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08日

我已走得很远

已不能回去

你的眼睛

再也不能望见我的惆怅

我追随着我的梦想

同那夕阳一起

沉没在你视野的尽头

我的双手

双眼

都再不能触及你的美丽

如果

你想念我的声音

那就聆听大海

当我咆啸,它也咆啸

如果

你想念我的眼睛

那就仰望天空

当我流泪,它也流泪

如果

你想念我的脸庞

那就俯视大地

大地的深沉凝重,就是我的深沉凝重

如果

你想念我的身影

那就寻一座山

那孤独寂寞的一座就是我的身影

我已走得很远

已不能回去

你的眼睛

再也不能望见我的惆怅

我追随着我的梦想

同那夕阳一起

沉没在你视野的尽头……

——————————–

自己会写出这样的文体其实也很惊讶,更惊讶的是这首诗是在我离开家乡前写的,想不到那时就预感到自己要离老家了,或许,这是我的命运吧。 

2006年03月07日

存储管理软件会成为存储产业的主导,就像夏娃对于人类有何等意义那样,但在那之前,她还是亚当身上一根脆弱的肋骨。

 

上个世纪还像是昨天,在那些昨天里,能够被划进存储范围的软件都还只是简单的从磁盘到磁带的备份软件,而今天,存储管理软件已经成长为一个全球年收入达50亿美元的健壮市场,不仅如此,存储管理软件的发展最终也将主导整个存储产业的发展,这样的趋势已经在一些领域成为现实。

量变与质变 

其实存储管理软件市场刚刚从泥沼中拔出脚来,Gartner的报告显示,在2001年跟随网络热潮的尾巴开始热身的存储管理软件,2002年就遭遇当头棒喝,当年市场下滑5.8%,规模是46亿美元,但到2003年就恢复了元气,市场增长7.9%,达到了50亿美元,Gartner还认为2004年将会保持同样的增长速度。IDC在2003年的统计数字是62.9亿美元,虽然有差异,但增长率相同,IDC的统计是8%。

存储管理软件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受到几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存储应用启动较晚,二是第三方软件厂商进入国内市场时间普遍比较晚,三是由于商业运作以及渠道管理等原因所造成的市场发育不良,因此相对而言,国内存储管理软件的应用水平比较低,同时市场规模也相对较小,相关统计显示,2004年国内存储管理软件市场规模接近5亿元,上半年为2.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4.8%。

就国内市场构成来看,大型企业对存储管理解决方案的需求仍然是存储管理软件的主力市场,目前占据大约一半的市场份额,但是相关报告认为,这个市场的增速已经放缓,中小企业对存储管理关键功能的需求在迅猛增长,在行业市场上表现为交通、制造和医疗等行业对存储管理功能的突出需求。

不管是50亿美元、62.9亿美元还是2.1亿人民币,这些数字虽然直观地展示了市场现状,却并不足以说明存储管理软件所正处在的演变过程的本质,而这个市场也并非是简单的数字的增长。

 

父系还是母系

我们所谈论的存储市场,更多时候是狭义的网络存储市场,也有按连接方式定义为外部存储市场的,后者比前者多了DAS盘阵和JBOD等直连存储系统。众所周知,这样的划分方式正是一条存储发展的路线图,从最初服务器的数据容量需求增长,到数据集中,再到多应用需要数据共享,存储管理软件正是在硬件架构不断进化中逐渐分离出来,一直发展到现在,去适应复杂架构下,用户在不同应用下的不同硬件存储环境、不同重要性数据之间均衡存储投入的迫切需求,这样的工作,也只有存储管理软件才能办到。

NetApp最近发布的Data ONTAP 7G软件充分说明了存储管理软件与硬件之间的关系,在过去,针对服务器不同应用,在SAN中所设置的不同卷彼此独立,要进行重新部署是件相当繁琐的工作,同时也无法保证业务的连续性,并且每一个卷需要为应用单独留出多余空间,SAN中存储资源利用率不高,Data ONTAP 7G运用NetApp的虚拟存储引擎,可以在SAN架构中将固定卷虚拟为活动卷,由此将各卷单独预留空间释放出来,提高了资源利用率,不仅如此,虚拟化还可帮助用户实现在线重新部署,保证了业务连续性。

