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5日
静静地守候

        和你相遇,是一种偶然。与你牵手,是一种必然。多少日子,夜深人静时痴痴地望着你,在静静地守候中渡过。哦,我的语文网,我的论坛!
        

        这里承载着我难以割舍的深爱,这里,承载着许多人赋予的重责,这里,更承载着朋友们共同的希冀!她是我的,又何尝不是你的 ?

        当看到您充满浓浓的师生情,我欣喜;当看到您充满智慧的思考,我沉醉;当看到您充满感情的交流,我珍惜;当看到您充满成功的快乐,我祝福。
        

        当看到在线的朋友的名字,一个个定格在某一点上;当看到贴子的数量,停留在某一数字上;当看到网友的争论在某一无聊话题上……我无言地痛。

        于是,爱,在静静的守候中升华。我守候着你啊–中国语文网,一次次地刷新,让我充满遐想;一篇篇回复,让我不再孤独。于是,情,在静静的守侯中旖旎。我守候着新朋,和你一起分享;我守候着旧友,与你一路同行。  

        想说的太多,思长而言短,爱浓而语淡,声声话语只凝成一句:爱你,就是为你静静地守候!  

        我守候着,守候着……
 
长发的诱惑

        长发,对我,一直是一种诱惑,一种美丽的诱惑。
        小的时候,看着姐姐们那长长的麻花辫,心里常常在想:我什么时候头发也能长这么长哦?也能像姐姐一样梳起长长的、油亮的麻花辫啊?!每次姐姐梳头的时候,我都会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仿佛姐姐一下一下地梳理的是我的头发。可是,我的头发总是留不长,因为妈妈要上工,姐姐要上学,奶奶根本不能给我梳头发,唉!我还得看着奶奶呢,她有病哦!是那种老年痴呆症吧,反正总要跑丢,仅管我很卖力气地看着她。为此,我还晚上了一年的学呢!唉,我的长发哟!
        那时候,我总是梳着短发的,胖乎乎的,圆圆的小脸儿,眼睛不大,一笑就有两个酒窝,大人们很喜欢我,说我像个朝鲜族小姑娘。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哦,我的心里有个长发的梦。总是用纱巾绑在头上,想象它是我的长发。有一次,二姐剪了一段头发,足有半尺多长呢!我偷偷地把它帮在了我的头上,感觉自己真的长出了一条长长的辫子,好漂亮!可惜,后来,妈妈把姐姐的头发给卖掉了。
        等我上学了,头发也留得长一些了,但是因为是幺妹儿嘛,每天都是大姐给梳头发的,自己根本没有学习梳头发啊。等大姐结婚走了,我的小辫子也没人给梳理了。终于,在乱了几天之后,小辫子被剪掉了,哭了好几天,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就这样,在小学里,我一直都还是那个像朝鲜族娃娃一样的女孩儿。
        上了中学,我开始留头发了,自己和同学一样也梳成两个像猪八戒的耳朵一样在自己耳朵后面垂下来的辫子,那时候好时髦呢!但是一直都没有留到太长,因为长了就梳不成那种“猪耳朵”了:)呵呵!
        上师范的时候,学校的校规好严哦,必须清一色把辫子剪掉,一色的“五号头”,晕哦!我的长发啊!每每看到街上的女孩儿长发飘飘的时候,心里好羡慕哦,眼睛不禁跟着那长发游走。
        终于上班了,我可以自己随心所欲地留长发了。一直不肯剪头发,可是结婚的时候时兴烫发的,就把自己的长头发也给烫了。没想这一烫发不要紧哦,发质就变得奇差,即使后来把它们剪下去,再重新长出来也是长到一尺左右的时候就开始开叉、断裂,我的心好痛!但没有办法,只好长到一尺来长的时候就要剪掉一些, 这样才能好一些。仅管这样吧,也算是有长发了。
        今年,我的头发长得很好,发质也有了一些改善,于是,终于突破了一尺的大关,并向更长的目标努力着,我好开心啊!我的长发也可以飘起来了!每次有人夸我的头发好,问我是不是染黑的时候,我的心里觉得真的好高兴!
        长发,这长发对我的诱惑是如此地强烈,今天回想起来这长发情结,不禁想把它写出来。这长发,让我魂牵梦系了这么久的长发,我会一直让它生长下去。
我们相逢在春天

