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6日

求存则变,变者通也。这是中华文化的古老智慧,今天仍然给世人以警示。因为某些原因,我有幸成为一名变革者,我为我的变革之道辩护也亲身体验变革所带来的剧痛。

我所在的企业是中国千万个中小企业中的一家,这家企业已经历了三年的创业初期,进入了新的基点,就是在这时候变革变得至关重要。

对于中国的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没有人愿意在管理上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是导致每年数以万计的小公司倒闭的关键原因之一。小公司的领导者们喜欢大权独揽,搞一言堂,不信任委以重任的人,没有给手下足够的权限,公司运作处于“自由经济时代”。

现在,我在我所服务的公司建议我的老板实施关键性的转变,转变的目的就是结束长期以来的“自由经济时代”,让公司进入更有秩序和效率的“市场经济时代”。

经过多方权衡,我们决定实施一项电子商务系统来实现这种转变,最终我有了THIC计划,THIC被设计用来实现公司的项目管理和内部工作流程的信息整合。现在这个系统已经在公司的局域网内连续服务了数百小时,整个开发部的成员都在THIC上实施项目管理和维护。我们发现信息流通的效率明显提高了。而每个成员都对自己的项目有了紧迫感,这可能增加了他们的压力,但他们并不反感,事实上这种压力早就存在,只是现在他们更容易去驾驭项目的时间,让一切变得有更有秩序。THIC同时让他们可以更紧密地进行项目协同,当我们将服务器连上互联网上时,各地分支机构都可以在共同的秩序下协同工作,这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

许多同事问我“为什么不用微软的产品呢?”,是啊,为什么?我的理由是公司在这种变革中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要考虑人的因素。我们的很多同事都没有项目管理的经验,微软的产品或与其类似的产品功能复杂,要求使用者有一定的项目管理基础,这一点恰是小公司的人员普遍不具备的,而且小公司在变革时要冒很大的风险,微软的产品价格昂贵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让软件产生价值就会增加公司负担,以及因为达不到效果而使变革受挫,失去人心。

所以只有适合的才是最好的,中小企业的电子商务系统不应求全求贵,而要考虑人的因素,做出最有价值的变革,我们的THIC系统只不过使用了ASP技术就完成了,技术虽然简单,但是我们通过不断的改进逻辑结构,而使公司有了新的管理架构这才是这次变革的核心价值,等公司壮大之后我就可以按照这种架构实施更高级的电子商务支持系统。

接下来将进入我们本届论坛的主题演讲时间,六位知名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给我们带来精彩的演讲,下面我们有请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先生。柳总是誉满全球的企业家,他被称为中国企业的教父,他演讲的题目是中国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柳传志:各位嘉宾,在咱们中国,在现在,30多岁左右的企业家创业成功,然后统管一个相当多的企业,这种情况已经相当多了。30岁就是76年左右生的,90年左右逐渐懂得事情,成就事业、逐步建立起人生观,而90年是一个什么时期呢?

90年以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局就已经定了,道路也已经的顺畅了。所以他们自己创业的因素当中,他们更多地考虑到很自然地觉得,是个人奋斗、自我努力这个结果,是自己的聪明才智的一个具体的体现。在中国还有一些像我这个年轻段,或者是比我年轻一点的,五六十岁的企业家,我们经历过中国的苦难,亲眼遇到过“大跃进、三年自然灾难、文化大革命、反右”,给我们带来的灾难。所以我们感觉自己很幸福,在自己中年的时候赶上改革开放,赶上了这个机会啊。因此我们考虑经济发展的这个趋势的时候,是中国经济发展大趋势,是打倒四人帮之后带来的,我们很本能地去关注大局,去关注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也很本能地把自己的命运、企业的命运、中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今天参加咱们会的有上百个企业,我想多数都是在中国、在地区有很大影响的企业。咱们大家可能在年龄段上有不同、在企业的规模、行业运作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一点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每个企业都有一个明确的愿景,往哪个方向发展,企业家自己都有很高的需求在我们的肩上都有社会的义务和责任。美国人中,精英的远大抱负常常一说,总是为世界人谋幸福,为世界和平、为世界的科技进步做奋斗。而中国人不同,由于中国长期在世界上受苦难、受屈辱,现在从经济角度来讲,我们只被世界人民认为是二三流的国家。所以中国的精英首先想到是中国自己的富强。

