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9月29日

最终兵器彼女
一部在我看来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动画  
在以当时的心境看完之后竟然无比的悲凉     04年的那些事
人容易触景生情    尤其是在那一段苦涩回忆之后  
很怀念那样的痛苦     也是一种无为而产生的悔恨
那样快乐的痛苦   

日新
虽然这已经俨然不是游戏了    仍然以游戏待之的我
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第4个年头  
之间的种种快乐    种种痛苦
朋友间的悲欢离合     聚聚散散    人来人往    川流不息
我们都是过客     都是观众    都是普通的人
伟大的    是那些仍然在呐喊的    在歇嘶的

516
这是两年中最快乐的家    37#-1-516    自豪的房间
一个由主席   小刘   RINIMA和我组成的寝室
4年的动荡    向来没有让这个寝室有人员的变动
这是我们这一届唯一也是最有性格的小寝     很自豪的
偏偏到了最后分开的时候    才珍惜的以酒精来互相深诉
今后的时光     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从前?

深圳
进入社会的第一站    一个迅速崛起   在外人眼力遍地黄金的地方
自己摸滚带爬的起步站    
孤独奋斗    好强自立的实验地    
霓虹灯光    夜景弥漫下      我从未有过的迷茫
生活    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生活
梦中的红岗    什么时候才能重回?

武林外传
很普通的片子     却成为那些在外漂泊的人的精神依靠
我也是其中之一  
在深圳的日子    在上海的日子
只有武林外传才能稍微带来一些欢笑     尽管有些并不好笑
需要的    只是一个缓解的突破口     甚至只是一个借口
那段回忆     别人无福体会

2006年09月27日

初   申城归
寻觅    未得见    乃惨然度辰
二番入洪    前者沧   后者慨
无终而反   
回    无颜    苦逐
然命之所选     未能兼顾
所幸安然    
今之思故    一月变化甚远
乃记     醒后

2006年09月26日

明日,新的开始

  那个女人从qy身边走过,一股淡淡的香气迷郁了qy。那水蛇般蜿蜒的腰身,短裙下白晃晃的腿脚。让qy长久不能离开视线。思绪中那女子已经宽衣解带,娇媚万分。然而下一秒,耳畔却只剩下着几分钟前。那女子的最后一句话。“qy,你是个好人。可惜我们不适合。”

  初次见到qy,你总是看到那阵尴尬的笑。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或者说这个男生,有着不错的亲和力。不张扬的个性,和温和的语气。总之,他是一个很让人能够轻松交流的人。没错像这样的男生,你常常可以看见他在校园和某个不知名的女生一起并肩走着。然而,意外的是每次那个女生都别人的女朋友。没错,他分明是个很好的人,却是没有女朋友缘的人。

  死死团的定则说了,“好人要拿来修电脑。”没错qy就擅长修电脑。准确点说,qy他擅长帮人修电脑。和堕落擅长把电脑配件拔拔插插,瑟瑟把配件摆成不同体位不同。qy只会老老实实的修电脑。那个女人从楼上笑嘻嘻的下来的时候。qy正抱着机箱往楼上爬。那是qy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老实说qy对那一次的记忆仅仅停留在,那个女人很高这个概念上。
 
  此后的日子里,qy偶尔会见到那个女人。这个学校并不大,实际上见到谁都是十分正常。然而一个高个子的mm。见到了终究会多让人记住点的。然而,质变和量变是完全的概念。同样是擦肩而过,彼此点个头,和完全不认识虽然只是一个动作的差别。却隔了几层雨雾几层青山。真正让他们能够对话是在许久以后。请原谅下面我引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量词。“修次”。所谓修次,指得是一个人找你帮忙修电脑。从委托,到搬电脑,到诊断,修好,搬回楼。这样算一整修次。修电脑最关键的环节是哪个?是搬回楼!!没错,你没有帮女生把电脑,搬回寝室一探闺房。这一修次是完全失败的。搬电脑是男生有且仅有的进入女生寝室的合法机会。纵然你是再好的好人,这个环节错过你就不能算人了。那个女人和qy正式认识,就是在相遇之后,第44修次后。qy修电脑早以不经主人允许对硬件绝不拔拔插插,硬件位置绝对传统闻名。找他修电脑的女生越来越多。你常常可以看见他在校园和某个不知名的女生一起并肩走着。没错,他们走在搬机箱的路上。

