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1月31日

阴暗的地方    终于也有她
不同的是    另一人的同时出现
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   
最初2人  
所行不远  

电脑中了无数的毒之后
终于不堪重负   
从desktop到viking到pif.exe再到logo_1
最后终于挂在了灰鸽子后门上 
重装系统之后    在坚持了半天
今天凌晨    又光荣中招
这次是落雪   mmd

2007年01月28日

一个转身 便是妖娆 桃花朵朵 转瞬六年 回首来路 一二三四 遥思故友 六七八九  ————————提前写在日新六周年

2001年6月1日 日

QY走出破败不堪的偏门,刚才在幼儿园处,QY遭到了一个无知少女的袭击,一个装满BB的火柴盒落在了QY的头上,内物少量溢溅,QY用手拨剌抹抹,确认是少女排泄物后,愤而决定突破幼儿园的铁门,保卫处的Z处正眯眼睛晒太阳,少女在门口坏笑地喊:q哥哥,今天我们小班测便便,刚我拉出来了,好开心哦,就丢给你看看,看我拉得多不多啊。QY一看,原来是招就办M处的崽,满腔怒火化为满脸媚笑,双手做打的状地迎接无知少女的鼻涕蹭脸,在完成撒娇程序后,QY将便便盒郑重交到无知少女手中,将嘴唇边的鼻涕少量地回馈给无知少女脸颊,告之:下次拉不出来,哥哥帮你拉~~~

QY走到了储蓄所,将家里汇来的500元钱小心取出,储蓄员惊诧地看着QY头上黄色物体,无视QY眼中的怒火。QY愤愤然下咒:十年后取贞操于千里之外。没有星星的夜晚,窗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无知少女身着薄衣如羔羊我QY当辣手摧花~催花~吹花~锤花~哇哈哈

意淫之下,QY发现,angel这个猥琐的男人正在背后对QY的屁股进行侵犯进行时,菊花在急,毒龙将侵

2001年6月1日 夜

angel将QY带到了寝室,倒出一杯血腥玛莉,抿下一小口,然后嘤咛一声,伸出舌尖舔舔嘴角至人中的三分之一处。同时褪下短裤内的水晶豹纹T-BACK,扔进酒杯……在一番限制级的剧情后,angel枕上了QY的臂膀,说 你真坏 QY憨厚一笑,言之:琪琪,学工处的0处要我做一个思政网诶,你不是会做点吧,不如你来帮我打打下手,晚上,我们还可以互相打打……哈哈
angel楚楚可怜地望着QY,说,你真忍心,出来抛头露面吗?万一……万一……有别人看上了你,我可怎么活啊。
此时的QY,利欲熏心也好,正义责任也罢,掷出一句:体位不如品位,我们要从毛片上升到毛选的阶段!明白吗?小琪琪
不如 不如 我们一直沙漠风暴到天亮吧,反正你们寝室的人都被你搞到二附院的泌外去了

2001年6月2日 晨

在惺忪的慵懒的混沌的清晨起来,是一种甜蜜
QY醒来了,不无怜爱地看着臂挽中的他,angel背着阳光,肩膀有些微微颤动,缎子般的脖子上赫然有着QY昨夜吮吸遗下的红痕,仿若几粒樱桃落在白绸上般。QY开始臆想昨夜的荒唐,angel将T-BACK丢入杯中,上面的珠子撞碰在玻璃上丁丁当当地撩动着QY年轻的心,当时的夜色旖旎,当时的气氛慵懒,当时的angel迷人,灯光气氛和他带着QY一起摇曳,眩其眼目,爆其肺腑,击垮其斗志,腐蚀其心灵,QY想着想着,不禁又是一阵热颤。
其实男人工作起来才是迷人,QY想了想,决定拉拢一批男人(如果有女人的话,哇哈哈,女人啊,女人啊,我要让她穿肚兜上高根鞋再拿根鞭子,哦~哦~~不行了)来完成他的大学大志,大志????恩,就找大志,QY翻出了电话本,找到了大志的包皮机 号码是1272212XXXX 大志 大志 我想你的大痔。

2001年8月14日 中

QY已经把论坛挂在了同志哥哥的服务器上了托管了,很阴险地,自己抢了个第一号注册者,看在angel最近挺顺他的便给他注册了一个叫a的用户,angel问QY,为什么给我注册a啊,为什么不叫angel呢,QY用他高贵的毛腿–sorry 是毛脚指—轻蔑的将angel的头颅抬起,用他慑魂的眼睛望着angel的dead鱼眼,解释到:前天晚上,你躺在床上,把腿翻上,给我表演自己口交鸡鸡,太诱惑了,所以,我根据你的体位,决定给你注册a,你看 a 像不像你自己抱着大腿倒在床上口交鸡鸡呢……angel无语,悄悄地拿手沾了沾装机用的硅胶,雪浸菊花台……
“Q哥您来追我啊,阿嘻嘻嘻~”
“小a你这个小妖精,看爷来抓你喽,阿吼吼吼~”
“哎嘿嘿嘿,抓到了吧~”
“Q哥,人家不来了~”
不好意思,这是QY剧,是穷摇剧,不是秦永剧……
我要照顾大家的情绪啊 好歹日新也是男人多啊

