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02日

刚才乱翻音乐收藏夹,忽然见到阿哲的《且行且珍惜》。喜欢他的歌已经是6、7年前的事了,现在听起来恍如隔世,可依旧喜欢这几句:

迎著风向前行
我们已经一起走到这里
偶而想起过去
点点滴滴如春风化做雨
润湿眼底
憎相会爱别离
人生怎可能尽如人意
缘字终难猜透
才进心里却已然离去

今天是我离开家一年又五个月的日子,我和家人视频,终于见到我妈我爸。虽然隔着网络,可我还是深切的感觉到家人对我的关爱。仅以此文,献给妈妈。

在我们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要是孩子是男孩,那么教育的大部分责任由爸爸承担,要是孩子是女孩,责任也就落在了妈妈的肩膀上.而我,是个女孩.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不是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爸妈的单位工作流动性大,所以我一岁断奶以后,爸爸把我送到奶奶那里,由奶奶带我.于是,每年我能见到爸妈的次数屈指可数,不外就是春节中秋,和其他零星的日子。爸爸妈妈在我的儿时印象中,其实很模糊,以至于我三岁的时候管妈妈叫阿姨,气得她直哭.这样的日子直到我9岁的时候才结束.那时我已经念小学四年级了,我奶奶文化程度低,辅导不了我的功课,尽管我的学习不差,甚至有时候也算优秀,可妈妈还是和爸爸商量一起调动了工作,到相对稳定的学校里上班了.于是,我开始了真正和爸妈在一起生活的日子.

我妈性子急,而且有时候很不讲道理.(我觉得是)比如说吧~我考试得了80分,回家没被骂,她只是把我所有的家庭作业的本子翻出来,让我重新抄一遍.可是有次我数学考了99分,高高兴兴回家让她签字的时候,我却被细细的毛线针打了一顿手心.我委屈的要命,可是同样的遗传了我妈的倔强,硬是不哭,只是问她,怎么上次考80分不打我这次考99分了挨打.我妈告诉我,考80分不打你是因为我知道我平时对你的学习殊于帮助,但我好好辅导你学习了,你考试的时候什么都会,却因为粗心不写答被扣一分,那就绝对应该打.要知道,玉不琢,不成器.

那时候对这话的意思基本不明白,不知道那玉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我妈对我,并不是象我想的那样不喜欢.真的,小时候我就觉得我妈不喜欢我,老问她我是打哪个垃圾堆捡来的,大人爱开玩笑,居然也就真的告诉我,其实我是人家生下来嫌弃是个女孩子不要送的….但是奇怪的是,她不是说我是捡来的么,却老爱吃饭的时候给我捡鱼刺、睡觉的时候给我盖被子,我生病的时候晚上迷迷糊糊起来,都有温水喝.

真正觉得我妈爱我,还是念高中的时候.初中的时候我为了不要我妈再管我,所以中考前咬咬牙,用功了3个月,考到离我家那个小镇50多公里的省会高中去了.去的那天我妈我爸送我到学校,同宿舍的女生都还没有到,我妈才给我铺着床,眼泪就掉下来了.后面的3年,我也没让我妈省心过.我们班主任不知道什么原因,横竖就是看我不顺眼,老找我茬.我总以为我妈会和我们班主任站同一战线上,没想到那次为了要我剪短发,我妈和班主任居然正面冲突起来,话里满满的自豪,满满的是对我的回护.结果是把我们班主任气的倒仰,大叫没见过这样护短的家长,可我妈说什么来着:我把女儿送到这来是学知识的,就算将来不成材,你只要把她教成人就行.玉不琢,不成器,可过分的雕琢,就会让她失去原来的特色.好的工匠都知道什么样的玉胚能出什么样的玉器,然后因材而异的雕琢,可你作为班主任不知道因材施教,只知道拿孩子的头发做文章!我在旁边都听呆了,没想到我妈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惜的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孩子最终还是没能在学业上交给她一份合格的答卷,只上了师范大学的专科,后来又放弃了已经念了一个学期的专升本.今天,我看见视频那边的妈妈,虽然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可叮嘱的话仿佛就在耳边.

君不见,明镜堂前悲白发,朝如青丝暮如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会这样.

..

