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4日

睡了一下午觉,总算把少睡的找补回来了,人也精神了。吃罢晚饭,写完工作周报,便上网看新闻。埃及爆炸、人民币升值都是要闻,我谴责恐怖分子所为,关注人民汇率变动对生活的影响。我更关心的是,卫生部明确将把农民工、大学生作为预防艾滋病宣传的重点人群。

引用:

  卫生部:农民工、大学生成为艾滋新高风险人群
  据新华社电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23日在一个研讨会上说,近期卫生部将把农民工、大学生作为预防艾滋病宣传的重点人群。
  毛群安表示,“大学生是今后社会的一个重要预备群体,宣传工作不能集中在下游,而是应该从上游做起。”他说,近期卫生部将组织力量到大学免费放电影,中间会加播艾滋病宣传的短片。他在清华大学组织的艾滋病与媒体报道研讨会上说,农民工和大学生是艾滋病传播的高风险人群,也就是说相对比较容易成为受害者。

  我已经关注政府对AIDS的监控,在6月初卫生部发布《高危行为干预工作指导方案(试行)》,这一“旨在推动、规范和指导全国开展艾滋病高危行为干预工作,并要求将在有关场所推广安全套的正确使用”的文件之时,我就曾撰文进行评论。记得那个文件中,所谓的高危人群里还没有大学生。没有想到一个余月之后,大学生便与农民工同列了。农民工是高危对象,我尚可理解。毕竟那天常年在外,收入不多又有生理需要,难免按耐不住到较低档次的服务场所“风花雪月”一番。至于大学生也成了“预防艾滋病宣传的重点人群”,我无语,我无法理解像木子美一样为了洗热水澡、过上一个“温暖的冬天”而四处性爱的行为。我更不知道这些身处神圣象牙塔的莘莘学子们,整日都做了些什么,难道他们都已开放到整日游戏于性爱,以至于他们要与农民工一样成了“艾滋病传播的高风险人群”!?

  我真的怀疑我自己从来就没有读过大学。

  自前日驾驶考试完毕之后,我的周末又可自由了。昨日下了一整天的雨,这在北京实属少见。幸好我已经通过驾驶考试,不用再早早起床外出了,于是睡觉便是这雨天里最美的享受。
  今日天晴了,便去万通采买点东西。气温虽不高,走在路上却被太阳晒得皮疼。要价240的裤子,80块便买下了;要价280的羊皮手包,最终花了我100块。还是有一点点被宰的感觉,真不明白现在的商铺为什么非要标这么高的价不可。
  买东西回来,便无所事事了。又不想看书,不想上网,想去潘家园帮老爸买几本书,却又懒得动弹。不记得在谁的BLog上看到故宫的Google Earth图片,问是否与君临天下的感觉,但我觉得方向却弄反了。君临天下,就要面南背北嘛。我发一个上来,大家看看。

uploads/200507/24_131614_a.jpg


  看到手边放着的我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泥老虎,今年五一在济南买的,也发上来大家看看吧。

24_131746_tiger.jpg

  做完了这些,还是无事做,头晕晕的,不知道在运转着些什么,唉,还是找个片子看看,然后睡觉吧。
  等到下周的时候,一定提前把周末安排满满当当。
http://www.43sign.com/weblog/

