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25日

很久不怎么看碟,原因有二,一是忙,被浮躁的城市生活带得身不由己;二是沙发太硬,房东买了一张时尚无比然而坚如磐石的沙发,严重影响我欣赏电影及音乐—音乐倒还好,走在房中皆可闻丝竹之音,看电影可就成了大问题。因此电视机前碟片堆积如山,有幸显过影的则廖廖无几,RAY是其中之一。

喜欢RAY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主演杰米.福克斯得了小金人,黑人得影帝的不多,而且我也没怎么看过他的片子,于是起心动念在磐石上坐了两个半小时……上帝……两个半小时啊,坐在石头上……

应该说没想到他的音乐如此动人,我见识少,过去没怎么听过RAYCD,但在电影一开始那段独奏就抓住了我,直到那些彩色的,挂在树上叮咚做响的玻璃瓶淡入画面时,我知道我得安静地看下去了,在他第一次去酒吧演出唱那首I got a woman时,我起身打开一瓶百龄坛和一包烟,随后在音乐,酒和烟的围绕中,一边微笑着,一边诅咒屁股下的那块石头……

我对音乐片有一种特殊的偏爱,诸如音乐之声,海上钢琴师,SHINE等都是我的挚爱—这说明我在电影观赏方面有严重的缺陷,不足以写影评或者任何类似的文章,但艺术这东西,重在自得其乐,便如一好酒而不善饮的酒鬼,你不能剥夺他开怀畅饮的乐趣……虽然可能烂醉如泥,完全失去了酒至半酣的情调—就像我看电影杂志上的影评,总是不知所云,说明他们的确是不太食人间烟火的,完全意义上的小资,这一点上,我和冯小刚导演出奇的一致,我认同他的批判。

扯远了,电影其实是不足观的,在两个半小时内有点失去重心,像是一个国文不太好的大学生写的作文,你知道他要说点什么,但辞不达意—不过杰米.福克斯实在是演的好,我喜欢他演RAY的劲头,那种自信的盲人的劲头,在他举手投足之间,在在处处的流露着……我没见过RAY本人,但据评价说,认识RAY本人的都说,杰米.福克斯就是RAY本人,我相信他是。

不能不提的是音乐,那些让人笑着流泪的音乐是和RAY的开怀大笑的一口白牙和永远无法看见世界的眼睛一样的,我嘴笨,写不出来那意境……好事的可以去买电影的原声大碟,我去了几家店,RAYCD都卖空了,看来好事的不少。其中我最喜欢的是Georgia on my mind和哈利路亚……不知有无同好?

转眼间半瓶酒告磬,带着音乐的回味和半酣的醉意,心满意足地倒头睡去……醒来时不知有没有五彩斑斓的玻璃瓶在我窗外的树上叮当做响?

2005年01月18日

这个链接引自昨夜星辰昨夜风的BLOG,实在是强悍,所以转到这里,再次感谢昨夜星辰。喜欢艺术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绝对让人目瞪口呆……

http://www.okeylove.com/photo/musicbus/bigsize/20044302395802.wmv

2004年12月02日

 

一部好的电影是什么样子的?或者一部不好的电影又该是什么样子?传统而经典的电影已经死亡了吗?上一次看完电影露出笑容是什么时候?爱电影的人有时会这样自问。

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能回答这一切问题。

也许是喜欢法国文化的原因……上次去东方天地影城看《2046》的时候正赶上法国文化节的开幕,而《放牛班的春天》碰巧是开幕式影片……那一群衣衫破旧而干净的孩子们与老师合影的海报始终在眼前心头萦绕不去。直到昨晚算是补上了这法国文化节的开幕大餐。虽然这片子的中文译名来自台湾,奇怪的是片子里从头到尾,连一根牛毛也没看见。

很难说电影哪里感动了我……看惯了D版大片的我们,这种片子……看开头都能知道结局会是什么样,没有特别曲折离奇的情节,没有动人心魄的特效,没有帅哥美女,没有性,没有……一切吸引眼球的因素,但它依然让我钉在沙发上一个半小时,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白痴般的微笑。

1948年,百废待兴的法国,一个失意的音乐教师马修到辅育院里当学监,面对的是群七八岁,狗都嫌的男孩子,破旧的校舍,无望的未来,暴戾,不信任弥漫在四周。胖乎乎的马修,长得像个放大了的犹达大师(星球大战)的马修,呵,我真喜欢他那双眼角朝下的,聪明的小眼睛,以及那双,看起来有魔力的,同样胖乎乎的手。那双手,用七个音符,用音乐,仅仅是无伴奏合唱就给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带来了希望和阳光,并给这些孩子们终身的心灵财富。

就这样简单的情节,却被贯注了最为震撼人心的力量:真挚。从当地2000个孩子中挑出来的长相普通的二十来个孩子,和他们同样长相普通的学监,老师,校工,无一不是真诚得如同站在你身边说话,那些孩子们清澈见底的眼神伴着同样清澈的歌声:

“海上的清风,托起了轻盈的飞鹭,停落孤岛的礁岩处。海上的清风,从白雪皑皑的大地上飞来,冬日稍瞬即逝的气息,远方你的回声飘离了西班牙的城堡,在回旋的风中转向,展开你的翅膀,在灰色晨曦中找寻通往彩虹的路,揭开春之序幕。”

上帝,你会不坐下来聆听这天簌吗?那长着“魔鬼身材天使面孔”的莫杭治,父母双亡,每周期待会有人接走他的佩皮诺,那个笨笨的活人乐谱架郭邦……习惯了被好莱坞那些牛仔们用巨大的声音和特效折磨的我们,忽然面对这样的感动,象是天天山珍海味的FB份子偶然吃到了清粥小菜一样,脸上一脸白痴般的笑容是可以理解的。

不多写了,再写多了没人看电影……虽然看碟是个小小的遗憾,但是凡事有利有弊……这种片子也许更适合悄悄地躲在家里看,好过在听到一段至美的合唱时同时还有前排女士吃薯片的声音伴奏。

顺便说一句,片子中很多小细节非常幽默……这里所说的幽默,绝对不是美国派式的恶搞,而是真正的,于细微处见精神的人文精神。从草原上下来的那批美国牛仔们大概永远也不会领会这劲头的。试举一例,考试中,佩皮诺小声问旁边的人:

“乐格列,我们是好伙伴对吧?”

“当然,为什么问?”

“五乘七等于多少?”

“五十三”

“你确定吗?”

