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9日

终于让博客规范了一些了
把动漫资料  游戏资料 音乐  还有临时存放的资料全部摒弃
另一个备用组终于也全新命名为◤◢许愿阁
地址是http://www.donews.net/fuder  是和本博客一样的姊妹博客
动漫和游戏资料今后将存放在那里  

◤◢斷頭臺暂时的变化是加入了杂七杂八和回忆年华两个文章类
杂七杂八是存放一些凌乱的东西  有些类似于之前的“临时存放”  发布后不放入首页
回忆年华将以人物为描述对象   以每个人主题写自己对从小到大朋友们的回忆
尽量以较多文字和较真实情感客观阐述    发布后以摘要形式放入首液
其他如个人主题的文章将继续之前的日志式   发布后放入首页并关闭索引摘要
日新故事继续以一些朋友还有自己在日新发布的有趣帖子为内容   打开摘要  不一定放在首页
战斗的梦小说发布时不放在首页  并打开摘要

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本来130多篇的文章降到了70多
以前许多朋友们珍贵评论也遗憾的没有了

到学校之后将尝试更换主题了   虽然现在的CSS代码和lightly主题的自由变化度较高
一直没有解决的相册图片在下方的问题始终困扰我
我将继续努力

2006年01月27日

我深深地被你吸引

只因为你精灵般的存在

不矜的文字中  是你对万物完美的表白

绚丽的图片中  是你追求的另类的风采

12月的那场生日宴会  是我们第一次的见面

那一次所见  你在我心中埋下深深的爱

无数次的思念   在你我之间绵延覆盖

没落所代表的   是我们遗忘掉不幸的过去

绯红所预示的   是我们迎接着瑰美的未来

距离的阻拦    停止不了我对你日日夜夜的依赖

没有你的关怀

我无法把自己善待

平日里聊天时情感的你我往来

夜晚仍然会牵引着我的梦海

我已为你选择了一枚心型钻戒   因为只有你才适合佩戴

情人节即将到来   而我痴心在等待

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

我这孤单而又寂寞的男孩

也许你早已有你的真爱

而我现在所做的  

是把沉积于心多日的感慨

向你表白

我愿意为你永久的等待

我的亲爱

2006年01月26日

今天的高中同学聚会   高中毕业前第一次去  也是大学毕业前最后一次去
陈老师  谭老师  付老师还有胡老师去了
其他的同学很多人都去了  特别是女生   一共挤了两桌子
四年的时间  大家都变的认不出来了
罗一平变化最小  和四年前一样
郑重还是那么帅   徐明还是那么爱出风头
一起在南昌的胡翰鹏  胡鑫  温晶算比较熟吧
想不到梅明这么高了  也没想到陈磊进了电视台   焦坤在修水混的不错
赵严寒假去网吧兼职网管   游耀甲在赣州读书
李龙和张泽清也和四年前一样
想不到  就这样过了4年

女生那桌  万庆庆  胡珊  胡扬  程佳梅  朱婷婷  代莉 汤晶晶  张丹  许萌 胡莹
(希望没记漏  呵呵)
大家都过的这么好  想想自己
有些惭愧

和老师和同学喝了点酒   想了想以前的事 
有些无语    有些伤感

后排左起:  梅明  岑经纬 温晶 李龙 郑重  胡翰鹏 陈磊 游耀甲 徐明 杨涛 张斌 胡震 邹时乐 刘钧 罗一平

后起第2排:杨林 胡鑫 黄亮 宋秉春 赵严 程超 陈明 邱小兵 焦坤 余小兵 张郑 张思懿 张琦 于琪

后起第3派:许萌 胡珊 万庆庆 葛于君 张泽清 黄晓剑 董磊 刘海  张卉 程敏 朱婷婷 孙静 刘浩茹 曾昱

第2排:王晶 包老师 彭老师 柏老师 谭老师 付老师 段校长 陈老师 ???  胡老师 ???   邱老师  段老师

第一排:唐英 费浔星 李芳竹 胡扬 程佳梅 代莉 马淑丹 梅莹 宗小贝 李惠丽

后排左起:叶凯 魏民 叶蔓欣 张挺 徐浪佐 占小军 李瑞 徐峰  龚元 代建铠 顾伟平

后起第2排:程路  毛婧 肖金萍 曾玉沙 江婷 冷倩 邱倩 应超 廖婧 邓云 杨琪琪 房帆 杨靓

后起第3排:吴雅莉 邓沙沙 朱丽燕 陈文星 张明敏 应珊珊 郑秋艳 张丹 汤晶晶 胡莹 杨冬芝 张佳圆

第2排:陈老师 包老师 彭老师 谭老师 付老师 段校长 柏老师 ???  胡老师 ???  邱老师 段老师

第1排:杨光 谢磊 戴苏 程菲 彭静 黄翠萍 卢文颖  黄琼 杨思琦

2006年01月24日

工商银行目前我还是没签   体检到现在仍然是肝功能有问题
虽然确定不是乙肝  但是国家有规定 
公务员录取都不能以乙肝为理由辞退应聘者

认识了个和我同个城市  同个高中毕业  大学同念交大
而且还是北区经管的MM  相同的是她和我一样  也是体检出问题
同样也是肝功能   同样也是两次体检都没查出原因 
同样也是年后再等消息

本来是想和同学一起去深圳闯闯的  
但是自己心里没底  加上00级的黄亮在华为  不免又多了不少压力
何况当时和同学只是嘴上说说  未必有真正的决心去闯
工行的工作   还有一个好的地方   清闲  
清闲容易堕落人   也可以学点新的东西

老爹问了九江工行出来的人   待遇出乎意料的令人失望
虽然如此  我内心深处还是宁可相信鹰潭的工行待遇要高一些
然而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在家长面前说深圳上海自己能如何如何闯的理直气壮了
孔丽雯  这个人将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人
迟早要见识这个人
她所掌握的工行信息  将是对我极有帮助的