  那一天又有一个女生的电脑要qy来修。那个女生的名字叫做“明”。qy忽然感觉自己陷入爱河。那一天qy出人意料的第一次没有修好电脑。男生修电脑其实猫腻很多,比如修一半不修彻底,这样下次坏了还可以再修。又比如硬件坏了,需要软件。完全可以拉着女生一起去逛电脑市场淘配件。顶不济的也可以落个扳手,起子什么的在女生寝室。下次索要时再图发展。总之,修了你的电脑,咋就算熟人了。

  qy干了上面每一种可以使用的伎俩。两个人相熟了。然而,那个女生的姓,暗示了这个故事的结局“遥”。qy是个不擅长表白的男人。日子的长久下来,qy只是慢慢酝酿。距离却始终差那么一点点。有一天“遥”忽然对qy说,她喜欢了一个叫做“新”的男生。那个男生是做it,搞网站的。

  那一天,qy听到了这句话“qy,你是个好人。可惜我们不适合。”

  这就是遥明与qy的故事,隔绝他们的不是身高的差距。而是一个网站。

 

 

 

  那天之后,qy不再修电脑,他做了一个网站。
  明,日新的开始。

本文纯属虚构,文中人物,事件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估计有很多人看不懂~~~

好吧,让我来解析下这文章里面我设的小彩蛋和一些阅读指南吧。

 

首先,女生的名字叫做“遥明”  这个名字固然表示qy离这个女生很远。也同时故意让最后一句,“明,日新的开始”成立。然而,遥明音同姚明。这里是一个恶搞。

第二“堕落擅长把电脑配件拔拔插插,瑟瑟把配件摆成不同体位不同。”这句话相当的猥琐,2位原谅,只是想对比形容qy对mm还是相当君子和害羞的。

第三 修电脑在文章中,只是代表一种和女生交往的办法。相信很多兄弟们给女生修电脑都是乐呵呵的。如果你想和女生多见几次,那就期望她的电脑多坏几次啦。

四  姚明的男朋友叫“新”  没错,日新网  就是日“新”网么。

五 关于死死团名言。好人用来修电脑。解释看http://www.ecjtu.net/forum/dispbbs.asp?boardID=58&ID=128219&page=1
所谓好人修电脑,坏人床上搞。就是这个意思啦。

 

本文章,只是讲了一个叫做qy的男生,为什么创建日新网,以及为什么对高个的mm情有独钟。

 

没有任何事实根据,不对应任何人。故事是编的。大家看得愉快。

 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也。本聂壹之后,以避怨变姓。少为郡吏。汉末,并州刺史丁原以辽武力过人,召为从事,使将兵诣京都。何进遣诣河北募兵,得千馀人。还,进败,以兵属董卓。卓败,以兵属吕布,迁骑都尉。布为李傕所败,从布东奔徐州,领鲁相,时年二十八。太祖破吕布於下邳,辽将其众降,拜中郎将,赐爵关内侯。数有战功,迁裨将军。袁绍破,别遣辽定鲁国诸县。与夏侯渊围昌豨於东海,数月粮尽,议引军还,辽谓渊曰:“数日已来,每行诸围,豨辄属目视辽。又其射矢更稀,此必豨计犹豫,故不力战。辽欲挑与语,傥可诱也?”乃使谓豨曰:“公有命,使辽传之。”豨果下与辽语,辽为说“太祖神武,方以德怀四方,先附者受大赏”。豨乃许降。辽遂单身上三公山,入豨家,拜妻子。豨欢喜,随诣太祖。太祖遣豨还,责辽曰:“此非大将法也。”辽谢曰:“以明公威信著於四海,辽奉圣旨,豨必不敢害故也。”从讨袁谭、袁尚於黎阳,有功,行中坚将军。从攻尚於鄴,尚坚守不下。太祖还许,使辽与乐进拔阴安,徙其民河南。复从攻鄴,鄴破,辽别徇赵国、常山,招降缘山诸贼及黑山孙轻等。从攻袁谭,谭破,别将徇海滨,破辽东贼柳毅等。还鄴,太祖自出迎辽,引共载,以辽为荡寇将军。复别击荆州,定江夏诸县,还屯临颍,封都亭侯。从征袁尚於柳城,卒与虏遇,辽劝太祖战,气甚奋,太祖壮之,自以所持麾授辽。遂击,大破之,斩单于蹋顿。傅子曰:太祖将征柳城,辽谏曰:“夫许,天子之会也。今天子在许,公远北征,若刘表遣刘备袭许,据之以号令四方,公之势去矣。”太祖策表必不能任备,遂行也。