“当然”

“谢谢”

2004年11月22日


终于贴完了,呵呵,这两天靠这个充了不少数呢,太过分了,要自己批评一下自己

遇见(结局)


意外

宝贝宝贝你别哭,女孩的眼泪是珍珠

 

知道他和那个女孩住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想,他说和我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勇气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那样或许结果就不是后来的样子。

我没有改掉掐着指头算日子的习惯,至少要过一个月吧、最好能扛到我生日、一定要坚持到他生日那天、没几天就到第四个26号了……眼见我掐算的日子一一实现着,我庆幸魏迪没让我失望过却每次都给我惊喜,我祈祷着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还有接下来的万圣节、圣诞节、情人节,很快一年过去了,就算他现在只是喜欢我一点,时间总能让他对我有了感情,就像当初的洋洋一样。外面的流言我何必去计较,只要他不亲口对我说,只要他不让我离开他,我绝不会离开我最爱的魏迪。

当我确信我们以一种默认的方式已经是在交朋友的时候,我忘了乐极生悲。双子座的男孩或许在下一秒就会变了心,这样的男孩变了心,我又能怎么样呢,我忘了我全都忘了。他说他过两天来找我跟我说点事,我听的到心里咯噔的声音,这一天还是来了。我平静的问她比我好吗,他说你们不一样,我说怎么不一样,他说老实。

该闹腾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闹腾……

 

626日他开车来找我又说难受想回家,我不高兴了,我数落他的不是我说你说的话我全都记在心上,你答应我的事你一件都没做到。他说不可能你说说。我说我要看海贼王你就不想着给我拿盘,你说把你店里的那条腰带给我你说完就忘了,你说要去武林那给我偷几个漂亮的烟盒你也没偷……他问我现在店里还有那条腰带吗,他说海贼王回头给你拿来啊,他说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打个包。

我当时怎么会想到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622日我发给他一张海贼王的图片,他叫着我要我要。我马上打电话问了我的朋友,那套海贼王只有上海才有,北京买不到。我说不能什么都由着你,他说我自己买。

624日,网上那家公司给我回了电话,说还有最后一套,但是款到才能发货,我兴冲冲拿着钱跑到邮局汇款了。

74日他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和他姐有事,我说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说他们要开个家政公司,我说随便吧。挂了电话越想越生气,我只是想让他看看我已经取回来的艺术照,我满心期待他又这样。再打过去问他为什么总不愿意找我,为什么什么事都比我重要,一句一句越说越伤心,我让他跟我道歉,他不说话也不挂电话,我说等挂了电话我心里难受你一定跟没事是的,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忘了最后怎么挂的电话,我只记得我哭的淅沥哗啦。

75日我打电话要去找他,他说晚上要去和个朋友吃饭,我说男的女的,他说男的,我说什么人,他说他以前的朋友。

76日我打电话问他干吗呢,他说外面呢,我说和谁在一块呢,他说你管呢。

我预感到了什么一样心开始慌慌的,他以往就算不耐烦也会告诉他是和他姐还是和武林或者什么人在一起,他怎么会说别管呢。

我就想知道

你管的着吗

你是和女的在一块呢吗

对好多呢

我说什么人啊

我是不是还得告诉你长什么样的啊

我问问怎么了

有病吧你我真烦了啊。

我不敢想他挂了电话怎么跟那个女的说我是谁,我想我要完了。

77日上午给他电话没接,回过来说他在医院呢,去看结石了。

我说我想去看你,他说不,我说谁跟你一块呢,他说干吗呀你又问,我说武林在吗,他说恩。我问你什么时候找我来,他说过两天,给你打电话!

他告诉我他在看病,他却不让我去看他,算了,有武林陪着他也好。

晚上走过石刹海,我想趁他上午语气挺好向他道歉吧。他却问怎么了。这几天的反常果然不是因为我那天惹他生气,我又听到心里咯噔的声音。我说我不该跟你闹腾非要去找你,他说行过两天给你打电话吧,我随口问回家吗,他说不,我说干什么去,他说没事,我说没事为什么不回家,他说就是不想回。你到底和谁在一起呢,你管的着吗我为什么告诉你啊你为什么管啊。我说我有事告诉,他说过两天吧。

其实我只想告诉他我又要出差了,去更远的地方。

“街舞”的人快乐依旧,那天在旁边笑的那么开心的两个人,可能再也不在了。

78日晚上12点多微微陪我走在街上,一个男人突然从身后跑过来狠狠的撞我抢我包的时候还使劲揪了我的头发然后飞快的消失了,好疼。整个经过不到10秒种,我和微微吓呆了。许久缓过神的我们喘着粗气跑到可以打车的地方,听不清微微在耳边唠叨着什么,我当时想着要是给魏迪打电话他会来救我吗?他不会信的我想。

上了车微微拉着我的手说刚才那架势好象给了你一刀似的,我说真要给我一刀还捅不死就好了。微微说我知道你想什么呢,呸呸不许胡说你个混蛋。

79日我打电话问上海那家玩具店怎么玩具还没到,那边说邮局耽误了现在应该还在路上。我说能不能用加急快递再卖我一套,他说已经是最后一套了,我说能不能想想办法花多少钱都可以,他问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我说我要送人再晚恐怕就送不到了,他说你的朋友要去哪吗可以再给他邮过去啊,我说不是要去哪了,只是这个人快不在了。

晚上去乐库,我想一定要碰见他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真的想他了。4点多了,木木档在前面,我像见着亲人一样抱着他说我喝多了,我问魏迪呢,他说回去睡觉了吧。我说那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

710日在新世界新的办公区加班,忍不住给他打电话他睡意朦胧,我问你昨天去哪玩了,他说睡醒了给你打电话。

下午4点多天阴阴的,他给我打电话,他说他交了个女朋友……

 

从上海回来的好朋友珂珂和许久不见的戴飞就在那天来找我,珂珂说你不开心咱们去后海喝酒吧。刚好坐在河边珂珂问我来这划过船吗,我的眼泪不听话的再也止不住了。戴飞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曾经有一段时间所有的人都以为我会和戴飞在一起,在麦乐迪唱歌唱到很晚的时候,我就靠在戴飞的肩膀睡着了,他们每次都告诉我,直到走,戴飞一动都不动。

珂珂说如果你当初和戴飞在一起现在一定还在一起,你就不会伤心了。

不,幸好我们没在一起我说,否则遇见魏迪我会对不起戴飞。

 

我永远都在选择一个我喜欢的男孩而不是一个喜欢我的男孩,一个男孩的优秀不优秀对我来说,只取决于我是不是喜欢他多一点,虽然我从来没有说清洋洋或者魏迪,我到底喜欢他们什么。终于到了这一天我仍然没有办法接受,我自以为一开始就为今天预备好了伤心的理由,就象我当初自以为是喜欢着洋洋一样,我又一次失败的彻底。

蛾子打电话说你就是不甘心吧,不甘心你哪没别人好,男人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没有道理,你今天给我早点回家。

志红说不管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女的,他这么说就是不想和你好了,我觉得你们这回没救了,这话伤人,却是为了你好。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总会传的这么快,一天的时间让我发现身边竟然有那么多人在关注着我,关注着我从没和他们说清楚的事情。

晚上雨一直下着,珂珂问我回家吗,我说回家了,她说你千万别多想,我说不想。12点多我跑到了乐库,全身湿淋淋的在里面一个人一个人的找,我就这么跑到这来了,我不是想和他在这谈,我就是想跟他说一句,千万别忘了再找我一次。王斌看着我头发滴答着水,他说你疯了吧。一根烟,我说我找的人没找到,我得走。他坚持送我到门口,反复对我说哪都别去直接回家听见了吗。我点头。他说你答应我。我说你放心。我想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可怕。

我曾经想过无数个他会和我分开的理由,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从来不要女朋友的魏迪,却是为了和一个女孩好好在一起而把我一下子丢弃。即便我把事情做到最坏的打算,最后还是会在意料之外给我一个承受不了的刺激。

让出租车绕进南街,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我就要去看看,否则我知道我一定睡不着。我无论到哪都能看见木木,今天也是,我没找到魏迪,我又看见了木木。我说我和魏迪分手了,我说我不伤心,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

木木说在一起高兴就行了,一边不愿意了,就什么都别说了。

洋洋说想喝酒喝酒想砸地儿砸地儿我陪你。

亮亮说我们都爱你。

 

曾经听魏迪说女孩的眼泪是珍珠,原来那是阿牛的一首很好听的歌叫做宝贝宝贝你别哭。现在的他会想到这首歌吗!