就这样办吧  工行的先应付着    再就是看7月的合同上有没有明确标明工资
2000块要舍得
7月前能找到更好的就把工行的毁掉吧
实在不行就去工行吧
希望天无绝人之路

2006年01月20日

大清早去体检了
很平常   也很无聊   
脑子想的却是该不该去做这份事
听到体检的一些同学讨论  工行的待遇不怎样
600/月  试用期完了才退2000   而且正式工作也只有1000/月
没吃没住   合同还必须要签5年
回来之后想了很久  搜了一篇网上的工行待遇的文章
是说一个毕业生本来是选择了江西工行   他的文章说待遇还不错
工作是维护网络和机房   特别指出了这样的工作没机会升迁 
而且也说明了合同是5年  但他工行所在的城市是南昌
依他所说待遇是不错  但是他的文章中也说了 5年是人生最宝贵的5年
他最后选择考研并最终考上了(这个我倒没打算)
但我动摇了  5年  虽然我年轻  但5年却是很重要的5年
对比同学在思创的底薪1500/月    虽然忙   但是可以学到东西
我即将选择的工作  漫长的5年   还有5年之后怎么打算
一下子全部浮现出来      

而后   晚上工行人事科的打电话给我   说体检肝有问题
好象是昨天晚上失眠导致疲劳了吧   也或许是吃了不干净的食物
明天去复查  
我不知道为什么又要来这样一个插曲   一波三折
我其实并不心疼从12.6开始招聘到现在所花费的精力和财力 
只是浑浑噩噩的这么多天来自己究竟是图个什么
没有意义了   真的没有意义了
管他明天复查出现的是什么结果  我也不会在意了
这也许是个转折点   也许是最后的挣扎
想到一直为这个事情在另一边忙碌的老爸
自己也说不出什么了
我自己没用  不争气
所以才会出现整个事情
我感觉被玩弄了一般
命运也玩弄了自己
自己也玩弄了自己    


省人民医院体检科  
来就来的痛快点
我无所谓

2006年01月19日

讲个故事…

从前有一对兄妹相爱,碍于伦理,于是徇情,,,,(完了..)

得不到的只会感觉更好,虽然可惜,留不住的却是一种无力,通常做不了情人做兄妹(通常,通常哈….)身边这例子很多…

真的有兄妹情么?从相识相知到相恋似乎是个很自然的事情…但很多情况基本上是有原无份~因为兄妹这关系不可以逾越.

再来讲个故事(寒~~)

民间有说法:女子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藕断丝连.而兄妹则是上辈子的夫妻这辈子再续前缘..(故事2完….)

比喜欢多一点,比情人少一点,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暧昧,,,拉近彼此距离名正言顺的多一份惦记 ~

再再来一个故事:假如兄叉叉爱上妹叉叉,又或者妹叉叉爱上兄叉叉,怎么办捏?

哦对了,还要附上那句叉叉总说的话:"哥与妹,最暧昧..(好土的说-_-|||)"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哎,这世界啊,什么都会有的…

请大家无尽YY…..

2006年01月16日

  乱糟糟的    本以为没希望的工行招聘
  结果还是来了消息   说20号体检21号牵约
  看分配  没南昌  没九江  以为没希望了
  结果在鹰潭那一块看到名字   按拼音排第一
  鹰潭哪   去上海的地方
  浙赣  鹰夏  还有梨温高速公路 
  钻石眼泪那家伙说鹰潭是个和下罗差不多的地方
  我晕
  问了下朋友和同学  赞成我去的多
  一是工行    铁饭碗   二是鹰潭确实不会很垃圾
  三是现在就业难   无语
  做前台哦   看干个几年能有转机不
  后来工行人事部来电话    体检的事宜说完后
  特意说明签约要带2000块违约保证金   我靠
  没办法    叫老爸来哦
  …….
  以我的能力   做不到拒绝这份工作
  许 段  对不起了  我去鹰潭了
  套用常对某人说的话
  “上不了天堂  下不了地狱”
  鹰潭呆着吧    也许是我的跳板  也许是我的最终归宿
2006年01月14日