2005年04月30日

很久前就有朋友向我推荐林俊杰的江南,可我在将近一年后的今天,才听到了这歌。
知道我听了这歌有什么感受么?
我有回到古代江南,看见一对恋人的恍惚。。。

男子是祁风,生在大漠,是个如风的男子,一点也没有辜负这名字的断肠意味,浪迹天涯,没有任何能牵绊他足迹的东西。
女子名莫雨,性子宛如江南春日的细雨,绵绵密密,温柔婉约,让所有见她的人无不想将她捧在掌心呵护,不忍让她经受一点点风吹雨打。
两个本不该有交集的人却意外相识。
雨在十七岁时去礼佛还愿,归途中无意救了满身浴血的风。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想法,雨救了风,把他带到别苑疗伤,亦瞒住了爹娘。很老套的情节,是吧?风在伤愈前果然倾心于有恬静气质的雨,雨也爱上了这个不羁的浪子。
可是风不愿意被雨羁绊住脚步,亦不愿意雨随他浪迹天涯,过刀口舔血的生活,所以在某日不辞而别,只留佳人碎了一地的芳心。
只是,伤心的雨不知道,那个生于大漠长于大漠的男子,却一直留在江南小镇,只为每天能隐身于绣楼外的那棵树上,看看心上人的容颜。
看着佳人一天天的憔悴,一天天的泪湿罗帕,男子并不是没有心软过,有多少次冲动的想飞身而入,将魂牵梦萦的女子拥入怀中,只要她不再哭泣,只要她再现春风一样的笑容,可是又不少次硬生生的克制住自己,不要自己的一时冲动,造成女子终身的遗憾。他认为,雨这样如兰的女子,只适合在温室里生活,如果在外颠沛,一定会粗糙了青葱十指,让岁月的痕迹留在脸上。
日子就这样在两人的煎熬中流逝…男子以为,就这样一辈子悄悄隐身于暗地注视着她就可以满足。
直到有一天,女子的爹娘擅自将她许配给门当户对的表哥,女子回到绣楼哭的柔肠寸断。她不甘心,为什么男子会不辞而别,为什么不带自己走,为什么在遇到爱的人之后,两人却不能相守。要是没有遇到,或许自己会与其他女子一样,在婚前猜测自己丈夫的相貌,在洞房花烛夜盖头被掀起之时才认命的面对要一辈子相对的男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遇到了啊。
女子走到窗前喃喃,却不知点点滴滴都让男子的心悸动。终于,男子再也不压抑自己对女子的爱,飞身窗前…

啊呀呀呀,还是在做白日梦嘛~明天继续做好了

2005年04月29日

道不同,不相为谋

2005年04月15日

那天他问我,你说我们的爱情到底是乌鸦还是凤凰.

我沉默片刻,是凤凰吧.起码我觉得是.我和他之间三年的风风雨雨走过来,就好象一个跌跌撞撞的小孩子一样,在无数次摔跤的疼痛中渐行渐远.慢慢回味走过的日子,有时候自己都觉得真的好不容易.可是,他为什么老在问我这样的问题呢?

然后他说,你是不是网恋了?对这个问题我真不知道如何作答.小女子我今年好歹也二十出头的人了,在上世纪最后一年对网络最好奇的时候我没网恋,在最流行见网友的那年没有网恋,在混迹网游的时候也没网恋,现在,他问我,你是不是网恋了.我无力,只得告诉他,我想没有.虽然网友是个男的,虽然我们经常聊天,可是我看不见他的时候不会想他,看见他的时候不会心跳加速,永远QQ上见面的开场白都是:你在啊...他之于我,是个能说说话的人,仅此而已.

可是话说完了,我觉得我比没说前还要无力.

或许我真在他眼中就是个水性扬花的女子吧,他不在的时候,我就一定会红杏出墙,活了23年,从来没有为了谁而寂寞过,总是把爱情当做事业来经营,从不让自己陷入孤单的境地.对于这一切的一切,我真的无从解释.

我是秤子,我总是斤斤计较感情的得失,小心眼,没什么耐心,天性懒惰.这些是我所知道的.可我不知道的是,原来我在那个我心中占最大分量的人心里,只是个这样的角色罢了.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看到过这样的一句话:这世界一环扣一环,若是不相干的人,怎会伤到我.现在,我总算能深切了解这话的意思了.从念中学起,我身边就没少过流言蜚语,可那时的我都比现在的我要冷静.有时候想想,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是的,我多厌倦这样的自己.有时候自己看着镜子里那个女人苍白的容颜都会觉得陌生.每天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穿梭,经常走的路简直闭着眼睛都可以走了,可是却越来越不喜欢这里.从来的第一天起,我告诉自己,有他在地方,就算是沙漠也是天堂,我要做个三毛那样子的小女人.可为什么现在人虽在一起,心的隔阂却越来越大了.

我在看乱马,在听童话,我想变回小孩子去....