2005年07月23日
  Soa现在还无力买车,即便是能买车,自知也尚未到买车的时候。Soa生活在北京,毕竟在北京养车的费用也不菲。可Soa知道,迟早会不得不买一车来代步,Taxi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加之,Soa现在就职的公司每年有1W元的培训基金,无所事事便也浪费,于是便报名学车。
  Soa于五月底报名,花了两个周末共四天法培(包括考试时间),便顺利通过交规考试后,于6月18日开始上车进行实战选练,于今日进行路考,并顺利通过。细算下来,自上车至考试通过,共计34天,比驾校承诺的35天还节省了1天。其实,Soa因为工作比较忙,而且请假扣钱之多让Soa难以忍受,于是只在周末去参加训练。5个周末,外加考试请了一天半假,总共四舍五入花了Soa12天,便顺利通过考试了,即便加上法培时间,也只不过一十六天。这相比北京其他驾校动辄数月的学习时间,实在是高效了不少。
  高兴之余,Soa想免费为这家驾校宣传一下。这是位于西城区的一家与交警有瓜葛的学校开办的驾校,据说从来没有做过广告的,只靠口碑运营了20余年。这是北京唯一一家不需要累计上车60个小时的驾校,而且不需要约车。在此驾校,四个人一部车,这35天里,只有这四个人使用此车(有的会有上次未过或因故未参加考试的学员一起训练,但此种情况较少),因此驾车时间便得以保障。这些也是Soa选择此驾校的缘故。至于学费,似乎不菲,花了Soa RMB3300元大洋,外加书本费40元。但是,后来Soa算下来,却感觉赚大了。因为此驾校没有其他收费,即便是路考未过也可以无限次免费重考,更不用说Soa未请假而节约的大量工资和少耗费的精力,据说这些在北京的其他驾校是不可能的事。
  Anyway,若你自己觉得会如Soa一样轻松掌握考试要求驾驶技巧,而且又恰恰惜时如命,的确是可以考虑到此驾校学习。


http://www.43sign.com/weblog
2005年07月21日

  这篇苹果计算机创始人Steve Jobs的演讲,看得我甚是激动,似乎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也相信会对我的成长有所帮助,便转来以期与更多朋友分享。我最先是在HGD’S BLOG上看到此文的,由于HGD没有给出原文出处的连接,便google了一下。以下内容来自布萊恩陳的部落格

  Steve Jobs说,你得找出你爱的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以下是苹果计算机公司与Pixar动画制作室执行长Steve Jobs在2005年6月12日对全体史丹佛大学毕业生的演讲内容。

—————————————————————–

  今天,有荣幸来到各位从世界上最好的学校之一毕业的毕业典礼上。
  我从来没从大学毕业。说实话,这是我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刻。
  今天,我只说三个故事,不谈大道理,三个故事就好。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人生中的点点滴滴怎么串连在一起。

  我在里德学院(Reed college)待了六个月就办休学了。到我退学前,一共休学了十八个月。那么,我为什么休学?

  这得从我出生前讲起。我的亲生母亲当时是个研究生,年轻未婚妈妈,她决定让别人收养我。她强烈觉得应该让有大学毕业的人收养我,所以我出生时,她就准备让我被一对律师夫妇收养。但是这对夫妻到了最后一刻反悔了,他们想收养女孩。所以在等待收养名单上的一对夫妻,我的养父母,在一天半夜里接到一通电话,问他们「有一名意外出生的男孩,你们要认养他吗?」而他们的回答是「当然要」。后来,我的生母发现,我现在的妈妈从来没有大学毕业,我现在的爸爸则连高中毕业也没有。她拒绝在认养文件上做最后签字。直到几个月后,我的养父母同意将来一定会让我上大学,她才软化态度。

  十七年后,我上大学了。但是当时我无知选了一所学费几乎跟史丹佛一样贵的大学,我那工人阶级的父母所有积蓄都花在我的学费上。六个月后,我看不出念这个书的价值何在。那时候,我不知道这辈子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念大学能对我有什么帮助,而且我为了念这个书,花光了我父母这辈子的所有积蓄,所以我决定休学,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当时这个决定看来相当可怕,可是现在看来,那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决定之一。当我休学之后,我再也不用上我没兴趣的必修课,把时间拿去听那些我有兴趣的课。这一点也不浪漫。我没有宿舍,所以我睡在友人家里的地板上,靠着回收可乐空罐的五先令退费买吃的,每个星期天晚上得走七哩的路绕过大半个镇去印度教的 Hare Krishna 神庙吃顿好料。我喜欢Hare Krishna神庙的好料。追寻我的好奇与直觉,我所驻足的大部分事物,后来看来都成了无价之宝。

  举例来说:

