善可成。

58届festival de cannes算是差不多结束了;虽然后面还有新闻发布会,22日还有活动,Luc 这次的观影已经圆满完成了,明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