    经过冬的跋涉,我们相逢在春天。

    阳光像一首纯情的诗,让我们感受着甜蜜和温柔。

    大地像一幅绚丽的画,让我们感受着色彩和音籁。

    溶雪的流泉,悄悄地逝去了冬夜后的残梦。大自然让我们相逢在春天,春风解冻了我们心上的冰原。

    翠草相逢在春天。

    花朵相逢在春天。

    百鸟相逢在春天。

    心与心相逢在春天。

    爱与爱相逢在春天。

    一切欢乐,一切幸福,一切大自然中活跃的生命,都在这春天的世界里相逢。

    我们敞开感情的心窗,采撷春天里的瓣瓣诗意。

    我们倾洒春的希翼,描绘春天里的点点画境。

    一双双相伴的手,共同撑起如洗的蓝天;一颗颗相伴的心,共鸣着美的旋律。

    我们相逢在春天,我们拥有春天。

    我们相逢在春天,我们珍惜春天。

    我们相逢在春天,我们播种在春天,这样,我们才能拥有永恒的春天。
     微        笑   
        临别的时候,你说:可要给我写信啊!写什么都行。我会想你的。
        我用微笑望着你。我不摇头,摇头不是我的真心话,我不想在如此庄重的时候开玩笑。我不点头,因为我不敢保证自己会给你写,虽然我曾经写过很多。我当然也不会用眼泪为你送行。知道你一去不复返,再想见很难,我不能与你同行,我应该把眼泪哭干。但是我不能。既然这可能是最后一面,既然我们曾有过那么美好的日子,为什么要让泪海淹没过去和未来。即使地球明天爆炸,回想我们曾经拥有过的那些时光,我会坦然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末日。
        于是我咽下眼泪,漾出微笑。离得很近,你应该能看清我眼角的鱼尾纹。从前,一丁点儿开心的事我也会哈哈大笑。你说:你应该学会微笑,要不然很快眼角就会出鱼尾纹。可那种畅怀大笑是能够憋回去的么?我不会因为惧怕鱼尾纹而放弃欢乐的畅快。
        如今我用微笑为你送行。学会微笑真难,少女的微笑勾人魂魄,蒙娜丽莎的微笑令世人动情揣摩。我早已不是少女,所以我的微笑不是少女的含羞,我更不是蒙娜丽莎,就学不会她的神秘莫测。
        微笑不是学会的。要么是天生丽质,要么是饱经沧桑。面对我的微笑,你说,你属于哪一种?
        你离去了,在我的微笑中。望着你一去不回头的背影,我害怕想像没有你的日子。
        多少个夜晚,思念逼我坐到写字台前,一遍遍展摸你留下的地址。我知道,我不会给你写信。岁月还示把我雕刻成语言大师,落到纸上的只能是苍白无力,不如等待你归来的日子,用我的哭,我的笑,我的举手投足,我的一切告诉你我的思念。据说月球也已经快成为地球人的卫星城了,而你只不过是在地球上离我远了点儿。
        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忘记思念的痛苦,对着所有的日子,对着所有的面孔,微笑。
        我想,这一切都因为你不在我身旁。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这是一种无怨的美丽,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等你心愿开花,等你梦想成真。等你在黑夜中能勇敢地长大,等你幽蓝的秋水里长满海星星和红珊瑚,等彩裳的你走进童话再走出童话。等你步入正午理解与成熟的光轮,同我携手走过青春岁月,走过我千年不衰的心。

        这是一种晕眩的美丽。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等你低诉,等你哭泣,等你牵衣。等你远程的邮件,等你熟悉的清音。等你打马经过门前时“得得”的蹄声,等你意外地出现在幸福甜蜜的路口时面颊的绯红。等你敲门,等你电话,等你流盼的眼神。

        等你风雨相送,等你风雨相迎。等你再度唱起共同度过的行板,等你拾起我内心世纪的狂澜。

        这是一种心灵的相约。

        当我远行的身影在路上磨破,当我参天的心情在异乡顷刻塌方,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等你组画的斜阳红夕拉长我的信念,等你诗意的朦胧细雨温柔我风化的浪子心。

        这是一种崇高的呼喊。

        当我生命的每站都落满雪花,当前线的汛期淹没了归期,当我的呼喊已结成冰凌,当我还来不及说一声……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等你音乐的列车为我拉一声清脆的汽笛,等你交响的铁锤敲醒我昏迷的心语。

        这是一种字根表的守候。

        当昨日的梦已无法还原,当你再扶不起一丝记忆的植苗,当你执意的步点踩痛我离别的视线,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等你遗忘,等你不再回首日前一声坦诚的祝福,等你在我点亮所有的灯笼,满世界寻找又一个你时,你已睡成一帘幽梦,梦里你轻轻地唤我……

        这是一种永远的风度。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作者:方舟)
 名    字

 

        我总想轻轻地喊出一个名字,如五月的黄金雨轻柔的撒向大地,如雪浪花亲吻着礁石。

        哦,这名字就是我的生活,我的呼吸,我全部履历的缩写;是一束耀眼的花,清冽芬芳,开在我多雪的生命里。

        这名字日日夜夜在我心中响着,响成了一条喧闹的河,要从我的舌尖涌出。

        可是,我只有紧紧地咬住双唇,怕在忧伤或在高兴时说出了它,怕在梦中喊出来。

        我总是轻轻地喊出一个名字,当四周无人的时候,我呼唤起,泪水不禁充盈了双眼。

 伞       

        窗外,又是雨的世界,望着孩子们举着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伞,在雨在欢笑着,心情地享受着雨给他们带来的乐趣,我的思绪再一次回到童年。