  时荆州未定,复遣辽屯长社。临发,军中有谋反者,夜惊乱起火,一军尽扰。辽谓左右曰:“勿动。是不一营尽反,必有造变者,欲以动乱人耳。”乃令军中,其不反者安坐。辽将亲兵数十人,中陈而立。有顷定,即得首谋者杀之。陈兰、梅成以氐六县叛,太祖遣于禁、臧霸等讨成,辽督张郃、牛盖等讨兰。成伪降禁,禁还。成遂将其众就兰,转入灊山。灊中有天柱山,高峻二十馀里,道险狭,步径裁通,兰等壁其上。辽欲进,诸将曰:“兵少道险,难用深入。”辽曰:“此所谓一与一,勇者得前耳。”遂进到山下安营,攻之,斩兰、成首,尽虏其众。太祖论诸将功,曰:“登天山,履峻险,以取兰、成,荡寇功也。”增邑,假节。

  太祖既征孙权还,使辽与乐进、李典等将七千馀人屯合肥。太祖征张鲁,教与护军薛悌,署函边曰“贼至乃发”。俄而权率十万众围合肥,乃共发教,教曰:“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诸将皆疑。辽曰;“公远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击之,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然后可守也。成败之机,在此一战,诸君何疑?”李典亦与辽同。於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日大战。平旦,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陈,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以长戟自守。辽叱权下战,权不敢动,望见辽所将众少,乃聚围辽数重。辽左右麾围,直前急击,围开,辽将麾下数十人得出,馀众号呼曰:“将军弃我乎!”辽复还突围,拔出馀众。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还修守备,众心乃安,诸将咸服。权守合肥十馀日,城不可拔,乃引退。辽率诸军追击,几复获权。太祖大壮辽,拜征东将军。孙盛曰;夫兵固诡道,奇正相资,若乃命将出征,推毂委权,或赖率然之形,或凭掎角之势,群帅不和,则弃师之道也。至於合肥之守,县弱无援,专任勇者则好战生患,专任怯者则惧心难保。且彼众我寡,必怀贪墯;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胜而后守,守则必固。是以魏武推选方员,参以同异,为之密教,节宣其用;事至而应,若合符契,妙矣夫!建安二十一年,太祖复征孙权,到合肥,循行辽战处,叹息者良久。乃增辽兵,多留诸军,徙屯居巢。

  关羽围曹仁於樊,会权称籓,召辽及诸军悉还救仁。辽未至,徐晃已破关羽,仁围解。辽与太祖会摩陂。辽军至,太祖乘辇出劳之,还屯陈郡。文帝即王位,转前将军。魏书曰:王赐辽帛千匹,谷万斛。分封兄汎及一子列侯。孙权复叛,遣辽还屯合肥,进辽爵都乡侯。给辽母舆车,及兵马送辽家诣屯,敕辽母至,导从出迎。所督诸军将吏皆罗拜道侧,观者荣之。文帝践阼,封晋阳侯,增邑千户,并前二千六百户。黄初二年,辽朝洛阳宫,文帝引辽会建始殿,亲问破吴意状。帝叹息顾左右曰:“此亦古之召虎也。”为起第舍,又特为辽母作殿,以辽所从破吴军应募步卒,皆为虎贲。孙权复称籓。辽还屯雍丘,得疾。帝遣侍中刘晔将太医视疾,虎贲问消息,道路相属。疾未瘳,帝迎辽就行在所,车驾亲临,执其手,赐以御衣,太官日送御食。疾小差,还屯。孙权复叛,帝遣辽乘舟,与曹休至海陵,临江。权甚惮焉,敕诸将:“张辽虽病,不可当也,慎之!”是岁,辽与诸将破权将吕范。辽病笃,遂薨于江都。帝为流涕,谥曰刚侯。子虎嗣。六年,帝追念辽、典在合肥之功,诏曰:“合肥之役,辽、典以步卒八百,破贼十万,自古用兵,未之有也。使贼至今夺气,可谓国之爪牙矣。其分辽、典邑各百户,赐一子爵关内侯。”虎为偏将军,薨。子统嗣。

