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晚上走在路上的时候根本没注意有没有月亮,昨晚倒是留意到头顶上的云颇诡异,大块大块的,有厚实感的,流动很快的,用眼睛和心记下了,真美

 今晚演出结束明早还要上课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又想翘课,但无奈是我们组上去讲课,不能不捧场,唉,时间越发的催人老了,忽然觉得

 某人说我是一个湿冷的女子,自己没有能力温暖自己,这点我没总结出,倒是真的发现自己特别需要得到别人的关怀、肯定和赞扬,当然这只藏在心里,嘴上不说,也许某人说的对吧,不过自己没有能力温暖自己,听起来惨了点

 晚上放音乐时出了个错,一时疏忽竟然把舞曲提前放了出来,当时一意识到赶紧啪的一下就按暂停了,根本没功夫想,大脑空白,条件反射,后来想想其实错了就错了,不需要暂停的,这样观众反而知道你错了,还是没经验啊,青涩的第一次,不过开始最担心的门铃声倒是配的刚刚好

 另起一段,以表示我对黑白御用音乐师小颖的敬意,做音乐真的不容易啊,音效常常要自己找过,排练每次还得跟着,演出那几个小时一直呆在二楼暗黑的音控室里,看着舞台上的进度,给出恰当而精准的点睛之笔,最后还常常来不及上去谢幕……

 下面细数一下我在黑白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为什么要细数,因为真的记性差到需要静下来好好想想,第一个想起来的竟然是服装,其实也就是最近的两出戏嘛,演员只演过龙套角色,花木兰选场和缘分的天空,然后就是摄像、现场演奏的话筒,小道具也搭过把手,唉,真是辛酸啊,真的要怪的话只能怪自己的条件不够好,又是个不会去主动争取的脾气

 回来的时候哭了出来,为什么要哭呢,其实柯南的那句话只是个导火索,前面杨丹师兄的话才是一刀子戳在我心上:正准备离开剧场的时候,抬头看见了他,他冲我笑眯眯的“你是黑白的还是?”,当场晕厥,师兄啊,我02年去上海看棋人的时候您接待了我们呀,我还在地铁口跟您聊了会天呢,您怎么能忘了呢?好,就算您忘了,十五周年这几场演出您来看的时候我哪场不在呢?您这真是大大的伤了我的心,虽然您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脸波澜不惊……唉,算了,可是,真的什么都能算了么?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