2001年8月19日 晚
QY今天叫上了一群人 是男人 带着angel来到了7#214,这栋楼是学工办和学工处的结合体,214这个房间里还有两位女老师,是教声乐的 angel恐惧地看着这一群男人 因为 当时已经是夜晚,那二位女性老师没上班,最要dead的就是这个房间的另外一位男老师,猫老师也坐在对门的沙发处,脚尖正在朝向angel,无论angel往哪里躲,那只脚尖总是朝向angel,angel的心里如鹿般激动地跳着,羞赧地想,好多男人啊 ,好多男人啊……
QY很man地站在了门口,招呼着那群男人坐下,然后把黏在他背后的angel抖下,呵斥到:像个男人样!angel很委屈地说,每次都是我做0……
我叫狗热,我是土木院的学生会主席……我叫XXXX……在一番热烈的介绍后,QY说:我们这个网站已经建立起来,交大现在有一个4y的网站,但不是学生的,我们虽然归学工处管,上有一帮老头老太老不dead,下无个跑腿兵捏腿妹慰安妇,可以说是一穷二白,除了我前些日子骗到的那台dell服务器,QY满脸骄傲地指向了那个位置,突然QY惊恐地发现,黑色的dell服务器,居然变成了一台实达的机箱,而且,那显示器也忒为眼熟,那不是0处的那台破实达吗??难道我还带这帮男人跑错了房间?

2007年01月27日

终于考完了公安知识    发现还是错了不少题目
背的时候根本没有灵活的掌握   
题目一旦发生了一点变化    那就完全没了方向
力求个及格就不错了  
明天还有两门    最害怕的依然是常识判断和申论
没多大希望了    希望不要重蹈国家公务员的覆辙

NND    还是方法问题

2007年01月26日

明天就要开始考了
天堂地狱就在明天和后天的交界点了  
口胡  
真的要死人了  

补一张战斗达人的图

 

2007年01月23日

第一一零回   非赢即败

 

