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贴完了,呵呵,这两天靠这个充了不少数呢,太过分了,要自己批评一下自己

遇见(结局)


意外

宝贝宝贝你别哭,女孩的眼泪是珍珠

 

知道他和那个女孩住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想,他说和我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勇气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那样或许结果就不是后来的样子。

我没有改掉掐着指头算日子的习惯,至少要过一个月吧、最好能扛到我生日、一定要坚持到他生日那天、没几天就到第四个26号了……眼见我掐算的日子一一实现着,我庆幸魏迪没让我失望过却每次都给我惊喜,我祈祷着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还有接下来的万圣节、圣诞节、情人节,很快一年过去了,就算他现在只是喜欢我一点,时间总能让他对我有了感情,就像当初的洋洋一样。外面的流言我何必去计较,只要他不亲口对我说,只要他不让我离开他,我绝不会离开我最爱的魏迪。

当我确信我们以一种默认的方式已经是在交朋友的时候,我忘了乐极生悲。双子座的男孩或许在下一秒就会变了心,这样的男孩变了心,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忘了我全都忘了。他说他过两天来找我跟我说点事,我听的到心里咯噔的声音,这一天还是来了。我平静的问她比我好吗,他说你们不一样,我说怎么不一样,他说老实。

该闹腾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闹腾……

 

626日他开车来找我又说难受想回家,我不高兴了,我数落他的不是我说你说的话我全都记在心上,你答应我的事你一件都没做到。他说不可能你说说。我说我要看海贼王你就不想着给我拿盘,你说把你店里的那条腰带给我你说完就忘了,你说要去武林那给我偷几个漂亮的烟盒你也没偷……他问我现在店里还有那条腰带吗,他说海贼王回头给你拿来啊,他说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打个包。

我当时怎么会想到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622日我发给他一张海贼王的图片,他叫着我要我要。我马上打电话问了我的朋友,那套海贼王只有上海才有,北京买不到。我说不能什么都由着你,他说我自己买。

624日,网上那家公司给我回了电话,说还有最后一套,但是款到才能发货,我兴冲冲拿着钱跑到邮局汇款了。

74日他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和他姐有事,我说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说他们要开个家政公司,我说随便吧。挂了电话越想越生气,我只是想让他看看我已经取回来的艺术照,我满心期待他又这样。再打过去问他为什么总不愿意找我,为什么什么事都比我重要,一句一句越说越伤心,我让他跟我道歉,他不说话也不挂电话,我说等挂了电话我心里难受你一定跟没事是的,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忘了最后怎么挂的电话,我只记得我哭的淅沥哗啦。

75日我打电话要去找他,他说晚上要去和个朋友吃饭,我说男的女的,他说男的,我说什么人,他说他以前的朋友。

76日我打电话问他干吗呢,他说外面呢,我说和谁在一块呢,他说你管呢。

我预感到了什么一样心开始慌慌的,他以往就算不耐烦也会告诉他是和他姐还是和武林或者什么人在一起,他怎么会说别管呢。

我就想知道

你管的着吗

你是和女的在一块呢吗

对好多呢

我说什么人啊

我是不是还得告诉你长什么样的啊

我问问怎么了

有病吧你我真烦了啊。

我不敢想他挂了电话怎么跟那个女的说我是谁,我想我要完了。

77日上午给他电话没接,回过来说他在医院呢,去看结石了。

我说我想去看你,他说不,我说谁跟你一块呢,他说干吗呀你又问,我说武林在吗,他说恩。我问你什么时候找我来,他说过两天,给你打电话!

他告诉我他在看病,他却不让我去看他,算了,有武林陪着他也好。

晚上走过石刹海,我想趁他上午语气挺好向他道歉吧。他却问怎么了。这几天的反常果然不是因为我那天惹他生气,我又听到心里咯噔的声音。我说我不该跟你闹腾非要去找你,他说行过两天给你打电话吧,我随口问回家吗,他说不,我说干什么去,他说没事,我说没事为什么不回家,他说就是不想回。你到底和谁在一起呢,你管的着吗我为什么告诉你啊你为什么管啊。我说我有事告诉,他说过两天吧。