  乐进字文谦,阳平卫国人也。容貌短小,以胆烈从太祖,为帐下吏。遣还本郡募兵,得千馀人,还为军假司马、陷陈都尉。从击吕布於濮阳,张超於雍丘,桥昽於苦,皆先登有功,封广昌亭侯。从征张绣於安众,围吕布於下邳,破别将,击眭固於射犬,攻刘备於沛,皆破之,拜讨寇校尉。渡河攻获嘉,还,从击袁绍於官渡,力战,斩绍将淳于琼。从击谭、尚於黎阳,斩其大将严敬,行游击将军。别击黄巾,破之,定乐安郡。从围鄴,鄴定,从击袁谭於南皮,先登,入谭东门。谭败,别攻雍奴,破之。建安十一年,太祖表汉帝,称进及于禁、张辽曰:“武力既弘,计略周备,质忠性一,守执节义,每临战攻,常为督率,奋强突固,无坚不陷,自援枹鼓,手不知倦。又遣别征,统御师旅,抚众则和,奉令无犯,当敌制决,靡有遗失。论功纪用,宜各显宠。”於是禁为虎威;进,折冲;辽,荡寇将军。

  进别征高幹,从北道入上党,回出其后。幹等还守壶关,连战斩首。幹坚守未下,会太祖自征之,乃拔。太祖征管承,军淳于,遣进与李典击之。承破走,逃入海岛,海滨平,荆州未服,遣屯阳翟。后从平荆州,留屯襄阳,击关羽、苏非等,皆走之,南郡诸郡山谷蛮夷诣进降。又讨刘备临沮长杜普、旌阳长梁大,皆大破之。后从征孙权,假进节。太祖还,留进与张辽、李典屯合肥,增邑五百,并前凡千二百户。以进数有功,分五百户,封一子列侯;进迁右将军。建安二十三年薨,谥曰威侯。子綝嗣。綝果毅有父风,官至扬州刺史。诸葛诞反,掩袭杀綝,诏悼惜之,追赠卫尉,谥曰愍侯。子肇嗣。

  于禁字文则,泰山钜平人也。黄巾起,鲍信招合徒众,禁附从焉。及太祖领兗州,禁与其党俱诣为都伯,属将军王朗。朗异之,荐禁才任大将军。太祖召见与语,拜军司马,使将兵诣徐州,攻广威,拔之,拜陷陈都尉。从讨吕布於濮阳,别破布二营於城南,又别将破高雅於须昌。从攻寿张、定陶、离狐,围张超於雍丘,皆拔之。从征黄巾刘辟、黄邵等,屯版梁,邵等夜袭太祖营,禁帅麾下击破之,斩(辟)邵等,尽降其众。迁平虏校尉。从围桥蕤於苦,斩蕤等四将。从至宛,降张绣。绣复叛,太祖与战不利,军败,还舞阴。是时军乱,各间行求太祖,禁独勒所将数百人,且战且引,虽有死伤不相离。虏追稍缓,禁徐整行队,鸣鼓而还。未至太祖所,道见十馀人被创裸走,禁问其故,曰:“为青州兵所劫。”初,黄巾降,号青州兵,太祖宽之,故敢因缘为略。禁怒,令其众曰:“青州兵同属曹公,而还为贼乎!”乃讨之,数之以罪。青州兵遽走诣太祖自诉。禁既至,先立营垒,不时谒太祖。或谓禁:“青州兵已诉君矣,宜促诣公辨之。”禁曰:“今贼在后,追至无时,不先为备,何以待敌?且公聪明,谮诉何缘!”徐凿堑安营讫,乃入谒,具陈其状。太祖悦,谓禁曰:“淯水之难,吾其急也,将军在乱能整,讨暴坚垒,有不可动之节,虽古名将,何以加之!”於是录禁前后功,封益寿亭侯。复从攻张绣於穰,禽吕布於下邳,别与史涣、曹仁攻眭固於射犬,破斩之。