第四十四回  八天王

                                            八天王
                                          * * * * *
          东之大陆,西卢市。
          这是位于东之大陆中部一个内陆繁华都市,也是那邦最大的城市。
          市内有一座“城中城”,里面有一座九十层的大厦,这也是那邦最高的建筑物。
          作为X团的主楼,它只是个象征,真正的X团总部位于它的地下——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整个西卢之所以繁华,是因为X团的暗中中扶植,X团的属下都混迹于市民之中。
          邪恶的巢穴!
          这一天,是伯格他们刚刚到达那邦之后的几天,秋风、乔恩和祢超也是这几天才到达那邦的。
          但是,X团已经开始一场杀戮了。
          X团总部秘密的地下室。
          “八天王和四长老全部到齐了吗?”是X团团主——鹫的声音,但整个地下室一片黑暗,而且鹫的声音也是喇叭传出来的,本人并不在。
          看来有很重要的事情。
          “八天王全到了,四长老只有我一人。”是立全!此时他还没有去米罗开特埃。
          “哦?他们三个都没有来吗?”是鹫的声音,X团有大事四长老很少不出现。
          “是的……主上。”
          “请问……主上召集在下们有什么吩咐?”八天王的一人开了口,听声音是雷河。
          “因为米罗开特埃和多洛尔出现了对我们有很大威胁的人!”鹫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主上指乔恩、“灰魔”和巴兰、伯格?……确实是潜在的威胁!”
          “龙马,你和雷河就去米罗开特埃,立全你也去,我有些担心那里,你们务必将他们这些钉子给拔除掉,立即出发吧!”鹫道。
          “是!”之后三个人出了密室。
          “达娜!”
          “干什么?”
          “你从地球带回来的人最好不要成为我们的麻烦!否则你一定要负责!还有你,马修!你们去了趟地球究竟还干了些什么?”
          “没什么。”叫马修的答道。
          “把我从地狱带回来了……你们忘了吗?”竟然是玛尔寇的声音!“但是我还要谢谢你们给我装了一套限制能力的东西!”
          玛尔寇究竟为什么以八天王的身份出现在X团?而且他的话说明X团虽然救了他,但是还对他做了一些手脚。
          “达娜!你不要太为所欲为了,多洛尔的事情就给你去解决,那个被你带来的伯格也一并解决掉!马修会帮助你的!”
          “是!”达娜没有回答,马修答道。
          之后两个人离开了。
          “玛尔寇,立全为什么要骗我呢?八天王其实也没有到齐。”鹫虽然不在场,但是好象对现场的情况完全了解。
          “团中的很多人谋反了,我也正在考虑呢!”玛尔寇道。
          “是吗?”
          “哼哼……我也想好了,既然从地狱回来了,我当然还要去做我的事情,你们X团的事本来就与我无关,虽然为了活下来答应了为你效力,不过这套装置所代表的你们的诚意太让我失望了,哼!下次碰到就是敌人了!”玛尔寇击开了墙壁,一丝光线渗入了进来。
          “可是你要记住,你身上的装置会杀了你!等到你承受不了痛苦的那个时候,我们X团可不会仍然如此仁慈的对你。”鹫的声音明显带有愤怒的语气。
          “地狱不会让我再回去的,他们不欢迎我!”说完,玛尔寇消失了。
          但在玛尔寇消失后,墙外的光线又照出了一个人,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主上!”
          “罡辉吗?”
          “主上!要小心达娜!”
          X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 * * * *
          “达娜!你怎么了?”马修赶来。
          “我不会再呆在X团了,……以X团不断动乱的现状。”
          “以你在X团中的地位……还有这么特殊的权力……这你都肯放弃吗?”
          “别忘了,我全家都是被鹫父子所杀害的……这真是讽刺啊……熬了这么多年……我真想立刻就毁掉X团!”达娜说的没错,她背负着复仇的命运,她救回伯格就是为了利用他来复仇并且达到自己的野心的。
          “你真的决定了?”
          “不错,你若是要妨碍我,我会杀了你。”达娜走了。
          她脱离了X团。
                                          * * * * *
          数天后,多洛尔市。
          这是个美丽的城市。
          大街上,一个穿着浅绿色短衣、棕色长裤的黑发少女在盲目地走着。
          她身材纤细,像是风中的柳絮一般,她就是达娜。
          换了件衣服,却掩饰不了她的美丽,但这又是种似邪非邪的美,或者说是妖艳。
          但这一身的打扮却有股清纯之气。
          她背叛了X团,现在是来找一个人,一个可以帮她的人,那就是伯格。