 

这样的思路各家都有,尽管具体实现细节不同,但目标却是一样的,那就是依靠存储管理软件来跨越和凌驾在存储硬件架构之上,如果说把存储硬件架构看做一台电脑,那么必须依靠操作系统才能调动各个设备的资源,为用户的具体应用提供支持的平台。HDS在今年推出TagmaStore存储平台之后,就一口气推出了Hitachi Universal Volume Manager、Virtual Partition Manager以及升级的Storage Area Management等等软件新版,其功用及目标与Data ONTAP 7G大同小异。IBM最近对其虚拟化存储管理软件家族的全面更新,也正是力图继续保持自己在这个领域的领先优势,包括IBM TotalStorage SAN Volume Controller v1.2.1等软件的更新将存储管理软件对硬件的驾御和包容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IBM最近更新的TotalStorage SAN Volume Controller v1.2.1宣称可以支持到HDS的Lightning和Thunder系列、EMC Clariion和Symmetrix系列,还包括一些惠普的SAN磁盘阵列,这样的宣称存在于各个厂商之间。开放存储系统是各家厂商在用户强大压力下的妥协,由此也很容易看出,存储的价值已经逐渐向软件转移,尽管硬件市场的增长毫不松懈。

“硬件跟着服务器的屁股一块下去了。”北京远怡科技技术总监王群这么看存储硬件的价值,他很清晰地看到了硬件的未来前景:在今年,SATA硬盘的出现和iSCSI“重现江湖”是存储硬件的一大变化,明年,4G光纤通道会是热点,SAS硬盘应该会再带来一些变化,总结而言,存储硬件方面的变化就这三个:容量更大、速度更快、价格更便宜,而这三点,特别是最后一点,对于存储圈的从业者来说,是噩梦般的紧箍咒。

虽然有些颠倒,但还是要这么形容,存储硬件是亚当的话,夏娃由亚当肋骨而来,而存储硬件的父系时代就要过去,不管是从产业价值,还是用户需求来看,存储管理软件这个夏娃会带着存储走向母系社会。

 

质变与蜕变

IDC的报告将存储管理软件市场的增长主要归功于大部分商务公司开始向数据处理的规范化靠拢,这就涉及到存储管理软件自身的构成和分类问题,对于IT来说,定义是最不容易下的,但划出界限是必须的,这样我们才能看清楚,存储管理软件究竟在经历着怎样的变革。

针对用户的具体应用,我们可以将存储管理软件大致划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存储管理软件的发端,直到现在仍然还是这个领域的市场中坚,因为中小企业市场的兴起还处在朝气蓬勃的大发展中,这就是满足用户数据可靠性的基本存储功能软件,他们包括备份、恢复、镜像等等功能软件,这些软件的代表业内耳熟能详:VERITAS的Backup Exec、Nerbackup,CA的BrightStor系列,Legato的Networker,虽然这些软件发展至今,在智能化、自动化等各方面有了长足进步,并且已经具备可以面对复杂环境的系统性,但在保证用户最基本的数据可靠性的应用目标之上,这类软件更广阔的天地是中小企业市场,当然,由此也决定了它们具有最充沛的活力和市场前景。

 

帮助用户驾御一个复杂或者庞大的存储系统,这就是第二类存储管理软件所要完成的工作,目标自然是实现用户最佳的IT投资回报。SAN架构的相关管理软件是第二类的早期代表,虽然VERITAS等第三方软件厂商也有类似产品,但由于这类产品与尚未完全实现开放标准的硬件系统关系紧密,所以更多是由系统厂商把持着这个领域,如IBM、EMC、惠普以及NetAPP等。发展至今,虚拟化成为现在以及未来这类着重于存储架构管理的软件的必然方向。

