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17日

看着头发粘粘、身上脏脏的梁洛施,看着她那双从刘海中射出的纯真执拗的眼睛,我觉得她美极了。

没看过《买凶拍人》,但是觉得从《AV》到《依莎贝拉》,彭浩翔真的成长好多。《依莎贝拉》的运镜,剪辑,情节的铺排,人物的设置,音乐的渲染,字幕的交代,都好成熟。《依莎贝拉》让人惊艳。

梁洛施的表现更是惊人,《虫不知》里还是个傻丫头,这里已经很有味道,最喜欢她关掉家里电闸,杜汶泽和某女被迫停止**走出屋子来时,梁咬着冰棍看他们的表情,那种少女玩小把戏之后的得意,真是让人忍不住想掐一把,用某人的话说,嫩的掐得出水来。

2006年04月15日

所有海报中,独独喜欢这两张,第一张是自由,第二张是童真,我想张元也应该是想说这个的吧。不得不说,这是一段诡异的观影经历。眼前明明是可爱的孩子,配乐却是交响乐,大人的镜头也多用广角而产生变形,所以掺合到一起就是一种奇幻的体验,但是又不同于Amelie那种美妙的奇幻,而是一种很压抑很不舒服的奇幻。说不上特喜欢,当然更说不上讨厌。

今晚想多说一点,因为确实想自我检讨一下。最近看上去很忙,实际上也很忙。推掉了黑白5月底的毕业大戏《油漆未干》,因为实在抽不出每周四次的排练时间。毕业论文悬在半空,虽然心里有框架但是连开题报告还未动笔。杂志社那边等于是请了一个月的假,有事再过去。电视台方面接下了月底晚会的开场VTR这活,分镜脚本还没写,写出来这几天还要拍还要剪辑。晚上广电班毕业DV剧组第一次碰头,忽然从导演组成员变成导演组组长,压力陡然增大,拍烂了自己少不了挨骂。而且,这毕竟承载着咱们班乃至咱们系四年的感悟的东西,啧啧。现在的剧本人物众多,线索复杂,搞笑风格,这其实是我最不擅长的。我是一个能演搞笑片但导不了搞笑片的人。而且,我也不希望毕业作品只有搞笑和爱情,它应该承载再多一点的感悟。之所以到现在我还没碰这个本子,因为我觉得这个本子不是我的,我必须给自己时间消化它,再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还有两周拿出分镜脚本,加油。

香港方面已经连催他们的欲望都没有,这时候都应该发offer和拒信了,我却连第二轮电话面试的消息还没有收到,看来材料寄送的太迟很耽误事情,说不定就把我推到春学期再审了。我的打算是,去的成就去,去不成先工作积累两年经验再说。到那时候我还不一定去香港,说不定就直接申法国hoho

还有一件事要道歉,要向rollin同学和全体HALB剧组成员道歉,我不仅忘了他们的首映这回事,连88都给忘了,刚才是数天来(快数月了吧)再次去dv版,忽然发现自己连HALB还没有看过,太惭愧了。严重bs下自己。

今天还看了洪晃的博,那是相当的精彩。

2006年04月10日

2006年04月08日

 比起快节奏的香港商业电影,我更喜欢乡土味很浓的台湾电影

尤其喜欢像《小毕的故事》、《冬冬的假期》、《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安安》这种成长类型电影。我不喜欢称它们为青春题材,因为在我看来青春只是表象,成长才是正事。

男孩子的成长似乎都会因为家庭问题经历叛逆然后才大彻大悟。那个年代的家庭问题无非是–或者母亲跟人跑了,或者父亲病重,或者弟弟妹妹更受宠,或者牵连政治问题。。。家庭问题是种在心里的,然后再遇到青春期不可避免的青涩感情,叛逆往往就升级了,在付出了成长的代价后,一夜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从某个角度来讲,正是通过这些电影,我才更了解男生,更喜欢或者说更愿意去发掘他们的内心世界

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些片子传递给我的氛围,它们不晦涩,不清高,看这些片子的时候感觉很温暖,很生活,看着看着甚至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儿时,虽然时代背景和地域都差很远,但是好片子就是有这样的力量

我开始幻想自己中年时能有这样的情怀和阅历写出这样的剧本,拍出这样的故事

2006年04月07日

我想,大家都会越来越忙的吧

明天还有爬山&打牌

后天也许就没有了吧

我想,大家都会逐渐疏远的吧

现在还在这里聊天

以后就没有了吧

如果真的这样

不如我此刻就蹲到墙角去

再高举个牌子–"不要理我"

2006年04月06日

你在电话里咆哮,今晚到底吃什么好

你在博上发骚,护士mm比女朋友对我好

你在桌前哑然失笑,换一张不像谈判桌的可好

于是,我就这样被点燃了

被欲火怒火梦想之火生命之火给点燃了

我的脸烧的通红

活像面前的这杯鲜榨西瓜汁儿

2006年04月04日

上午还在神气活现的跟柯南搭档作free talk,下午就因为生理期的到来而彻底歇菜

在费玉清喃喃的歌声中昏昏睡去,醒来总算好了些,觉得可以支撑下来演出,但是状态是远远不能和首演相比的,一点也兴奋不起来

所以演出后理所当然的不high,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淋成落汤鸡,坐在出租上一言不发,冷冷的盯着窗外的雨珠,心疼起那双400多块的鞋子来

肚子痛。。。热水还没烧好。。。什么时候才能洗澡睡觉。。。明早还要开会。。。

2006年04月03日

今天的气温高达30度,不出意外的又变成大关公

忽然觉得自己脆弱阿

皮肤脆弱,身体脆弱,感情脆弱

·#¥%……

昨晚莫名开始伤感,泛滥到今天无药可治

其后果是得了个名号:妇联大妈

只因为我见人就开始教导。。。

真冤哪啧啧,这年头

2006年03月25日

傍晚的时候

在玉泉等排练

坐在永谦外的凳子上

听着音乐

抬头看着天空

有架飞机飞过

划过一道白线

真美啊

只是我有点伤心

我抬头是为了不让眼中的泪水滑落

不是为了看美丽的天空

ps.恋恋风尘真好听

2006年03月24日

也许不说那么多话

今夜就会像往常平凡的每一天一样过去

但是还是选择说了

既然选择说了

就要勇敢的去面对,去承受

无论是怎样的结局

我都接受

不会再挣扎

如果上次那样子都过来了还是忍不住走到这步

我无话可说,我顺从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