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8日

今天同学们吃散伙饭了   以前101的兄弟们
喝到昏天暗地    真不容易  四年来所受的苦比任何人都要多
不容易啊    大醉   
后来抽牙签    大家一杯的喝着
好兄弟们    永远忘不了
忘不了   101的岁月

老王   老猪   眼镜   贱贱   德哥   胖子   老余   包包
还有516的主席    小刘    小方

我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患者。。sorry   A我曾给你带来了太多的痛苦!

很感激你在过去岁月中给我那些所有的爱和快乐 。。   

我是个太过反常和抑郁的傻子。。每一次发病我都会歇斯底里的对你怒吼还会说些刺痛你内心的话  事实上连我自己都忍受不了  而同时我又无法让我闭嘴  因为那时我已不是我自己   然而即便我再粗暴你都不会生我气  也不会放手离开 你只是静静的依偎在我旁边用你所有的爱最大限制的包容着我  让我觉得被安慰  那时候的你一定会很难过吧 其实我也一样会难过很久

。。。

A 曾经我在你面前撒过那么的谎    背着你和哥哥私自见面  因为任性不听你的话  。。。那些你是不是真的都原谅我了呢  对不起   那时我没有想到那样做你会伤心   是的  我太自私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人的感受  那就让老天让我在忏悔中度过吧 

 明天我们就要各自散去天涯 故事到了该散场的时候  我们都该默默的退场了   。。

 就这样吧  agg   祝你快乐,永远幸福!

2006年06月27日

张琳后传

      张琳者,传四有述,不复表。
      即日之后,吾本多离,乃悠然存活,未感多有隙。一为情使,一为痛缘。
      后曾稍有音,仍过之,愿其幸福,但未如吾愿。一日友凯言琳欲宴吾,乃知其近况,虽曾数观琳之
博,却不知此事乃疾,速往,宴毕凯离,吾复与琳近,数言之谅,旧事不提,虽难忘,亦不记枉自苦,
琳然,曰乃最后一别,却甚歉于木子某。
      数日后,吾得琳乃离,记文一篇于博,琳见之乃明,夜与吾叙,吾曰一日赎,琳然,是日吾终不得
寐,思所赎事,以为真。不料次日琳即悔之,吾自嘲,不知东西。

      “慽萧泪满面
      前处凄伧
      后境悲凉”

      吾将离别,琳亦同之,此吾番欲使送别之意,乃三日还,中间数事,乃重复旧日幻影,虽吾知之乃
虚,仍当之,不曾有愧。
      三日之后,琳言宴吾,吾往,曰次日及吾友,吾甚欢,未曾思,急诺,逢雨,吾乃为事。
      及宴,琳乃复病,令吾亦躁,数次针言,如芒刺入骨,尖钉棘肉,吾三度欲悔,三度反之,思之乃
终,善事之,今后各命。
      吾知琳人,乃十六言:旧念如记,决定难行,斯事永对,炽善不留。
      今世永别,改昔日旧诗,怀。

      吾念亦真,吾念亦善,吾言凡善即真,此真若幻。
      此忆多坎,此忆多揣,此忆若揣才坎,此忆永恒。

2006年06月24日

一个下午    留给自己的除了膝盖的伤   浑身的汗水
还有一个泡沫般的幻影
如同终末之冬
无论是皎皎的宴请    还是日新的聚会
而我选择的是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和今天的回忆一起漫步 
人之所以觉得过去美好   是不是真的因为过去已经过去了?
在一个追寻记忆的城市   追回了失去的记忆  真的是正确的吗?
人就是在混沌中存活   左右不了自己 
庸俗的众人     迷茫的自己     以及犹豫的决定
这是为了刻意隐瞒什么呢    

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   预言了许多吻合的事情
而我的《诸世纪》   预言的又是什么

该做的    还是去做了
离别    已经气势汹汹的来了  
与其被离别打败   不如自己主动去告别
可怕的是   我预言不了自己

2006年06月23日

我怎么了 我怎么了 泪水为何不住的落下
我哭了吗 我哭了吗 我只是想起你说的每一句话
你怎么了 你怎么了 为何走远把我独自留下
我错了吗 我错了吗 是否不该再把你继续牵挂
你听到吗 你听到吗 风尘中有人正呼唤着你
你看到吗 你听到了吗 漆黑的夜里 ,有人正等你回家.回家
我怎么了 我怎么了 泪水为何不住的落下
我错了吗 我错了吗 是否不该再把你继续牵挂
你听到吗 你听到吗 风尘中有人正呼唤着你
你看到吗 你看到了吗 漆黑的夜里有人正等你回家.回家
你听到吗 你听到吗 风尘中有人正呼唤着你
你看到吗 你看到了吗 漆黑的夜里有人正等你回家.回家


2006年06月22日

还是不幸言中
本以为自己应该是悲苦一场的  
后来发现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竟然也会出一身的冷汗
进而转变为暗喜    这次同样是抱复的快感
不过下手的不是我     嘿嘿

想起一个故事   官渡之前袁绍关住了上柬的田丰   结果官渡之战袁绍大败
牢吏对田丰道  “主上新败  必后悔未听先生之言  必将重用”
然田丰道  “否 若为胜  尚可释   即败  吾必死也”
果不其然   旁人进谗曰田丰在牢中大笑绍败
绍大怒   杀之

2006年06月21日

昨天喝酒了   自己计划已久的
Crane回来了    一起去的还有杂人  朵朵  水晶  千千
没喝多少   但是也许是即将离别    很快还是醉了
回来没吐   但是很快就睡了   
醒了以后   仍然是昏昏的
也许   以后就没这样一醉方休的机会了   

今天和老师又去吃饭了  殷  董  熊
说了很多学校的事
也说了一些关于学生未来的事
刘艳丽老师   谢了

无意碰到了银河系主任   他说我走的时候提前通知他  有活动
不知道是什么事    也许赶不上吧…..

2006年06月19日

答辩完了  人也慢慢走完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大喝一场     就等着29号的最后离别了
永远的分开了    我们这些4年患难的兄弟
从02年的艰苦   03年的黄沙    04年的酷热    05年的焦急   到06年的辛酸
一切的一切    都将渐渐远去
剩下的    就是人生那1/20的回忆

学士服毕业照的相片出来了    过些天发到相册吧
今天先做了个GIF    发出来   蛮搞笑的

2006年06月17日

今天是四六级的考试日   也是答辩日
一切都忙完了    感觉全部的重负都轻松了
就等着29号拿毕业证了
炎热的天气加上世界杯     还有那不复出现的面孔
大学四年的最后时光     也将一去不复返了

过些天就是散伙饭    还有自己答应的请客
还有那些时隐时现的面容    都已经慢慢模糊了

未来     将很快到来

2006.6.17

2006年06月14日

今天下午lazy来短信    要我帮她毕业设计
3DS MAX做的车站结构效果图
其实我也不太懂3D   基本都忘光了
好在她的设计最难的建模和材质贴图都有人搞定了    
我只需要帮人家渲染一下就行    便华丽的答应了

鉴于她和我的电脑都没有3DSMAX   于是约在土建机房
然后出发    到了那里一见果然是美女
等到要帮人家搞毕业设计的时候   才发现那东西做的真是专业
材质贴图要另外导入    这个我不行   
最无法接受的是那个帮她做的人竟然不把各个元素分组  
连窗户都是一个一个做的    导入材质简直是要死
后来干脆把开始渲染了的加个蓝天背景和草地马路人物等
那个不难   慢慢搞
一个小时之后下机    几乎都没做什么
人家还是很客气    还说请吃饭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