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

真的,我不需要

当你只有一条路好走的时候,你心想只能如此了,于是就硬着头皮走下去,不往前走,难道还退回去不成

但是当你面临着很多条路,你并不知道哪条适合你,哪条走得通时,你就慌了阵脚

想着走这条试试看吧,开头就尝了点苦头,可是竟忘了开头总是要尝苦头的,于是就退缩了,心想这世上定有一条捷径

这就换了条再走走看,可是惰性—这人类最大的天敌笼罩上身之后,人就很难自控了,不能做自己的主人,是最失败的人中的一种,也注定不能成功

所幸的是,鼠目寸光的人们似乎也看不到更多的路了,假如这条又在没走多远就懈怠掉,那么难道真的寄希望于仁慈的主赐你一条再一条的路么

所以,只能坚持着走下去,虽然不知道是否合适,但走下去,总归有走下去的收获

只是,人类的极限究竟在哪里,或者,人类的潜能根本就是无限的

13天,我们能做些什么

2005年12月17日

That’s Frida!

 

 

2005年12月16日

吃冰淇淋的日子。。。

2005年12月04日

生活本来被很多人惦记的,但不知怎的后来过着过着就被我给遗忘了。。。

于是我开始问自己记得些什么

我记得陈佩斯朱时茂头一年在春晚上吃面条 后一年在春晚上拍戏 再后来就没印象了 我记得牛群冯巩每一年都是个看点后来牛群去做县长冯巩身边就一年换一个 再后来也没有印象了

我记得我原来为自己一箱子的dvd一柜子的书而自豪后来不知怎么的竟然对它们熟视无睹了

我记得高中暑假旅游回家还记得给每一个人带礼物后来就有一搭没一搭了

我记得现在的手机白色的按键已经被我按的发黄却不记得我没有手机之前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了

我记得我大二之前是想去法国的,大三变成北电后来又成浸会现在竟然有点想留杭了

我记得原来我很喜欢写字可以一口气写很多字可不知怎的那些漂亮的本子都被我荒废在那里连博客也越来越像谜语书了

我不知道从一个伪文艺青年一个愤青到现在的麻木现实按部就班是离生活更近还是更远了,或者,是我把生活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