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5日
永 恒 的 瞬 间

        有些事发生在昨天,已经忘记。
        有些事过去许多时候了,却还记得。
        一件小事,一个关怀,几句话或者一个微笑,一个惊讶,都可能像年轮似的刻在脑子里,留下永远的记忆。而这一瞬间,将成为永恒。
       人生之旅,写不尽那么多的“瞬间”。
       而这许多的“瞬间”留给人的仅仅是美丽的回忆吗?不,还有,还有什么呢?

走    出

        细雨蒙蒙,又是桃花开放的时节了。
        总想到外面去看看那蓝的天,绿的草,吮吸那清新的空气,享受那春光明媚的日子,总想……
        总是在不知不觉之中,一切都悄悄地改变着,当那娇嫩的桃花羞涩着敞开心扉倾吐衷肠时,太阳就京戏得温柔起来。这时,总想到野外去踏青,或到小树林中却散散步,总想……
        然而,我注定会失望。
        那是怎样幼稚的季节呀?蓝天总有满怀的心事,终于在这一天,抑制了一个漫长冬季的泪水,流溢了,沾湿了大地的衣襟,仍旧是孩子般,虽然人们把希望都寄予给她,她却并不珍惜,任性地耍着脾气。于是,一切都只在无声无息之中装饰着自己。
        尽管没有碧蓝的天空,没有明媚的阳光,没有温柔的春风,但这世界依旧可爱。来吧,把心交给自然,去看一看那外面的世界。
        于是,当那份缠绵的雨丝垂挂时,撑起一把伞,走出。
欢     乐
       
        你说如果再见面要快快活活,你说如果相逢别紧锁眉头。想见时难为什么总让忧伤缠绕?不该发生的祈祷和悲哀都无济于事。
       今晚你依偎着我,小女孩似的朗声笑着,责怪我缺少幽默。我搜肠刮肚理着话题,却都不是想说的。真怕碰断那根细细的系绳,让心洒落一地珠玑。
       你抽抽鼻子,说天真冷,然后仰起头,笑着问怎么没有月亮、星星。我却只看见两颗星星落在你的眼角,一闪一闪,你偷偷抹掉了。
       太深的痛苦有时只有欢乐才能表现,太多的忧伤有时需要笑容来装饰。可是今晚的雪会使世界永远洁白吗?你踽踽的身影在地上写着孤寂。

牵     挂 

 
        

不知从何时起,牵挂似那绵绵的春藤,悄悄地爬上了心头。
       那一份真挚,那一份热烈,缠绵着你,喂给你痛苦,塞给你悲哀,又催你振奋,叫你期待。人生无奈!你淡淡一笑,却忽然发现,无忧无虑的岁月早已涂成浪漫的朝霞,潇洒在了悠悠的云端。
       时常,那浓浓的牵挂会升腾起来,将你吞没。一股神圣的力量牵挂着你,辛辛苦苦地去奔跑人生。有时,瘫倒在床上,瞧着调皮撒娇的阳光温情脉脉;幸福得真想马上就死掉,好累!
       也许太认真,也许太执迷,也许真就根本没有什么,也许也许……
       何苦?顶多一个世纪的游戏,一次更加浪漫的远足终会将一切抛给烟云。没有牵挂的人生太轻飘,就像那没有牵系的风筝,终会在茫茫空虚中将自我迷失;然而,心中盛满了太沉重的牵挂,自由快乐的天使啊,你还能重返蓝天吗?
       一股甘泉柔柔地溢淌出来,盛满了你的灵魂,清甜清甜,倒映出你的面庞,

牵挂是一条项链的金坠子,使本可以成为神的,成了人。
        牵挂是一口永远也洗不净的锅子,时刻提醒我们不该做拔自己头发的事。
        牵挂是写字楼外遥迢的灯火,让你在爱人类之外更深爱其中的几个人:父母、爱人、孩子。
       
牵挂愈遥远愈沉重,越寂寞也越幸福。

2004年08月28日

    一个又一个灿烂的白天,明晃晃地写在玻璃窗上了。一个又一个黯淡的黑暗又从玻璃窗隐遁了。
    呵,那分明与不分明的梦,不甜蜜也不苦涩吧?我们不妨让动脉血管凸起,热情洋溢地一起一伏;我们不妨伏下身躯在去倾听血液象浑浊的河流一样流淌。这时,你也许会陶醉在这有力的声音里,心被巨大的幸福激荡着,不剩一点缝隙……
    我们是一群正在学步的工匠;我们正在学会使用理智而不是感情。
    每天每天,太阳都是新的。
    晨雾朦胧,露珠晶莹,泥土的气息,鸟的叫声,四周深沉的色调,离尘绝俗的感觉弥漫了我、你、他。你被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仿佛听见细细的乐曲像一只雪白的鸽子从我的头顶盘旋着缓缓落下,然后又像轻纱一般从她的脚下向远处覆盖着过去……
    时光总要流逝,昨天的风吹不到今天的树,我们知道无数个明天会有无数个讲也讲不完的故事。
    每天每天,太阳都是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