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09日

        早上八点半被闹钟叫醒,感觉头昏昏沉沉的,穿好了裤子才想起昨晚加班到11点,于是把闹钟往后调一个小时,脱了裤子接着睡。再次被闹醒的时候感觉头好痛,狠狠地在床上赖了二十分钟,忽然感觉好伤感,头痛欲裂的时候身边竟然连个人都没有,没人虚寒问暖,没人端茶倒水,好孤单!如果我死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知道会有多悲惨。正想着怎么孤单地死去的时候,电话响了,同事打电话来说刚才门铃响了,开了门却不见人,问是不是我按的门铃。见鬼,我还在床上,莫非我的魂去按了?

        挣扎着起床。坐上公交车的时候,孤单的感觉更强烈了。我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昨晚没睡好?最后想想估计还是因为头痛的原因,据说人在生病的时候心理特别脆弱,我今天肯定就是这种状态。拍拍脑袋对自己说,没事,挺起,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展现咱男儿本色。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那家伙竟然列了四十几条内容让我改,我哭!哭也没有用,头痛也没人理,该干的活还得干。最近干活很没状态,不愿意去动脑筋,就那么点东西,改来改去,改得我一点积极性都没有了,不是看在那点儿工资的面子上,真想拍屁股走人。想想自己毕业两年了,已经拍了很多次屁股了,不是个好习惯,得改。

        五点的时候,那家伙在QQ上发消息问我,改完了没?我说没。他说今天能改完不?我说很紧张。他说得抓紧啊,我说好。拿别人的钱,就得听别人的话,办别人的事,天经地义的,没什么好抱怨的,这么想的时候手上不自觉地就加快了Ctrl+C、Ctrl+V的速度。

        晚上吃完饭的时候,那种孤单的感觉又扑面而来,今天忙了一整天,竟然忽略了它的存在。可是忽略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它会在我静下来的时候突然冒出来,摧残我的身心,埋没我的斗志,就像现在这样,而且似乎还有愈演愈烈之势。感觉它就像一团妖火,扭曲着身形,变幻成恶魔的脸,满脸狰狞,呲笑着,狂叫着,突然张大嘴巴向我扑来,我一拳捣进它的喉咙,却再也抽不出手来……

        想多了,头又开始痛了……

2009年05月28日

        明天去苏州玩儿,突然不想去了,真后悔答应了同学,想反悔都来不及了。晚上查了去上海火车站的路线,我最迟得六点钟起床,六点二十出门,否则很有可能赶不上火车。明天要早起,本该早点睡觉的,却睡不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其实不用想也知道缺的是什么。

        二十多天来每天都有联系,突然没消息了,还得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去打扰她,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只能一次一次地打开校内网看看她有没有更新日志,希望能有一点她的消息,可是却没有。我真傻,我明明知道她下班了就上不了网了,不可能去更新日志,我却还是固执地一次一次地去看。

        不知道她现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不知道她有没有睡觉,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我这样地睡不着。她说喜欢我给她发短信,喜欢我给她打电话。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像阴魂一样地缠着她,不想让她觉得我好烦,况且我也确实给不了她幸福。给不了她幸福,就给她自由,不知是哪位伟人说的话,太有才了,佩服一下。而且从下午说话的语气也可以看出,她是真的不愿意再理我了。

        其实真的好想给她打电话,可是我却不能打。以前的时候,她说分开了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却说不要,想到以前,我没法儿做朋友。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地就应验了,果真连朋友都没的做。以前的时候我还劝她,无论以后怎么样,都要开开心心地过,因为这段回忆是如此地美好。轮到我的时候我却做不到那么洒脱。

        她以前的时候老是说我傻不啦叽的,我倒希望我真的很傻。都说傻人有傻福,可我却没有。傻人的幸福不属于我。

        睡觉了。晚安,小兔儿!

