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8日

百丈怀海禅师制《百丈清规》,一日不作则一日不食,终身奉行不辍。这一看BLOG已经两天没更新,白吃了两天饭,惭愧。趁夜深人静,赶紧补课。

今天的新浪新闻上有一热点话题,是来自兰州晨报的消息《男子怀揣炸药包讨债被警方狙击手击毙》。具体链接如下:

http://news.sina.com.cn/s/2004-09-27/00494430889.shtml

有良知的人们看过报道后自会做出自己评价……我们生活在这样弱肉强食的社会已不是一天两天,只是这一次……

于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负责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的警察先生:

狙杀携带炸药的犯罪分子无可厚非,但是:狙杀决定是在什么状况下做出的?

携带炸药的男子蒋某年近六旬,不良于行,这在警方两次入户劝说时应该是已经掌握的情况,此其一;警方已全场封锁,院内既无居民也无游客,此其二;警方未雨绸缪已关闭煤气等易燃易爆物,此其三;蒋某走出居民楼是在什么样的状况下走出的?身边可有他所要挟的债务人张某?从照片上看是没有的,蒋离最近的建筑也有四米左右的距离,并且孤身一人(此为照片判断未必准确,事先声明),可见蒋并当时并无特别重大的危害性,此其四;蒋某当时是否有声明要引爆爆炸物?或是向周围喊话表现此种意向?我们不了解状况,现场掌控的警方难道也不掌握?此其五;几番谈判后蒋某既单身走出楼房,可以说明谈判是起了结果的,不然他走出楼房干什么?楼外也没有三十万在等着他,有的只是两颗子弹而已,既然蒋在一定意义上放弃了犯罪企图(此仍为推测,估计也永无真相大白的一天),警方的狙杀就有可能是诱杀!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并无赞同蒋先生做法的意思,人人都以炸药这样极端的方式解决社会矛盾,国将不国。但法理之外,犹有人性。我并不因蒋是所谓弱势群体而袒护之,挪用公款投资他人项目,他错已在前,这不是本文讨论的内容——重要的是,在他有可能,或者根据现在媒体披露出来的信息中我们可以初步判断,他在一定意义上放弃了犯罪企图的时候,对社会已不造成过大危害性的时候,被警方格毙当场,恐难瞑目。在蒋某死时,他大概想不到会是这个下场。警方的职责毕竟不是以暴易暴。

我大概能理解警方的苦衷,前不久长春的人质案因警方下达狙杀命令不及时,造成人质伤亡,长春警方“亡羊补牢”,立刻在随后发生的一起人质劫持案中击毙匪徒,救出了人质。详情可见:

http://61.139.8.15/newstanfo/zhuanti/2004/20040714changchun.jsp

http://news.china.com/zh_cn/social/1007/20040729/11805873.html

据个人推测,警方系统内部可能有相关意见传达,对类似犯罪案件做出了一些硬性规定,以免再陷警方于被动和尴尬。但此一时彼一时,兰州案件并不具有相似的危害性,却以相同手法处理,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难道花着纳税人的钱来保护我们的警方就只能具有这样的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

小区物业不好,业主们可以投票更换物业公司;警察系统是无可替换的,为民者不可麻木,为政者不可不察。随着经济的狂奔,吏治的腐败,道德的破败,兰州的案件只会多不会少,如何小心谨慎地处理警民关系,避免更大地激化矛盾,是考验执政者水准的一课。

奇怪的是兰州晨报的记者,字里行间都将蒋某描述成穷凶极恶的暴徒,仿佛不击毙不足以平民愤。而其它媒体则保持了惊人一致的沉默。媒体的道德水平,一至于斯?

又,本文写作完成时,新浪网该新闻下的评论已达135页,这还是管理员将该新闻从主页上撤下去的成绩,至于新浪删除的有多少,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人民群众的眼睛是不揉沙子的,历史,也昧不得良心。

TOM2046

2004年09月26日

依旧是老爷子的高论,我们自愧不如啊大家多捧场

 