  太祖初征袁绍,绍兵盛,禁原为先登。太祖壮之,乃遣步卒二千人,使禁将,守延津以拒绍,太祖引军还官渡。刘备以徐州叛,太祖东征之。绍攻禁,禁坚守,绍不能拔。复与乐进等将步骑五千,击绍别营,从延津西南缘河至汲、获嘉二县,焚烧保聚三十馀屯,斩首获生各数千,降绍将何茂、王摩等二十馀人。太祖复使禁别将屯原武,击绍别营於杜氏津,破之。迁裨将军,后从还官渡。太祖与绍连营,起土山相对。绍射营中,士卒多死伤,军中惧。禁督守土山,力战,气益奋。绍破,迁偏将军。冀州平。昌豨复叛,遣禁征之。禁急进攻豨;豨与禁有旧,诣禁降。诸将皆以为豨已降,当送诣太祖,禁曰:“诸君不知公常令乎!围而后降者不赦。夫奉法行令,事上之节也。豨虽旧友,禁可失节乎!”自临与豨决,陨涕而斩之。是时太祖军淳于,闻而叹曰:“豨降不诣吾而归禁,岂非命耶!”益重禁。臣松之以为围而后降,法虽不赦;囚而送之,未为违命。禁曾不为旧交希冀万一,而肆其好杀之心,以戾众人之议,所以卒为降虏,死加恶谥,宜哉。东海平,拜禁虎威将军。后与臧霸等攻梅成,张辽、张郃等讨陈兰。禁到,成举众三千馀人降。既降复叛,其众奔兰。辽等与兰相持,军食少,禁运粮前后相属,辽遂斩兰、成。增邑二百户,并前千二百户。是时,禁与张辽、乐进、张郃、徐晃俱为名将,太祖每征伐,咸递行为军锋,还为后拒;而禁持军严整,得贼财物,无所私入,由是赏赐特重。然以法御下,不甚得士众心。太祖常恨硃灵,欲夺其营。以禁有威重,遣禁将数十骑,赍令书,径诣灵营夺其军,灵及其部众莫敢动;乃以灵为禁部下督,众皆震服,其见惮如此。迁左将军,假节钺,分邑五百户,封一子列侯。

  建安二十四年,太祖在长安,使曹仁讨关羽於樊,又遣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溢,平地水数丈,禁等七军皆没。禁与诸将登高望水,无所回避,羽乘大船就攻禁等,禁遂降,惟庞德不屈节而死。太祖闻之,哀叹者久之,曰:“吾知禁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如庞德邪!”会孙权禽羽,获其众,禁复在吴。文帝践阼,权称籓,遣禁还。帝引见禁,须发皓白,形容憔悴,泣涕顿首。帝慰谕以荀林父、孟明视故事,魏书载制曰:“昔荀林父败绩于邲,孟明丧师於殽,秦、晋不替,使复其位。其后晋获狄土,秦霸西戎,区区小国,犹尚若斯,而况万乘乎?樊城之败,水灾暴至,非战之咎,其复禁等官。”拜为安远将军。欲遣使吴,先令北诣鄴谒高陵。帝使豫於陵屋画关羽战克、庞德愤怒、禁降服之状。禁见,惭恚发病薨。子圭嗣封益寿亭侯。谥禁曰厉侯。

  张郃字俊乂,河间鄚人也。汉末应募讨黄巾,为军司马,属韩馥。馥败,以兵归袁绍。绍以郃为校尉,使拒公孙瓚。瓚破,郃功多,迁宁国中郎将。太祖与袁绍相拒於官渡,汉晋春秋曰:郃说绍曰:“公虽连胜,然勿与曹公战也,密遣轻骑钞绝其南,则兵自败矣。”绍不从之。绍遣将淳于琼等督运屯乌巢,太祖自将急击之。郃说绍曰:“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图曰:“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郃曰:“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绍但遣轻骑救琼,而以重兵攻太祖营,不能下。太祖果破琼等,绍军溃。图惭,又更谮郃曰:“郃快军败,出言不逊。”郃惧,乃归太祖。臣松之案武纪及袁绍传并云袁绍使张郃、高览攻太祖营,郃等闻淳于琼破,遂来降,绍众於是大溃。是则缘郃等降而后绍军坏也。至如此传,为绍军先溃,惧郭图之谮,然后归太祖,为参错不同矣。

  太祖得郃甚喜,谓曰:“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岂若微子去殷、韩信归汉邪?”拜郃偏将军,封都亭侯。授以众,从攻鄴,拔之。又从击袁谭於渤海,别将军围雍奴,大破之。从讨柳城,与张辽俱为军锋,以功迁平狄将军。别征东莱,讨管承,又与张辽讨陈兰、梅成等,破之。从破马超、韩遂於渭南。围安定,降杨秋。与夏侯渊讨鄜贼梁兴及武都氐。又破马超,平宋建。太祖征张鲁,先遣郃督诸军讨兴和氐王窦茂。太祖从散关入汉中,又先遣郃督步卒五千於前通路。至阳平,鲁降,太祖还,留郃与夏侯渊等守汉中,拒刘备。郃别督诸军,降巴东、巴西二郡,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为备将张飞所拒,引还南郑。拜荡寇将军。刘备屯阳平,郃屯广石。备以精卒万馀,分为十部,夜急攻郃。郃率亲兵搏战,备不能克。其后备於走马谷烧都围,渊救火,从他道与备相遇,交战,短兵接刃。渊遂没,郃还阳平。魏略曰:渊虽为都督,刘备惮郃而易渊。及杀渊,备曰:“当得其魁,用此何为邪!”当是时,新失元帅,恐为备所乘,三军皆失色。渊司马郭淮乃令众曰:“张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将军不能安也。”遂推郃为军主。郃出,勒兵安陈,诸将皆受郃节度,众心乃定。太祖在长安,遣使假郃节。太祖遂自至汉中,刘备保高山不敢战。太祖乃引出汉中诸军,郃还屯陈仓。