记得60年困难时期的时候,我正在上高中,我和我同学都是长身体的阶段,但是常常被饿的头昏眼花,但是再这样的情况下,还号召我们每个月捐一斤粮票给世界上受苦啊、受难的人。现在听起来好笑,回味起来就是我们中国的实力不够,还要争地位,这种情况做出来真的是很可笑、很可悲。因此我们中国的精英人群首先想到的是应该是中国自己的富强,我觉得这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中国目前处于什么状况呢?

我觉得我们现在正是历史转折点的时代,所谓转折点就是我们回过头去看,鸦片战争后一百五十年,中国人生活在痛苦、贫穷交织的日子里。二十八年前,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开始走向兴盛、走向辉煌。回头看过去是痛苦,往前看可能是辉煌,那么在这个点上,连接这个时段那就是一个转折点的时代,这个时代可能在历史长河中记载的是非常短暂,但是我们恰恰生活在这一瞬当中,既然是转折点时代,那就有可能向好的方向转,也不一定向好的方向转,或者不好的方向转。改革开放也未必是一片的前途光明。

今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有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明确地再三提出中国要做一个创新型的国家,为什么拼命强调创新型呢?因为老路实际上走不下去了,我们国家的资源确实支撑不了每年GDP按8—10%的速度发展,环境也遭到很大的破坏,人口问题、老龄化的问题矛盾重重,因此这些事情就迫使我们改革开放不得不另辟蹊径,要创新,要不然改革开放很难深化下去。还有问题就是社会矛盾的激化不容忽视。改革开放以后,在咱们中国我想最少有90%的人得到了实惠,生活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和改善,在先富起来的人群或者说更加富裕的人群里面有凭着汗水、智慧和劳动推动生产力发展的精英,但是确实有相当一部分被卑劣的行为致富的败类,现在就有人把这两种人混为一谈,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使少数人致富,使大多数人陷于贫富当中。进而说到中国现在是历史上最坏的土壤,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改革开放,问题严重的是由于他们混淆了是非,在网上还得到了相当大数量人群的支持。这一来,就使矛盾变得错综复杂,有一点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前面的路肯定不是坦途。

我自己应该属于那种非常努力种好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企业工作者,我们只是看天上下雨、刮风吗?和我自己种地有没有关系,我想在座的企业家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但是我们生活这个时代确实是太不一般的时代,是属于转折点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企业家的群体不得不要担负起转折点的责任,要负起社会责任。我想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本身的企业做好,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到社会上去。另外我们按照纳税,努力增加就业机会、扩大社会的财富、同时我们要诚信经商,要有信誉,努力创造中国是有信誉地商业社会。这是我们的本分,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情。在这之外我们应尽力地多做一些善意的活动。尽管我们每个企业的力量很小,但是聚集在一起就成了很大的力量,这在西方的跨国企业上做得非常好,他们从观念上,到聚集的运作方式上都比我们成熟得多。联想把参加公益活动列入到战略的规划当中,这十几年相当大的投入到这里。但是和国外比,确实还差了很多。

第三件事我觉得我们要注意自己的消费方式,要正确的对待和使用财富,我们能这么做就是对社会分析、社会稳定起好的作用。我们要努力地使社会的空气湿润,也就是说形成一个和谐社会,要为这个做贡献,不然的话空气太干燥了就容易着火,真的着火了企业就容易受到大的冲击,更谈不到持续的发展。虽然推动社会的和谐、发展,是政府的责任,但是国家兴衰,匹夫有责,把自己做好,我们会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中流砥柱,在中国发展时期留下扎扎实实的脚印,谢谢大家。