    近日演艺界王刚、冯小刚等几十位“腕儿”联名声援因演戏被打的演员王伯昭,指出借戏伤人是对艺术的侮辱,是对演员人格的侮辱。读后忽然觉得这好像演艺界刮起的一阵清风,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大部分是演艺界的绯闻轶事,许多也仅仅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罢了。这一次他们却表现的如此团结,如此深明大义,真得令我等刮目相看,因为在一些某某奖的颁奖典礼上,他(她)们都没有这么到齐过。而这一次却不同,这一次对“腕儿”们触及很大,不仅触及了王伯昭的皮肉,大概也触及到大家的灵魂了!因为其一,今天拍戏张某某、谢某某的拳头打在王伯昭头上,也许明天拍戏会有什么人的拳头打在周伯昭、吴伯昭头上。其二,当今人们本来对演艺界就心存疑虑,不知那里坑有多深,水有多浑。却又平地爆出一个被好莱坞演员工会称之为的“惊世丑闻”,使得见多识广的美国电影人也大开眼界。这种事一出,真真是坏了中国演艺界的名声,倒了众人的胃口,如不赶紧收拾残局,今后谁还会买他们的帐!其三,物极必反,这次使得一些演员大概真正悟出一点“演戏先做人”的道理,今后会坚持做下去。如果果真如此,则中国演艺事业的发展幸甚,中国的广大观众幸甚!

        伴随打人事件的发展,某导演冒出一个“拍戏要真打”的高论。我等孤陋寡闻,只知道学演戏的人要学假打的招数,演的逼真还不能被观众识破。如果照此导演的高论炮制,那些战争大片中枪林弹雨之下,都换成真枪实弹,不知多少人会变成冤死鬼,那可比王伯昭要惨多了。诚然,港台影视的制作技术和水平在许多地方比我们强一些。但是某些人的为人和做法并不能使人信服和苟同。

    打人事件目前尚无定论,事情如何发展?是否要告上法庭,我们将拭目以待。

 

 

2004年09月25日

Tom&Jerry的伟大的爸爸这两天看我们肆意乱写,奈不住手发痒,也写了一篇,代为发表。可以看出我党的老同志写的东西就是气质不一样,还是带着喉舌的色彩,还是老同志想着国家啊,呵呵…

 

中秋节快到了,人人脸上喜气洋洋.但是读到一些消息以后,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据媒体说,云南出现了一种天价月饼”,价格高达31万人民币,里面除了数码相机|、摄像机、五粮液等高档商品以外,居然还付送一套100平米的住宅。这则报道,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的确如此,真是奇闻!如果老祖先们知道今人能把小小月饼的功能发挥到如此极至,真是自叹弗如,无地自容了。古人云:“暴殄天物”,今人吃尽了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还不甘心,竟然连钢筋、水泥也要当作“食品”奉送,不知今后送礼还会想出什么花招来!不是有人建议国家在制定法定假日时,应当再增加一些诸如元宵、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么,如果说这样可以多一些送礼的托词,那真是大可不必了。

 

   人常说,吃的不买,买的不吃,这种钢筋混凝土的奇怪礼物,只是为了那些搞腐败的人提供的一种工具罢了。一段时间以来,通过审计风暴、追查贪官等大量事实,我们可以看得出党中央反腐敗的坚强决心。“天价月饼”的出现,只是这中间一个不和谐声音。不过这类事情的出现,说明反腐的任重与道远。只是我觉得此种事情还是少来为好,各级政府、各种媒体如果听任其发展、泛滥,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那才是祖先的耻辱、民族的悲哀!

 

BABA

 

这两天爱国青年的热血都洒在一根柱子上,起因是因为这根柱子刷了立邦公司的漆,以至于滑落了盘桓其上的龙。不巧的很,立邦公司是家日本公司,龙……好象有人推崇为中华民族的图腾。

我是不大赞成中华民族的图腾说的,无它,我不大相信在儒释道理念中熏陶了近两千年的中华民族文化里有多少龙的图腾的位置。中国的民俗传统里龙是有其痕迹的,但普通大众对这个皇家御用之物怕的多,敬的少,反倒是在各种野史小说中不断地丑化龙的形象以超越这种畏惧——西游记中的龙王,在孙大圣的百般羞辱下何尝有一丝的威严?那莲花生的哪吒不是一样将龙王三太子剥皮抽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哪一个符号徽章里又还有一丝一毫龙的影子?如潘啸龙先生言:「图腾崇拜只是初民在原始状态下的观念、习俗、制度,而春秋、战国时代,人们早已大踏步走出了图腾崇拜时期,进入了理性觉醒『辉煌日出』的文明发展新时代。」