  文帝即王位,以郃为左将军,进爵都乡侯。及践阼,进封鄚侯。诏郃与曹真讨安定卢水胡及东羌,召郃与真并朝许宫,遣南与夏侯尚击江陵。郃别督诸军渡江,取洲上屯坞。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别将刘阿等,追至祁口,交战,破之。诸葛亮出祁山。加郃位特进,遣督诸军,拒亮将马谡於街亭。谡依阻南山,不下据城。郃绝其汲道,击,大破之。南安、天水、安定郡反应亮,郃皆破平之。诏曰:“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司马宣王治水军於荆州,欲顺沔入江伐吴,诏郃督关中诸军往受节度。至荆州,会冬水浅,大船不得行,乃还屯方城。诸葛亮复出,急攻陈仓,帝驿马召郃到京都。帝自幸河南城,置酒送郃,遣南北军士三万及分遣武卫、虎贲使卫郃,因问郃曰:“迟将军到,亮得无已得陈仓乎!”郃知亮县军无谷,不能久攻,对曰:“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计亮粮不至十日。”郃晨夜进至南郑,亮退。诏郃还京都,拜征西车骑将军。

  郃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郃虽武将而爱乐儒士,尝荐同乡卑湛经明行修,诏曰:“昔祭遵为将,奏置五经大夫,居军中,与诸生雅歌投壶。今将军外勒戎旅,内存国朝。朕嘉将军之意,今擢湛为博士。”

  诸葛亮复出祁山,诏郃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保祁山,郃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郃右膝,薨,魏略曰:亮军退,司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宣王不听。郃不得已,遂进。蜀军乘高布伏,弓弩乱发,矢中郃髀。谥曰壮侯。子雄嗣。郃前后征伐有功,明帝分郃户,封郃四子列侯。赐小子爵关内侯。

  徐晃字公明,河东杨人也。为郡吏,从车骑将军杨奉讨贼有功,拜骑都尉。李傕、郭汜之乱长安也,晃说奉,令与天子还洛阳,奉从其计。天子渡河至安邑,封晃都亭侯。及到洛阳,韩暹、董承日争斗,晃说奉令归太祖;奉欲从之,后悔。太祖讨奉於梁,晃遂归太祖。

  太祖授晃兵,使击卷、卷音墟权反。原武贼,破之,拜裨将军。从征吕布,别降布将赵庶、李邹等。与史涣斩眭固於河内。从破刘备,又从破颜良,拔白马,进至延津,破文丑,拜偏将军。与曹洪击氵隐强贼祝臂,破之,又与史涣击袁绍运车於故市,功最多,封都亭侯。太祖既围鄴,破邯郸,易阳令韩范伪以城降而拒守,太祖遣晃攻之。晃至,飞矢城中,为陈成败。范悔,晃辄降之。既而言於太祖曰:“二袁未破,诸城未下者倾耳而听,今日灭易阳,明日皆以死守,恐河北无定时也。原公降易阳以示诸城,则莫不望风。”太祖善之。别讨毛城,设伏兵掩击,破三屯。从破袁谭於南皮,讨平原叛贼,克之。从征蹋顿,拜横野将军。从征荆州,别屯樊,讨中庐、临沮、宜城贼。又与满宠讨关羽於汉津,与曹仁击周瑜於江陵。十五年,讨太原反者,围大陵,拔之,斩贼帅商曜。韩遂、马超等反关右,遣晃屯汾阴以抚河东,赐牛酒,令上先人墓。太祖至潼关,恐不得渡,召问晃。晃曰:“公盛兵於此,而贼不复别守蒲阪,知其无谋也。今假臣精兵臣松之云:案晃于时未应称臣,传写者误也。渡蒲坂津,为军先置,以截其里,贼可擒也。”太祖曰:“善。”使晃以步骑四千人渡津。作堑栅未成,贼梁兴夜将步骑五千馀人攻晃,晃击走之,太祖军得渡。遂破超等,使晃与夏侯渊平隃麋、汧诸氐,与太祖会安定。太祖还鄴,使晃与夏侯渊平鄜、夏阳馀贼,斩梁兴,降三千馀户。从征张鲁。别遣晃讨攻椟、仇夷诸山氐,皆降之。迁平寇将军。解将军张顺围。击贼陈福等三十馀屯,皆破之。