          伯格到了那邦后就住在多洛尔,而且伯格的住处被达娜很容易查到,连伯格经常在哪里出现达娜都了如指掌。
          她救伯格就是为了为了她酝酿已久的复仇计划,反叛X团是她的第一步。
          她掌握了X团的许多机密,X团不敢把对她怎样,万一达娜公布这些机密,X团就麻烦了。
          还好现在只有马修确切知道她的反叛,鹫知道这件事再快也要几天后,因为马修不会说的。
          达娜心中知道鹫和马修都很喜欢她,她不会理他们的,对她来说,鹫和马修一个是仇人,一个是废物。
          她要去找伯格。
                                          * * * * *
          一间公寓,此时达娜正在沐浴。
          她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还处在X团的监视下,在没有正式公开叛离X团之前,X团特派的监视者将一直监视她,所以她并不急着找伯格。
          自从鹫上任以来,陆续出现了团中人反叛的事情,所以鹫特地雇佣专人监视X团成员的的行踪和动向,特别是八天王这样高级别的人物,一有反叛的动向就立即报告给鹫。
          此时的达娜不会受到任何监视,因为鹫不允许任何人看到达娜的身体,哪怕监视者的是女性。
          鹫疯狂的迷恋达娜,想让达娜的一切只属于他一个人。
          沐浴中的达娜,头发披在肩上,不长,却十分性感,水滴在她白嫩的皮肤上滑落,仿佛也陶醉了一般。
          她是个美丽的少女,可以轻易征服任何男人,清纯不失性感,成熟而又妖艳。
          但是谁能看的出她是一个拥有无比大野心的女性呢?不足二十岁的她,在境界隧道前也让强大的利塔对她敬让三分,简直是不可思议。
          趁无人监视,她用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老师吗?”
          “……”
          “放心,现在没有人监视……”
          此时,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被水声所淹没。
          她的老师?究竟是什么人?
          但可以肯定,这事绝对与她的野心有关。
                                          * * * * *
          又是在大街上,车水马龙,达娜一个人。
          仿佛是大海中的一点亮光。
          在一个阴暗的小巷中的迪吧,她找了个位子坐下,等伯格出现。
          不错,这里就是伯格经常出现的地方。
          与里面醉醺醺的男人和骚浪的女人相比,她清纯的更像另一个世界的人,与气氛格格不入。
          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肩,一瞬间,一些迪吧的人趁着昏暗的灯光发现,一个试图调戏达娜的男人的手骨折变形了。
          巨大的惨叫声唤起了十几个男子,手中各拿着酒瓶和桌椅。
          片刻后,伴随着几声女人的尖叫,店门被野蛮的撞开,人全部冲出来跑了。
          迪吧只剩下达娜一人,她悠闲地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口,又把酒瓶扔向门口准备进来的壮汉身上,砸中了。
          壮汉比达娜高两个头,估计是为了恐吓达娜,壮汉一拳击毁了门对面的墙壁。
          “敢在这里闹事?”
          壮汉把话说话,刚准备走进店门,突然倒了下去。
          是监视达娜的人下的手。
          “多管闲事!”达娜回头就走,还留下了一句话。
          “叫伯格来找我,小心点!”
          达娜知道,壮汉是认识伯格的。
          监视达娜的人也跟着走了,留下了倒着的壮汉一个人。
                                          * * * * *
          壮汉是伯格在这儿认识的一个好友。
          一会儿后,当伯格和另一个好友迪尔特来到迪吧的时候吓了一跳。
          “许狼?”
          看来叫的是那个壮汉,他很快醒了。
          “一个女的,还有手下……”
          大致了解了情况后,伯格决定追上去。
          “有意思,到那邦这么久终于不用闲着了。”他找了个用来伪装的面具,追了过去。
          “许狼,我若早来几分钟就不会这样了……我的迪吧啊……”迪尔特有些无奈。
          “希望伯格小心点……他是目标……”
          达娜真的很可怕。
                                          * * * * *
          远处的高楼,可以清楚看到巷子里面发生的事情。
          “终于找到你了……伯格!”
          一位美丽的少女。
          “你没有忘了我吧……?”
          她眼中露出了感伤。
          终于,伯格也出现了,伴随着的是一场阴谋。
          脱离X团的达娜,将会制造更大的混乱和麻烦。
                                          〈第四十四回 完〉
第四十五回  跟踪