2006年08月04日

原班人马制作的《Ghost in the Shell》续集真的让人十分期待,但愿这次素姐能够现身啊!
以下内容引至I.G官方网站,有点可惜的是海外版DVD可能不会在今年内发行,但愿有碟友可以先睹为快再给大家P2P一下 ^_^  哈哈哈。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Solid State Society

Introduction
With more than 1.5 million copies sold in Japan and 100.000 copies per volume sold in the USA,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has consolidated his place among the classics in the world of science fiction. Now, after two years from the TV series that started all, a completely new and all-original chapter is about to emerge: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 Solid State Society. Directed by Kenji Kamiyama and with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same staff from the popular series, this full-length 105 minute feature has required an unprecedented budget of 360 million yen (or 3.20 million dollars), in order to provide theatrical quality. The movie will premiere in Japan on the SKYPerfecTV! satellite television network on September 1st, and successively released on DVD on November 24th. Release outside Japan is to be announced.

Story
A.D. 2034. It has been two years since Motoko Kusanagi left Section 9. Togusa is now the new leader of the team, that has considerably increased its appointed personnel. The expanded new Section 9 confronts a rash of complicated incidents, and investigations reveal that an ultra-wizard hacker named the Puppeteer is behind the entire series of events.

In the midst of all, Batou, who was stalking the case on a separate track, encounters Motoko. She goes away after saying, "Stay away from the Solid State Society." Batou is left with a doubt in his mind. Could Motoko be the the Puppeteer?

The series of intriguing incidents that Section 9 faces gradually link together almost artistically. Who is the Puppeteer? What will happen to Batou’s relationship with Motoko? What is the full truth behind this carefully planned perfect crime? And what will the outcome be? Mysteries surround the Solid State Society…

NOTE: The word "Puppeteer" is used in this text as a temporary translation for the original Japanese term "Kugutsu Mawashi," and it is not meant to be the official English adaptation.

STAFF & CAST
STAFFBased on the Manga by:
Shirow Masamune

Director:
Kenji Kamiyama (押井守)

Screenplay:
Kenji Kamiyama, Shotaro Suga, Yoshiki Sakurai

Storyboard:
Kenji Kamiyama, Masayuki Yoshihara

Character Design:
Takayuki Goto, Tetsuya Nishio

Music:
Yoko Kanno (菅野よう子)菅野大姐的原创音乐,期待!

Sound Director:
Kazuhiro Wakabayashi

Animation Production:
Production I.G

Produced by:
Ghost in the Shell Production Committee
(Production I.G, Bandai Visual, Dentsu, Victor Entertainment, NTV, Tokuma Shoten)

CAST:
Motoko Kusanagi:
Atsuko Tanaka

Batou:
Akio Otsuka

Togusa:
Koichi Yamadera

Daisuke Aramaki:
Osamu Saka

Ishikawa:
Yutaka Nakano

Saito:
Toru Okawa

Paz:
Takashi Onozuka

Boma:
Taro Yamaguchi

 

2006年08月03日

首先,我对我们20多年以来教育改革作一个判断。基本的判断就是我们的教育体制改革滞后于整个社会。总体来说,我们的教育体制改革是很有成绩,但是相对于整个社会来讲是明显滞后的。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中国经济改革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绩,现在我们到处在讲中国制造,到处在讲中国是一个世界工厂,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做一个基本判断,我们现在很难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一个最基本的原因,中国还是缺乏基础性的创新,缺乏原创性的创新,缺乏重大的技术革新,缺乏自主知识产权。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还差得很远。第二点,我们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总体来讲,这些年来涌现出非常多的优秀的学者,但是一般而论,我们还没有涌现出大师,我们还缺少高端的人才,这是第二个方面。第三个方面是中国现在正面临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就是中华文化要复兴,要形成一个新的中国的主流文化,但是如果没有高等人才,没有大师,我们这样一个过程是很难完成的,所以我觉得这和我们中国现在文化复兴的要求差得很远。第四个方面,我们也看到了,高校体制的弊端丛生,经常出现考试作弊的问题,招生腐败问题,假学位、假职称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以权以钱谋取学术地位的问题,这些都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每年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传媒也披露出很多类似的丑闻。