  太祖还鄴,留晃与夏侯渊拒刘备於阳平。备遣陈式等十馀营绝马鸣阁道,晃别征破之,贼自投山谷,多死者。太祖闻,甚喜,假晃节,令曰:“此阁道,汉中之险要咽喉也。刘备欲断绝外内,以取汉中。将军一举,克夺贼计,善之善者也。”太祖遂自至阳平,引出汉中诸军。复遣晃助曹仁讨关羽,屯宛。会汉水暴隘,于禁等没。羽围仁於樊,又围将军吕常於襄阳。晃所将多新卒,以羽难与争锋,遂前至阳陵陂屯。太祖复还,遣将军徐商、吕建等诣晃,令曰:“须兵马集至,乃俱前。”贼屯偃城。晃到,诡道作都堑,示欲截其后,贼烧屯走。晃得偃城,两面连营,稍前,去贼围三丈所。未攻,太祖前后遣殷署、硃盖等凡十二营诣晃。贼围头有屯,又别屯四冢。晃扬声当攻围头屯,而密攻四冢。羽见四冢欲坏,自将步骑五千出战,晃击之,退走,遂追陷与俱入围,破之,或自投沔水死。太祖令曰:“贼围堑鹿角十重,将军致战全胜,遂陷贼围,多斩首虏。吾用兵三十馀年,及所闻古之善用兵者,未有长驱径入敌围者也。且樊、襄阳之在围,过於莒、即墨,将军之功,逾孙武、穰苴。”晃振旅还摩陂,太祖迎晃七里,置酒大会。太祖举卮酒劝晃,且劳之曰:“全樊、襄阳,将军之功也。”时诸军皆集,太祖案行诸营,士卒咸离陈观,而晃军营整齐,将士驻陈不动。太祖叹曰:“徐将军可谓有周亚夫之风矣。”

  文帝即王位,以晃为右将军,进封逯乡侯。及践阼,进封杨侯。与夏侯尚讨刘备於上庸,破之。以晃镇阳平,徙封阳平侯。明帝即位,拒吴将诸葛瑾於襄阳。增邑二百,并前三千一百户。病笃,遗令敛以时服。

  性俭约畏慎,将军常远斥候,先为不可胜,然后战,追奔争利,士不暇食。常叹曰:“古人患不遭明君,今幸遇之,常以功自效,何用私誉为!”终不广交援。太和元年薨,谥曰壮侯。子盖嗣。盖薨,子霸嗣。明帝分晃户,封晃子孙二人列侯。

评曰: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张郃以巧变为称,乐进以骁果显名,而鉴其行事,未副所闻。或注记有遗漏,未如张辽、徐晃之备详也。

2006年09月19日

适才在自己的回帖中被一个叫 BBQ 的女性口诛笔伐了一通,原因无他,我在“日,又防空警报了”中使用了日字,从而导致了该位女性网民以“不是东西”“你都不配是个东西”等各类高帽嫁于我头上,适逢今年为文革卅年的回忆,不禁想起如果时光倒流,我定会给这位BBQ打倒在地,再来一只革命专政的脚,BBQ定可箍一个红卫兵的袖章,满脸自豪又鄙夷地看着我,因为,我正因这一个字,落得个不爱国,理所当然地要被打倒在地再补上那么的无产阶级爱国专政地一脚
       观现在的日新乃至整个中文网络,大凡有洋人被国人奚落痛打的贴无不拍掌,国人受了洋人一点气无不要灭了对方,各位要是觉得我虚言,大可用下google baidu什么的,其他的,我只能够说是民族的劣根性使然。
     此时有人站出来,说:你是个中国人,为何不护着自己人。我必答:实事求是,我爱国,但我不会不要脸,要真不要脸,我不会躲在一旁看,大可跑上前去一脚踹其在地,怕什么?
     爱国不是站在一旁嚷嚷,给人扣大帽子,而是你去给这个国家创造财富,哪怕,植一棵树,捡起地上的一片纸屑,都是爱国。而不是大呼小叫!
     在很多人眼里,只许外国人热爱中国,哪个中国人敢说一句:“我爱美国。”抑或“我爱日本。” ?说这话的下场无一例外是立马被乱棍打死乱砖拍死乱牙咬死,别说是一点申辩的机会都没有,连你亲属朋友都会被他们说得后悔没跑回妈的肚子里去。
     当你看到这个社会一个庞大的犬儒主义阶级背后站着一群所谓的爱国人士,他们这些爱国人士的可笑之处在于:他们自以为是爱国先锋。你多指责下他们,他们的口号是:“爱国无罪。”他们的理论根据便是:爱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他们认为,只要见了与“日”“美”有关帖子就一通乱骂,自己就爱了国了。他们自以为勇敢,却只敢躲在电脑屏幕后叫嚣,却不知道,他们刚反日的品牌,就印在他们自己的电脑前面,他们IE旁边开着的,就是韩国人JJWW的爱上千八百年也不累的故事情节。
     我怜其无知,哀其不智。他(她)们不懂,一个自信的民族,是不会去漫骂别的民族和国家的,他们不需要极端民族主义,更不需要主观意识的意淫!我们的周围,弥漫着激进而脆弱的民族自尊心,举个例子,中国真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吗?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目的何在?即使真的是有夏,那也做不了历史最久长的国家,还有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都比我们早,只是我们一直不承认……
     要爱国,就稳扎稳打地学东西给国家创造财富,就实事求是地工作抓贪官污吏,国家繁荣昌盛,民族富强兴旺,才配叫爱国,真正的爱国是,是大国民的心理,而不是你们那种弱国当爱的偏激。
     我爱我的祖国,我也烦那些打着爱我的祖国而四处吠人的“爱国者”,人不要脸,并不是天下无敌,而是自己把自己的狂妄写在了脸上,把自己的心虚胆怯插在了屁股后面。