那天魏迪挂了电话北京就下起了少见的大雨,天全黑了,开车的人说雨打在玻璃上什么都看不见了,好可怕。

我想那是天上的哪个神仙听到了魏迪跟我说他交了个女朋友。

他们说,那么大的雨没盖住你的哭声。

 

伤害

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他对我说把玩具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我真的相信了他说会最后再来找我一次的话,我深信我们在一起真实的开心过,虽然只有三个多月,我不要我们就只是在一个电话里结束,能面对面的做个了结,他也不再欠我什么。

变了心的男孩怎么会顾及他不再喜欢的女孩的死活,当那套海贼王就在这个时候到了我的手里,我却没有想过这个道理。电话里他说他有事他没时间再过几天。我不明白有什么事可以连了结一段感情的时间都没有,我不相信曾经在一起的那个魏迪会是个假象,他不至于对待我就像处理垃圾一样,我告诉他只是想把玩具亲手给他,我又不会赖着不走。他说他正和他女朋友在一起,玩具你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为什么要扔了?我好不容易买的!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对他说还是对我自己说的,我只知道我一下子就哇哇哭出了声,公司下班还没走的同事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掉过眼泪,虽然很多人都看到过我为他哭的样子,哪一次也没有这一次让我更伤心。

原来我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个垃圾。

他敷衍的答应明天来找我。敷衍只是敷衍,电话那边是出租车打表以及那个女孩在旁边说话的声音,他们应该正要到哪去玩吧,陪那个女孩高兴远比安抚这个快哭死过的女孩重要的多,竟然是我亲自送给他一个在她面前做天使在我面前做魔鬼的机会。怎么会一瞬间,一个人就可以天翻地覆。

我想起有一天木木和我聊起他身边一个喜欢他的女孩,那个女孩在这个时候给他打来电话,他举着电话让我听着他怎么和这个女孩说分手,挂了那边电话木木嬉笑的跟我说那女孩哭了,然后我们两个在电话里哈哈大笑。我终于相信老天是公平的,至少木木还会在电话里给那个女孩装出一副沉重的语气,轮到我的时候魏迪却已经连伪装都懒的给我了。我发短信给木木说我那天真不应该笑,我遭报应了。

木木打过电话来的时候我除了哭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你在公司等着我过去找你,开着手机。他家离我公司很远,我不知道我坐在丰联楼下的台阶上到底哭了多久,他趿拉着鞋走到我面前的时候第一句话是问你怎么还哭呢。他噼里啪啦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废话弄的我哭笑不得,我说你是不是过来损我来了,他说你笑没笑啊,你管我用什么方法呢。魏迪的名字他只字未提。

我说去喝酒,他说都没吃饭先去吃饭吧,别去南街了。那一晚整条三里屯北街一个卖羊肉串的也没找到。我说为什么不去南街,为什么躲着他们,又不是我做错什么凭什么连饭都不能吃。木木无奈的跟着我走回了南街,走过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酒吧,从门口望进去看到魏迪武林好几个人坐在那里,一个女孩就坐在他的身边。只是一眼,我就知道几个小时以前的那个电话对他来说似乎就没发生过。

木木没停步的一直走到南街后边的停车场,他指着台阶说你坐这哭吧,我知道你想哭了,是你非要过来给自己添堵的。我说你们不都是一套的吗,你们不是瓷器吗,你别管我了你过去找他们去吧。他说你跟自己较什么劲啊。

那一晚我们喝了好多的酒,就在他们隔壁的酒吧。木木问你觉得武林跟你关系近吗,我说不近。他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她跟魏迪身边哪个女孩都不近,因为你们都是过客。

人的际缘就是天注定的吧,我和魏迪在见面的第一眼就注定了这段纠缠,短暂而残酷,也许就像武林说的那样,我与他的缘分只不过是个过客,而在同一时间同一个地方遇见的木木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朋友,平凡而长久。

木木说今天随便哭吧,哭完以后明天开始就别想了行吗。我想,行吧。

 

很明白一点,他没给你任何机会,也不让你有幻想的机会,有的方面他残忍,但另一个角度想,这样也挺仁义,从此你就没有借口想他了。

我忘了是谁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我也是个女孩,我有什么错,我只不过是喜欢他……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也不是他错了,只能说你们不合适,这谁都不怪。

 

出差回来的那天是726日,我下了飞机直接去了乐库找那里的朋友,大家玩的很开心直到最后我从一堆牌里抽出了一张大王,喝光了桌子上的所有酒以后我就开始不省人事。第二天睡醒的我被镜子里红肿的眼睛吓了一跳,蛾子说半个小时我就递给你30多张餐巾纸,你回去看看那沙发都湿透了你至于吗。我说那是我喝酒太猛喝难受了,我都不记事了不会是因为想起谁。

几天以后和木木吃饭的时候我给他讲我不幸抽到大猫的遭遇,他说你知道你那天夜里三点多打电话和我说什么了吗,我说不记得了,他说你让我告诉魏迪你们认识4个月了。

……

我想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女朋友那三个字,在他知道我这么喜欢他的第三个月里,投奔了一个认识没两天的女孩。

我唯一计较的,是她会不会是个好女孩,会不会有我这么喜欢他。

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他对我说把玩具自己留着,或者扔了吧。

 

 

对白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听着孙燕姿的遇见我终于写完了我和魏迪的遇见。

没有他的日子地球还是要转,只是这段日子发生了许多不合适宜的事情,嘉年华来了北京、世界杯足球赛、亚洲杯中国队打入决赛……这些具有怀念意义的事情如果能够早一点发生,我和魏迪在一起的回忆似乎会更精彩一些,而它们偏巧在这之后一件接着一件,无非对我来说有些雪上加霜。中国队和日本决赛那天我在南街熙攘的人群中好象看到了他,只是一转身就不见了。

除此以外我很少很少再去乐库,从东四经过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地下商城。

我直觉中他的日子应该是在安稳的过着,日子一但这样过了两个人就不会那么容易分开,除非是他们自己,就像当初我和洋洋。很多次听说他们在南街的时候我就会打一辆车从那里穿过,他们通常都坐在酒吧外面靠路边的位置,出租车擦着他们的椅子开过,我藏在车里只是为了看那么一眼,我看到了让我日思夜想的那个表情还有他身边那个黄头发圆眼睛的女孩的侧脸,只是侧脸就够了,也许这才是他喜欢的那种吧。