                                           非赢即败
                                          * * * * *
          次日,乔恩这边和新生团那边都各自行动了。
          他们分别前往怀丝设好的四个地点,都认为是自己掌握了对方的行踪。
          不过,怀丝目前还不能确认玛尔寇的行踪。
          更重要的是,玛尔寇如果出现,她未必能保证乔恩这边不受影响。
          因为玛尔寇是个任何人都无法捉摸的人。
                                          * * * * *
          米罗开特埃第一百货公司。
          杨泯假装在这里购物,同时也是等待新生团的人出现。
          这是一座三十多层高的大厦,顶楼巨大的空间前不久刚刚装修完成,所以尚不允许上去。
          杨泯索性在顶楼开放了自己的气息,等待对手出现。
                                          * * * * *
          提姆佯装路人来到米罗开特埃最大的地下停车场,络兹已经等候多时。
          互相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两个人很快来到了一个空旷的车库。
          “我是新生团的络兹,你将很荣幸的死在我的手上!”
          “米罗开特埃还没人不知道我提姆大爷的,竟然说大话,那就让你后悔去吧!”
          络兹双手掏出了两根玄黑的长拐,而提姆双臂则伸出了银白的钢铁。
          武器的较量!
                                          * * * * *
          “女士竟然有这么强劲的力量,真是不简单。”多索出现在杨泯身后不远处。
          杨泯却感觉不出多索的任何气息。
          “你就是新生团的人吗?”
          “看来你们消息蛮灵通的,都已经有准备了,没错,我是新生团的多索,很荣幸与你交手,女士!”多索显得很有礼貌。
          “废话少说!”
          杨泯冲上,用腿击向多索,多索轻松闪开,杨泯击碎了一根柱子。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刚刚我还为对手是女士而烦恼呢。”多索不准备进攻。
          “别小瞧女人!”
          杨泯又攻了过去,这一次多索接住了她的拳头。
          “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女士,不觉得这样很不礼貌吗?”多索将杨泯甩开了,并且撞碎了一根柱子。
          “我叫杨泯,用出全力来吧!”杨泯站了起来,似乎并无大碍。
          “这样下去顶楼可支撑不了多久哦,去楼顶吧,这样没人会来打扰,我也可以放开手脚来进攻了。”多索道。
          “很好,刚刚的那下我会加倍偿还的!”
          “请务必认真来场战斗!”
          多索已经冲上了楼顶,杨泯也随之追了上去。
          “这么空旷的地方才是最适合战斗的嘛!”多索说完,立即爆发出强大的气息。
          一股让杨泯不敢相信的逼人气息。
          新生团,在X团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他们的的四个人实力也是介于八天王和二十战士之间。
          不过现在仍然存在的四个人,胡律、命、络兹和多索都已经是新生团中顶尖的高手了。
          椿一马、卡玛特伦、温特、巴洛克、由甚至华丝,他们的实力顶多不过二十战士的水平。
          而来到米罗开特埃的四个人,已经有了不亚于八天王的实力了。
          在罡辉呆在斯卡萨拉X团分部时,华丝就说过,胡律才是最强的人。
          他和命,都有着超过八天王的力量。
          乌勒说他和杨泯的能力都突飞猛进了,可是遇到了同样强大的多索,杨泯究竟有没有胜算呢?
          与近身格斗的杨泯不同,多索使用的是波类攻击,竟然还是极难掌握的夕阳波。
          难怪开始他一直没有攻击,甚至连气息都关闭了,如今爆发出气息的他,看来一定是能量聚集完毕要用出夕阳波了。
          “接招!”
          多索的夕阳波用出的时候,杨泯已经有所准备,但是拼命想闪却闪不开。
          境界隧道前雷世才说的没错,夕阳波不仅仅是防御斗气的克星,也是随着使用者的实力而变化的特殊冲击波。
          多索突然爆发的气息,看来给夕阳波增加了不少的攻击力。
          这一记威力不下于超级分子波,好在杨泯身体只是被击中了一小部分,没有受致命伤。
          “有两下子……夕阳波是吗?不会再给你聚集能量的机会了!”
          杨泯攻了过去,用了最大的速度和力量。
          因为她发现多索有关闭了气息,她不会让多索再用出第二记夕阳波的。
          但是随着她接下来的数次近身攻击,却根本无法伤到对方,多索的闪躲速度让杨泯很头疼。
          杨泯终于用出了幻没拳,还有同幻没拳一样,缠绕气流攻击的褪技。
          “加上气流的伤害……命中提高了啊……”多索被连续击中,急忙退后一大段距离。
          “让你瞧瞧!”
          杨泯又攻了过去,多索直接接住了她的拳头,看来这样的攻击,即使气流击中了多索也很难给他造成多大伤害。
          “竟然接住了……我就不信无法击倒你!”
          杨泯双腿踢向多索,并用双脚踩着多索的胸膛同时挣开双手,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着地。
          “精彩……精彩!”
          多索退后了几步,但是仍然没有大碍。
          杨泯恼火之际,又发现多索爆发了气息,急闪后退,却没想到多索以更快的速度移动到了她的身后,用出了夕阳波。
          杨泯痛苦的倒了下去。
          “这么就结束了吗?太可惜了……”
          多索走到杨泯跟前,冷不防杨泯突然跳起,击飞了多索。
          “看来伤的不轻呢,就这么点攻击力吗?”
          多索扶着栏杆站了起来,这突然让杨泯想到了办法。
          她身受重伤,而多索仍然没有大碍,甚至又在聚集夕阳波。
          这样下去她必死无疑。
          只能这样了,杨泯冲了上去,撞向多索。
          这可是三十多层高的楼顶,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多索很快意识到了杨泯的意图,急忙向楼顶平台的中心闪去,却被杨泯的数记幻没拳给击中。
          但是,击中多索的杨泯却被强烈的攻击弹了回来,倒在了地上。
          “没想到吧,攻击我可会被弹开的哦!”多索得意起来。
          他竟然有这种类似于秋风劲煞的招式。
          真是可怕!杨泯此时也终于死心了,看来以她的实力要规规矩矩战胜多索是没什么希望了。
          但这样却不代表她会放弃,她刚刚想到的办法并不一定只有一种实现途径。
          只要多索摔下去,她才有机会赢。
          而那边,多索又爆发了气息,又一记夕阳波攻了过来,这让杨泯头疼起来。
          必须近距离交手,而且必须在楼顶的边缘地带。
          思考之中,夕阳波击中了她,杨泯痛苦的倒了下去。
          “真是精彩的战斗,女士,也该有一个完美的落幕了。”
          发现仍然在努力爬起的杨泯,多索冲了上去,将杨泯击飞。
          “体会这落下的滋味吧!”多索很得意。
          “想的美!”
          杨泯突然用双脚夹住多索的脖子,一起飞向了栏杆的外面。
          这样下去,两个人将一起从三十多层的楼顶摔下!
          他们并不是什么身手很敏捷的人,不像达娜那样可以轻松的从数十层的楼顶跃下。
          而且,两个人都有伤,而多索更是被杨泯遏制住了手脚。
          杨泯拼命抓住了中间楼层的窗台,而多索则被她补上一脚踢了下去。
          “好险……”
          等到她爬上窗台的时候,已经瘫倒在地了,周围的人急忙扶起了她。
          “我没事……谢谢。”喘了几口气,杨泯又坚强的站了起来。
          这么强大的对手,她担心乌勒,她必须赶过去。
          在楼下,人群在围着什么。
          杨泯从人群中穿过,看到了已经死在了血泊中的多索,然后才舒了口气。
          “安息吧!”
          她眼神望去的地方,是乌勒所在的巨大桥梁。
          这一场战斗,以杨泯的最后生存而告终,虽然多索打败了她。
          而另一边,提姆和络兹之战又将如何呢?
                                          〈第一百一十回 完〉
第一一一回   节铁