这两年来,信息生命周期管理以及非结构化数据管理成为存储业新的热点,前者跨越了整个存储架构,后者在具体应用上有着非同一般的特性,因此对应的存储解决方案也自成一体,它们就可划入第三类。

 

信息生命周期涉及用户两个重要问题:一就是IDC报告所提到的,数据规范化管理所带来的存储需求,实质上是数据的法规遵从问题;另一个问题则是用户对重要性分级的数据存储给予成本分级的处置问题。在这两个方面,涉足企业级存储市场的厂商几乎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而其核心就是以智能化、自动化执行存储策略,完成数据迁移并以WORM技术配合的存储管理软件。

非结构化数据与ILM有一定关联,特别是法规遵从方面,但是不完全重合。非结构化数据更多涉及到的应用是数据归档和查询,因此内容管理成为其独特解决方案的必要背景,在这方面,EMC的Centera系统以及惠普的RISS袭用,以不同层次的网格存储技术来实现这些应用。

此外,VERITAS的APM软件提醒人们,游离在架构和具体应用之间的,是进一步降低IT投资,提升存储系统可靠性和可用性的技术领域,这一类存储管理软件也包括在第三类中。

北京永星嘉通公司项目经理李锋对各个具体分类有这样的看法:“从作法来看,架构类的存储管理软件,特别是与法规遵从有联系的部分,那是最有价值的,不仅是从我这边的项目来看,从用户应用的角度来看,站在管理存储架构的高度上,会把他们整个核心的IT系统覆盖到,会成为最终的支持点。”接着他话锋一转:“只是那个位置,只能是少数存储巨头才能占到,也只有他们有去看整个存储架构,甚至IT架构的能力。”

 

李锋的话揭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尽管存储管理软件从功能到架构,已经超越硬件,成为存储产业的价值所在,但是它的独立性还远远不够,至少商业操作上的独立性还远远不够,在后两类软件中,它还必须依靠与硬件集成为一体的解决方案,由IBM、EMC、惠普这样的存储巨头以直销方式交到用户手中,而且还伴随着大量的服务咨询费用。例如EMC是以卖硬件方式卖Centera的,HDS是由高端磁盘阵列为主体卖它的邮件解决方案的,惠普是以软硬一体的网格存储解决方案来出售其RISS系统的。

对比整个网络存储市场400亿美元的市场总量,存储管理软件虽然已成相当规模,但在这个庞然大物面前,仍然相形见绌。而其市场的一半仍要受硬件的影响,多年发展,虽然已有凌驾整个硬件架构的质变,但要真正主导存储产业的发展,还需要更深层次的蜕变。

进化还是异化

 

2003年,EMC位居存储管理软件市场首席,市场份额占有率达28.3%,这与其收购Legato有直接关系,而后EMC延续收购策略,接连吃下Documentum、VMware等知名存储管理软件厂商,2004年更瞄准中低端市场,继续以收购海口四处吞食,在这方面的领先位置已是无人能动。

但EMC的运营模式仍然是以存储硬件为主,这使得其收购过来的资源大多被拉入原有体系,对存储管理软件产业的推动并不见得有太大助益。

Veritas软件位列第二,拥有市场份额18.7%,而按细分市场计算,Veritas在NT平台上占据40%以上市场份额,再加上其独立软件厂商的身份,众多业者都对其推进存储管理软件的发展抱以厚望。Veritas自去年开始在高端的重点转向应用性能管理,虽然拓宽了存储管理软件所涉及的领域,但其效用计算的推进还不是很清晰,这也影响了它在整体存储架构上的影响力。

Veritas后是IBM市场占有率为13%;第四和第五依次为惠普和CA,分别拥有市场占有率5.6%和5.3%。

前五大存储管理软件厂商里,只有第二位和第五位是独立软件厂商,并且影响力都局限在中低端以及功能应用上,其他的存储管理软件都只与自家硬件来往甚密,这使得存储管理软件的成长沾染了太多的原始气息。