每一次恋爱都是始于一次遇见,运气好就可以我是你的小小狗你是我骨头,运气不好,等下次吧,还能怎么样呢。

终于在又一次喝的酩酊大吐以后回家挣扎着打开电脑借着酒劲主动和他说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他跟我说他现在专业玩泡泡堂了,他跟我说他剪了个特别难看的发型,他跟我说他几乎和娱乐场所告别了很少出去玩了,他说东四的店换到了对面,他说还是想找个挣钱多的工作。他的口气就象跟某个许久不见也不是特别想念的朋友随便的聊着天,他不会意识到他跟我说的正是我当初梦寐以求而他却在别的女孩那里实现的事情。我给他回呵呵给他回哈哈,我跟他说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不会想到当他坐在南街喝酒聊天的时候身边经过的某辆出租车里坐着一个只为了看他一眼的女孩,他也不会想到一个跟他反复说没事了没事了的女孩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已经哭的抬不起头。他永远也不会想到一个在网上认识在乐库见面的女孩会喜欢他喜欢到这么可怕。

我始终认为每一个有着美丽结局的故事都只是不幸的人们在文字里编写的童话,和魏迪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写点什么送给他,总是只打出几行字就没有了下文,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像王子公主一样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更不敢想我们哪一天会是因为什么而分开。

终于到了这一天我可以几万字几万字的不停的写下去了。我经常会想念那个躺在布袋里拥抱着的两个娃娃,我想他会不会也给那个女孩讲起他用竹签子拆了衣服自己给自己缝了一个娃娃,他会不会也偶而翻出那个齐头帘的娃娃看看然后想起我,或者哪一天不小心被那个女孩翻出来拿在手里问他是不是女的送的……

我不再想娃娃身上的那个诅咒是否可以灵验,齐头帘的娃娃一但被丢弃,就只是一块单纯的裙布。

 

想象着哪一天他会看到这篇文章,被感动了,我被抱着,眼泪笑了。

这是我故事里结尾的童话。

 

……

魏迪家,我们研究着海底总动员电影卡片上的人物。

我说鱼全到,就是少了尼莫和你还有我。

他说你在呢,他指着楼说你在这呢;他说我也在呢,他指着桥说我在这呢。

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呵呵,因为我要跳海

那我也去,我要跟着你。

 

326日,乐库遇见猪,不寻常。

2004年11月18日


遇见 (2)


洋洋

我问他你不怕我喝多吗 

他说不怕,我就在你身边呢

 

上班,开Q,无论哪个时段都是一堆人在线,我从来不隐身,只是很少回话。洋洋说来了,我回是啊。你怎么这么早我问,他说还没睡呢。他还是这样的生活。我拿着杯子去打了满满一杯子的水,饮水机离我的座位太远。在前台和同事哈哈看完了一个搞笑的FLASH,趿拉着凉拖走回座位,摆弄摆弄电脑上魏迪送我的公仔,我想他现在干吗呢,起了吗。看一眼电脑,洋洋的头像不停的闪。

我看见过他了

呵呵挺帅吧

    和我一路人,你为什么又找个这样的

    是啊他其实也挺单纯的特可爱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哦,玩就玩吧他不骗我,这也跟你一样

    那你还不是要和以前一样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管他吗

    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我伤心,找不到他我着急,这些我都告诉他

他的头像沉默了。窗外的天空又有点阴,汽车沉闷的一辆一辆开过,看不清的人们汇成小点穿越在这空洞的城市,为什么这样的天气总能让人莫名的沉默了。

 

洋洋曾经说过,我是世界上最懒的女孩,懒到喜欢一个人都不去吃醋。

所有的人都认为是他的玩世不恭最终造成我们之间的完结,洋洋从来不说什么。我也试图解释过,后来放弃了,人们只认为那是出于一个女孩的善良,没有人会理解到他的无辜,是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投入过这段感情,虽然我也是那么的喜欢过他。

喝着百威冰抽着骆驼,我认识了洋洋。每天都会有无数的男女在这样的地方遇见,然后每天在这里结束,电光火石。这样的遇见就注定我们不会长久,一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

洋洋是属于夜晚的,除了会在白天随着兴趣去接拍一些平面和电视广告,他的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夜晚的应酬和玩乐中。我想当初羡慕他这样的生活是因为年纪还小吧。那时候只知道他们能够轻松摆平家里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肆无忌惮的把自己投入到灯红酒绿的气氛中,潇洒的玩着感情游戏,不认真,不受伤,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当洋洋接近的时候我想,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生活。

起初觉得一切都很有乐趣,只要和洋洋一起出现总会有许多人的关注,19岁的我觉得很有面子。我们总是打车去很远的一个HIP-HOP CLUB,那时候还很少有人听HIP-HOP,我奇怪他怎么会喜欢这种不嗨的曲子,不过这种舞跳起来真好看,洋洋总说我是只会摇头的脑袋。他的朋友都知道洋洋喝酒一向不会多,我也从来不知道拒绝他们的酒直到倒在洋洋怀里起不来。洋洋说你没有酒量却挺有酒胆,你这样肯定会被灌到死。

那我怎么看你好像从来也不拦着

废话你自己逞能我拦的住吗

那你不怕我喝多吗

不怕,我就在你身边呢。

我学会了玩筛子,并一下上了瘾。洋洋说你喜欢玩,好我陪你。那一晚我们两个就在MIX从晚上10点一直喝到天亮打烊,那还是最初的MIX,我们就坐在过道旁边靠墙的沙发上,那一晚过来过去的人群仿佛都成了黑白的慢镜头,我只知道透过红酒白酒啤酒掺在一起的酒杯是洋洋那已经分不清是认真还是开玩笑过了头儿的脸。我只知道我不停的输不停的喝,一贯我的风格绝不赖酒。

我坐在门口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喝到吐。我一瓶一瓶用矿泉水漱口,头脑慢慢清醒过来的时候洋洋就蹲在我身边。

难受吗

难受

还玩筛子吗

不玩了

真的不玩了

真的

你保证以后不随便和别人玩筛子吗

保证

能保证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不喝酒吗

做不到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恩谁难受谁知道对吧

从那以后一提到MIX我就会想起那天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还有仿佛重了煤气的脑袋,MIX从那时候开始就在我这里没有了好印象。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摇头丸大麻叶子之类到底长什么样子,更不会在CLUB里主动和不认识的男孩说话,那时候因为洋洋在身边,除了会被一双双浓艳的眼睛从头扫到脚,我被保护的很好。

只是和洋洋不在一起的是时候,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在他们这个充满诱惑的圈子里,没有人不是混乱的。我想洋洋做任何事情都是以玩为先,无论是做模特、喝酒、还是和女人在一起,没有什么比让他觉得高兴更重要,我发现我不幸喜欢上他的时候就知道,这种不定性的男孩我栓不住。我不问他去哪,不查他的电话,不要他的QQ密码,看到他身边围绕的女孩,我想我喜欢的男孩就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只要他最后还在我身边。我不想他哪一天的逃跑会是因为我的束缚,他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就不会有压力,我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对他死缠拦打,一切由着他的性子。我想他愿意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和她们不一样。