 

                                            节铁
                                          * * * * *
          米罗开特埃市内的法斯河边,波恩大桥的桥下。
          乌勒赶到的时候,命已经在等他了。
          命所散发的杀气十分的可怕,简直要把对手吞噬一般。
          “这……是什么怪物……”
          “受死吧!”
                                          * * * * *
          地下车库。
          金属撞击的声音不停地环绕着。
          络兹与提姆的战斗同样激烈。
          “好小子,有两手!”络兹道。
          “嘿……好戏还在后头呢!”
          提姆的节铁已经出神入化,可攻可守,而且与陆的利刃不同,他的节铁是给对手以撞击来造成伤害的。
          络兹的双拐也一样,攻击的时候令人防不胜防,防守的时候又密不透风。
          两个人竟然不相上下。
          提姆自杰沃一战后,一直没有停止过训练,虽然表面给人的印象十分懒散而不可靠,但是一旦战斗,他的实力是绝对可以让人刮目相看的。
          双手的铁板,仿佛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灵活的很。
          而络兹,能够与提姆不相上下,只是依靠双拐灵活的伸展性,加上以他新生团成员所具有的战斗经验,才不至于处于下风。
          拐与节铁的撞击,往往以络兹的后退告终,因为提姆的力量使撞击之后的络兹双手逐渐产生了酥麻的感觉。
          这样的战斗,提姆既然能以咄咄逼人的气势进攻,看的出,他也是经过了不简单的练习。
          能在境界隧道前以及杰沃那次大爆炸的战斗中存活下来,可见提姆也不简单。
          而且,那两次的战斗,他并没有依靠擅长的节铁。
          节铁的战术必须依靠肉搏的基本技术,提姆当初选择节铁作为自己的武器,就是因为他的拳和腿有着足够强大的攻击力量和速度。
          不过,络兹既然作为新生团成员之一,是绝对不会只有这么点实力的。
          “哼,该来点猛料了!”络兹双手一按,双拐的一头伸出了尖突,看来他要以突击为攻击方式了。
          突不同于刺,突所造成的冲撞力是极强的,特别是当双拐的尖突部同时攻向对手时。
          提姆很快吃了大亏,他发现不管自己用出多大的力量,与络兹的撞击中,受冲力最大的总是他自己,好几次都络兹的双拐突击造成的冲力推倒。
          “为什么……竟然挡不住两根破铁棍?”
          “我的武器可不是玩具,握手的存在,加上细长的拐身,突击的冲力可是原封不动给了你!”
          “是吗?”
          提姆双手交叉防御,这样两层节铁挡住络兹的拐突,同时也因为双手交叉,身体也平衡多了,虽然冲力仍在,但他始终能站稳。
          “看到了吗?你大爷我不怕!”提姆很得意。
          “白痴!”
          只见络兹以左手的拐突击提姆,提姆仍然双手交叉防御,很快络兹右手的拐抓住提姆的防御破绽,拐尖突向了提姆的腹部。
          “哇!”
          提姆吐了口血,飞了出去。
          “就见血了?真是个废物!”这次该络兹得意了。
          “混蛋!”提姆站了起来,在节铁上做了些什么,很快掉了两个铅块。
          “什么?”
          “别以为我节铁外部的铁层只是好看的,我为了锻炼体质,一共放了六个十公斤的铅块,现在是时候卸下一对了。”
          很快,提姆以飞快的速度攻向了络兹。
          络兹反应不及,好在双拐尚能抵挡住提姆的攻击。
          “速度再快,但是攻不破我的防守,你还是没戏!”络兹边战边退。
          “是吗?”
          提姆以双腿扫向络兹,击飞了他。
          “什么玩意?”
          络兹的口中竟然也吐出了血。
          “怎么?你也吐血了,废物?”这次轮到提姆挖苦络兹了。
          “原来是这样啊……竟然腿上也绑着铁板。”
          “哟,才发现哪?”
          提姆又攻了过去,少了两个铅块的他,不但速度更快,双手的灵活更是让他能用出更强大的攻击力了。
          络兹双拐挡住攻击后仍然被击退好几米。
          “乖乖求饶吧,我可以考虑考虑放了你。”提姆道。
          “哈哈哈……别抢我的台词!”络兹很快站了起来,竟然还在笑。
          “什么?”
          提姆发现,络兹已经伸出了双手,将双拐飞向了提姆。
          急速飞来的拐像回旋标一样击中了提姆。
          “这……怎么回事?”
          提姆本以为判断了拐的飞行轨迹再次攻向毫无防备的络兹就可以了。
          但是他错了,空中旋转的拐突然改变方向,击中了他的头,血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好硬的脑袋啊,我以为早碎了。”络兹道。
          “原来是这种小伎俩!”
          提姆发现,空中旋转的拐并不是络兹用手飞出来那时的轨迹,而是他用双手的能量来操纵的。
          怪不得拐的攻击轨迹千变万化,而提姆才因此被击中。
          “好吧,别怪我不客气了!”
          提姆索性卸下了所有的铅块,他顿时感觉到身体轻的像云一样。
          空中旋转的拐已经追不上提姆了,当络兹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提姆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给我下地狱吧!”
          提姆疯狂的攻击,看不清的速度,还有强劲的攻击力,像暴雨一般砸向了络兹。
          数秒内的连续攻击,提姆大概用了几十拳,每一拳都发挥了节铁的最大威力,他觉得络兹应该被干掉了,就安心的退了回来。
          但是,络兹丝毫未损。
          只见两只不停在空中旋转的拐以高速环绕着络兹,就像牢固的防御网一样。
          “不可能啊!”提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挺可怕的攻击嘛……不过没有打中我哦!”
          “混蛋!”
          “现在该我了!”
          络兹以飞拐攻向提姆,提姆以更快的速度闪开一根,但是被另一根击中头部,“哇”的一声倒了下去。
          “好象我下手太重了?我以为你的头很硬呢!”络兹道。
          “多谢……真看的起我嘛……”
          提姆捂着头站了起来,脸上已经全是血了,连头发都染红了。
          络兹只对准他的头打,看来是想尽快获胜,估计络兹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让脱离双手的拐高速随意的在空中旋转并攻击,络兹也是在大量消耗能量。
          况且,提姆之前的猛攻已经让拼命防御的络兹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提姆知道,必须看清那两只拐,以他的速度,那两只拐根本没多大威胁。
          但是困难在于,两只拐总是在互相变换位置,加上总有血流进他的眼睛,这让他躲闪起来十分吃力。
          络兹很快又攻击了,提姆竟然只能缩在地上用节铁来防御。
          “怎么了?小乌龟?”络兹肆意的攻击起来。
          “给我闭嘴!”
          提姆急速跃起,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了络兹。
          络兹急忙以一根飞拐防御,一根飞拐从后面攻向提姆。
          “看不清也好,躲不开也好……反正只有两根拐……哼哼!”
          “怎么了?”络兹觉得不妙。
          只见提姆在半空中,以双腿夹的节铁夹住后面攻来的飞拐,又伸出双手夹住了保护络兹的那根飞拐,但是身体已经失去平衡,惯性的冲向络兹。
          “尝尝我的铁头!”
          依靠身体的惯性,在倒下前,提姆用头猛撞向络兹。
          巨大的骨头撞击声音在地下车库响起,不比之前金属撞击的声音弱。
          两个人都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许久,还是提姆先起来了。
          “痛……痛啊,臭小子,我的头啊……这张英俊的脸看来是毁了……”
          提姆用手揉着头,突然发现,络兹也站了起来。
          “真是个硬壳乌龟啊!”络兹捡起了碎了的眼镜,重新戴上。
          他头上也全是血,有提姆的血,更有他自己的血。
          “还没死吗?混蛋!”
          “还要打吗?用你那石头般的头?”络兹道。
          “哈哈……”两个人都笑了。
          “干的这么痛快,是很久没有过了!”络兹道。
          “不错,真是够刺激。”提姆道。
          看来络兹和提姆一样,不管怎样战斗结果是谁胜谁负,过程才是能让他们满足的。
          “差不多该去看看另一场痛快的战斗了!”络兹道。
          “我也去!”
          “哈哈……只能看,可不能插手哦!”
          “我的头还可以撞几次呢!”
          “哈哈……那你试试?”
          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他们似乎已经成了朋友。
                                          〈第一百一十一回 完〉