顺便来看看图腾说(以下自然段引自辅仁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钟宗宪文章):「图腾」是近代社会学、民族学或文化人类学的一个概念性词汇。从语源的角度来看,这个词汇是出自北美洲印地安人所使用的奥其华(Ojibwa)语(阿尔冈金部落,Algonkintribe)的ot-otemot-otam,指的是「他的亲族」的意思。自从18世纪末(1791)英国商人约翰.朗格(John Long17??-????[5]ot-otemot-otamtotem(当时写作totam)一词来替代,同时也将ot-otemot-otam所蕴含的信仰观念公诸于世:相信人起源于某种自然物或自然现象,并相信人与这种自然物或自然现象之间存在着亲属关系。「图腾」概念遂成为学术界的新焦点,而「图腾文化」或「图腾崇拜」(totemism[6])也就逐渐被认为是人类最古老、最奇特的一种文化现象。换言之,「图腾」原来只是一种人与物之间有着「亲族」关系的观念性名词,而随着「亲族」观念与社会组织发展的呼应与结合,遂构筑出所谓的「图腾文化」或「图腾崇拜」理论,甚至成为历史的某一个阶段的专有名词。

我非考古学家,但龙这个东西,我没见过,估计见过的人不多,不知道我们和龙的亲族关系从何而来?闻一多先生考:龙的基调是蛇;前不久的天水祭伏羲仪式上又考人面蛇身的伏羲是龙的原形;辽东考古成就显示:龙是猪鹿熊鸟等形象的混合体……如是的考古学成果不胜枚举。但在考古学家们就这个莫须有的问题打破头之前就贸下结论是有风险的,何况那些义愤填膺的写手们并不真的在家里供着龙的塑像上香供果,他们信的是财神爷。

于是这种愤激就很可疑。

按立邦漆中文主页上的说明:

立时(NIPSEA)是东南亚立邦漆的简称(Nippon Paint Southeast Asia),立时集团为日本涂料公司与新加坡吴德南集团合作在东南亚开创的跨国性立邦漆制造集团企业。 自1973年至今,立时机构已经有了迅速的发展,业务横跨十一个国家和地区:新加坡、中国、中国香港、印尼、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中国台湾地区、泰国和越南。已拥有20余家工厂和5000多名职员。
请注意我说的是这个在中国做广告的立邦漆,事实证明它是日本涂料公司与新加坡吴德南集团的合资公司,因此它并不完全是日资公司,而重庆立邦漆根本就是立邦与重庆合资的公司。

这样的大动干戈所为何来?

义愤的爱国青年们已经准备置我于死地了,但凡敢在网络上对反日情绪唱反调的文章一律是这个下场,但本着人权的原则,我有权利说完剩下的话。

看看我们的网络吧,以及我们的纸媒,只要是和日本有关的话题一概跑题十万八千里:三流日本货销住中国,日本军刀大楼,霸道车广告事件,日本要申请常任理事国,抵制日货……

日本对其历史责任缺乏认真的反思与忏悔是毋庸置疑的,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死灰复燃抱有充分的警惕是理所应当的,但在网络世界的一片反日潮流中,我们看到的有多少是清醒,理智,健康,开明的中国青年呢?相反,我们所看到的捕风捉影,迷信,盲从,顺昌逆亡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青年,使用的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电脑和网络,发表的却是各种民粹甚至是法西斯式的政治理念。

所以我们看到的不光是反日,美国人亡我之心不死,朝鲜人背信弃义,越南人忘恩负义,印度要争夺南亚霸权,俄罗斯是我们潜在的敌手,东南亚国家觊觎南海石油……最近西班牙人居然敢烧我们的仓库。我们反对我们所有的邻国,很有点远交近攻的意思——可这样下去,我们还可以和谁交往呢?

十年前邓小平说,改革开放,最失败的是教育。十年之后,言犹在耳,最失败的成了我们教育出来的青年。一个国家的未来,看她的人才,中国的未来,看我们的青年。清人魏源说“师夷长技以制夷”,我们说“干掉日本人”;周恩来说“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们说“六十分万岁”。一面是在网络上慷慨激昂,鼓吹战争,一面在生活中纸醉金迷,及时行乐。这样的爱国广义,怕是要打折扣的吧。

广告终归是广告,并无意识形态或国家民族意志之争,它不具备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功能。动不动就感觉备受伤害,深感侮辱,是弱者的心态,长此以往,纵求民族复兴,大唐盛世,其可得乎?达利给蒙娜丽莎画上胡子,意大利人并不禁止他入境,导演在《后天》里水淹自由女神,美国人并不把他碎尸万段。批评盘龙的朋友,看看自家四壁,用没用立邦漆?