      
                                               写于九一八 缅怀抗战死去的同胞们 中国人民万岁 中华民族万岁

有穿拖鞋短裤的老总   高高坐在办公椅上指挥工作
这是不可能从外装上看出其财富的  
当然   胜利路步行街上穿西装的    也只是做捡饮料瓶之类的工作
这也是生活环境与’工作地点’所决定的    
人的高低贵贱    就如同这样的种种区别来区分开了

这几天想的很多     似乎每个人忙碌着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目的
在这个黑一般的社会中     寻得一个能够让别人对你抱以恭敬目光的一个地位
可以是权利  可以是财富   
随心所欲    然后施加恩惠或伤害于别人
却轻易可以博得大多数人的认同感  
然后仿佛忘记过去一般    当真是以一个近似于神明的人存在

而那些    在金字塔低层的人
只有以这样的神明为目标    踩踏着别人往上爬
直到爬到最高    将神明取而代之
进而踩在脚低     
然后成为一个高贵的人     新的神

2006年09月16日

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真正的是没有什么出路了  买了本行政能力测试
准备考公务员了  剩下来的  就是继续混
争取在考公务员之前能够稳定一些   
时间过的真快   再不久就是国庆了   真的很快
另一边   jorlin的手机已经停了   估计真的是去了香港吧
恩   去香港的  反正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jorlin了
刘老人家还是继续忙乎着   不过真的帮了我不少
即使没有改观     我想    还是要找个机会和他搓一顿
再想想    再看看    也许还有别的出路吧

blog前几天更新了两篇文章  不知道怎么发不出来
后台看了看 也显示不了  就删了

 

2006年09月08日

今天源走了  如同柳絮一般   消失在杂闹的车声中

她要考会计    要寻找新的天空     要回她那温暖的家
而这里    只有枯燥的工作    和工人一起吃的大锅饭  
流不出水的洗刷处     以及蚊子张狂的宿舍中那张会被心跳震响的床

她喜欢在傍晚   爬在窗前看着门前的公路
更多的   是看着来来去去的车流
这里不是城市   对   除了店家招牌的"上海市"三字    这根本不是上海

她准备好了    准备之充分让我惊讶
她离去时的笑语    却没有掩饰住离开那一霎那的眷念
走了   笑着离开

她说  傍晚爬在窗前看公路和车流
是因为   她可以坐着那样的车回家
于是   
她自由了 

再见了  源   

2006年09月02日

今天又和殷吃饭了   
因为明天就要搬行李去公司了
遥远的浦东  远离城市的繁华   却仍然是永远的喧闹
我和殷   从浙江北路走到海宁路
又走过七浦路   走到北苏州路   到外滩
再九江路  南京东路
与上次不同  这一次更多的是对这个上海的感叹
当然   对各自未来的打算从未变更
稍微有些区别的事    一些细节里  
我们都各自改变了些什么
究竟是什么    或许不久的以后我们就会知道
也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

各自的奋斗   在这个大城市 
奋斗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