2009年05月27日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当你在QQ上跟我说“别跟她提分手了,这么多年坚持下来也不容易”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即将离我而去。而你那句“好好跟她谈,不要发火,她不懂你的时候,你耐心跟她讲,再不合适,以后也许会好的”则更像是临别时的谏言,我知道,你真的要离我而去了,但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如此匆匆而去,甚至连给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从5月2日到5月27日,短短二十来天的时间,我过得是如此的快乐与充实。在我为辞职的事闹得心烦意乱时,是你来到了我的身边,鼓励我,支持我,给了我无尽的信心与勇气。在我被感情的事搅得郁郁寡欢时,是你走进了我的心田,安慰我,开导我,让我能够重见天日。是的,没有你就没有这二十几天的快乐,没有你这二十几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你要离开了,真希望能留住你匆匆的脚步,哪怕缓一缓我也心满意足。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是你陪我走完了复旦那条看不到尽头的校园路,是你陪我到大润发买了衣服,是你好几个夜晚陪我在阳台上边喝酒边畅谈人生,是你陪我见证了复旦燕园的坑人之处。太多太多了,数也数不清楚。可是现在,你要走了,还走得这么匆忙,这又是何苦?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你是第一个说我唱歌唱得好听的人,你是第一个吃我炒馒头的人,你是第一个因为我的倔而哭泣的人,你是第一个听我完全吐露心声的人。而在你走之后,又会有何人?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在我躺在床上边玩儿电脑边看电视的时候,看着你给我洗衣服里里外外进进出出的样子,我的心里甜蜜着。在我坐在桌边边喝酒边啃着鸭脖子的时候,看着你在灶台边忙碌的身影,我的心里温暖着。在我两次想要喝啤酒又怕冰柜里的拿回去不凉了的时候,看着你倔强地不顾那个上海老女人的喋喋不休拿着袋子给我抓冰块的背影,我的心里感动着。而现在,我的心里痛着。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当我一遍一遍地叫你老婆的时候,你笑了。当我喝醉了酒不让你送我下楼的时候,你哭了。当我轻轻地挠你的时候,你尖叫着。当我要回到浦东的时候,你不舍得。每次你说你以后要生个小姑娘可以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时候,我都说要生个儿子呢,你就撅着嘴说生个儿子就不能把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了。每次我说你好乖好可爱的时候,你总是说你以后生个小姑娘会更乖更可爱。以后,以后在哪里呢?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我在QQ上问你,你是不是要和你蔡姐姐说我回非州了,你说搞笑,你没有义务和她交待。我一遍一遍地叫你老婆,你说别这样好吗。我打你电话,你关机,让你开机你说你不想聊。我说我几个同学约我明天去苏州玩儿,怕你一个人过节孤单,想叫你一块儿去,你说谢谢我不去。我问你我们之间是不是结束了,你说没有开始,何来结束。你以前说过,即使分开了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为何现在却又是如此地绝情?我知道,我们是真的结束了,你真的离我而去了!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把我从你那儿借的快乐还给你,还不了的我只能说声“谢谢你”。你的生日我将忘记,你的校内密码我也不再记忆。我以后将不再打扰你的生活,只希望这二十来天没有给你留下伤心的回忆!

  别了,我那快乐的小白兔儿,希望你永远是我心中那只快乐的小白兔儿!

              ——谨以此文纪念我那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二十天爱情

2009年05月26日

        晚上回到家,姐和姐夫都还没回来,估计姐去买菜了,姐夫晚上加班。不管了,打开电脑上网。上着上着手机响了,女朋友打来的。接了,她说了一堆以前听来很甜蜜现在听来却很反感的话,后来终于忍不住发火了,正发泄我恼火的情绪呢,姐端来两个粽子,说饿了吧,先吃点粽子吧。吃饭的时候姐问我是不是和红杰吵架了,我说嗯,为了一点小事,经常吵架的。姐似自言自语道,前几天还给我发短信说想你了,想快点做完实验好过来看你,怎么今天就吵架了呢,有什么事你大度点啊,不要跟她吵呀吵的。我无语,略过不提。

         吃过饭继续看网页,看着看着忽然想到她在干什么呢,是不是还在看《金婚》?想给她打个电话,又心疼一分钟三毛九的电话费,想想还是算了,看看她的校内吧。刚打开网页,她的电话就来了,接通了小聊了一会儿。她问我是不是不开心,我否认,她再问,我再否认,她再问,我只好承认,确实有点不开心,因为刚才女朋友打电话过来,求我再给她一次机会,心里挺烦的。她说我刚一接电话她就感觉到我不开心了,至少没有昨天开心,虽然昨天加班了。我惊诧于仅仅从一个“喂”字就能听出我的不开心,而且非常确信地一问再问三问,那我这“喂”字也喂得太丰富了点儿。于是想起了《赤壁》诸葛亮与周瑜的那段琴音对话,难道世间真有此等奇异之事?或许真有心灵相通一说,可越是如此我心里越是忐忑,我能给她什么?我现在连自己的未来都掌握不了,如何给她未来?或许到最后,她从我这里得到的只能是无尽的伤害,那不是我愿意看到的,甚至连想都不愿意去想。我是罪孽之人,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又何必让她跟着我受苦?