                                            跟踪
                                          * * * * *
          达娜仍然在大街上盲目地走着,她这次扑了空,必须还要呆在多洛尔,必要时再找伯格一次。            她来到了海边,因为她对海有一段特殊的记忆……
          小时侯,她是伍杰森的有名的富豪迪拉家的女儿,父母很少陪她,她便喜欢一个人来到海边,造就了她多愁善感的性格。
          直到她遇见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左脸戴着奇怪的面具。
          “真好玩……你长什么样子啊?”
          “爸爸说我的脸只能给我的妻子看!”
          “那我就做你妻子好了!”
          “真的吗?”
          “真的!”
          男孩摘下了面具,左脸上有一道血纹。
          不久之后,达娜全家遭到仇人杀害,她和她双胞胎妹妹一起被迫离开了伍杰森。
          之后,她又与妹妹失散了,一切都与那个男孩有关。
          她的家人都是被男孩的父亲杀害的。
          她千方百计混进了X团,从最低处一步一步往上爬,只为了报仇。
          因为那个男孩就是鹫。
          而杀害达娜全家亲人的凶手正是X团的第一任团主,也是开创者,鹫的父亲迈德拉。
                                          * * * * *
          伯格一直在追着达娜,直到他偶然发现了X团派来监视达娜的人。
          几个穿着普通的女性,只不过行动诡异,加上散发的气息,和许狼描述的一样。
          看来要找到达娜,只要跟踪她们就可以了。
          到了海边,几个监视者没有再行动了。
          伯格相信,自己要追踪的女人一定在海边无疑。
          “是时候了!”
          他给自己打劲,攻向了监视达娜的人,她们没有防备,没费多少工夫,几个人稍微反抗了一下就全部倒下了。
          多洛尔是个美丽的港口,迷人的海滩是恋人们经常约会的地方。
          但此时,海滩上反而没人,只有海水的声音,安静的可怕。
          “跟丢了吗?”他摇了摇头。
          不过他突然发现了未被海水冲掉得沙滩上的脚印,根据大小来判断,确实是个年轻的女性。
          正在他忧郁之时,一双纤细而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究竟是什么人,跟踪我这么久?”
          “什……什么?”
          伯格正动弹不得,很快对方却又松手了,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男子。
          “达娜,你会死在我的手下的!”远处的男子道。
          看来扼住伯格的是达娜,出于防备她抓住了伯格,因为伯格戴了面具,所以并没有被她认出,之后突然出现的男子让达娜不得已空开抓住伯格的手用分子波攻了过去。
          她认识这个男子,X团的多洛尔总管,二十战士的库特拉。
          男人很快消失不见了,而达娜为了防止分子波引起别人注意,用另一只手甩开伯格,双手将分子波控制住,只见分子波转了个弯,攻向达娜自己,之后她伸出左手,将分子波吸收了。
          她抒了口气,伯格却竟呆了。
          达娜可能开始就预料到是库特拉跟踪她,可是她没想到伯格也会跟踪她。
          不过伯格是戴着面具,她并没认出来。
          “你是什么人?跟踪我有什么目的?”
          “够了,达娜!”
          “你认识我?”
          “对了……我竟然忘了!”
          伯格马上把面具摘了下来。
          看到了伯格,达娜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中产生。
          “你……终于出现了?”达娜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没有想到伯格会在这里出现。
          “你去迪吧找过我?我的那些朋友有所得罪,希望你不要太在意了。”
          “没关系,是你打倒了那几个监视我的人吗?那谢谢你了。”
          “他们不是你的手下吗?”
          “不是的……她们和刚刚那个男人一样,他们可能是来对付我的。”
          “我帮你来对付他们!”
          “这不太好吧?他们是X团……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的……”达娜已经掌握了伯格的心理,并利用他来对付X团。
          “你帮助过我,我绝不会让别人对你不利的,X团的我也不怕。”
          “真的?”
          “我说到做到。”
          “谢谢……”达娜装出了一些眼泪,以骗取伯格的信任。
          但是,她隐约感觉到了自己心中的另一种声音,一种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对伯格的愧疚之情。  
                                          * * * * *
          X团多洛尔支部。
          “马修,主上派你来的?”
          说话的正是出现在海滩的神秘男子,X团多洛尔支部的头目库特拉。
          “我正是奉主上的命令来的。”马修道。
          “依我的推理,和你一起来的还有达娜对吧?不过既然她没有出现在这里,依我的推理,一定是她反叛了吧?”库特拉道。
          “是吗?库特拉的推理可十拿九稳啊!”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悔?从米罗开特埃过来了?看来主上已经知道达娜反叛了……。”马修道。
          “我果然猜对了。”库特拉道。
          “不过,我是来对付巴兰的。”悔道。
          “你行吗?”马修有些看不起悔。
          “在玛尔寇来到X团之前我也是八天王之一呢……不过现在二十战士中比八天王强的人也多着呢!”悔很自信。
          “是吗?”
          “依我的推理……马修你的任务才更难完成。”库特拉道。
          “我要杀伯格就和捏死蚂蚁一般容易。”
          “但是……还有达娜!”库特拉道,马修有些惊愕,“我已经发现她和伯格一起了。”
                                          * * * * *
          伯格回来的时候只觉得一切太突然了。
          达娜竟然知道他在这里,而且达娜竟然那么强大。
          他在想达娜为什么与X团有过节,达娜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还有沙滩上出现的神秘男子又是什么身份,与达娜又有什么联系。
          伯格感到头痛,但他发现自己已经对达娜产生了兴趣。
          他又回到了迪吧。
          “笨蛋,把手机号留给她啊!”许狼道,他似乎忘了那场误会。
          伯格也突然狠骂自己一句,他其实还是想和达娜联系的。
          迪尔特给了他一本杂志,上面有X团的情报。
          “X团?”
          “不错,他们可是很可怕的邪恶黑暗势力,我怕他们会找上我们!”迪尔特道。
          “我正想对付他们!……这个标志……?”伯格看到了X团的标志徽章。
          “怎么了……?”许狼不明白。
          “达娜的项链上……也有这个标记!”
          “X团的人!”迪尔特道。
          “她叫达娜……?”迪尔特道。
          “让我想一想……”伯格开始怀疑达娜了,但他仍然不太相信现在的事实,他不愿是这样。
                                          * * * * *
          一间废弃工厂的地下,也是达娜的秘密研究室之一。
          这是她在监视被解除后秘密藏匿的地方,谁也不会知道这个地方。
          作为战斗者,她是极其强大的,作为科研人员,她又有许多可怕的发明,作为野心家,她想毁灭X团并取而代之并称霸那邦,作为女人,她的魅力可以控制住很多男人。
          可怕的女人!
          她要开始颠覆X团了,而现在在她的电脑屏幕上,是她参与设计的X团总通讯系统。
          她按下了DEL键,一切崩溃了。
          仅仅几秒钟,X团就开始进入了超长期的黑暗和恐慌中,除了与米罗开特埃等少数几个城市的支部的通讯外。
          达娜渐渐地笑了,那种邪恶的笑。
          “X团……再见!”
          之后,她从严密而巨大的保险柜中取出了一件东西——和利塔左手一样的机器!
          她作了些改进,可以不必伤害手腕来装卸,而且提纯了里面的放射性ZA。
          她又笑了,妖艳的笑。
          “开始了……”
                                          * * * * *
          X团多洛尔支部。
          “团内的通讯系统出了故障?”马修道。
          “依我的推理……是达娜干的。”
          “这么她要正式开始与我们为敌了?”
          “怎么说?”悔问。
          “那边的通讯系统是另外一个人设计的。”看来马修和悔只有用X团多洛尔支部的人力去查出伯格和巴兰的下落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伯格还不知道巴兰也在多洛尔。
                                          * * * * *
          达娜又出现在那间迪吧中。
          那些醉汉收敛了很多。
          达娜没有理他们,要了伯格的手机号码,约出了伯格。
          很快伯格来了,两个人出了迪吧后,里面的人才抒了口气。
          他们都有点惧怕达娜。
          二人来到了废弃的工厂。
          “帮帮我……”达娜装出可怜的样子,以博取伯格的同情。
          “先回答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和X团又有什么关系?”
          达娜一惊,伯格眼中是坚定,而达娜眼神却有一丝不安。
          她该怎么办?
          伯格该怎么办?如果达娜回答是,他又该怎么办?他不知道。
                                          〈第四十五回 完〉
第四十六回  邂逅