洋洋说我不适合过分成熟的打扮,那天他兴冲冲的让我穿上一套他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衣服,亲手给我化了个淡粉色的妆然后把我推到镜子前,他说看多可爱跟娃娃一样,我看到镜子里洋洋那双深邃的眼睛此刻竟然温暖至极。

只是恍惚了一瞬间,我回头告诉他我不喜欢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小孩。

我看到他的眼神在瞬间失去了阳光。我不会为他改变自己,那还和他身边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他每次都会自动回到我身边,时间越长我就越来越相信他不会走远。

他这样的男孩如果哪一天不回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一个月了,一晃就半年了,到情人节了,真快这就一年了……和洋洋过着有一天算一天的日子,每多过一天都是意外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到底可以在一起多久。

我终究融入不到这样的生活。

我可以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穿暴露的衣服,一根一根的抽烟,大口大口的喝酒,却不能夜不归宿,更不接受一夜情,看到打架我会胆战心惊。我不喜欢他们任何一个人,除了洋洋。看到他们洒脱背后那种触目惊心的空虚和颓废,一种荒废感压的人就要窒息。我害怕在这里生成的所有游戏,不懂得游戏规则就要被淘汰出局,这样的游戏我玩不起。

我刻意疏远洋洋圈子里的人,却放任着洋洋继续这样的生活。我知道他不会改变他的生活就象我不愿意离开他一样,只因为我们还喜欢。我找到最好方法就是不和他出现在同一个场合,我开始呆在家里或者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直到洋洋打电话说想你了,我就去找他,他说晚上要出去,我说那等你电话,他问一起去吗,我说不。

总会有多事的人告诉我在MIX里看到洋洋又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了,我象征性的去问洋洋,然后听他淡淡的否认,再然后我或者严肃或者嘻嘻哈哈的警告他不要被我逮到。我不知不觉就习惯了这样的对话方式,并且希望可以长此以往继续下去,只怕他哪一天不再否认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喜欢去MIX

有个女人曾执着的要我离开洋洋,她告诉我她不能没有他,她可以给洋洋的许多是我不可能给的。我告诉她你去问洋洋吧。她确实漂亮,所以她会骄傲的来找我,她有钱,她可以帮助洋洋实现很多事情,只可惜她不够聪明,既然喜欢洋洋,为什么不明白他这样的男孩怎么可能让别人来给他做决定呢!

洋洋依然有办法让她从哪里来再安静的回到哪里去,只是那个女人走了以后洋洋一直沉默。我像往常一样给他收拾屋子,穿他的衣服,对着镜子化妆,嘴里噼里啪啦不停的说着一些无聊的事情。直到洋洋面无表情的问我你怎么连这种事都不急呢。

    他看见我化眼线的笔在空中停顿了2秒,我说这事不提了。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2年。

 

我不知道我这样是在游戏之中还是在规则之外,我用人们难以接受的方式竟然塌实的和洋洋在一起,我清楚不会有任何人可以破坏到我们,除了我们自己,谁打破了这样的默契,谁就会出局。直到洋洋醉了的那一天,我再也没有理由不跳出他的世界,两年的时间磨平了所有的消沉和痛苦,我们都比想象中坚强许多。我仿佛重生般开始了新的生活,只在周末跑去夜场反而玩的更加痛快,想着星期一还有很多事情做,日子忙碌而充实。

白天世界复杂的人际和繁重的工作,原来比应付夜晚的生活要容易的多。

之后我的感情也进入了正常的轨道,再也没有一个男孩可以让我惊心动魄的过日子,小打小闹的交着朋友,简单的在一起简单的分开,除了工作的忙碌,一切平静。我想这样的生活其实挺好,看到谁又在为情所困醉生梦死,我庆幸我的世界不会被这样一个人打扰,除了谈情说爱,很多事还要做。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被魏迪终结。

<待续>

2004年11月17日

有一小朋友JJ写下文章记录自己的年轻20爱情生活,主要背景是北京现在最为火爆的几个酒吧。写的颇有意思,很是详实的反映了现在年轻人的生活状况(其实当然详实,因为都是记录的现实故事)。在赞赏JJ之后,和JJ商量了一下,在此特别刊登出来,和大家一同分享别样的年轻生活。将在未来时间连续刊登完毕,看完大家也请给点建议,毕竟JJ码这些字不容易,她还是很想知道怎样可以把文章改进到更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近想策划个年轻人的新生活故事,多少对这些事情敏感了起来,时不时关注一下酒吧生活(其实自己本来就喜欢去,找个借口,呵呵),想要试着学习找找真正年轻的状态,真是年老不识混滋味,爱去酒楼,爱去酒楼,为装年轻强夜游啊…

Mouse

遇见


苟各庄的河边,魏迪搂着我坐在石头上,我们手里拿着木棍在水里写着我们两个人的名

字。

我问:你死了以后去哪

他指指天上说:我死了以后去上边,因为我是天使

我说:那我也是,因为我要跟着你

 

飞机又一次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开始下降,旋窗外下面的世界灯火辉煌,只是回到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期盼。还记得有那么一天,当飞机在夜幕中飞向首都机场的时候,下面正有一个我喜欢的男孩在等着我回来,飞机降落在跑道上滑行的瞬间,我想着北京真好。世事变幻无偿,此刻的他应该在下面的哪个灯火阑珊处和那个女孩开心的笑着,而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来机场接我,不管怎么样,对我来说还是没有人可以将他替代。

……

 

遇见

他说记我电话,你未来老公叫魏迪

 

310日在CU服务器里乱串,随便进了一个北京人的房间,里面2个男孩一个女孩;叫至尊的女孩胖胖的一头黄发,叫木木的男孩一直在用麦说话,叫叮的男孩说你们看进来这女的长的象不象谁谁谁,摄像头里他的屋子看起来眼花缭乱,我怀疑他可能是在一个女孩的房间,他竟然拿了个真的麦克风在说话,长的嘛象个小孩不过还挺不错;他们说你就在这玩吧都是北京的。是我要的他的QQ号,第一次就是我主动。

之后的每天的晚上,我们几乎都在CU聊天室里建个房间一起玩到很晚,别人进进出出留在这个屋子里的始终是我们4个。木木和叮开始开玩笑叫我从他们之间二选一;木木说话很逗也很热情,偶尔白天他上班的时候我们也聊天,和叮说话相对少的多,但是他似乎也很逗呢!