 TOM2046

 

河北武安电厂爆炸事故过去两天了,但爆炸的烟云似乎还未散去。

今天起来看到新浪网转载新京报的报道,链接如下:

http://news.sina.com.cn/c/2004-09-25/05054418416.shtml

当时我看到它的时候还在国内新闻要闻版上,等我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新浪的国内新闻上再找不到它的链接,只有凭历史记录找了回来,此为疑点一:为什么这样重要的社会事件仅两天之后就不能出现的要闻板上呢?

再来看看报道中的内容:本报讯综合新华社、《燕赵都市报》报道23日16时10分,地处河北邯郸的中央直属企业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2672电厂在运行点火时发生爆炸,目前至少已造成13人死亡、8人受伤——姑且信之,虽然在事故中,往往是伤者远多于死者,何况60米高的烟囱倒了四十米,怕不只砸着8个人,难道是定向爆破不成?

新京报的记者饶有意味的发了一张照片,配以说明文字:职工医院的一个医生说,当天伤员送来后,内科、妇产科的病房都被占用了。

另有一句话是:职工医院的一个医生说,职工医院的外科病房实有病床50个,实际不能完全使用,当天的伤员送进去后,内科、妇产科的病房都被占用了。

再看这句:该外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夫告诉记者,在该科住有7名爆炸事故中的伤员,由于抢救及时,他们目前已没有生命危险。另外在该医院的妇科还住有一名受伤的女职工。

受伤了需要住到妇科去吗?女职工受伤要送到妇科,那事故中脸部被炸伤的许木该在五官科了——究竟有多少人受伤是个很难数清楚的数字吗?我们的记者究竟是出于无知还是无能还是春秋笔法,想通过这样混乱的事实与数字说明点什么呢?

新京报立志要铁肩担道义,这样的担法,怕有些悬。

TOM2046

2004年09月24日
昨天实在读不动报了,今天补上.看了两则有意思的新闻,多少和传媒有些关系.
 
北工大的咸湿八卦橱窗媒体
http://news.sina.com.cn/s/2004-09-23/01073742461s.shtml
 
Comment:” 北方工业大学食堂前的橱窗 “相信一定是这个大学的重要媒体,应该多少相当于校内的CCTV。而这个校内著名的传媒最近好象开始借着整风的名目,开始在这个媒体里加入了八卦的版块,让好端端的学校变的热闹起来,大家们都陷入了如狗仔队般的偷窥快感。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的传媒现在都报着怎样的心态,连学校的橱窗媒体都已经向“壹周刊”看齐了。这种巧立名目的做法又让我想起一些知名的网络媒体常常借着打击卖淫嫖娼的旗号,登出很多八卦的小姐图片,看客也便纷纷借着学习精神的旗子把眼睛向图片不怀好意的瞟了过去。

教室课桌和墙壁;图书馆内的书籍;教室和寝室一片狼籍;学校机房成了游戏厅;上课时的各种小动作这些其实都不是焦点,重要的是“情侣们在校内亲热举动”,因为“ 最末端的一块橱窗吸引的同学最多“,听说还有“贴出的当晚,甚至还有同学打着手电观看”。这次的橱窗媒体的炒做看来是异常成功的。最有意思的是书记说 “既要图片有冲击力,又要保护好画面内人物的隐私,我们下了不少的工夫在里头啊”,说白了就是马赛克呗(插一句,现在媒体里的马赛克试图起到的作用已经不是保护了,而是为了引诱看客,有的马赛克基本打了还不如不打)。还有经典的书记说我们手中还有更加亲密的图片” 这句话绝对让我想起好象当年Q美凤事件里有类似的话来着,总感觉书记说的时候脸上不怀好意。

我在想,如果要搞个八卦媒体,一定记得要把书记和负责橱窗编辑的人找了去,相信是一把好手。谢谢你们啊,放过我们的学生吧…..