        我小的时候家里没有伞,于是,我最害怕下雨了。可似乎那时的雨水又特别多,特别勤。一下雨,就找一快破塑料披上,走在满是泥水的街道上。

        后来,在生产队当队长的哥哥给我弄了一个大大的化肥袋子,是那种用很厚的塑料制成的袋子,一折就成了一个披风,连头带身体都遮上了。其他小朋友是没有的,当时我就像个骄傲的公主。

        三年级时,市里住的表姐送我家一把旧伞,伞面是红底带五颜六色的花纹,漂亮极了。虽然有些褪色,伞把也坏了,可是,每到下雨时仍是我和姐姐争夺的对象。而这把伞也是同学们羡慕了好久的,我炫耀的资本,只有我的好朋友,我才舍得借她用一下。

        到师范去上学,离家住校四年,我买了一把属于我的花伞。是把折叠伞,粉地儿白色的小花,我还精心地为它缝制了一个小伞套,它伴我风风雨雨。

        后来,上班工作了,成家了,伞也换了许多,样式也越来越漂亮,可那两把伞却永远在我心底珍藏着。

快乐——如阳光      

 
        又是一年飘雪时,片片雪花载着2003飞驰而去。市场内彩条、圣诞树、大大小小的贺卡、小饰品已经在招摇了,又是一年岁尾时。lJb)u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但我们却不能看到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日落。就像我们的心情一样,不可能天天是快乐的,总有一些不如意,总有一些淡淡的烦恼萦绕在心头。只是当拨开云雾风阳光时,心情也就为之一振,这就是所谓的快乐了。r(I@@
        当我们家人团聚的时候,当我们夫妻携手漫步林间的时候,当我们与孩子嬉笑打闹的时候,当我们和朋友喝酒消遣的时候,当我们上网和网友聊天的时候……快乐就如同阳光从每一个缝隙中渗透出来,浸透了我们的四肢百骸。^
        快乐——如阳光。
        清早,外面纷纷扬扬的飘着雪花,阴霾的天空中,透射出一丝一缕的阳光,让人觉得还是那么温馨。
        雪花不是大朵大朵的,只是在飘着,飘着,很小的,像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水晶片儿,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来,五彩的光芒。
        偶尔,一片雪花飘落在你的脖颈上,凉丝丝的,让人不忍拂去。
        原来快乐,可以使心情如此美丽。
                                                                                                                           03年12月
 三  月  雪      
        是春天的一个玩笑吗?它给我们的不是绿茸茸、红灿灿,而是白茫茫。人都说“阳春三月”,可如今的三月并没有那种暖意,却一切都被银装素裹,恰是一个温温柔柔的新娘穿了一身白礼服,但是并不完全遮住她那千种温情,万种娇羞,毕竟是在三月。雪落在地上不久便化成了水珠,而后又落上一层又一层,那未来得及化去的就点缀了这个初春。
       刚刚转青的杉树,被这雪装扮得俏丽多姿,不,还是树前那个姑娘美,她那一身红色的风衣被这雪景辉映得格外夺目,恐怕只一个“美”字是不能完全意会她的神采的,她是雪在最美的一处风景。瞧,那个摄影师刚刚拍下她雪的合影。是雪点缀她,还是她给雪一种风采?还是你走进这个世界,不,这幅图画中自己体味自己领略吧。也许你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春天快来了,雪就会远足去了。这三月雪是不常见的,为什么它今年来了呢?来得这么勤?我想不懂。
       我用脚在雪上印下一排排的印迹,做那种儿时“走车道”的游戏,回头望我的杰作,还是蛮直蛮直的嘛。我累了,找一块没被雪埋住的地儿靠树坐下来,抓一个小木棍在地上画着,忽然,发现一丛绿茸茸的草,虽然并不是绽绿绽绿的,可在雪的对映下是那样耀目,我忽然顿悟道:三月雪是来踏青的。
抓住一个春天       
        春来了吗?我持着疑问。悄悄地走近了四月。伶俐的风吹开了窗子,涌进心房——暖洋洋的。一点点润心滋脾的温柔落下,撷一口尝尝,一直甜到心底。带着冲动的相机,把原野中第一抹绿收回在底片上,留做永远。
        满树粉红雪白的诱惑,抓住眼睛,放一个花瓣进去,揉碎成泪水滑落——绝没有一丝的冷漠。纵然没有绿的衬托,也还是经不起那诱惑。
        梦也恬静,一只绿色的小蜻蜓落在芦苇上,招摇地忽闪着透明的翅膀,却补一张网粘住。于是,拼命地挣扎,打乱了一切宁静。毕竟它来得太早。梦又似乎有些很残忍。
        一束强光刺激着视神经亢奋,丢弃了梦的洒脱。去寻找一枚七色花放在柳圈上炫耀,可世界都被染成了绿色。
        过去的日子泪涌满眼——飘落,红、绿、蓝的组合,让眼睛也开了一扇窗,便拼命地搜索,最终还是收到许多的绿色。
        是春天来了!
        春从冬雪中醒来,从冬雪的温柔中醒来了。把思念留给凛冽的寒风,只带了绿的希望和点点滴滴的欢娱的泪水,温馨的微风。
        春的醒来,结束了大地的酣梦,酣梦的结束孕育了新的希翼,是冬凝结着心血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