第二点我想做一个比拟。研究经济学的人应该说这20多年以来,是随着中国的经济改革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回顾20多年以前,中国是计划经济体制,我们用20多年以前计划经济体制那一套术语完全可以描述今天的教育体制。第一个术语叫做“进入管制”。现在我们恐怕已经淡忘了,但是20年以前,中国人是不能随便办企业的,你要想办企业要经过一系列非常繁杂的程序,进入管制的门槛非常之高。但是今天的教育体制还是这样的。而从经济学上来讲,进入管制要有一定的理由。大致有两个理由,第一个是所谓的自然垄断。如果是自然垄断的行业,政府应该对进入进行管制,因为这个行业市场是失灵的。还有一点,企业的最佳规模相当大时,要保证一个行业的有效竞争,有时候也会采取一些管制,比如说在电信业,要限制进入企业的数量,就要发少数几个牌照。在教育界这两条理由都不存在。教育领域是有竞争的,是由很多高校构成的,并不是一个高校就能教全国的学生。还有一个稍微弱的理由是职业资格。职业资格的安排在某种情况下是合理的,但是这种职业资格的审查,一般来讲是由职业协会来完成,而不需要政府的进入管制。

下面还有一系列计划经济时期的名词,比如说生产计划,价格管制,产量指标,产品结构等等等等,应该说在计划经济时期,这些词是经常出现的,在今天我们可以在我们的教育领域看到对应的词。比如说“生产计划”,我们要招多少生要由相关政府机构规定;“价格管制”,就是学费要由政府来管制;“产量指标”也是如此,我们每年要“生产”出多少学生来,不是由每个学校自己来决定的,而是由我们的管制部门来规定的。由计划规定了“产品结构”,我们的院系设置、专业设置实际上是受到管制的,这样一种情况实际上导致的结果是偏离了需求结构。我们现在高校的院系设置,专业设置是偏离了现在迅猛改变的需求结构,使高校培养出的产品——我们的学生所形成的知识结构和社会所需要的知识结构有重大偏差。

还有一个就是减少了产品多样性,所谓的产品多样性是指教育所形成的新的、更多的专业,新的更多的人才类型受到了严重的限制。

另外是出现了腐败,有管制就会有腐败,教育界有很多的丑闻与大量的管制是有关的。还有一个概念是“合格证的颁发”。我们现在的学位证书,我们教授资格的认定,包括所谓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的认定都是由政府相关部门来管的,他们来担保这些学生和教授的“质量”。如果由政府来担保质量的话,实际上学校就没有动力维护品牌,会产生品牌的损耗,实际上也会出现重大的腐败空间,是因为学校和具体的学校官员,学校教授,他们可能以损害学校品牌为代价,为自己谋取私利。

另外是“统一的产品设计”,很多的教材实际上是全国统一教材,这样一种产品统一设计不见得是最好的,没有一个机制保证是最好的,关键的在于是没有多样性,以及多样性之间的竞争,导致的结果是抑制所谓的“技术进步”。

还有一点就是由于大量的管制,政府深深的卷入了具体教育领域的操作,导致政府的大量补贴,但其实又是没有衡量标准的。很多的政府补贴实际上是政府官员在拍脑袋,也没有任何的机制来保证这些补贴能够被有效地使用,因而是缺乏效率的。在另一方面我们发现农村和贫困地区的教育问题也是非常严重的,他们缺乏资金,学生上不起学,我们可能有什么希望工程,但是严格来讲,希望工程只能是一种辅助的安排,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政府没有进行这样一种有效的转移支付,所以另一方面又存在着大量穷学生上不起学的问题。

