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8月28日

    一个又一个灿烂的白天,明晃晃地写在玻璃窗上了。一个又一个黯淡的黑暗又从玻璃窗隐遁了。
    呵,那分明与不分明的梦,不甜蜜也不苦涩吧?我们不妨让动脉血管凸起,热情洋溢地一起一伏;我们不妨伏下身躯在去倾听血液象浑浊的河流一样流淌。这时,你也许会陶醉在这有力的声音里,心被巨大的幸福激荡着,不剩一点缝隙……
    我们是一群正在学步的工匠;我们正在学会使用理智而不是感情。
    每天每天,太阳都是新的。
    晨雾朦胧,露珠晶莹,泥土的气息,鸟的叫声,四周深沉的色调,离尘绝俗的感觉弥漫了我、你、他。你被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仿佛听见细细的乐曲像一只雪白的鸽子从我的头顶盘旋着缓缓落下,然后又像轻纱一般从她的脚下向远处覆盖着过去……
    时光总要流逝,昨天的风吹不到今天的树,我们知道无数个明天会有无数个讲也讲不完的故事。
    每天每天,太阳都是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