2005年03月30日


今天上网,很惊喜的看见我蓝哥哥。

从我离开家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看见他了。我们好象没有分开一样的象过去一样聊天,他依旧是看我发信息就马上把所有能找到他的联系方式一古脑的发过来,我哑然失笑,问他是不是糊涂了,我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城市,要怎么去找他。心里似乎已经看见他在电脑那头哦了一声说:哦了,真是糊涂了。

我和我蓝哥哥认识的很偶然,很好玩。他弟弟是我的网友,但见面以后发现居然是认识的人(好糗,那会还没有摄相头,网友还流行见面呢),然后一起去打CS,他告诉我他哥哥也在那网吧,于是我恶作剧的要了蓝哥哥的QQ号码,然后投其所好的和他聊天,然后的然后,我故意说了我在那网吧,他不相信有那么巧的事,于是和我打赌我要能在3分钟内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就站在电脑桌上唱歌。故事的最后是,我真站在了他面前,他被吓了一跳,我多了个说话算话,把我当亲妹妹疼的哥哥。

刚才,他在那头问我:长高没,离家那么远,又该瘦了吧~在他心里,我似乎永远都是19岁时那个冬天穿个短裙去网吧玩CS,最后要他脱外衣给穿的我,依旧是小小的,瘦瘦的16岁的样子。想到这眼睛一红,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心情不好我想家,不要再去碰触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了,要知道,受伤的小兽会自己疗伤,明天依旧会笑颜灿烂的迎接早上的太阳的。

我好希望哥哥能早点结婚,过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是他告诉我,他寂寞,但他不想去随便找个人结婚,游戏人生那么多年了,要找就要找个自己爱的,我就打趣他说浪子回头了。

呵~浪子回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蓝哥哥很帅很坏吧,不少女生就喜欢他那样的人,我曾经在一个星期里叫了三个不同的PLMM姐姐(叫的心不甘情不愿啊),但是现在他说他寂寞。或许,他真的变了,一年的时间不长,但是也不短,我惊觉,我离开家时间太长了。。。



好喜欢漫画书上作为背景图的羽毛,洁白、修长,靠近尖的地方稍微有点点分岔,下面只用微微的线条勾勒它的轻盈,然后,是松松软软的绒毛,好象棉花糖一样。一片一片这样的羽毛,自不知道的地方转着圈的落下,但又好象永远不会落下似的。可是,那是童话。

是的,童话。小孩子爱的是童话的本身,他们为十二点的公主担心变回灰姑娘的尴尬,他们为将剪刀抛回深海的小美人鱼哭泣,他们也为公主和野兽恢复的王子的共舞而雀跃。我们呢?我们也爱,只是爱的不是安徒生、不是格林罢了。宋岳庭的爸爸妈妈在儿子去世后为他做了宋岳庭的羽毛的专辑。逝者已矣,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灵魂的存在,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他们的儿子是否会宽慰,但我相信,他们也爱童话,他们或许也和自己说,这样做,儿子在天堂聆听他们忏悔的声音。

光良在唱:我要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看吧看吧~他唱的又仅仅只是他的爱,这或许也是很多很爱很爱自己小女人的男人的心里话吧~因为有爱,我们相信童话,我们相信,灰姑娘是那个唯一能穿上水晶鞋子的女孩,相信哭泣的小美人鱼终于没有变成海上灰色的跑沫,我们也相信,两个人在一起,就能有很好很好的未来,就象每个童话的最后写的:然后,王子和公主就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好吧好吧~我们一起唱: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2005年03月23日

在小时侯的记忆中,爸爸就是个很爱喝茶的人。往往我与朋友在外边疯跑一天,回到家,端起爸爸的大茶杯一气猛灌,酽酽的茶水苦苦涩涩的滑下喉咙,然后便开始回甘。这就是我对茶最初的印象。

但是年纪渐长,住校在外的时间越来越多,我逐渐忘记了茶的味道。在外习惯了各种各样饮料的滋味,偶然买瓶绿茶,可终究还是失却了那苦涩回甘的感觉,每每走过茶室,看见玻璃墙上写的茶的名目,眼前就会浮现各种瓷的、玻璃的的茶壶,想象着碧螺春、铁观音在紫砂壶里慢慢舒展身躯的样子,想象着橙子如何将澄净的水染得浅黄,玫瑰茄如何在水中氤氲浅紫,然后逐渐深红、至血红。。。


于是一个炎热的下午,离开家已经一年有余的我忽然有了泡茶的冲动。在水晶杯子里放进三两片甘草、一两朵菊花,还有些许冰糖,沸腾的水一冲,干枯的菊花瓣就开始慢慢的吮吸失去的水分,慢慢的舒展、舒展,开始重温昔日还是一朵小花时在阳光的手的抚慰下绽放的那一瞬间,然后越来越美。拿起杯子在阳光下端详,我似乎又看见那个扎马尾辫满头是汗的我,恍惚间我仍旧坐在家中的沙发上,享受午后下午三点暖暖的阳光。