总体来讲,教育体制中存在的问题和计划经济的后果是一样的,资源配置效率低下,收入分配是扭曲的。我们20多年改革的成功让我们知道一个最朴素的常识:计划经济是错的;它最根本性的错误是认识论的错误。即认为计划当局能够知道一切,能够计划一切,实际上这样一种认识论是错误的。我们知道人类的理性是有限的,计划当局的理性也是有限的。总体来讲,26年的改革证明了计划经济是错的,当然我们现在非常明确地知道,它在物质生产领域中是错的。我们同样可以推理,这样一种体制在对人才的生产领域中更是错的,因为在人才的生产领域中,人才是更活跃的一种要素,人是蕴藏着无限的创造力的。所以对于那些没有生命的物质的创造,我们用计划经济尚且不能够有效的去操控、把握和推动,我们在人才这个产品的“生产”中更是不可能的,计划出不了大师。

第三点,我想大致讲一讲,我认为的经济学角度看的教育的经济性质。我们大致要判断,到底是一个私人物品还是公共物品,对于涉及到判断,到底教育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形式,由谁来实施是更好的。所谓的私人物品,简单来讲就是可以排他地占有和消费的物品。换句话说,更通俗地说,就是可以分别向个人收费的物品。公共物品就是正好相反的,不可排他地占有和消费的物品。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分别的向个人收费的物品。我觉得后面这个讲法是更为简单,更容易判断。我们由此来判断教育到底是公共物品还是私人物品。一般而言,我们知道如果一项服务或者是一个产品,你不付费就不能获得消费,不能获得对这个物品的占有和消费,和对服务的享受的话,它就是私人物品。这在教育领域实际上是可以做到的。假如你不交学费就不让你上学,这件事情是可以做到的。总体来讲,教育是一个私人物品,但是不完全。我觉得关键是在教育的两头有一些问题。在初等教育这一头涉及到教育的公平问题,涉及到起点公平问题。这个时候如果有些人因为家庭贫穷,他不能受到教育,导致的是不能够有一个公平的竞争起点的问题,这个问题并不简单的是一个个人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教育有着某些公共物品的性质。在另外一头,高等教育这一头,也不纯粹是私人物品。因为高等学校承载着一些任务,这些任务不仅是教会学生,而且是理论创新。理论创新不见得有直接的市场回报,而要经过一个非常艰苦的过程,要经过非常长的时间的检验,最后才能被推广。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在这一头市场是失灵的,所以如果没有一种市场之外的补救的话,既政府的和民间非营利机构的介入的话,这方面也会存在问题。

总的一个基本结论是说,教育基本上是一种私人物品,但是在两头存在着一些公共物品的性质,在中间基本上是私人物品。从职业高中,高等技术学校出来直接就可以寻找职业,学生上的这个学就可以对他们的个人收入产生影响,这个意义上来讲它是私人物品。如果是私人物品的话,基本的对应结论就是说它可以由企业来提供;如果是公共物品的话,可以由政府来提供,也可以由民间来提供,可能民间提供更好,是因为民间更有效率。一个基本的结论就是说,高等教育可由民间来提供。

第四点我想大致讲一讲我心目中的教育改革的基本方向。我觉得就是两点,一点是市场化,一点叫民间化。市场化在这里的含义并不是说一定要适应市场,我觉得还不完全是这个含义,不等同于产业化,市场化这个词在这里等同于“竞争”。可以有多家的学校之间的竞争,但是他们的竞争方式未必纯粹是市场的。这里包括了民办学校,公立学校;民办的营利性学校,和民办的非营利性学校之间的竞争。他们之间之所以能竞争是因为他们的资金来源是多元化的,他们背后可能有很多的基金,政府的基金,民间的基金,他们竞相向基金争取资助,形成这种竞争的态势。民间化应该说是比较清楚,民间营利性和民间非营利性的学校。非营利性不一定是政府来做,民间也是可以来做的。当然我还加上了这样一种组织,叫做民间基金会,这是民间非营利性学校制度安排的补充。