                                            邂逅
                                          * * * * *
          “你说吧!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帮过我,我是不会怪你的。”伯格道。
          “如果我是个魔头……是个混蛋……是个罪大恶极的人呢?”达娜问。
          “我也会理解你的。”伯格很坚定。
          “是吗?”达娜心中出现前所未有的思想斗争,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难以选择的十字路口。
          向伯格说明一切?还是继续隐瞒?
          “你……有没有听过X团的四长老、八天王和二十战士……?”达娜发现自己的嘴巴不受大脑的控制了。
          “听说了……似乎是很森严的等级规定。”伯格听迪尔特说过。
          “我就是八天王之一……”达娜道。
          由于并没有亲眼见过X团的邪恶与残忍,加上对听说的X团传闻半信半疑,伯格并未对达娜产生反感。
          “你也是有苦衷……对吗?可上次那个神秘男子要杀你,又是为了什么?”
          达娜把左手袖口向上一捋。
          美丽、白滑的左手装上了与利塔左手相同的装置。
          “这不是……你也失去了左手?”
          “我改良了,放心,我左手没什么事。”达娜取下左手装置时,伯格才发现达娜的左手很美,令断臂的维纳斯也无比逊色的整体之美。
          伯格惊呆了,达娜竟然如此之美。
          虽然在别人眼中,伯格自己也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
          “我背叛了X团,偷走了这个左手装置……X团怕我泄露团中的秘密……所以派人追杀我……不过我现在也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与X团对抗下去……就从多洛尔的X团支部开始,我要摧毁所有的X团势力!”达娜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我可以帮你……”伯格当然会这么说。
          伯格又看了看四周。
          “你一个在这儿?”
          “恩,他们永远也找不到我的。”
          “不过……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要背叛X团?”伯格差点忘了问。
          “他们……是杀了我全家亲人的凶手!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已经是X团的一员了……当时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想依靠X团来给自己亲人报仇……却不知道X团正是自己的仇人……然后我拼命在X团中一步一步往上爬……就是要等到现在来复仇!”达娜说了很多,但这些全是实话。
          “对不起……又让你想起难过的事情了……”伯格发现达娜哭了。
          “没什么……我不介意……”
          “对了,我或许可以和我的朋友商量,他们都会帮忙的,那我先走了……”
          伯格急忙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和达娜相处,他发现自己有些异常。
          达娜也觉得自己不对劲,虽然作了些加工,但是她确是第一次和别人提这么多自己的故事。
          她又装上了左手,得意地笑了。
          她要控制伯格。
                                          * * * * *
          伯格不知道自己一路上是怎么走回来的,脑中总是浮现达娜的影子。
          他有些弄不懂自己了。
          “这气息?”伯格在大街上感觉出一股熟悉的气息,而且对方是故意要让他察觉的。
          “你太迟钝了。”一个女子都到他的面前,那个曾经在远处高楼上观察伯格的女子。
          “你……你是谁?”伯格一时没有听出来是谁。
          这个女子头发一左一右各扎了两个马尾辫,也十分美丽,虽然不及达娜,但是绝对比一般的女性要漂亮的多。
          “难道说……?”伯格感到不对劲。
          “我是句敏!笨蛋!”女子道。
          “哈……哈,怎么换了个样子?”
          “好看吗?”句敏问。
          “好看,可爱多了!”伯格的赞许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是吗?”句敏却害羞起来,低着头,看来她还是很在意伯格的。
          “走吧!去我那儿!”
          “好啊,既然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可要给我庆祝庆祝哦!”
          “呵?嘴巴变俏了?”
          “呸!”
          两个人就这样重逢了。
                                          * * * * *
          X团,多洛尔支部。
          “主上来了消息,米罗开特埃的事情快搞定了,我们这边不能没有动静!”库特拉道。
          “看来再不快点确实不行了。”悔道。
          “我已经开始引蛇出洞了!”马修从外面走了进来,明显地,他刚刚出手了。
          “主上要求把能捕获的人抓去洗脑。”库特拉道。
          “没意思,还是杀人有意思,主上会允许我这样的。”马修道。
          “是吗?你刚刚又杀了多少?”悔问。
          “依我的推理……绝对不少!”库特拉道。
                                          * * * * *
          废弃的工厂,达娜一个人站在钢梁上,下面站着另一个人,周围一片黑暗,两个人似乎进行着极其机密的谈话。
          而且在黑暗中两人都无法看到对方在哪个方位,但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声音。
          “鹫叫你杀巴兰?”达娜先开口。
          “是的,小姐,我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而且小姐一定喜欢这个办法的!”
          是悔!……他叫达娜“小姐”?
          “说来听听,是什么方法?”
          “马修已经带人袭击了那个迪吧……而且,据我们所得的资料和推测,叫伯格的家伙遇上了一个朋友,而他那个朋友迟早回带他去见巴兰的,如果他和巴兰联合起来的话……”
          “是吗?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当着伯格的面干掉巴兰!”
          “哦?这样伯格就可以下定决定对抗X团了……小姐果然聪明!”
          “这样以后我利用他也方便些。”达娜道。
          “在下先告退了,主人的仇就靠小姐了!”
          “过去的事情还是不要提了。”
          “是!”
          “再见了!”达娜一阵感叹,还好有悔这个以前的旧下属帮助她,在鹫的父亲杀死达娜的家人之前,悔的家人就已经是作为她家的仆人而存在了。
                                          * * * * *
          天已经黑了,灯渐渐亮了,多洛尔夜晚的灯景十分美丽。
          但伯格无心享受,他的迪吧的朋友全部都被杀了,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是马修!
          句敏也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刚刚见到伯格就发生这种事情。
          “混蛋……一定是X团!”伯格恨不得立即杀入X团的总部,杀死下手的人。
          句敏提醒他要冷静些,但没有用。
          伯格正要走,一双手拦住了他。
          “迪尔特?”
          “跟我来!”
                                          * * * * *
          一块空地,地上莫名其妙的有几个坑。
          全是许狼干的,纯粹发泄怒气。
          伯格、句敏和迪尔特来到了这里。
          “是谁干的……?”迪尔特问。
          “X团!”许狼道,和伯格想的一样!
          X团的目标就是伯格,X团是在针对他。
          “报仇!”迪尔特道。
          “血债血偿!”许狼也一样愤怒。
          “这样吧……句敏就交给你们了,我必须再去找达娜,问清楚这一切!”伯格道。
          “她吗?交给我们就放心!”许狼道。
          “小心那个达娜!”迪尔特道。
          “……”伯格并没有说什么。
          “我想见见那个达娜……可以吗伯格?”出于直觉,句敏担心起那个达娜和伯格的关系来。
          “她可能不喜欢陌生人……改天吧!”
          “哼!”
          “我走了……句敏别乱逛……这儿安全!”伯格道,这句话似乎又在关心句敏,使她心中暖暖的。
          迪尔特似乎在想着什么,许狼又开始击打着地面。
          句敏突然想起了件重要的事情,可是伯格已经走了。
                                          * * * * *
          夜深了,伯格又来到达娜这儿。
          没有人,地上却有微弱的光线。
          “奇怪!”伯格向光线射出的地方走去,突然前面转出了一道暗门。
          迫不得已击破了门,出现在伯格前面的是个豪华的地下室。
          仍然没有人,只有另一个房间中传来了水声,应该是浴室。
          “达娜!你在吗?”伯格喊道。
          没有人回应,伯格决定坐下来等一等。
          又是一双纤细而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看来是房间的主人——达娜。
          “伯格?”手松开了,果然是达娜。
          伯格奋力一挣,动作太大,反而推倒了达娜。
          伯格的力量是很难放倒达娜的,但是主要还是因为达娜不自觉放松了防备。
          “达娜……?”伯格想扶起达娜。
          匆忙中,倒在地上的达娜身上的毛巾不小心翻开了,全身几乎半裸。
          “不准看!”达娜急忙叫道。
          伯格急忙转过头来,而达娜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上。
          等到伯格回过头来的时候,达娜已经不见了。
          “达娜!你还在吗?”
          达娜究竟去哪里了?
          伯格不知道怎样才好再正对达娜。
          一切的一切,两个人的命纠缠到了一起。
                                          〈第四十六回 完〉
第四十七回  心的空缺处