终于打印了准考证    考试比预想中提前了一天
无所谓了    准备好了的话随时考都没问题   没准备的话随时考也是一样的结果
剩下这几天   看看能有什么改善不

昨天发了暴气了   小说一口气写了一节多   
不过输入方面就慢了     但总体进度是差不多比手写的慢半章
这样的进度还可以    毕竟输入随时都可以   手写就要有环境

无意中听了PM第一部的ED3   
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的对唱  
小孩无论如何总想快些长大  
大人却说无论如何总想回到童年  
那些童年的口袋   装满糖果和神奇宝贝的口袋  
也许是那些快些长大的孩子所没有察觉的失去  
每次听到这歌    总是会难过一番  
这是为什么  

2007年01月19日

关于人生   还有社会之旅
两个人   成功的人和迷茫的人   
两个人   男人和女人
看法果然是完全不同的   

吃过苦头的人   有过成功的人
阴暗角落的人   憎恨社会的人
有经验的人       没有经过磨难的人
看法果然是完全不同的   

在两种人之间迷茫      我该何去何从

1.19了   朵朵生日快乐
永远记得的     因为你不是也一样么

2007年01月16日

chevalier双面骑士 18话
反叛鲁路修 13话
天保   14话 
bleach  TV  111话  漫画 258话

基本一个星期每天都可以看新番了   虽然出的时间不一样
新年的2个星期休刊也结束了   
时间有多就接着看PMDP 或者下点别的完结动画好了
还有那四季啃不动的黑道家族   