  当时里德学院有着大概是全国最好的书法指导。在整个校园内的每一张海报上,每个抽屉的标签上,都是美丽的手写字。因为我休学了,可以不照正常选课程序来,所以我跑去学书法。我学了serif 与san serif 字体,学到在不同字母组合间变更字间距,学到活版印刷伟大的地方。书法的美好、历史感与艺术感是科学所无法捕捉的,我觉得那很迷人。 我没预期过学的这些东西能在我生活中起些什么实际作用,不过十年后,当我在设计第一台麦金塔时,我想起了当时所学的东西,所以把这些东西都设计进了麦金塔里,这是第一台能印刷出漂亮东西的计算机。如果我没沉溺于那样一门课里,麦金塔可能就不会有多重字体跟变间距字体了。又因为Windows抄袭了麦金塔的使用方式,如果当年我没这样做,大概世界上所有的个人计算机都不会有这些东西,印不出现在我们看到的漂亮的字来了。当然,当我还在大学里时,不可能把这些点点滴滴预先串在一起,但是这在十年后回顾,就显得非常清楚。我再说一次,你不能预先把点点滴滴串在一起;唯有未来回顾时,你才会明白那些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

  所以你得相信,你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会连接在一块。你得信任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或者业力。这种作法从来没让我失望,也让我的人生整个不同起来。

  我的第二个故事,有关爱与失去。

  我好运-年轻时就发现自己爱做什么事。我二十岁时,跟Steve Wozniak在我爸妈的车库里开始了苹果计算机的事业。我们拼命工作,苹果计算机在十年间从一间车库里的两个小伙子扩展成了一家员工超过四千人、市价二十亿美金的公司,在那之前一年推出了我们最棒的作品-麦金塔,而我才刚迈入人生的第三十个年头,然后被炒鱿鱼。

  要怎么让自己创办的公司炒自己鱿鱼?

  好吧,当苹果计算机成长后,我请了一个我以为他在经营公司上很有才干的家伙来,他在头几年也确实干得不错。可是我们对未来的愿景不同,最后只好分道扬镳,董事会站在他那边,炒了我鱿鱼,公开把我请了出去。曾经是我整个成年生活重心的东西不见了,令我不知所措。有几个月,我实在不知道要干什么好。我觉得我令企业界的前辈们失望-我把他们交给我的接力棒弄丢了。我见了创办HP的David Packard跟创办Intel的Bob Noyce,跟他们说我很抱歉把事情搞砸得很厉害了。我成了公众的非常负面示范,我甚至想要离开硅谷。但是渐渐的,我发现,我还是喜爱着我做过的事情,在苹果的日子经历的事件没有丝毫改变我爱做的事。我被否定了,可是我还是爱做那些事情,所以我决定从头来过。

  当时我没发现,但是现在看来,被苹果计算机开除,是我所经历过最好的事情。成功的沉重被从头来过的轻松所取代,每件事情都不那么确定,让我自由进入这辈子最有创意的年代。接下来五年,我开了一家叫做 NeXT的公司,又开一家叫做Pixar的公司,也跟后来的老婆谈起了恋爱。Pixar接着制作了世界上第一部全计算机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现在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动画制作公司。然后,苹果计算机买下了NeXT,我回到了苹果,我们在NeXT发展的技术成了苹果计算机后来复兴的核心。我也有了个美妙的家庭。

  我很确定,如果当年苹果计算机没开除我,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这帖药很苦口,可是我想苹果计算机这个病人需要这帖药。有时候,人生会用砖头打你的头。不要丧失信心。我确信,我爱我所做的事情,这就是这些年来让我继续走下去的唯一理由。你得找出你爱的,工作上是如此,对情人也是如此。

  你的工作将填满你的一大块人生,唯一获得真正满足的方法就是做你相信是伟大的工作,而唯一做伟大工作的方法是爱你所做的事。如果你还没找到这些事,继续找,别停顿。尽你全心全力,你知道你一定会找到。而且,如同任何伟大的关系,事情只会随着时间愈来愈好。所以,在你找到之前,继续找,别停顿。