325日的晚上我们约好明天一起去乐库,他Q里不停的让我叫他老公,我说这怎么可以,他说就要就要还是说你明天见了我再叫比较好,我哭笑不得说我闪,他说记我电话,你未来老公叫魏迪。

 

第一次进CU聊天室就像第一次去乐库,感觉四周被一种微妙的气氛包围着,说不清这样的感觉从何而来又预示着什么。早就只喜欢在QQ里和熟人聊天,虽然视屏聊天室可以看到和自己说话的人的样子,我奇怪我怎么会对这个仍然是陌生人在一起的地方表现的那么兴奋。

第一次走在乐库的台阶上听的到心里砰砰的跳声,我以为那是因为我好久没出来玩了。那天我刚刚把头发剪成齐齐的留海,穿了件大格子外套短裙和布鞋,朋友们都被我这突然改变的泛儿吓了一跳,他们评价挺咔哇依象极了小日本,就是不太象在BANANA里穿根儿鞋裹胸的那个小妖精。其实不管穿成什么样,我终归不是属于混迹这些地方的女孩。

我想我来这里只是消遣,起码在洋洋之后是这样。和熟悉的朋友在周末来一个喧嚣的地方大声说笑,香烟就啤酒,绿茶对黑方,抛开白天道貌岸然的装束和脸谱,轻松放肆到晕晕的回家睡个懒觉,我感觉我很小资,而不是很玩闹。只是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把你分辨出来。

我东张西望看乐库的沙发看这里的DJ看这里群魔乱舞的人们,这只是一家普通的HIPHOP CLUBMIX装修以后很多在那里玩的人都来了这里,有许多熟悉的面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会这么兴奋。

原来我要在CU里认识一个男孩叫魏迪,原来以后每次去乐库,我只是为了可以看见魏迪。

 

见面那天我有事耽误去的晚了,木木打电话,魏迪接过电话说你干吗呢快点,没见面呢就用这种口气说话我当时这么想。木木门口接我,他和CU聊天室里一模一样挺精神。往里走的时候他对一个穿号服的男孩指指我,那是这些年来最惊心动魄的一眼,我们擦身而过没有说话,我感觉他和视屏里不一样。

黄头发女孩叫武林,所有人都亲昵的称呼她为宠物猪;有一个有点胖看起来很老成的男孩,后来知道那是魏迪的发小他最好的一个哥们。开始坐在那里没人跟我说话,突然没了CU里的热情,网友见面一向如此,我竟然为了这几个人就又干起见网友这种幼稚的事觉得有点无聊,打电话知道我一帮朋友也在这里,我想着等魏迪回来我就过去,要是现在走了就见不到魏迪了。

好久好久,他回来了。我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从来不是,如果不是他先说话,如果不是他拍拍沙发叫我坐过去,如果不是他一直按着我头不依不饶要我叫他老公,我们不会说话,我不会呆在这里,我们或许就不会熟悉,不会在一起。他和我的想象完全不一样,网上感觉他就象个小孩,而且是坏坏的那种,而眼前的他完全没有他们那么咋呼却依然带着些许邪气,他喜欢盯着人的眼睛说话,他有着宽宽的肩膀那是我见过的男孩里最好看的肩膀,他人缘很好,木木和武林似乎都挺听他的话,他跳舞真的很好看。

木木拉着我问他有没有机会,我笑,我说别逗,他说你是不是看上魏迪了,我继续笑,没摇头也没点头。那一晚魏迪身边的女孩不断,不会有女孩不喜欢这样的男孩,他身上充满了危险又诱惑的信号。他走的时候抱着我的头说下次一起,一晚上我都没有答应叫他老公,却在这时候情不自禁吻了他的嘴,第一次,我会怕错过。

那一晚喝了太多的酒,回家躺在床上,他在我的脑子里不停的晃着,我失眠了。明天他睡醒了还会记得我吗,他会给我打电话吗,他会喜欢我吗,下次,他还会叫我一起玩吗。

第二天晕晕的上班,晕晕的见客户,心不在焉烦躁不安。下午4点多开完会飞奔回座位,我想无论如何我也得给他打个电话,不管他怎么想,至少以后乐库里见到也要可以打招呼吧。直到掏出手机惊喜的发现上面显示魏迪名字的2个未接电话,心情从低谷飞到了天上。

 

终于没能避免,和他的开始还是在我最忌讳的场所。我始终认为我只适合在这里扮演客串的角色,在这种地方认识的男人和女人我都仅仅保持着浅浅的交往,不想他们混淆我的白天世界。我不会与这里的人再有任何牵扯,在洋洋之后我一直这么想。

魏迪不是一个真正混迹这种地方的男孩,起码本质不是,虽然他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带着这里常见的那种颓颓的表情,但是他却没有附在那些人身上根深蒂固的麻木和消沉,他有很多想法,不甘于平庸的日子。从擦肩而过的第一眼,我就分辨的出。只是到最后的最后,我想他也没能把我分辨出来。

329日老朋友志红的生日我给忘了,今天在浦江明珠请他吃饭陪罪,木木打电话说他们三个在东四的店里忙完想找我玩,我说我在和朋友吃饭,木木说我们过去找你。我跟志红说是几个小朋友。

看见他们三个我说真有瘾,魏迪说不是思念你吗。好久不见的亮亮也来了,魏迪站起来搬过一把椅子,我想这个男孩真懂事。

大家一起去南街喝酒。我们用亮亮那憋脚的方法玩筛子,我和魏迪亮亮一头儿,我们总是输不停的喝酒,到最后亮亮都叛变到灌我和魏迪,好久没这么开心喝了好多酒。魏迪提议我们又去了乐库,在里面他始终搂着我坐在沙发上,仿佛整个乐库就我们两个在静静的坐着。灯J丹妮突然认出了我,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们,她问我是和他好了吗我没说话,就见她又问魏迪,就听她说恭喜恭喜。

乐库出来我扶着他的胳膊

怎么了他问

搀着你呢我说

那你以后就都得搀着了——他那天是这么说的。

331日我跟他说要出差去东北,他说不去,不去的意思就是不要我去,他说话真逗。

41日愚人节,我舒服的躺在宾馆里给他打电话祝他节日快乐,他说叫老公,我叫老公,他说这么听话回来有大奖,我说你叫老婆,他叫老婆的声音轻轻的很小,原来这个男孩这么可爱呢。

42日是星期五,他没给我打电话。晚上11点多想他了给他打了个电话却没接,我再也呆不住了,在宾馆里从床上到地上到沙发到卫生间不知道要干什么,我想他到底干吗呢,那天在乐库就眼见着他的一个电话响到断线就是不接,一定是个女的打的,今天他一定也和女的在一块呢,他这么快就不接我电话了,为什么非让我现在出差要不我就能和他一起去了就不会这样了怎么办!

自己跟自己闹腾了一个小时,再打一个,接了,电话里传来喧闹的音乐声,我想他是拿着电话往厕所那边走。

你干吗呢

乐库,跳舞呢

谁让你去的

我都好久没出来玩了今天不是周末吗

那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

我刚才没听见我听见了能不接吗

你下次不许不接我电话了知道了吗

恩一定我错了。他说话的语气好可怜哦。

烦躁着急郁闷一下子没了,放下电话我就睡着了。

43日拖着行李在机场大厅找不到他,急死了,打电话不接,抬头看见他笑咪咪的冲我走过来,我扑过去说我想死你了。

 

难逃

我说这个娃娃下了诅咒,所有碰她的女人都不能和你在一起

 

在我们认识的第七天,我第一次接近他的危险。他从机场把我送回家,几天的分开让我发现我似乎真的好喜欢他,车停在我们家的门口,我问他打算怎么样和我在一起;在我们认识的第七天,他把我从机场接回家,几天的分开以至于我们还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他回答高兴在一块不高兴就不在一块。这么狂的男孩,我第一次遇见。我想,长痛不如短痛,放了吧。我甩开车门走了。