 
立邦漆的“盘龙滑落”
http://news.sina.com.cn/s/2004-09-23/02003742623s.shtml
Comment:看了这个广告,发现实在没什么太多的问题。就象一个网友说的“美国不还总拿自由女神像开涮吗”,是啊,人还动不动就炸白宫呢。有一个人分析的很好“前面有丰田车开路,又是日本公司,还拿龙说事,想不死都难”,呵呵,主要是因为大家认为广告主是日本公司所以怨气颇大,其实立邦漆是总部在新加坡的公司,股东是有日本涂料的,从企业文化各方面来说不能算日本企业。不知道如果中国企业用这个广告大家又会有怎样的反应。

说句良心话,这个广告的创意本身真的是没什么问题,而且应该说是相当精彩的。调侃了一下龙,可以让这个图腾更立体,更贴近我们,我就觉得这个龙挺幽默,给了龙一个新的性格,所以创意真的没错,不然哪吒岂不是人民的敌人?但话说回来,最近大家反日情绪高涨,这根筋也变的极其敏感,可见小日本实在多可恨。日本人啊,睁开眼睛看看吧,再继续猖狂下去,彻底惹恼了13亿人民,到时候可别说我们没警告过你们。打倒小日本军国主义!(但和这个广告绝对无关,我们要给敌人合理的罪名,他们的罪名早够被炸1万次了)

JERRY

OPA(The Online Publishers Association,美国网络出版协会,其所有会员网站拥有美国超过70%的互联网用户)针对美国当前18~54岁人群(我爸妈的年纪居然已经在样本之外了,又白上网了,哈哈)对媒体的使用情况进行采样分析,最新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 在报告中发现,网络媒体在多数问题中相比传统媒体均获得更高的分值,同时也表明电视媒体依然坚挺,但明显纸媒体出现下滑的趋势,似乎报纸快被新青年们忘记了。

报告中,97%的样本表示在寻找产品以及音乐信息的时候,网络媒体相比传统杂志有着同样甚至更好的体验(76%的用户都表示更好)。83%的样本表示在阅读故事时,网络媒体相比传统报纸有着同样甚至更好的体验。67%的样本表示透过网络媒体观看视频片段相比电视中观看,有着同样甚至更好的体验。但对于较长的视频节目,63%的样本依然表示电视是第一选择。

25岁以下的人认为网络媒体是首选媒体,而25岁以上的人则依然认为电视是首选媒体。样本基本上都表示在需要查询信息时会首先选择网络媒体。调查表明用户主要透过网络媒体寻找信息以及获取玩的体验,而透过电视媒体获取娱乐以及休息和部分新闻。这其实就是一个意思:网络媒体用户主动,总得拿着鼠标,累点,但想什么找什么;电视媒体用户被动,放什么看什么,但却乐得休息。你能一手嗑着瓜子,一手端着茶杯看电视;但你能这样上网吗?用哪只手拿鼠标啊…

明显35岁以上的人依然相信报纸是一天当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35岁以下的人群却主要通过网络媒体获取新闻,25岁以下的人对报纸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概念了。真不知道再过10年,报纸什么样子,电子折叠屏幕的?似乎多媒体的媒体明显占据了绝对的上风,纸媒体不知会走向哪里。看看周围和自己,似乎阅读书以及写字的机会都越来越少了,经常发现离开智能输入法之后,不知道有些字的笔画到底怎么写。随着网络长大的一代,不知道会不会彻底把写字的功能进化掉了。(想想有时候还真得写写字…)对了,再插一句,读武侠小说,我是一定选择纸媒体的,那样比较爽….

当然,这是美国的样本,美国的报告。中国的网络还没有那么普及,针对13亿人口相信电视和报纸依然是绝对中坚的媒体,但对于活跃的高端群体来说,可能情况会比较接近这个报告多些了。其实还是那句话,想看什么看什么,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在这里下载 完整的报告(PDF 230K) 值得看看…

JERRY


	
2004年09月23日

Sun UK To Cut Back Web Due To Cannibalization Fears (reg. req.)
英国伟大的太阳报宣布要大幅缩减网络版SUN Online的建设了,这个在英国可也算几大网站之一啊,为什么?因为原来的网络版建设的实在太好,包括了所有太阳报纸里的内容,还免费,呵呵。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每天有90,000人去网站看报纸而不再买报纸了,花钱还蚀钱,太阳的老板们一定很不爽。新的想法是大幅缩减网络内容,尤其是把原来最著名的三版(三版女郎,最八卦的部分)砍了,在网络版中只提供部分,以及样刊什么的,如果想看就去买报纸。