其实我只想告诉他我又要出差了,去更远的地方。

“街舞”的人快乐依旧,那天在旁边笑的那么开心的两个人,可能再也不在了。

78日晚上12点多微微陪我走在街上,一个男人突然从身后跑过来狠狠的撞我抢我包的时候还使劲揪了我的头发然后飞快的消失了,好疼。整个经过不到10秒种,我和微微吓呆了。许久缓过神的我们喘着粗气跑到可以打车的地方,听不清微微在耳边唠叨着什么,我当时想着要是给魏迪打电话他会来救我吗?他不会信的我想。

上了车微微拉着我的手说刚才那架势好象给了你一刀似的,我说真要给我一刀还捅不死就好了。微微说我知道你想什么呢,呸呸不许胡说你个混蛋。

79日我打电话问上海那家玩具店怎么玩具还没到,那边说邮局耽误了现在应该还在路上。我说能不能用加急快递再卖我一套,他说已经是最后一套了,我说能不能想想办法花多少钱都可以,他问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我说我要送人再晚恐怕就送不到了,他说你的朋友要去哪吗可以再给他邮过去啊,我说不是要去哪了,只是这个人快不在了。

晚上去乐库,我想一定要碰见他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真的想他了。4点多了,木木档在前面,我像见着亲人一样抱着他说我喝多了,我问魏迪呢,他说回去睡觉了吧。我说那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

710日在新世界新的办公区加班,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他睡意朦胧,我问你昨天去哪玩了,他说睡醒了给你打电话。

下午4点多天阴阴的,他给我打电话,他说他交了个女朋友……

 

从上海回来的好朋友珂珂和许久不见的戴飞就在那天来找我,珂珂说你不开心咱们去后海喝酒吧。刚好坐在河边珂珂问我来这划过船吗,我的眼泪不听话的再也止不住了。戴飞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曾经有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会和戴飞在一起,在麦乐迪唱歌唱到很晚的时候,我就靠在戴飞的肩膀睡着了,他们每次都告诉我,直到走,戴飞一动都不动。

珂珂说如果你当初和戴飞在一起现在一定还在一起,你就不会伤心了。

不,幸好我们没在一起我说,否则遇见魏迪我会对不起戴飞。

 

我永远都在选择一个我喜欢的男孩而不是一个喜欢我的男孩,一个男孩的优秀不优秀对我来说,只取决于我是不是喜欢他多一点,虽然我从来没有说清洋洋或者魏迪,我到底喜欢他们什么。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仍然没有办法接受,我自以为一开始就为今天预备好了伤心的理由,就象我当初自以为是喜欢着洋洋一样,我又一次失败的彻底。

蛾子打电话说你就是不甘心吧,不甘心你哪没别人好,男人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没有道理,你今天给我早点回家。

志红说不管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女的,他这么说就是不想和你好了,我觉得你们这回没救了,这话伤人,却是为了你好。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总会传的这么快,一天的时间让我发现身边竟然有那么多人在关注着我,关注着我从没和他们说清楚的事情。

晚上雨一直下着,珂珂问我回家吗,我说回家了,她说你千万别多想,我说不想。12点多我跑到了乐库,全身湿淋淋的在里面一个人一个人的找,我就这么跑到这来了,我不是想和他在这谈,我就是想跟他说一句,千万别忘了再找我一次。王斌看着我头发滴答着水,他说你疯了吧。一根烟,我说我找的人没找到,我得走。他坚持送我到门口,反复对我说哪都别去直接回家听见了吗。我点头。他说你答应我。我说你放心。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可怕。

我曾经想过无数个他会和我分开的理由,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从来不要女朋友的魏迪,却是为了和一个女孩好好在一起而把我一下子丢弃。即便我把事情做到最坏的打算,最后还是会在意料之外给我一个承受不了的刺激。

让出租车绕进南街,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就要去看看,否则我知道我一定睡不着。我无论到哪都能看见木木,今天也是,我没找到魏迪,我又看见了木木。我说我和魏迪分手了,我说我不伤心,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

木木说在一起高兴就行了,一边不愿意了,就什么都别说了。

洋洋说想喝酒喝酒想砸地儿砸地儿我陪你。

亮亮说我们都爱你。

 

曾经听魏迪说女孩的眼泪是珍珠,原来那是阿牛的一首很好听的歌叫做宝贝宝贝你别哭。现在的他会想到这首歌吗!