        刚挂了电话,还没来得及放下,它就又响了。女朋友打来的,犹豫了下还是接了。一接通就听到她的哭声,正要发火,她却告诉我她的腿被钉子划破了,流了好多血,裤子都划烂了,好疼。我心里一怔,忙问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去看医生。她说没有,实验室里有酒精,她擦酒精了。我问她严重不,她说不严重,已经没流血了。一听就知道她说假话,这种情况我太熟悉了,我甚至完全可以想像到她的眼泪从眼睛流到下巴上在脸上所流经的路线,而这种带着颤音的哭声,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有,一是委屈之极时,二是痛极之时,此刻显然是后者。让她去看医生,她说不用,后来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她必须去看医生,她才答应。

        挂了电话,我却迷惘了,明明很强烈地要求分手,为何知道她受伤了却还是如此地心疼?是出于七年来的习惯还是因为我对她仍有感情?世事弄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了。

        后来她又打电话过来,说是已经看了医生,清洗了伤口,也拿了药,已经回到了家。督促她早点休息,随后挂了电话。

        今天感觉挺累的,我也早点睡觉吧,希望三人好梦!

2009年05月25日

        昨天流鼻血了,晕,郁闷死了,都不知道是因为被撞的还是因为上火上的,只见那血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摔成了几瓣,若是也落到一把纸扇上,加以勾勒,估计不会亚于李香君的那把桃花扇!

        上班了一个多星期,今天终于知道了我们公司叫什么名字,庆贺一下,晚上不吃饭了。这几天越来越感觉上当了,原来说好了过来做新东西的,没想到还是改以前的东西,靠,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呆在原来的公司了。于是开始反省自己当时是不是太鲁莽了,唉,年轻人就是爱冲动,以后要记住,冲动是魔鬼。

        晚上吃饭的时候姐和我说了些家里的事,感觉心里酸酸的,父母那么大年纪了还要让他们那么劳累,我真是不孝!痛恨自己。犹豫了下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最终还是没打,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自己怎么活得那么矛盾。算了,还是好好挣钱,省着点花,过年多给他们点。以后不抽烟了。

        还得想想明天吃什么。公司的桌子上还有三个小面包,早餐有着落了。中午吃什么呢?沙县还是拉面?拉面还是沙县?靠,明天得带个硬币去上班。

2009年05月22日

        以前的时候就常常在想,前世的我是不是太过风流,欠下了太多的情债,以致今生的我要一一去偿还。

        从十六岁那年喜欢上一女孩儿而那女孩儿却在几个月后香消玉殒开始,到二十六岁现在的我因为爱上别人的女朋友而头痛心伤为止,整整十年的时间。十年的时间很短,挥手间就过去了,甚至99年3月31号的那天早上的情形我还记忆犹新;十年的时间很长,一天又一天一年接一年,足以让我头上无数头发的颜色由乌亮的黑色变成耀眼的白色。十年,伤痛太多!而今天,我的心又痛了!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容易动情,而且一动情就用情至深。四年前爱上别人的情人,在彻底地知道了什么叫玩弄感情之后,花了半年时间来舔舐伤口。四年之后的我却又丝毫不接受教训地又爱上别人的女朋友,并且在一开始就被心痛包围。天,我这是怎么了? 

        一直以为她也是爱我的,也许我错了,或许只是喜欢,又或许,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从不轻易说爱,因为爱太沉重,可是十年间却在不断地说爱。头痛,心伤,报应,无疑!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真理!

        也许我前世真的是太过风流了。情债一一还,不知今生能完否?

  自从高考的时候写完作文以后,就再也没有认真地完整地写过一篇什么东西了,总觉得把自己的心里所想写出来,就好像把自己剥光了衣服还扒了一层皮又扒一层皮地最赤裸地展现在别人面前一样,而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从来没写过QQ空间,也没搞过什么博客。然而,最近突然感觉自己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似的,悲矣,所以,从本篇开始,决定做一个改变。如果你有幸看到了这篇文章,哈哈,恭喜你,你见证了新生!

  最近刚从公司辞职,心里挺不是滋味,感觉挺对不起我们老大的。临走的一个星期,老大都没来,据说嫂子要生了,老大守在医院呢。最后一天,听说老大刚刚面临了男人最痛苦的抉择,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过程却是无比的痛苦,因为医生问他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前两天,老大还打电话跟我说,临走的时候不要和彪哥闹,彪哥性格就是那样的,如果我办离职手续的时候有人为难我,就打电话给他,他会帮我解决的,还说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他,并且让我走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一下。我当时还随口问了一句,嫂子怎么样了,没想到这一问却是我对老大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关心。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应该打电话给老大,安慰安慰他,可我没有,因为我还是要走了。想起我说要走的时候老大找我谈了那么多次话,言语也说的那么恳切,而我决意要走,尤其在现在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真是没心没肺的,无脸见他,于是电话也没打,静悄悄地走了。这几天一想到这事,就觉得心里挺愧疚的,心酸。唉,要怨就怨那可恶的资本家和这万恶的现代社会吧,没钱什么都干不了!没办法,我只能撅着屁股挣钱!没办法,我只能离开华平,因为华平给不了我想要的!

  哈哈,这么多字应该够能算上一篇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