 

今年迈克尔·戴尔访华时就曾说:“未来DELL的重点会在网络存储上”,DELL还推出了数据保护软件Galaxy Express,其言其行让同业为之变色,而也就是在今年,EMC、IBM等存储巨头在虚拟化技术上嘴仗不断,虽然大家都在做相互连接的工作,但总免不了嚷嚷一下说“用他们的软件来连接我们的设备,性能有问题”,所以最佳的选择还是各用各的那一套就好。

 

似乎大家都是这个心思,HDS有自己的TagmaStore、惠普有自己的Openview、IBM有自己的Tivoli和SAN Volume Controller等等,NetApp有自己的Data ONTAP,如此等等,反正意思就是用我的存储管理软件就可以管天下,别人的在我这里也都一眼就成裸设备,这样的竞争对存储管理软件来说,究竟是能在竞争中融合进而进化呢,还是因为这种倾轧会走上另一条路?

--吴力秋

 现在我们仍然很难估计C++程序员的数量,但在2003年,IDC报告说有超过300万的全职C++程序员,这个数据还是比较可信的。虽然我不能够精确地计算,但是我所拥有的所有指标都显示,C++在经过前十年(1985-1994)的爆炸性增长之后,后十年(1995-2004)其使用人数一直在稳定地增长。我还没有经历过其增长停止的时期。我猜想,虽然面对竞争产品的有力宣传和肆无忌惮的促销活动,它仍然稳定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在这个时期中C++语言保持着稳定性(stability)。在这些年头中,这种语言的实现有了很大的改善,其类库的数量、质量和复杂程度都有所增长,同时我们对如何使用C++的理解也进一步深入了。但是,1995年D&E中描述的这种语言我们现在仍然在使用。标准的C++拥有足够的特性,它能够适应十年中编程技术和应用程序的增长,其稳定性也允许它实现跟上潮流。

 

那么,这些C++程序员到底在做什么事情呢?他们在编写哪种类型的应用程序?他们使用了哪种编程风格?我不知道,谁也不会知道。同样,与C++程序员太多了以至于无法估算类似,不同的应用程序领域也太多了,某个人需要掌握的编程风格也太多了。有时候我们会听到别人说"C++应该这样使用"–这样的表述一般都是痴心妄想,它们来自于非常有限的经验。我们在与很多人一起玩"盲人与大象"的游戏。有些人已经阅读了一百多万行代码,编写了成百上千行C++代码,读过C-vu、C/C++ Users Journal等杂志中的所有文章,读过所有优良的C++书籍和许多劣质的书籍,读过所有的与C++相关的论文,并在C++新闻组中"居住"了很多年。这种人很少,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只碰到了其表面。这种人一般都是最后发表简单概括的。实际上,我听到的最简洁和自信的概括(包括正面的和反面的)都来自于那些几乎没有C++经验的人–无知是福。

 

当我试图理解如何使用C++的时候,我首先考虑下面两个方面:

·应用领域

·程序员(设计师、软件产品公司等)的成熟度

编写实时(嵌入式)系统的程序员与编写专用的数据库业务程序的程序员所关心的内容是不同的,他们与编写高能物理(high-energy physics)应用程序的程序员所处的环境也完全不同。我发现听取新应用领域的程序员的想法并向他们学习是有好处的。

很难存在某种东西跨越所有应用领域都有意义。但是可以说某种东西(跨所有应用领域)是成熟的。从高层次的角度来看,理想的编程语言可以表达为:

1. 在代码中直接地表达概念

2. 在代码中直接地表达概念之间的关系

3. 在独立的代码中表达独立的概念

4. 自由地组合那些表达概念的代码,无论这种组合是否有意义

此处的"概念(concept)"与"想法(idea)"的意思大致相同,并且可以参考我们所命名的任何东西、在设计时出现在黑板上的任何东西、在我们的课本中描述的任何东西,等等。

 