  我的第三个故事,关于死亡。

  当我十七岁时,我读到一则格言,好像是「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就会轻松自在。」这对我影响深远,在过去33年里,我每天早上都会照镜子,自问:「如果今天是此生最后一日,我今天要干些什么?」每当我连续太多天都得到一个「没事做」的答案时,我就知道我必须有所变革了。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中下重大决定时,所用过最重要的工具。因为几乎每件事-所有外界期望、所有名誉、所有对困窘或失败的恐惧-在面对死亡时,都消失了,只有最重要的东西才会留下。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所知避免掉入自己有东西要失去了的陷阱里最好的方法。

  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什么道理不顺心而为。

  一年前,我被诊断出癌症。我在早上七点半作断层扫描,在胰脏清楚出现一个肿瘤,我连胰脏是什么都不知道。医生告诉我,那几乎可以确定是一种不治之症,我大概活不到三到六个月了。医生建议我回家,好好跟亲人们聚一聚,这是医生对临终病人的标准建议。那代表你得试着在几个月内把你将来十年想跟小孩讲的话讲完。那代表你得把每件事情搞定,家人才会尽量轻松。那代表你得跟人说再见了。我整天想着那个诊断结果,那天晚上做了一次切片,从喉咙伸入一个内视镜,从胃进肠子,插了根针进胰脏,取了一些肿瘤细胞出来。我打了镇静剂,不醒人事,但是我老婆在场。她后来跟我说,当医生们用显微镜看过那些细胞后,他们都哭了,因为那是非常少见的一种胰脏癌,可以用手术治好。所以我接受了手术,康复了。

  这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我希望那会继续是未来几十年内最接近的一次。经历此事后,我可以比之前死亡只是抽象概念时要更肯定告诉你们下面这些:

  没有人想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着上天堂。但是死亡是我们共有的目的地,没有人逃得过。这是注定的,因为死亡简直就是生命中最棒的发明,是生命变化的媒介,送走老人们,给新生代留下空间。现在你们是新生代,但是不久的将来,你们也会逐渐变老,被送出人生的舞台。抱歉讲得这么戏剧化,但是这是真的。

  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时间活在别人的生活里。不要被信条所惑-盲从信条就是活在别人思考结果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淹没了你内在的心声。最重要的,拥有跟随内心与直觉的勇气,你的内心与直觉多少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任何其它事物都是次要的。

  在我年轻时,有本神奇的杂志叫做 Whole Earth Catalog,当年我们很迷这本杂志。那是一位住在离这不远的Menlo Park的Stewart Brand发行的,他把杂志办得很有诗意。那是1960年代末期,个人计算机跟桌上出版还没发明,所有内容都是打字机、剪刀跟拍立得相机做出来的。
杂志内容有点像印在纸上的Google,在Google出现之前35年就有了:理想化,充满新奇工具与神奇的注记。Stewart跟他的出版团队出了好几期Whole Earth Catalog,然后出了停刊号。当时是1970年代中期,我正是你们现在这个年龄的时候。在停刊号的封底,有张早晨乡间小路的照片,那种你去爬山时会经过的乡间小路。

  在照片下有行小字: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那是他们亲笔写下的告别讯息,我总是以此自许。
  当你们毕业,展开新生活,我也以此期许你们。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非常谢谢大家。

http://www.43sign.com/weblog/

2005年07月20日

  老爸好读书,喜钻研。五行纳甲,卜筮命理,差不多是样样精通。琴棋书画,拈来信手,甚至连裁衣、木匠等活也不在话下。可老爸最擅长的还是命理,很多人都折服于他准确的推算,但他不许我看类似的书籍。老爸说,古时研究命理的只有两类人。一是做了官爵做到一定程度,爬不动了,又有空闲者;一是屡试而不中,又自持才高八斗者。想想,这两者其实具备了2个共同的研究命理的条件,一是都有一定的才能,再者便是找不到解释世事的缘由。我记得曾看过一篇网文,是介绍一位已故近代命理大师的。这大师早年经商,尽管其聪明过人且勤奋努力,却曾数次赔本,以至于家道没落。大师思不得其解,便从命理上探究缘由,却于痴迷间无意中成了命理大师。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虽说不是前两类人,却也有着与前两类人专于命理的相同特点吧。