有意思的是,宣布这事之前,太阳刚宣布完要提供为手机提供报纸信息的JAVA应用,当然这个是收钱的。不明白为什么不学着WSJ.COM一样对网络版收费呢?这么简单的一刀砍掉怕实在有些武断吧。应该相辅相成的左右手现在却只剩一只了。我很疑惑那每天流失到网络版的90,000人会转回去继续买报纸呢?还是彻底又流失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过还是看出,网络媒体越来越强大了。老爸不能上网的时候是一定要买报纸的,但上了网,就不大买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算过中国这两年报纸的销量因为网络媒体的成长有没有下降不少?报纸老总说:TNND都去了SINA了,呵呵。
JERRY

UK’s biggest tabloid (and one of the biggest websites in UK) The Sun has decided to scale back its online operations, as parent News International attempts to halt the paper’s falling circulation. Industry figures released last week showed that the Sun ’s circulation fell by more than 5 per cent in August.
And most of the experts seems to doubt that cutting back on website content would help reverse any print sales decline. “If a paper did that it would be a blind alley – completely the wrong response,” says Drayton.
As the Telegraph’s Drayton says,
“It’s a wakeup call for everyone to make sure that we need to get paid for our content one way or another.”

写完了怀孕与治国之后本来要睡了,又看到这个“卖”篇,不禁莞尔,于是决定接着废话几句,做为睡前运动。

前几天北京国际电视展上还有一个外国业者评论说,在他们那儿,国家电视——即由国家拨款建设的电视台是没有广告的。(这个道理我懂,因为是国家出钱嘛,那你就是纯粹为公众服务的,不应该再拿这资源来卖广告给自己挣私房钱)但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不是。他不懂,我其实也不大懂,这个道理估计得请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来给我掰开了揉碎了讲几天才能明白,就好象他们说国退民进一样——国的也是民的,大家都退了,谁进了呢?进的人不肯说,我们也弄不懂。

就好比CCTV新大楼,100个亿,都是央视自己挣来的吗?有没有我们纳税人的血汗在里面?如果有,谁来代表我们问问这个钱花的到底值不值,是不是地方?鸟巢都勤俭办奥运把盖儿去了,CCTV这个大家伙是不是一定有必要弄得这么活见鬼的大?是不是也可以勤俭办电视?何况这个电视台若干套节目实在……算了,不说了,天天看,地球人都知道。

由此想到整个国内传媒业,虽然有了长足的进展,但离真正“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程度差得还太远。有报道说传媒业800亿元的总体规模——泱泱13亿人口的大国,一人一年才在传媒信息上花70元?一个月6块钱能买到什么样的新闻和娱乐?难怪盗版屡禁不止,你看他盗版央视的栏目吗?

一面是国家的巨额拨款,一面是独霸天下的广告规模,在全国是央视,在各地是省及省会电视台,如此神兵一出,民营资本除了黯然鸣金,缴枪不杀之外,还能有什么出路?高额的利润之下,自然泥沙俱下,众所周知的是电视行业从业人员的素质之“高”,大概全世界无出其右者——前两天俄罗斯人质事件的有奖竞猜是最好的例子。

夜了,写不动。顺便想起这两天海地遭受飓风袭击的难民……我们的电视台不会又搞出有奖竞猜的乌龙来吧,谢天谢地。

TOM2046

?

怀孕和怀才一下,日子久了才能看出来——这不是我说的,是大才子韩寒说的;他也没和我说,是哪个记者说是他说的,那就当是他说的吧,反正说的还不赖。至于真的假的,不好意思,在看过MATRIX及其后的小资哲学大讨论之后,我连自己是真的假的都有些怀疑。

我看这句话的时候正在前往京郊大兴的路上,车水马龙——水是死水,龙是木笼——环绕在一片废气和喇叭声的海洋里我昏昏欲睡,一边诅咒北京市市政管理部门的效率。记得去年好象吵吵了一阵100天疏导交通的战役什么的,我等草民很欢呼了一下,后来也就无疾而终了,也没有什么人来为交通堵塞买单引咎辞职什么的——由此可见,治世之才也和怀孕一样,要日子久了才看得出究竟是肿瘤还是胎儿。

不禁很怀念封建制度,皇帝老儿一声令下,凡有能治京城交通者,官升三级,治而不好,斩立决——何等过瘾。估计咱也来这么一下,能把各种南郭先生吓出尿失禁来,不过咱们现在搞人权,不大随便砍头,我一肚子治国良策就这么生生在人权的幌子下被扼杀了,残酷。

TOM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