那天魏迪挂了电话北京就下起了少见的大雨,天全黑了,开车的人说雨打在玻璃上什么都看不见了,好可怕。

我想那是天上的哪个神仙听到了魏迪跟我说他交了个女朋友。

他们说,那么大的雨没盖住你的哭声。

 

伤害

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他对我说把玩具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我真的相信了他说会最后再来找我一次的话,我深信我们在一起真实的开心过,虽然只有三个多月,我不要我们就只是在一个电话里结束,能面对面的做个了结,他也不再欠我什么。

变了心的男孩怎么会顾及他不再喜欢的女孩的死活,当那套海贼王就在这个时候到了我的手里,我却没有想过这个道理。电话里他说他有事他没时间再过几天。我不明白有什么事可以连了结一段感情的时间都没有,我不相信曾经在一起的那个魏迪会是个假象,他不至于对待我就像处理垃圾一样,我告诉他只是想把玩具亲手给他,我又不会赖着不走。他说他正和他女朋友在一起,玩具你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为什么要扔了?我好不容易买的!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对他说还是对我自己说的,我只知道我一下子就哇哇哭出了声,公司下班还没走的同事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掉过眼泪,虽然很多人都看到过我为他哭的样子,哪一次也没有这一次让我更伤心。

原来我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垃圾。

他敷衍的答应明天来找我。敷衍只是敷衍,电话那边是出租车打表以及那个女孩在旁边说话的声音,他们应该正要到哪去玩吧,陪那个女孩高兴远比安抚这个快哭死过的女孩重要的多,竟然是我亲自送给他一个在她面前做天使在我面前做魔鬼的机会。怎么会一瞬间,一个人就可以天翻地覆。

我想起有一天木木和我聊起他身边一个喜欢他的女孩,那个女孩在这个时候给他打来电话,他举着电话让我听着他怎么和这个女孩说分手,挂了那边电话木木嬉笑的跟我说那女孩哭了,然后我们两个在电话里哈哈大笑。我终于相信老天是公平的,至少木木还会在电话里给那个女孩装出一副沉重的语气,轮到我的时候魏迪却已经连伪装都懒的给我了。我发短信给木木说我那天真不应该笑,我遭报应了。

木木打过电话来的时候我除了哭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你在公司等着我过去找你,开着手机。他家离我公司很远,我不知道我坐在丰联楼下的台阶上到底哭了多久,他趿拉着鞋走到我面前的时候第一句话是问你怎么还哭呢。他噼里啪啦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废话弄的我哭笑不得,我说你是不是过来损我来了,他说你笑没笑啊,你管我用什么方法呢。魏迪的名字他只字未提。

我说去喝酒,他说都没吃饭先去吃饭吧,别去南街了。那一晚整条三里屯北街一个卖羊肉串的也没找到。我说为什么不去南街,为什么躲着他们,又不是我做错什么凭什么连饭都不能吃。木木无奈的跟着我走回了南街,走过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酒吧,从门口望进去看到魏迪武林好几个人坐在那里,一个女孩就坐在他的身边。只是一眼,我就知道几个小时以前的那个电话对他来说似乎就没发生过。

木木没停步的一直走到南街后边的停车场,他指着台阶说你坐这哭吧,我知道你想哭了,是你非要过来给自己添堵的。我说你们不都是一套的吗,你们不是瓷器吗,你别管我了你过去找他们去吧。他说你跟自己较什么劲啊。

那一晚我们喝了好多的酒,就在他们隔壁的酒吧。木木问你觉得武林跟你关系近吗,我说不近。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她跟魏迪身边哪个女孩都不近,因为你们都是过客。

人的际缘就是天注定的吧,我和魏迪在见面的第一眼就注定了这段纠缠,短暂而残酷,也许就像武林说的那样,我与他的缘分只不过是个过客,而在同一时间同一个地方遇见的木木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朋友,平凡而长久。

木木说今天随便哭吧,哭完以后明天开始就别想了行吗。我想,行吧。

 

很明白一点,他没给你任何机会,也不让你有幻想的机会,有的方面他残忍,但另一个角度想,这样也挺仁义,从此你就没有借口想他了。

我忘了是谁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我也是个女孩,我有什么错,我只不过是喜欢他……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也不是他错了,只能说你们不合适,这谁都不怪。

 