今天看完了《欢迎加入NHK》 治愈系的极品啊    以其特色的每一话的剧名来说
就是“欢迎来追新番”

2007年01月13日

第一百零八回   牵绊

 

                                            牵绊
                                          * * * * *
          罡辉与玛尔寇之战。
          接住了分子波之后,罡辉冲上去与玛尔寇近身肉搏,此时玛尔寇近身强大的攻击力所占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但罡辉的速度也让玛尔寇恼怒不已。
          令人窒息的几分钟过去了,两个人各自退了回去。
          竟然都没什么大碍。
          但是,确切的说罡辉还是受了一些伤,不过能与玛尔寇近距离激战并全身而退,那邦上也没几个人能做的到了。
          此时罡辉的自我恢复能力发挥了作用,但玛尔寇也发觉了这点,很快两记急速的分子波攻了过去。
          罡辉又想双手接住,无奈还是被击飞。
          抓住这一时机,玛尔寇冲上去一连串的猛击,将罡辉打倒在地。
          高手之间的较量,果然一点点的失误都会导致整个局势的变化。
          玛尔寇还想追击,但他身上的限制装置产生的剧痛还是让他退了回去。
          罡辉也是硬汉,迅速爬了起来,并以两记细长的分子波还击并击中了玛尔寇。
          爆炸之后,玛尔寇也受了伤。
          不过相比之下,罡辉的伤更重,好在他能慢慢恢复。
          “小看你了……终于可以认真的玩一场了!”玛尔寇忍着剧痛用出了超级分子波。
          “放马过来!”罡辉也以超级分子波还击。
          爆炸还是偏向于罡辉这边,但被爆炸的冲力震飞的罡辉迅速用出了天刺波,从烟雾中击向了玛尔寇。
          那边玛尔寇正准备冲上来追击,冷不防天刺波攻来,急忙闪开,但还是被刺穿了一只手。
          鲜血流了出来,更加激发了他的杀意了。
          “好久没这么兴奋了,杀个痛快吧!”血的味道已经让玛尔寇变成了恶魔。
          “那就让天刺波再一次刺穿你!”罡辉仍然冷静的可怕,很快又用出了两记天刺波。
          玛尔寇并不畏惧,直直冲了过来,天刺波又刺中了他,但他像感觉不到痛苦一样,仍然高速冲向罡辉。
          罡辉慌忙想退,还是被玛尔寇猛拳击中,之后又是一连串近身肉搏,但可怕的是玛尔寇越战越勇,罡辉渐渐抵挡不住,被击飞。
          这一连串的激战之后,两个人身上都已经是血了,不仅有玛尔寇的,罡辉的伤口也出了血。
          “可恶……天刺波的伤害竟然……”罡辉不解,为什么被强大的天刺波击中,玛尔寇一点也不痛苦,当时贝奇被击中的时候都痛苦到无法站稳。
          “哼哼,这点痛比起这身杰作根本是在挠痒,高强度的近身战我可是一直在忍着这剧痛的,不过也不太好受了,一次性决胜负吧!”玛尔寇伸出了双手。
          他身上机器限制所产生的异常剧痛让他的身体剧烈抽搐,另一边的罡辉也察觉出了什么。
          “天绝”,玛尔寇的绝技,威力已经超出了超级分子波。
          罡辉急忙用出了五记天刺波,企图想抵消掉天绝。
          但是相对速度过快,天刺波又细长,直接从天绝中间穿了过去。
          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罡辉还是被天绝击中,玛尔寇也被刺穿了身体。
          爆炸之后,两个人同时倒了下去。
          真是恐怖的对决!
          片刻之后,卡苏发给罡辉的信号响了,罡辉不慌不忙的爬起,坚强的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他实际已经受了十分重的伤,即使要自我恢复也要很久,不同与外伤,他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了。
          “失陪了,下次就一定要决出个胜负。”
          “留着命,我迟早会取的。”玛尔寇出人意料的早就坐在另一边,他比罡辉起来的更早,不过也无法再战斗了。
          罡辉正准备走,突然又走了回来。
          “附带告诉你一条消息,新生团的胡律就在这个城市,你应该会感兴趣。”
          好一个罡辉,让玛尔寇与新生团的矛盾激发。
          “有意思。”
          玛尔寇与胡律之间,又将发生什么呢?
                                          * * * * *
          怀丝和卡苏这边。
          卡苏的血爆已经达到了分子波级,但怀丝也巧妙的转移伤害。
          她终于用出了得意的绝技,“闪速追击”。
          在一举击退对方后短时间内跟上追击,攻速几乎达到了每秒十几拳,连续数十秒的密集拳网,彻底击溃对手。
          巴兰曾经和伯格提及的真正的噩梦追击第二式,就是必须达到怀丝这样的境界。
          受了攻击之后的卡苏已经根本无法站起来了,仍然在暗中观察的乔恩也不由地被怀丝这么可怕的攻击方式惊住了。
          “哼……终于见识了你的可怕……怀丝,X团不除掉你是不行了!”卡苏吐了一口血。
          “废话这么多,下地狱吧!”
          怀丝正准备攻向倒在地上的卡苏,没料到卡苏用尽最后的力量使出了分子波的血爆–以他自己的身体为中心,死也要拉对手下地狱。