  老爸是中学教师,自持有才,却终因*党之故而未能有机会求得“功名”。老爸是特级教师,副教授级别,据说已经是中学教师中最高一级了,却很早便不再代课。老爸现在的工作是负责学校的后勤,看大门、守库房。老爸便有了无数的空闲,得以博览群书,研究命理。老爸舍不得购书,所读书籍除少数家传外,多是从网上下载来的。老爸说,那网上下载的书每每到了关键文字,便嘎然而止了。老爸来京看我,第一想去的不是天安门,也不是故宫,而是想去旧货市场看书。我陪老爸逛潘家园,老爸觅得梦寐以求的《命理正宗》。要价一千元,老爸吓一跳。后来才知,老爸连看上的一本要价五元的书都没舍得买。

  今年老爸生日,我想弄到这书送老爸,以前从来没送过生日礼物给老爸。我知道北大图书馆有这书,可他们不允许我这跟他们不相关的社会人士抄录,说是保护版权。国家图书馆也有这书,我一直是他们的读者,可以参阅抄录,却因他们只在周一到周五开馆,使得我无法抄的只字片语。于是,我只能寄希于潘家园旧货市场。几进几出,一老者终于经不住我软磨烂缠,三百元买给了我。老爸拿到书,很高兴,却因这价钱耿耿于怀。几日后,老爸电话里说,想到一个好主意,说马上把书敲到电脑里,然后再让我把书卖掉。老爸欣喜的样子,估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也不及。再过几日,老爸敲毕,发mail让我帮他在网上发个
广告。我只好满足他的要求,在我的blog上为他做了一个售书的广告。并自作主张为他做了一个批八字的广告,BTW,挺准的,您不妨试试。

http://www.43sign.com/weblog/

  昨日下午快下班时,一朋友D打电话说晚上请我们吃饭,说他选地儿他埋单。不知道是谁惹得他不爽,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而我呢,自然是欣然答应,只要是朋友请客,我可是有请必应。

  等到七点多,D终于回来了,就在住处附近的一个新开的餐馆等我们。而我在家里忙着给妻熬药,就让他先点菜吃着。他一天都没有吃饭,自然也不会客气。等我熬完药赶过去时,菜已经上好了,毛血旺、红油肚丝、尖椒肉皮、烤肉串和水煮毛豆,扎啤也都上好了。边吃边聊,D说,今天快死了,烦心事多就不提了,这么大热的天,居然不准开空调。我吃一惊,这几日可是北京最难熬的桑拿天啊,真不可思议为了节约用电便摆着空调做样子。让我想到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古时候,有一户人家很穷,没有菜吃,便把一条小咸鱼悬在饭桌上面,并约定每人吃一口饭看一眼鱼。我们都社会主义了,记得读书时说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应该没有倒退到盯着悬鱼吃饭的地步吧。仔细想想,这做法倒有些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的味道了。

  毛血旺里有鳝鱼段,妻最爱吃鳝鱼。看妻一动都没动,以为她不知,便提醒她多吃点。没想到,妻竟说,现在的鳝鱼不能吃,都是喂了避孕药的。我不解,便问干吗要喂避孕药呢。D说,让它没有其他念想,便长得快啊。我不知道妻所说是否为真,不过我相信不会是空穴来风,妻不是擅嚼舌的人。我也不知道是否如D所说的缘由才喂避孕药,不过我明白D不是擅开玩笑的人。我开始迷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民众不应是如此坑人吧。