只是时过境迁,那个小小的我无论如何是回不来了。是谁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而失意也并非得要愁苦度日,于是我泡了杯菊花茶,来抚触我思念的灵魂。只愿我如那小小的白菊,还可以美丽。

夜凉如水。我呆坐桌旁,手畔没有一支显示寂寥的香烟,即便有了,大抵也是装装样子。突然这一刻,开始嫉妒那些已经沉沉入睡的人们,想象着安眠药和啤酒就能带来的微小幸福。过去的我觉得能听雨打芭蕉、夜蛙低鸣是幸福,可这一刻,这一刻,我只愿我沉沉堕入黑沉乡去,有梦也好,无梦也罢,只容我睁开眼时,窗外已是艳阳高照,琅琅乾坤。可是偏偏,我没能。

最近的我,似乎太颓太颓了。整日里,睡占据了生活的一半,醒着的时候,总是惨白着容颜坐在电脑前,看那些人们会认为我仍旧是小孩子的动画片。可是他们能明白什么?我最最幸福的生活,应该是高中前那些个日子。那会的我,本性纯良,单纯的好象蛋白质,整日间担心的,无非是考分和妈妈是否让我看电视而已。可是那样的我,有着朗朗的笑声,灿烂的容颜。现在我使劲在吞咽着这些动画片,能让我想起每天放学后就为了那30分钟而抓起书包冲回家的幸福 。有时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的坏情绪能在看这些动画片的时候沉淀、离析。

说实话,我多厌倦我的脾气,外露、一点含蓄的分子都没有,可是当狠狠的争吵过后,忽然想起红楼梦里的句子:轻裘宝带,美服华冠又如何,不过是荣华富贵犹如春梦。真的,美韶年华去之何迅,几十年后,你我也不过是一掊黄土罢了。

罢!罢!罢!真不愿再有一日,我又重新提笔,诉说无眠的痛,只想冷冬寒春,仍有你一双手,成就我微薄的幸福,今日好眠。

2004年09月01日

故事就从四月末的那个黄昏开始吧。那一日,天纯净透明,只是落日边写意的抹了一笔绯色,让湛蓝
的天凭空添了些许的暧昧。那一日,无疑非常的热,没有一丝风。阿茶和茶囡囡的蜗居,足可以媲美
桑拿房,于是,阿茶温情的拉茶囡囡的手,说,我们上天台纳凉去吧。那话语温柔似水,只是现在囡
囡想起来才有一点迷惑,觉得做决定的时候,什么都是事先预演了一万次以上的。那时的囡囡说好,
语气里甚至有雀跃的成分。

上了天台,阿茶拉了囡囡爬到了水池的顶上,那样离天更近,还可以看的更高更远些。囡囡正在左顾
右盼,心里纳闷的想,不是说这个城市是从森林里开辟出来的吗?可怎么除了多的咬死人的蚂蚁和黑
压压的鸦群外,我周围连点绿色都没有,全是张牙舞爪的水泥小房子,怪兽一样。莫非,树和草都被
怪兽给吃掉了?正那么胡思乱想着,头顶一架飞的低低的飞机轰鸣而去,阿茶拉着囡囡的手一紧,回
过头来看囡囡的时候,眼眸小鹿一样的湿漉漉的。他说,我想我妈和我妹妹了,我离开家已经八个月
了。茶囡囡的心只向下一沉,咬了咬下嘴唇,然后就用力的也握了一下阿茶的手说,想她们你就回吧
。然后义无返顾的闭了眼,将心里尖叫着为什么的那个声音湮灭,让自己把眼泪当糖盐水喝了。那个
晚上剩下的时间里,她就再没有闻到茉莉的暗香,再也没有听明白阿茶后来说了些什么。女人的直觉
告诉她,将来的一切将会不一样了,事情不再会按四、五个月前他们所计划的那样走下去,可是,她
仍然只有选择沉默。

未来的一个星期里,他忙着采买给家人的礼物,忙着定票、应酬,忙着递交资料,茶囡囡只是跟在后
面走走走走。阿茶问她,要不要给你妈带点礼物。囡囡只是摇头,她知道自己的妈妈不需要任何礼物
,妈妈只要自己幸福,或者回家。然后又下一个星期的星期三早上,茶囡囡送走了阿茶,独自回到了
小窝。人前,她出人预料的没有掉一丁点眼泪,还在看电视的时候指着电视里的搞笑镜头开心大笑,
然后,在魅人的夜洗礼这个城市时,寂寞如同小蚂蚁一样一点点一点点的啃噬她的骨头,她不知道他
现在怎么样了,就这么想着,眼泪下来了,悄无声息,压抑的抽泣在问了自己一百遍为什么让他走而
不得其解后,也渐渐停止。她终于陷入了沉睡,眼角最后一滴泪,也被枕头吮吸的干干净净,没有留
一点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