          怀丝撤退不及,被狠狠击中,伤的很重。
          等到她努力爬起的时候,罡辉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叛徒,我要拿你的命祭祀卡苏!”同伴的死已经让一向冷静的罡辉愤怒了。
          他急速从玛尔寇那赶来,身上的伤仍然很重,但对付怀丝还是有把握的。
          何况怀丝被卡苏那最后一下伤的不轻。
          这样的情况下怀丝危险了,愤怒了的罡辉,将更加可怕。
          怀丝深知这样下去不妙,以一束分子波攻向了罡辉。
          罡辉双手接住,爆炸之后怀丝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又用出了闪速追击。
          不过罡辉早有防备,硬是挡下了全部的攻击,而怀丝在没有占优势的情况下赶紧闪开,被罡辉反击的天刺波击中了左肩,倒了下去。
          “可恶……”
          “你的招术在没有击退对手的情况下只会让你破绽百出!”罡辉道。
          不错,作为追击,必须是击溃对手的防御后才能完全发挥作用,否则一旦对手有防备,追击将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甚至会反受其害。
          所以巴兰所说伯格的噩梦追击要变强必须掌握三式。
          一式击溃,二式追击,三式终结。
          怀丝还想爬起,罡辉又是两记天刺波,刺穿了她的双腿。
          不过,用出天刺波之后的罡辉,也因体力透支而半倒了下去,靠一只手扶墙才慢慢站了起来。
          “可惜……看来你也有伤……否则……我是不会败的……”怀丝已经动弹不得了。
          “受死吧!”罡辉又要用出天刺波了。
          突然一个身影闪出,在罡辉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连串的腿击,将罡辉击飞。
          怀丝惊住了,但是仍然动不了。
          天慢慢的下雪了,米罗开特埃的冬天。
          “竟然……你们果然已经预谋好了……”罡辉艰难爬起。
          “你错了,我只是路过而已,和她没有关系。”
          正是乔恩,他出手了。
          “正好……我一并收拾掉!”
          但是罡辉已经力不从心了,虽然拼命又用出了天刺波,但是速度已经无法击中对手,被乔恩轻松的闪开。
          很快,乔恩的一连串闪切腿彻底击溃了罡辉。
          “可恶……我竟然倒在这里……主上……属下八天王罡辉先走一步!”
          罡辉大吐了一口血,用出最后一记天刺波刺中自己的心脏,自杀了。
          一个可怕而又坚强的人,X团最可怕的人之一,就此死去。
          血染红了一大块雪地。
          不过,战胜罡辉,乔恩不觉得很高兴。
          “你没事吧?他看来在此之前受了很重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乔恩问怀丝。
          “应该是……玛尔寇吧,你……是不是乔恩?”怀丝知道乔恩,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必须确认。
          “不错,我早就在一旁观察一切,发生什么我都知道了。”
          “是吗……那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也许你不是敌人,但是我不想救你。”
          乔恩不喜欢女人,更何况是X团的女人,即便有再美丽的外表,乔恩也无法回避过去那件事给他造成的阴影。
          更何况,上次达娜在斯尔维兹所做的事,更让他耿耿于怀。
          “真的吗……呵呵……我怀丝果然……背叛X团只会让自己走入绝路,人一旦为恶,就不可能改变回来了吗?”怀丝有些激动,伤口还未愈合又流出了血。
          乔恩也不忍心看下去了,他知道,这样寒冷的冬天,丢下怀丝在这儿,无疑比杀了她更残忍。
          因为她伤势严重,加上这里是城市的死角落,获救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不是说我的人命你要了吗?”
          “那只是因为……我不想他们杀死你,我也许能为你做些什么……来对付X团。”
          “可恶的女人,花言巧语就想隐藏你的阴谋吗?”
          “信不信随你……你本来就没有义务要救我……我到现在的地步确实是我自己造成的,谢谢你打败罡辉……”怀丝又笑了,那种无邪的笑。
          “……”乔恩心中挣扎着,斗争着。
          救,还是不救?
          最终,他做出了决定。
          “如果……你以后敢做出什么伤害我和我的朋友的事情,我可不会饶了你的。”
          他已经双手抱起了怀丝。
          “谢谢……”怀丝已经晕倒在乔恩的怀中。
          雪越下越大,乔恩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大雪之中。
          他的选择,也改变了他一生。
                                          〈第一百零八回 完〉
第一百零九回   约束

 