我坐在南街的秘密花园里不停的说着烦烦烦,我说不清是为什么,一个只认识了七天的男孩,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他。我想我要去乐库转转,于是我看见那个宽宽的肩膀就那么靠在椅子上,一天痛苦做的决定在这一瞬间全部崩溃,我跑过去捂他的眼睛许久不撒手,我想他也是意外的,把我拉到门口。我装出撒娇的样子,仿佛昨天的事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为什么出来玩也不叫我

没敢给你打电话

你还带我出去玩吗

过两天MIX开业咱们一块去

我过去捂他眼睛的同时身边升腾起一股悲壮的气氛,我知道我开始冒险了。为此接下来的几天我吃不下饭整整瘦了4斤,一开始我就为我的咎由自取做好了准备。

 

    魏迪和武林在东四一个地下商城开了个店面,开店的大部分都是出来玩的这群人,卖的都是日泛、HIP-HOP的衣服、鞋、玩具首饰之类时尚正流行的东西,除了可以卖的衣服每家还有很多非卖的玩具,装修的都很漂亮。他亲手布置了他们的店,墙是他刷的,从家里搬来的好多玩具很自豪的摆在那里,亲自从动物园掏来的衣服都是很好的眼光,第一次去他店里我就喜欢了那里。

很多店都是中午才开门,往往武林一天都在店里,魏迪睡到下午才会懒洋洋的过去,客人总是很少,大多数的时间就是抽烟和聊天。我有时候会在下班甚至请一下午假去找他,跟他说我顺便经过东四所以来了,然后就是在店里的沙发上无所事事坐着,看着他和武林说话呵呵的笑。有时候魏迪会不知道从哪抱着一个靠垫跑进店里猛的亲一下沙发上看书的我,说你就这会儿老实,然后又被外面的谁招呼着跑了出去,留下我自己坐在那里独自幸福。

第一次去他的家被吓了一跳,店里的那些玩具比起这间被公仔堆满的屋子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他说他最喜欢机器猫和阿童木,还喜欢林心如和王菲。床边的墙上贴满了MIX、乐库各种夜场还有电影的明信画片,他上学时候留着盖头儿的大照片和KANT摆在了一起,屋顶贴满了荧光的星星和月亮,第一次发现阿牛的歌是这么好听。关了灯,听阿牛,看星星,好象一个童话小屋。

翻弄他的玩具发现一个藏在布袋里的娃娃,他抢回去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我问是不是女的送的。他给我讲他因为打架六个月在局子里的生活,快到生日的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太可怜,想着缝个娃娃,里面没有针没有线,他撕了衣服,拆了被子上的线,用竹签子缝了两个月,挨了管教无数回打。

拿着这个娃娃,有点想哭。

 

MIX就在这时候重新开业了。

对于许多出来玩的人来说,MIX绝对是个承载着太多香艳往事的地方,出没在那里的人们似乎都曾在那里认识某个人有过某段艳遇开始或者结束某个故事。直到MIX装修停业,许多陈香旧事随之被埋葬而进入更新换代,今天重新的粉艳登场,似乎又给曾经混迹在这里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冲动和遐想。至少又会碰见许多人吧,我想每个人都会这么想。

正如我所料,魏迪没有叫我一起来,但是他会来,和我一样。在门口碰见的木木叫我一起进去,我说各玩各的吧,你们那女的一定不少。想到魏迪就和我在同一个地方却不能在一起,还没进MIX大门,心情阴沉。

曾经拥挤的MIX如今大了三倍,依然拥挤,许多认为已经消失了的面孔在今天又穿梭在人群之中,任凭有人过来给我一个亲热的拥抱或者擦肩而过已经认不出我,我无心去和任何一个人打招呼,关了手机,不想让没有必要联系的人因为今天又重新进入我的生活,而我唯一想接到电话的那个人现在却不知道坐在哪了。原来的小MIX已经成了一个偏僻角落,我就和朋友坐在那里。

就着爆米花喝水一样喝着好久没喝的芝华士直到有些晕,旁边的喧闹丝毫不能感染到我,我说去转转。洗手间改在了二楼包房的拐角处,拐角处的沙发上魏迪正和一个女人搂在一起,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他却始终没有看到我,他的样子好像已经醉了,没去看清那个女的长什么样子我转身往回走,迎面撞在一个身上,抬头我看见洋洋。

他说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

这是洋洋最喜欢的MIX,我怎么忘了,忘了我今天会在这里碰见他。曾经无论在多么昏暗的地方我都能一眼找到醒目的洋洋,什么时候,我竟然看不到他了!

借着酒精的作用我扑在了他的怀里,莫名有点想哭。我们就在人潮拥挤的过道这么抱着站了好久,谁也没有说话,眼泪随时都会夺眶而出,不知道是因为见到了洋洋还是看到了魏迪。和谁来的他问,我说和朋友,他说人呢,我回头看魏迪,他坐在沙发的扶手上,那个女的就在他的腿间跳着很烂很烂的舞,我回过头来看着洋洋,很难看的笑。洋洋问哪个是你朋友,我说他喝大了。没等他说什么我逃了回去。

MIX里放着我最喜欢的那首叫做ONE LOVE的老歌,我脑子一团乱的倒在沙发上再也不想起来。不知道谁在身后捅我说喝酒喝酒,我一个杯子砸了过去。

坐在出租车上重新打开电话,无数条短信看也没看就删了,只打开一条是洋洋的,他问你坐哪了我找不到你。脑袋嗡嗡的。我关掉电话,又打开,拨通了魏迪的号码那边还是嘈杂的音乐,我冲着电话喊不许带那个女的回家,电话就断了。再打过去,魏迪问你看见我了怎么不过来找我,我说你觉得我应该是哭着过去还是笑着过去找你,你搂她抱她亲她都算了,你别带她回家。挂了电话,司机看我的眼神很厌恶。

我忘了我的电话关机以后会自动呼叫转移到我们家的座机上,一进家门老妈就开始冲我一通怒吼,她说一晚上接了五十多个男的找我的电话,都是乱七八糟的音乐声你去的什么鬼地方。我什么都没说径直进了自己的屋子锁上门倒在床上,我唯一听清老妈的一句话是说你要交朋友就好好给我交这样叫怎么回事。

我烦躁的把自己裹进了毛巾被里,我知道这五十多个电话有木木有洋洋有找我的朋友,只是唯独没有我想好好交朋友的那一个。

在那之后我再一次讨厌这个乱七八糟的MIX。魏迪一直说那天他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那个女的是谁他想不起来了。从洋洋开始我就养成听这种话的习惯,并且足以让我满心欢喜继续和他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他很快就又一次把我逼到了极限。

第二天星期六他依然没有给我打电话,乐库的楼梯口我们走了个对面。他拉我到舞池跳舞,过来个短头发的女孩他就把我晒在了一边,其实这种事不至于我会怎么样,只是昨天MIX的情景一下子在我脑子里重新再现了,我忍无可忍使劲掐向他还没长好的文身。这一下疼坏了他,不顾那女的假装关心的样子我给他拉了出去。

你过了啊他说。

你是不是烦我啊

不啊

那你什么意思

我跳会舞怎么了

那女的问你我是你女朋友吗你为什么摇头

你也治我了,这事咱们不提了行吗。

我无语。

我一个人走到护城河边上想了许多,长到这么大我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给他打电话说以后不跟你闹了你也别欺负我了行吗。