第五想讲一讲高等教育改革的基本设想。第一点还是从宪法出发,以宪法为基础,因为我们的宪法指出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一个基本的含义是自由进入。办教育和办其他的企业和事业是一样的,是公民的一般权利,公民本来天生就有权利办教育,这是他的天赋权利。但是教育确实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所以对于教育领域要有些管制,因为刚才讲了,存在着某些公共物品的性质,要进行一些管制。但是我们知道,在宪法精神的前提下,这种管制只能是一种特殊权力。所谓的特殊权力,就是偏离了一般原则的一种特定情形下的权力。既然是特殊的,就需要被证明,并经过一个合法程序,否则不能设立。我觉得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这是符合我们宪法精神的一个基本逻辑。我们这些年垄断行业的改革,包括公用事业的改革都在遵循这样一个基本的逻辑。?第二点是建立一个超脱的教育管制机构,很重要的一点是政校分开。现在这样一种体制实际上是政校不分的,“政”在深深的卷入到“校”的管理中,学校缺乏教育的自主权。这个意义上来讲,就像当初的政企分开一样,教育领域中应该是政校分开的,政校分离以后,才能对所有的学校一视同仁。一个政府管制机构下面有一些企业,永远不可能做到对所有的企业都一视同仁;如果教育的管制机构,下面还直属着一些学校,就永远不可能对所有的学校一视同仁。这一点非常重要,首先是要政校分离。再有一点就是要取消管制。一个基本的含义就是取消那些在我们看来没有必要的管制,包括“进入管制”,包括“生产计划”,包括“价格管制”,包括“产量指标”,“产品结构的规定”,“统一产品设计”,“产品合格证书”等等等等,这些都是要取消,因为我们没有理论,没有经验证明这些管制使我们教育更好,它徒然增加了很多成本,限制了我们的发展,还造就了腐败的空间。当然并不是完全的取消管制,还是要改进管制,管制机构改进管制,主要是对于学校竞争秩序进行规范和维护,不能采取不正当竞争。在初等义务教育领域进行转移支付,这是需要做的,因为我们刚才讲了,初等教育一定要保证起点的公平,这是政府应该尽的义务。不见得一定是公办学校的形式,可以采取教育券的形式,学生拿着教育券去选择学校,可以是公办的,也可以是民办的。在高等教育领域资助理论创新,拿出国家的基金进行这样的鼓励创新,而不是直接把大把大把钱给学校,而是建立这样一些基金来有效的使用这些钱。还有就是支持助学基金和助学贷款,帮助穷人的孩子有同等受教育的机会,同等的发展机会。最后一点是鼓励成立教育促进基金会,吸收大量的民间资金转移到教育领域中来。

第六点,最后讲一讲我认为的比较恰当的民办与官办,营利与非营利的基本格局。首先是讨论一下民办与官办的优劣,总体而言,民办的教育更有创新活力,中国历史中就可以看到的,先秦时诸子百家,孔子,老子等等,涌现出这样一批中华民族甚至是世界上大师级的文化精英,这些人恰恰都是在民间创造了中国的主流文化。到了宋实际上有人统计过,一共有700多家民间的书院,宋是我国文化又一个活跃期,涌现出一大批大师,周敦颐,二程,张载,苏轼和朱熹等等这样一些人,应该说是群星灿烂的时代,出现了文化上的革新,又奠定了后来中国主流文化。官办的优点就是官方有更多的资源,能更大程度上推进文化和教育,比如说明代的永乐大典,清代的四库全书,对于中华文化都是做出了重大贡献,也就更能够普及文化。