                                          心的空缺处
                                          * * * * *
          “达娜?!”
          看来达娜确实已经离开了,伯格有点失落,想离开这儿。
          “进来……”
          从另一个房间中传出了达娜的声音。
          似乎是达娜的卧室,装饰很温馨,果然是个女孩的房间。
          伯格发现,达娜脸上的红色并没有完全褪去,那种和白皙的肤色混合在一起的粉红色皮肤很可爱。
          两个人彼此看着对方很久,没有说一句话。
          达娜发现自己被伯格吸引住了。
          伯格也一样,不受控制地对达娜产生了异样的感情。
          达娜打开了天窗,凉风使两个人冷静了下来,否则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失态。
          伯格也开始冷静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脑中浮现迪吧兄弟的死去的惨状。
          两个人仍然没有说话。
                                          * * * * *
          “悔!”马修道。
          “干什么?”
          “你那边似乎没什么进展啊?”马修问,库特拉则在一旁沉默。
          “是吗?”
          “不是吗?”马修对悔有点反感。
          “依我的推理……悔的任务不难完成,倒是马修你那边还是不要大意的好。”库特拉道。
          “小看我?我要干掉伯格给你看看吗?”马修道。
          “嚣张什么?”悔讽刺道。
          “依我的推理,你还在等着什么似的。”
          “哦?”悔有点佩服库特拉,库特拉好象什么都可以看的出来。
                                          * * * * *
          “说话啊!”达娜终于开口了。
          她坐在了床边,一只手靠着墙。
          “你……”伯格不知该说什么。
          达娜又站了起来,走到伯格身边。
          淡淡的香气让伯格很陶醉。
          达娜仍然很平静。
          “你……很平静啊……”伯格努力在抑制自己。
          “喝吧。”达娜手中有杯水,递给了伯格。
          伯格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你……不问是什么东西就喝吗?”达娜很好奇。
          “你不会害我的……我相信……”
          一阵沉默之后。
          “谢谢!走吧……出来陪我吹吹冷风!”达娜披了件上衣。
          “OKAYA!”
                                          * * * * *
          “X团……动手了?”达娜明知故问。
          “告诉我……他们的多洛尔支部在哪里,我去找他们报仇!”伯格很坚定。
          “市西北区一座公园的后面的建筑去,他们隐蔽的很好,可是你并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切都可以人为来改变的!”
          “是吗?既然你要坚持……我也不拦你了,虽然我也要对付他们,不过我只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一些东西,等等我,联手如何?”达娜开了口。
          “不好意思……报仇是我的事情,还是我去好了……况且过段时间X团有了准备就会变的麻烦了,打扰你了……我走了,我要尽快地趁X团还没准备好之前痛击他们!”
          “再见。”出乎达娜预料,这么晚了,伯格心中想的还是报仇。
          她感到了一丝空虚。
          伯格意志十分坚定,因为那些他无辜的朋友因为他而死,他必须负责。
          又是一双纤细而有力的手扼住了他。
          “达娜?”
          “第三次了……你这样下去会被他们杀三十次!别一个人去了好吗?……等等我……准备好了我们一起去报仇好吗?很快的!”
          “……”伯格沉默了一会儿,“你真的要帮我吗?”
          “别忘了我和他们之间也有深仇大恨!”
          “……好吧……我等你……”
          “谢谢了……”达娜有种莫名的感动。
          “再见了……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达娜还是担心,好在她所设定了的计划并没有因此打乱。
                                          * * * * *
          迪尔特仍然没有睡。
          这是间普通的房子,在那邦,伯格其实也身无分文。
          之前和迪尔特、许狼以及迪吧的人混熟,才有一些收入。
          句敏像孩子一样睡的很甜蜜,许狼则睡的像死猪一样。
          “知道了X团的下落了……”伯格道,“过段时间达娜也会帮忙的!”
          “好了,睡吧!这个女孩说要带你去见一个重要的人物。”
          “明天再说吧……”伯格很累了,倒下就睡了。
                                          * * * * *
          “仍然不让我去见那个达娜吗?”句敏问。
          “当然,除非先让我见到你所说的那个重要人物。”伯格已经和句敏坐了很久的车了。
          “伯格……”
          “怎么了?”
          “你喜欢和迪尔特、许狼还有迪吧那些人做朋友?……他们似乎不是什么正派的人物啊。”
          “你错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地……有些人只不过无法被其他的人认可而已,这个你也许是不懂的……”
          “是吗?你要见的人也是个奇怪的人呢!”
          “是谁啊?目前为止你还没有把他的名字告诉我啊!”
          “啊,到了到了!”句敏卖关子。
          两人下车,走了一会儿进入了一间郊外的别墅,伯格很快发现了别墅的主人。
          “巴兰?”
          伯格有些激动,而巴兰却很平静。
          “大家都还好吗?”伯格问。
          “我打听过,乔恩在米罗开特埃,秋风在北之大陆,其他人暂时还没消息。”巴兰把二人带到了别墅内,很明显他的行动已经很吃力。
          “你……怎么了?”伯格已经发现了巴兰的迟钝。
          “可能上次之战太过于疲劳了……而且到了那邦……没了ZA的辐射,身体不太适应这儿的环境条件吧!”巴兰道。
          “不可能吧?”句敏泡了几杯咖啡。
          “真的……多休息就应该没事了……”巴兰又咳了几下。
          “巴兰先生……你是怎么知道其他人的下落的呢?”句敏问。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很少出门……这些情报全靠一个朋友提供给我的……你们迟早会知道她是谁的,伯格,我那个朋友还告诉了我,说你和我都是X团的目标!”
          “他们已经对我的朋友下手了!”
          “是吗?报仇很重要……可是你不要忘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仇,那就是利塔!”巴兰果然知道不少东西,连利塔没死他都知道。
          “利塔?他……还活着?不可能!”伯格不敢相信,旁边的句敏也大吃一惊。
          “他找过我……他说希望你不要死在X团手上……”巴兰很平静。
          “什么?”
          “算了……还有,伯格,你知不知道你在境界隧道前一战那么强大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魔化!”
          伯格从没有听过这个词,句敏也一样。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战斗状态。”
                                          * * * * *
          “谢谢……我该走了……”伯格二人已经呆了几个小时了。
          “对付X团小心点!”巴兰道。
          “OKAY!”
          “这样吧……过几天你一个人来,我会教你一些东西,雷世才都不会的东西。”
          “好的,这几天你一定也要小心!”
          “你要照顾好句敏。”
          “嗯,再见了。”
          伯格路上一直在想“魔化”的事情。
          “下次我还来吗?”句敏问。
          “不麻烦你了……对了,你不是想见达娜吗?走吧,我带你去!”
                                          * * * * *
          巴兰之后又收到两个电话。
          一个是女孩,不,是女人的声音。
          “是吗?终于要对付我了……”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不要自责……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对了……以后你遇到了伯格……请帮助他完成‘天并’……还有,把‘噩梦追击’的第二式教给他……”
          “一定会的……虽然我现在还是X团的人……”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是达娜吗?她没有见过伯格,而且又帮助着X团,还帮助巴兰,提供情报给他,不,应该不是达娜。
          又有一个电话,是巴兰的老朋友。
          “你在米罗开特埃?”
          “你见到伯格了?让他好好牵制住X团,但别让他白白死了……否则我和创世会也没有什么对手了!那就没有意思了。”
          是利塔!
          “你……很厉害啊!”
          “别这么说……那个一直提供情报给你的人……潜入‘情报机构’的X团的人,你不也在利用她吗?”
          “你还是知道了……”巴兰感到恐慌,仿佛一切被利塔看穿一般。
          “偶然救了她吧?可现在你的实力大部分被削弱……可能会被X团轻易杀死的!”
          “可惜……当时没有杀死你……利塔!”
          “这可是天意!人无法对抗天……这就是创世会的教条!”
          “你不会得逞的,利塔!”巴兰挂了电话。
          他究竟该怎么办?
          伯格又该怎么办?
                                          〈第四十七回 完〉