他那边乱噪噪好象很多人,他心不在焉的说哦行。

挂掉电话我删了他的号码。再下去的日子只会比现在还要可怕。

在又一次面临他的危险的时候,我以为我逃开了。

 

我盼望着生活可以回到从前的状态,平静如水,一个人不寂寞想一个人才寂寞的伤感持续几天就会过去了吧。我上班睡觉和朋友出去吃饭不去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偶而和木木聊天也避而不提魏迪,我想我的自动消失对于他们来说都不会有任何察觉,没有一个人会看好魏迪对我会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只是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顺理成章。魏迪送我的玩具小儿我象护身符一样装在包里,没有包的时候我就装在兜里,想象着哪一天我在乐库不小心丢了这个小人儿,正好被魏迪捡起的时候他会怎么样,他或许会楞在那里想我好一会吧。那只是电视剧里会有的情节我知道,这个永远被我攥的这么紧的玩具怎么会丢呢!类似情节的幻想不停的闪现占据我的全部思想,我想我必须做点什么来抵挡这似乎熬不过去的日子。

我剪了一条裙子,拆了我的玩具,取出棉花,摘下衣服上的穗子做头发,我想起了他的那个娃娃。原来从不动针线的人们可以着魔一样的缝着一个娃娃,是在被遗忘的可怜中。在被遗忘的第十天,我缝好了一个齐头帘的娃娃,就象我一样的娃娃。

424日娃娃缝好了最后一针,看看表1210分,星期五。他正在乐库玩的高兴吧我想,心里开始烦躁,给蛾子打电话说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蛾子说那咱们去好久没去的BANANA吧,我说不,去乐库。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想看见他,但是我还是看见他了,剪了头发,依然几个女的亲腻的围着他。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想让他看见我,在他从我身边经过的第六次,我拉了他的衣服。我不知道他惊讶的表情是装的还是真的,但是他把我拉到了门口,紧紧抱着我。

你想我了吗

想了

发毒誓吗

发毒誓。

明天你去找我,有事

好。他点头。

回去后我和蛾子说咱们回去吧回去吧回去吧,蛾子说你这折腾什么呢。

425日他来找我,我把海贼王玩具还有一套机器猫的私人珍藏给了他,他说六一发玩具啊。我说还有个东西不好意思给你,我把娃娃拿出来问他象我吗。他拿着娃娃看了半天,车里太黑没看清他的脸。他问为什么送他娃娃,我说明天26号,咱们认识一个月了。他说想吃什么,我说PIZZA,他说那好吧。

他把我们两个的娃娃放在了一起,我发现我的娃娃好象大了好多。

不是这样的!我大叫。

他大笑个不停说我就象一小孩去动物园看大象,回来画了个猪还说大象就长这样。

我们那天就象两个孩子躺在床上摆弄着两个娃娃,然后两个娃娃拥抱着放进了他的宝贝袋子里。

我说这个娃娃下了诅咒,所有碰她的女人都不能和你在一起。

第二天开Q弹出他的留言:谢谢你的那个小布人!

在又一次可以逃离他的时候,我又却步了。

< 待续 >

2004年09月25日

河北武安电厂爆炸事故过去两天了,但爆炸的烟云似乎还未散去。

今天起来看到新浪网转载新京报的报道,链接如下:

http://news.sina.com.cn/c/2004-09-25/05054418416.shtml

当时我看到它的时候还在国内新闻要闻版上,等我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新浪的国内新闻上再找不到它的链接,只有凭历史记录找了回来,此为疑点一:为什么这样重要的社会事件仅两天之后就不能出现的要闻板上呢?

再来看看报道中的内容:本报讯综合新华社、《燕赵都市报》报道23日16时10分,地处河北邯郸的中央直属企业新兴铸管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2672电厂在运行点火时发生爆炸,目前至少已造成13人死亡、8人受伤——姑且信之,虽然在事故中,往往是伤者远多于死者,何况60米高的烟囱倒了四十米,怕不只砸着8个人,难道是定向爆破不成?

新京报的记者饶有意味的发了一张照片,配以说明文字:职工医院的一个医生说,当天伤员送来后,内科、妇产科的病房都被占用了。

另有一句话是:职工医院的一个医生说,职工医院的外科病房实有病床50个,实际不能完全使用,当天的伤员送进去后,内科、妇产科的病房都被占用了。

再看这句:该外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夫告诉记者,在该科住有7名爆炸事故中的伤员,由于抢救及时,他们目前已没有生命危险。另外在该医院的妇科还住有一名受伤的女职工。

受伤了需要住到妇科去吗?女职工受伤要送到妇科,那事故中脸部被炸伤的许木该在五官科了——究竟有多少人受伤是个很难数清楚的数字吗?我们的记者究竟是出于无知还是无能还是春秋笔法,想通过这样混乱的事实与数字说明点什么呢?

新京报立志要铁肩担道义,这样的担法,怕有些悬。

TOM2046

2004年09月22日

F1盛宴–顶级体育赛事碰撞中国的商业故事_产经动态_财经纵横_新浪网
Comment:这个值得看一看, 看的出,运做的很不错,但收回投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26亿不是太小的投资。我一直不太理解赛车的魅力,但F1期间上海酒店房价翻了几倍却给了我很强的震撼。经济别人的品牌做自己的事情,有很多技巧,是不容易的事情;但建立一个品牌就更不容易,不能怪埃克莱斯通专横,因为建立了F1,这是要花更多心血的事情。

摘要:这很可能是2004年9月26日下午2时,上海赛车场最典型的场景切片。上面的男人是上海滩炙手可热的商人——郁知非——上赛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这场盛大商业比赛的幕后总导演,他导演的是一个世界顶级体育赛事在中国的淘金故事。在他的一手导演下,上赛场目前已经进账2亿多门票收入和近6000万元人民币的央视电视广告分成;拥有一个占地2.5平方公里、总投资额26.45亿元人民币的一期赛车场区域,同时享有北京金港国际赛车场、珠海国际赛车场的经营权,并经营着FDR佳通轮胎车队。有人预计,F1上海站比赛过后,上赛场总体收入可能超过7400万美金。这一天离郁知非正式掌管上赛场经营,整整两年零7个月。

WiMAX论坛计划在华设首席代表 否认将取代3G_通讯与电讯_科技时代_新浪网
Comment:真的很看好WiMax,相信会对互联接入有相当大的改观,希望北京可以早点建设这个东西。与3G是会有补充的,但与Wi-Fi如何补充实在目前还想不明白。

摘要:WiMAX论坛副总裁Mo Shakouri出现在2004年中国无线技术大会上。在推广全球无线新标准之余,Shakouri对外否认说,WiMAX技术并不会取代3G与Wi-Fi技术。当天新浪科技还获悉,WiMAX论坛将在内地设立首席代表,以吸引内地厂商的加盟。

P.S.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Furl的Code贴到Blog里就会自动变化,然后就不能使用。还有Furl实在太慢,是个好创意,但是在是有点忍受不下去。不过如果有朋友知道为什么,还是请帮助一下。

J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