营利和非营利的优劣也可以讨论一下。营利性的学校也有它的优点,他们更考虑功利目的,更能学以致用,培养的人才就一定能够找到职业。类似于像美国的MIT,当初建校的时候就说自己的宗旨跟哈佛不一样,就是要培养学生有实际的能力,这是营利性学校的好处。非营利机构不太考虑当下的功利,但是他们更能超越当下,更能出大师级的人物,包括李白,杜甫这样的人,这样的人他们写诗并不是为了稿费,完全是个人生命的涌现。如果仅考虑功利的话,不可能创造出灿烂的文化。

总体而言,我觉得我们的教育改革方向应该是以民间非营利为主的,官办与民间营利性学校共同形成的一个高等教育的恰当结构,如果我们高等教育能够朝这个方向去改革,我相信,我们的大学一定能够承担起复兴中华文化的历史使命。谢谢大家!

中国经济并未过热 –Jonathan Anderson

一夜之间,中国经济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本月公布的令人瞠目的经济增长数据让投资者担心,如果这种高速增长步伐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遏制,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更强硬的措施,从而导致经济出现另一轮下跌。所幸,目前的情况还未糟糕到那种程度。

首先,在数字方面:根据本周公布的官方数据,2006年上半年中国经济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较上年同期增长近11%。同期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了30%以上。与此同时,货币供应量快速增长,这显示对信贷的需求增强了,潜在的投资压力加大了。部分高端房地产市场价格大幅上涨。

对此,中国政府加大了调控力度以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政府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一次上调利率,并对房地产等行业采取了行政控制措施。上周,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会议上警告说,经济增长“过热”,要采取“有力措施”抑制房地产等固定资产的泡沫化增长。

但投资者可能会从这些行动中获得错误的信息。在中国经济2002-2003年的高速增长时期,根据最可靠的数据,我们估计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的GDP增幅超过了12%,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9.1%。在2006年上半年,我们的方法显示GDP增幅约为10.7%,同上周公布的官方数据基本一致。官方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提高了两个百分点,而我们的数据则显示,同期的增长速度总共下降了一个百分点。

这中间的差异主要应归因于中国官方统计方式的改变。在过去两年间,中国政府鼓励国家统计局(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提供更加准确的经济报告,增长速度明显提高只是说明了这些数据更为真实──尽管非常强劲,但仍低于几年前时过热的水平。同样的推断也适用于中国的月度固定资产投资数据。一旦把在总额中比重日益加大的资产出售和交易额去除掉,我们估计的增长率应为15%──只有官方公布的30%增幅的一半。这一数据再度说明,经济在快速增长,但还没有达到过热的危险水平。

几乎所有能获得的统计数据都支持这个结论。中国目前的银行信贷增幅接近15%,但2003年年中时这个数字更高。中国的进口增长率高达20%,但在2003年初时最高增幅曾达到近50%。利润、库存、能源消耗和建筑数据等等都显示目前的经济较3年前发展更平衡,增长更温和。

事实上,我们认为中国当前最大的不平衡在于其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这通常是国内需求疲软的信号,也是工业产能过剩的反映。贸易顺差的增长会让中国政府更迫切地希望增加国内支出,以避免国内出现流动资金过剩的局面,政府为维持汇率稳定而不断加大外汇干预力度是导致这种局面的诱因。

对中国的决策者来说,目前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高端住宅市场的投机行为:以前是上海和天津,现在是北京、深圳和大连。这些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扬,并在很大程度上是靠银行贷款来支撑的。但这些大城市只占中国大陆房地产市场的一小部分,豪宅也只占这些城市总建筑的很小一部分。全国住宅及商业地产的价格比去年上涨了6%。这个速度大大低于家庭年收入的增幅,更不用说实际的GDP增幅了,这说明中国人对房价的承受能力在不断增加──决策者对此不必过于担忧。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显而易见的,政府希望遏制经济继续高速增长的决心也无庸置疑。但在我们预测是否需要采取更多行动前,应该先观察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经济紧缩措施的效果如何。不过,最近的经济数据并未显示中国经济正在失去控制。这个消息会让中国乃至其它各国的领导人晚上睡的更安稳一些。

(编者按:本文作者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为瑞银亚洲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