我"测评"成熟度主要基于人们如何把这些想法应用到产品代码(也就是受现实条件约束的代码)中。如果某些人使用C++的原因主要是把它作为"更好的C",那么他们在(上述的四条中的)第一条就遇到了失败–他们就不能使用类、类层次和参数化(模板)来直接地表达想法以及想法之间的关系。如果某些人坚持把C++仅仅看作是一种面向对象的语言,那么他们在第三和第四条会遇到失败–他们会构造厚重的层次,通过一些不适合的依据把无关的概念绑定在一起,排除内建类型和简单类。

这意味着,即使语言不作进一步改变,也有很多方面有待改善。通过简单地使用自己计算机上已经安装的、作为ISO标准C++一部分的工具,大多数人就可以改善他们的编程效率、减少错误率、提高运行时性能。如果你没有试用过STL,那就试试吧。也许它不能严格地满足你的需求,但是它是标准的,并且演示了 "现代的C++"中的很多关键技术,你可以使用这些技术来解决问题。我曾经指出的教育的题现在更糟糕了:编程教育在很大的程度上无法跟上软件生产方面的变革。由于我最初编写D&E,我成为了一个专家,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这种倒退趋势。

 

那么这些C++程序员到底在做什么呢?这是你可以想到的:"普通的PC业务应用程序"、嵌入式系统、电子商务、游戏、科学计算、网络软件、操作系统、设备驱动程序、移动电话等等。在继续之前,我建议你看看我持续维护的一个小列表http://www.research.att.com/~bs/applications.html。我个人特别喜欢"冒险和与众不同的"应用程序,它们拥有极端的性能和/或可靠性需求,例如JPL火星漫步者自动驱动系统、MAN B&W巨型船用柴油机引擎控制系统、高度分布式系统(例如多玩家游戏)的ICE下层构造。

--Bjarne

     从福州到深圳的时间是10小时35分钟,上车之后就一直闭着眼睛,这样可以在半睡中抵达。第一次去深圳时傻傻地盯着窗外,显得紧张,因为不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后来就习惯了。其实车窗外并无风景可看,交错的高速公路和一站又一站的收费站,仅此而已。然儿,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正在改变。

 

     车速很快,车窗象电影的幕布随着时间流逝流水般穿过双眼。你可以将它理解成动画,一帧又一帧,存在消失存在消失,重复的程序不可逆的过程,你所能感受到的只是那一连串由存在的瞬间和消失的瞬间组成的时空之流。

 

    我的大脑通过感知系统将这过程记录下来,存储在我的记忆区里。当然这种记录远没有计算机摄录系统(IR)那般精确和完整,但却比IR有趣得多。

 

    记忆是不完整的但却是丰富的。时下,我在回忆汽车经过的前两个收费站的印象,脑海里除了闪现的画面我还回忆到那个过程中我的感受。我感受自己孤独,感受将要背景离乡,感受到这旅途让人无趣,感受未来无法掌控,让人害怕。

 

     前一分钟汽车在离目标地的第N公里处,后一分钟汽车在离目标地的第N-T公里处,在这过程中汽车在折旧,零件在磨损,时空在位移。前一秒钟的我在那里,后一秒钟的我在这里,然后还有下一秒钟的我在别处。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现在的我从前一个存在的我继承记忆,这样“我”只是由不同时空中我的存在的集合,是唯一的又不是唯一的。

多么美妙的存在的瞬间和消失的瞬间!

 

夜深何往

华灯已为你开启

你又何苦藏在门内

 

别害怕

 

穿越这浮华

穿越这浮华

握紧你的梦想

你就是这暗夜的光彩

 

起身吧

 

迎向冷风

迎向冷风

冷风不能令你退却

你是命运的王者

谁可以阻你?

 

微笑吧

 

挥动你的手

挥动你的手

让世界听听你的力量

让大地感受你的心跳

你是这命运的王者

论神鬼也要任你差遣

 

夜深何往

夜深何往

梦在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