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天逐渐变凉
出院以来 和过去的了断的了断 和未来新开始的开始
老爹的身体也开始恢复出院
老娘也要去海南旅游
一切都变得正常不是吗

下周估计最后一次去医院了
在那之后 把开的药能用的就留着 不要的就丢掉
赶紧和痛苦的一段道别
新的人生要开始了

哎 马上要交房租
租金翻倍了
作死作死

2013年10月20日

老娘打了个电话 说老爹痛风犯了
痛的要死 一只脚不能动
跑去看了医生 没病床 可怜 在家痛的睡不着觉床上翻来覆去
这边下周领导都不在 完全乐翻天
只是不知道要不要回家照顾老爹一下
毕竟受伤期间他和我老娘照顾我好久

今天陪老杨 老猪 熊云等一干人吃饭
谈了谈事业 谈了谈婚姻
感觉还是一个人比较逍遥啊
联想到先前住院时的种种悲剧
哎 其实有个人陪着也挺不错
但是这个人 不是那么容易找 找到还不一定合适呢

几个病友 阿琪阿平又忙的没时间吃饭
说改下周了
我怕是没有机会了
也罢 免得周末又跑来跑去

各种方面 是去是留?

2013年10月13日

出院一个星期了
基本适应了正常的生活
万老师离职了 加上我请客吃饭
体重在陆续恢复

之前住院的日子仿佛告一段落
除了偶尔要回医院复诊以外
之前还决定给医生主任送锦旗
看来也是无法成行了
爸妈留下的东西 不用的也丢的差不多了

该是和住院生活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留下来的所有东西
慢慢也要一个个忘记
有点过河拆桥的感觉
不知道有没有的救了 我这样的人 哎

2013年10月06日

国庆还是呆在医院 整个科就8个病人
还有3个回家休息的
整天空荡荡的病房
老爹2号就急着回去了
和老娘呆这里呆到5号张医生上班
赶紧办出院手续 9号再回去复诊
没办法 真呆不下去了
赶紧把显示器拿去修 结果三星的说是组装机
只有找楼下师傅花黑心钱修了
出了院 给老娘买了票
今天送老娘走
下午出来逛了一下 看了个电影
心满意足
虽然换药麻烦 但还是在家舒服

2013年09月30日

伤口好的差不多了 就是不能拆线
昨天和房东说了 先搬家吧
结算一下 一次性交了2300多块
来回搬了好多东西 丢了好多东西
老爹老妈帮忙 然后一下午搞定了
还有一些电脑线路什么没接
等出院以后吧 还有宽带

今天跑去公司上班 总算有一天出勤了
感觉很奇妙
早晚还是呆医院 白天在公司有上班感觉
但是电脑开着又不工作 有点在家玩的感觉
奇怪了
呵呵 等国庆以后拆线出院吧

2013年09月23日
第十九日 9月16号 大清早伤口脱线裂开 吓一大跳 换药时医生说预料之中 然后说中秋以后手术 中午磕到了头 作死 老娘去公司拿了中秋礼品 一盒佳宁娜月饼一个一品轩卡一个百果园卡
第二十日 9月17号 突然想中秋去唱歌 另外下午又溜回宿舍开了会电脑 住院也不忘玩哈哈
第二十一日 9月18号 无所事事 等着中秋
第二十二日 9月19号 溜出去在中心城看了非常幸运 晚上吃的日本拉面
第二十三日 9月20号 中午和爸妈吃了鑫泰 500多贵死了 晚上见了哥们
第二十四日 9月21号 唱歌 吃萨利亚 和老爹老妈一起
第二十五日 9月22号 阿森纳赢球 周二做手术
第二十六日 9月23号 手术签字 房间又来两个急诊的 要手术了 求保佑
2013年09月16日

第十一日 9月8号 拉肚子 估计还是喝多牛奶的问题 开药止泻 点滴也是最后一次 老娘逛东门 喝了2次嘉旺的汤
第十二日 9月9号 一天无事 下午签了手术通知书 告知明天第一个做手术 通知了同事 喝上了三级第汤 半夜夏洋过来探望
第十三日 9月10号 生日当天清早灌肠去手术 麻药顺利手术成功 回来时26 28床出院 27床小伙也手术 下午老顾教授万老师文喜小王过来探望 顺便礼物给老娘 晚上稍微好些
第十四日 9月11号 比手术当天好些 还是要吃止痛药
第十五日 9月12号 开始好转 伤口上面还是肿的痛 赶紧和医生要求开消炎药
第十六日 9月13号 换药还是剧痛 止痛药和消炎药轮流吃 也没看到多大好转 天哪
第十七日 9月14号 一天无事  晚上睡不着
第十八日 9月15号 下午溜会住处一道 晚上嘴馋外面吃了点东西 满足

2013年09月08日

第一日 29号 只能趴着 大便出血 教授 沛沛鲁娜熊云陪伴 老爹晚上到
第二日 30号 可以躺和侧睡 老爹陪伴
第三日 31号 可以走动 大便不出血 熊云 老爹陪伴
第四日 9月1号 可以蹲下来 站立会痛  老爹陪伴
第五日 9月2号 站立会痛 阿平出院 隔壁加重 老爹陪伴
第六日 9月3号 提肛不痛了 阿琪出院 没有大便 老爹陪伴 老娘来了
第七日 9月4号 灌肠 不吃不喝就为了下午手术 还打半身麻醉 差点出事 晚上麻药过了开始剧痛 止痛药和止痛针都无效 拉不出小便 老娘老爹陪伴
第八日 9月5号 清早折腾半天终于尿了
第九日 9月6号 27床出院 26 28床手术 和我一样惨 早上换药时要命 塞了面签在伤口 晚上换了种换药方式 好多了 吴亮过来看望
第十日 9月7号 大便2次 都不痛 换药从新塞面签 感觉也好多了 老杨和老猪过来看望 医生说可以喝流质食品了 感觉逐渐好转

2013年09月01日

周四脑子进水 在龙园山庄摔了下去
屁股开了花 起来发现自己在地下2层车库外面 翻进去坐电梯到了地面 不慌不忙点根烟叫了120
一路全是血 裤子被血浸透 失血过多都有些头晕 等120到了上车先送武警医院 医生一看要死 真是做死 同时还冷静叫保安师傅捡一下我的眼镜和鞋 武警医院搞不定 转到人民医院留医部 做一大堆检查 终于凌晨做手术 痛的要命 我唠叨了一宿 医生都喊我闭嘴
办好住院手续 同事同学陆续来看 周六老爹也到了 下周还有老娘
屁股都是外伤 还好不影响排便 继续住半个月 天天屁股后面包一个卫生巾纸尿布一样的东西
不能吃东西只能喝营养液
天天一裤子血
真是像娘们一样活着

2013年08月25日

又昏昏的下了一周雨 而且是头几天周二周三要下不下的
弄的去游泳也没有成 特别是鬼节那天
周四打球倒凉快 可惜膝盖开始2边同样酸痛了
体重没一点好转 但是没有毅力坚持减下去了

周末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开心也好痛苦也好
身边前前后后  了结的了结  开始的开始
一步错 满盘输
一步对 将来也有可能输
关于这些谁也永远不知道答案
但是一方面想提前知道 一方面又怕失去惊喜的过程
害怕失去 害怕受伤
谁都是一样
害怕不公 害怕偏心
谁能保证对等?

我将继续前进 继续探寻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