  于是,我便有些糊涂,不明白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社会。

http://www.43sign.com/weblog/

2005年07月18日

我想,我是一个准足球迷,或者说是半个球迷。我从来不看中国的甲A,也就是现在的中超的,却对欧洲的赛事情有独钟。其实,我自98年法国世界杯外围赛才开始看球的,那个时候正在读本科的我,也随同一些真正的球迷同学一起经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通宵,仅仅是为了一场足球赛。再之后通宵看球,便是法国世界杯的正式比赛了,记得看了很多场,在对比中切身感受到了高水平足球比赛的魅力。大学生活中是难得有球可看的,不仅仅是时间有限的缘故,最根本是因为我们没有电视。大学毕业并工作之后,在一个国家大型科研单位的生产一线上,单身宿舍的房间里,看球成了我业余最大的乐趣。由于是每人一间宿舍,看电视也就无拘无束,不受他人限制了。记得那个时候三班倒,即便是凌晨三点播出的比赛也常常有机会观看。于是,便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意甲和西甲,而我更多地是从欣赏的角度来观看一场比赛,不甚关心比赛的结果,不知不觉中,国内的赛事便淡出了我视野。

  2004年我再次求学回京之后,又有了看电视的机会,便又重新开始关注意甲比赛了。然而,意甲却已经大不如以前,英超似乎更具有可观赏性和吸引力了。尤其是英超是在周六晚上播出,又是连播两场,看得酣畅淋漓的过瘾,却不会像看周日晚上的意甲一样耽误睡觉而影响周一的工作。真是美事啊,于是我迷上了英超。现在回头看来,2004/2005赛季对英超应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个赛季,新科的欧洲冠军杯冠军球队教练穆里尼奥在这个赛季之初加盟切尔西,不仅带领切尔西事隔50年之后再次染指英国顶级联赛的冠军,从而打破了红魔曼联和枪手阿森纳两强争霸的格局,更是为英超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来自欧洲大陆的先进足球理念。而且,更令人称奇的是,穆里尼奥狂妄、乖张的行事风格居然也深入人心,球迷甚至是不关心足球的妇女都为之倾倒,而我也因此第一次成了一支球队的fans之一。

  当然,或许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与其说我是切尔西的球迷,不如说是穆里尼奥的球迷更为贴切。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像我一样的fans,因为一个主教练的魅力而喜欢一支球队。以前的切尔西在意大利补锅匠拉涅里的带领下,也曾有数次机会染指英超的冠军,却追中都是功亏一篑。或许拉涅里与穆里尼奥相对,所缺少的仅仅是不向任何势力低头的霸气吧。而穆里尼奥自登陆英超伊始,就如同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大帝君临天下,似乎从没把任何对手放在眼里。数次抛出了令英国足坛震动的匪夷所思的言论,把媒体的、对手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而他却冷静地完成了兵不血刃的杀戮。更衣室风波在欧冠赛事中击败了巴塞罗那,科尔门事件在联赛中甩开了阿森纳。英超新的赛季就要开始了,而在英足协刚刚公布2005/2006赛程之后,穆里尼奥便又把矛头指向了他们潜在的竞争对手阿森纳。或许这次也是如往常一样是穆里尼奥信手拈来的招数吧,赛事尚未开打,心理战便提前开始了,而穆里尼奥也成了对手心中的魔鬼。

  可这个自称“上帝第一,我第二”(GOD, and after GOD,me)的大帝,却是万人之上,一人之下。事业之外的穆里尼奥是一个绝对的居家男人,妻子塔米和女儿才是他的一切,塔米是唯一可以对之发号施令的人。半夜穿着拖鞋跑过马路为妻子买烟的成功男人,恐怕在这个世上也只有穆里尼奥一人。

  如果魔鬼都如同穆里尼奥一样,那么魔鬼也魅力迷人。

  http://www.43sign.com/weblog

2005年07月15日
我们公司曾在乌鲁木齐开展过一个合作项目。中午恰巧跟曾参与过该项目的同事一起用餐,便向之了解新疆的风土人情,包括我自己感兴趣的天山。可是,在我们公司出差永远都不会如国企般美好,全是苦差,别平时上班还要辛苦N倍。自然地,我的同事也不可能比我了解的更多多少,只是知道天池离乌鲁木齐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