2006年01月10日

也许是最近失意的事太多了吧
感情  还有工作  甚至包括人际关系

天平又动了   往右

今天上线了   聊了很多   虽然是嘘寒问暖   聊些和以前一样的前途话题
直到晚上她的朋友上了她的QQ  才从侧面更了解了她   只是我原以为的东西   很多都是错的……
伤心的7年

这些铭记终身的话……

认识7年 她都没有喜欢过你啊 不是吧

你一直不和她联系 怎么又想起和她联系了啊 奇怪

那你现在怎么不和她说你喜欢她呢

我觉得你不是真的喜欢她

其实我觉得初恋是教一个人 怎么去珍惜

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 但是我觉得你只是关注了她外表的想法 至于她心里想什么 你不知道

我想这些话是她对你说的吧 所以你才知道 你可以告诉我除了这些你还知道她类心什么吗 我想你是不知道的

呵呵 是啊 一个女人最需要的是一个男人给他的安全感哦

一味的安抚是没有用的啊

一个女人如果真的爱一个男人的话 她可以为她放弃一切 你可以让她做到不

相反如果为了她叫你放弃一切原本属于你的 你愿意吗

呵呵 你说的话好幼稚 她开心是远远不够的啊

只能说明一点你对她的感觉不是爱 而是回忆 

其实有时你自己也再骗自己

你如过爱她的话 你不会回答我的第一句话的 你会再看到我的第2句话时先以最快的速度回答的

如果我没有估计错就算她喜欢上了你 你和她在一起也不会长的 我的感觉是这样 因为你还不够成熟 你还不懂得去爱一个人

我没有其他意思 因为你和我说这些也是相信我才会说的啊 不然你也不会说是吧 我只是做为旁观说下自己的感觉啊 不一定是对的哦

多谢了   应婷


2006年01月08日

啊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久经沙场的电源终于英勇牺牲  光荣下岗
中午13:00时   发现N多同学都回家  电脑放在那   现成的替换材料来了
然后拔了方超的电源   心想先用着吧   活活   谁知道插上去后出现滴滴的声音
进不了系统(后来认为估计是内存没插好)   急忙拆开机箱  
噩梦于是开始了
最愚笨的方法  把所有东东拆下重装上去   声音没了   开机却没有显示器的信号
完蛋   老毛病犯了  于是我拿出IDE数据线   开始频繁在硬盘和光驱上试  希望根据以前
碰巧的几率能成功一次吧   我要求不大    到我回家时电脑不要再出问题就成
可惜事与愿违   显示器死活没有信号   我看到显卡在转  估计不是这的问题  想想认为是
主板坏了?   那就驮卵   主板还可以修  显卡如果跟着电源一起烧掉的话只能换了   不管怎样
我的钞票是不够的(下学期先换电源)  
后来想拿方超的主板试下  于是把硬盘接到他机箱中  (他回家带走了内存和硬盘 )
开机出现滴滴声  于是我检查CPU   以为他把CPU带回去了  
还不会拆他CPU的风扇  请付琦帮忙   搞定   发现是内存没插(……我汗) 
然后开机   一样是显示器没亮   换我的显卡   照样不亮   (难道是显示器问题?)
然后换方超的显示器   问题照样出现   难道是硬盘问题?突然想到我挂了N久的BT了……
MY GOD  这个可是最值钱的啊  里面我的动画  我的小说 我的电影哪!!!
只有去王育锋电脑上一试   还好  硬盘没问题  倒是刘世珺把王的电源开关弄坏了(%¥·#%)
我害人不浅  活活   回来再拆刘锦炽的机箱    问题解决   换我显卡  问题解决…
再换回我的机箱  竟然问题解决!(看到这里 你一定在想:RP么?)
我觉得也是RP   再换方超显卡   问题解决
再换回我的显卡   进入检测硬盘画面   画面静止  重起  问题又出现
RP阿    RP阿
我发现AGP插槽好象有松动    算了   把该装的装上   把别人的东西整好
因为我知道问题答案了   把显卡插上    不卡紧  直接开机   OK进系统
活活
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   再此强烈BS学校不稳定的电压
自己的电脑陪了自己三年半   5555   再出问题也是时间的问题了
紧张期待下一次暴风雨的来临   哦也   水来土淹   兵来将当   只要不是烧掉  我照样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