出差回来的那天是726日,我下了飞机直接去了乐库找那里的朋友,大家玩的很开心直到最后我从一堆牌里抽出了一张大王,喝光了桌子上的所有酒以后我就开始不省人事。第二天睡醒的我被镜子里红肿的眼睛吓了一跳,蛾子说半个小时我就递给你30多张餐巾纸,你回去看看那沙发都湿透了你至于吗。我说那是我喝酒太猛喝难受了,我都不记事了不会是因为想起谁。

几天以后和木木吃饭的时候我给他讲我不幸抽到大猫的遭遇,他说你知道你那天夜里三点多打电话和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不记得了,他说你让我告诉魏迪你们认识4个月了。

……

我想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女朋友那三个字,在他知道我这么喜欢他的第三个月里,投奔了一个认识没两天的女孩。

我唯一计较的,是她会不会是个好女孩,会不会有我这么喜欢他。

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他对我说把玩具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对白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听着孙燕姿的遇见我终于写完了我和魏迪的遇见。

没有他的日子地球还是要转,只是这段日子发生了许多不合适宜的事情,嘉年华来了北京、世界杯足球赛、亚洲杯中国队打入决赛……这些具有怀念意义的事情如果能够早一点发生,我和魏迪在一起的回忆似乎会更精彩一些,而它们偏巧在这之后一件接着一件,无非对我来说有些雪上加霜。中国队和日本决赛那天我在南街熙攘的人群中好象看到了他,只是一转身就不见了。

除此以外我很少很少再去乐库,从东四经过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地下商城。

我直觉中他的日子应该是在安稳的过着,日子一但这样过了两个人就不会那么容易分开,除非是他们自己,就像当初我和洋洋。很多次听说他们在南街的时候我就会打一辆车从那里穿过,他们通常都坐在酒吧外面靠路边的位置,出租车擦着他们的椅子开过,我藏在车里只是为了看那么一眼,我看到了让我日思夜想的那个表情还有他身边那个黄头发圆眼睛的女孩的侧脸,只是侧脸就够了,也许这才是他喜欢的那种吧。

每一次恋爱都是始于一次遇见,运气好就可以我是你的小小狗你是我骨头,运气不好,等下次吧,还能怎么样呢。

终于在又一次喝的酩酊大吐以后回家挣扎着打开电脑借着酒劲主动和他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他跟我说他现在专业玩泡泡堂了,他跟我说他剪了个特别难看的发型,他跟我说他几乎和娱乐场所告别了很少出去玩了,他说东四的店换到了对面,他说还是想找个挣钱多的工作。他的口气就象跟某个许久不见也不是特别想念的朋友随便的聊着天,他不会意识到他跟我说的正是我当初梦寐以求而他却在别的女孩那里实现的事情。我给他回呵呵给他回哈哈,我跟他说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不会想到当他坐在南街喝酒聊天的时候身边经过的某辆出租车里坐着一个只为了看他一眼的女孩,他也不会想到一个跟他反复说没事了没事了的女孩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已经哭的抬不起头。他永远也不会想到一个在网上认识在乐库见面的女孩会喜欢他喜欢到这么可怕。

我始终认为每一个有着美丽结局的故事都只是不幸的人们在文字里编写的童话,和魏迪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写点什么送给他,总是只打出几行字就没有了下文,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像王子公主一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更不敢想我们哪一天会是因为什么而分开。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可以几万字几万字的不停的写下去了。我经常会想念那个躺在布袋里拥抱着的两个娃娃,我想他会不会也给那个女孩讲起他用竹签子拆了衣服自己给自己缝了一个娃娃,他会不会也偶而翻出那个齐头帘的娃娃看看然后想起我,或者哪一天不小心被那个女孩翻出来拿在手里问他是不是女的送的……

我不再想娃娃身上的那个诅咒是否可以灵验,齐头帘的娃娃一但被丢弃,就只是一块单纯的裙布。

 

想象着哪一天他会看到这篇文章,被感动了,我被抱着,眼泪笑了。

这是我故事里结尾的童话。

 

……

魏迪家,我们研究着海底总动员电影卡片上的人物。

我说鱼全到,就是少了尼莫和你还有我。

他说你在呢,他指着楼说你在这呢;他说我也在呢,他指着桥说我在这呢。

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呵呵,因为我要跳海

那我也去,我要跟着你。

 

326日,乐库遇见猪,不寻常。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