  午餐之后,便想用Google Earth查查天池的景象,或许Zola也会在近几日到此一游呢。不知是因为初次使用,还是因为图中没有收藏,我怎么都找不到天池(大概是前者之故吧 [sweat] ),也没能看到乌鲁木齐,却偶尔看到了塔里木盆地东偏北的一处景象。大大的、弯弯的像是一个巨人的耳朵,我想,大约是塔里木河等河流形成的河滩之类的地貌吧,或者本就是一个湖泊,或者就是天池,我无法确定。不知道Zola会不会走到哪里去。 [eek]

uploads/200507/15_152416_ear.jpg



uploads/200507/15_152509_maps_res_logo.gif

uploads/200507/15_152509_maps_res_logo.gif也可以看到这个地方,只是不同的感受。…
http://www.43sign.com/weblog

  很早就听说过Google Earth这个了不起的软件了,只是等到俺去下载的时候,Google公司好像便把下载连接给关闭了。害得俺还为此郁闷一阵子。最近,伍岭新开了一个栏目——狗眼看世界,发了几张通过Google Earth看到的图片,便赶紧下载来了。

  怀着无比兴奋和激动的心情,以及对美国佬开拓新盈利模式的佩服,安装后第一个要找的地方就是北京和我家了。尽管不是很会用,还是发将上来,显摆显摆。 [sweat]

uploads/200507/15_113153_home.jpg


  实在是太清楚了,如果有哪个恐怖分子要导弹我家的话,肯定是一炸一个准啊。想想就怕,嘿嘿~ [redface] 不过,想必是不会有哪个恐怖分子傻乎乎的拿着昂贵的宝贝乱扔的。只不过太平洋地区常常会有军事演习之类的,像日本这样的经济强国若是不小心给炸了,倒是怪可惜的,为了避免有的国家再犯拿错地图之类的错误,便再发几张Tokyo的图片——恩,满漂亮的嘛。

uploads/200507/15_113934_tokyo2.jpg



uploads/200507/15_113953_tokyo4.jpg



http://www.43sign.com/weblog

uploads/200507/14_094601_weblog_lotus.jpg妻看了我发的文章“梦呓的名字不是妻”,说,看来我要好好拷问拷问你,到底梦呓的是谁的名字了。妻的朋友也看了,说,你要好好主意安全了。天地良心,没想到说说实话居然也能引“火”上身。

  其实,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试问又有哪个英雄(姑且把所有男人都当作英雄来看)不爱美人?可殊不知,我们君子爱美,也是爱之有道的。

  前些日子,大有作为发了一组摄影作品,左图就是其中之一。说实话,我以前从来就没有觉得荷花有多美,老爸植在院子里的荷花开得层层叠叠、争妍斗奇的时候,我也没有正眼看过它们,更不用说是欣赏了。可是,透过大有作为的视角看到的荷花,却美得令我震撼。虽然我体会到了荷之美,却也仍旧没有对老爸的荷花增添多少欣赏,尽管我知道此荷与彼荷不会有本质的不同。而且我也没有去大有作为拍摄的地点一游的哪怕是丁点的兴致,我所做的也仅仅是远远地看着他的作品,感受那一刹那的震撼和欣喜。因为我知道,我即便是去了那个池子,站在跟大有作为一模一样的角度上,也未必会再有如此的感受。我更不可能把大有作为所摄的那株荷拔将出来,大有作为也不会,因为我们都知道那美荷将会死去,美也将不在。

  世上的美人恐也多如此。透过自己的双眼看到时不美,透过别人的双眼看时却美得令人惊奇。可是,不管透过那双眼睛去看,我想,我们所应做的只能是远远地享受这美,一旦将这美拔为己有,美也将不在美了的。

  所以,妻大可不必担心我看到美时努力睁大的双眼和偶尔梦呓的乱七八糟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