                                            约束
                                          * * * * *
          乔恩的酒吧,怀丝已经被安置在楼上的房间睡着了。
          提姆也让店员下班,今天提前打烊。
          “她是什么人?”提姆问。
          “不知道……”乔恩似乎在想着什么。
          “就这么一个陌生的人,你也救回来?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是讨厌女人吗?”
          “不知道……”
          “那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不知道……不要问我!”
          “什么嘛!懒得理你!”提姆知道,他是从乔恩口中问不出什么了。
          “等她醒来吧。”
          乔恩现在很混乱,一切太过于突然了。
          即使讨厌女人,但他必须从怀丝那里了解所有的事情。
                                          * * * * *
          酒吧的楼上,经过一夜的休息,怀丝已经醒了。
          她一个人在静静地回想着之前的一切。
          如今的她,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实在是不走运。
          既然乔恩救了她,她于是就有了把新生团的事情告诉乔恩的打算,否则,她将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不过,即使同乔恩讲明了情况,乔恩未必会相信她,更何况新生团那边又将如何交代?
          她不想骑虎难下。
                                          * * * * *
          乔恩和提姆已经喝了不少酒,早就在楼下睡着了。
          怀丝完全恢复并下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醒了吗?”乔恩洗了个脸,他昨夜喝多了。
          “好多了,谢谢你。”怀丝歉意地笑了笑。
          现在这个样子的怀丝,笑起来真的如天使一般。
          看到提姆还没醒来,怀丝决定先和乔恩单独说清一切。
          “一起吃点东西吧,我请你。”怀丝道。
          “这里是酒吧,吃的都有。”
          “跟我出去吧,你救了我我没有谢谢你呢,你不是也有很多事情要问我吗?”怀丝笑了笑。
          “那好吧。”
          乔恩也决定,在知道事情原因之前,尽量不把提姆等人卷入。
                                          * * * * *
          新生团的这边,他们已经发现了罡辉和卡苏的尸体。
          “以那个女人的实力,怎么做到的?”络兹不解。
          “应该不是她一个人干的。”多索道。
          “没错了,少了碍事的罡辉,那只需要等怀丝的消息了。”络兹道。
          “没这么简单……我说,如果事情比预想的更刺激,你们愿意一起玩命吗?”胡律问,看来他早有考虑了。
          “正求之不得!”命道。
          “即使有乔恩那些人……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胡律很有自信。
          “那玛尔寇呢?”多索问。
          “……他们和乔恩不是一边的,即使玛尔寇出现,我也有对付他的办法。”胡律道。
          “不愧是胡律啊!”络兹道。
          他们不知道的是,怀丝虽然有那个想法,但是罡辉才是把他们的行踪告诉玛尔寇的人。
                                          * * * * *
          “原来来到这里的还有那些新生团的家伙,按你所说他们在斯卡萨拉已经被伯格和达娜他们弄的走投无路了是吗?”乔恩道。
          这是一家咖啡厅,怀丝已经将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乔恩。
          “不错,他们自己分裂了,一部分人去了特多尔塔,另一部分,有四个人,是我把他们引来了这里。”怀丝道。
          “那之前和你交手的又是什么人?”
          “他们是X团内跟踪我和新生团的,幸好已经消灭了。”
          “你和新生团那些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来到米罗开特埃?”
          “别忘了玛尔寇也在这里,我本来是想借玛尔寇的力量除去新生团那些人,然后以米罗开特埃为起步,逐渐铲除X团在东之大陆的统治,没想到的是,新生团的人也大概察觉到了我的计划,并且还得知了你们也存在于米罗开特埃的情报,这么看来,你们也很危险……”
          “伯格能够对付,那我也不会输给他。”
          “那倒未必,这些家伙具有十分强的力量,我想去找玛尔寇,也许他能起到一些作用。”怀丝道。
          “别小看我们!玛尔寇和新生团究竟有什么关联,你似乎很有自信能让玛尔寇找上他们?”
          “那四个人中可是有一个是他的目标。”
          没错,胡律曾经击败过玛尔寇,更重要的是,他身上还有幻魂的情报。
          “看来又要忙了……既然如此,我回去和朋友商量下,反正他们来了,又是X团的人,与其等他们找上门来,不如主动去打败他们。”乔恩暂时必须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同时也对怀丝更加小心。
          “不好意思,或许是我的错,把你们也牵扯了进来,但是如果能够将他们消灭,我会提供很重要的情报给你。”
          “说说看。”乔恩对怀丝谈不上信任,暂时只当是个交易。
          “罗晏王的部队的最新行动,我能从情报机构那里得到消息。”
          “有意思,很好。”乔恩正求之不得。
          与X团交手,若之是出于追求强大的力量,那么对付罗晏王,那则是报仇。
          乔恩与伯格不同,对于他,X团并不是最主要的敌人。
                                          * * * * *
          新生团这边,收到了怀丝的消息。
          “真快啊,明天就有活干了。”络兹道。
          “看来她是接触了乔恩那些家伙了,那么说干掉罡辉的果然是他们。”
          “四个地点……看来乔恩那些人是分散开了。”多索道。
          “如果情况不对,那就一定是怀丝的圈套了。”络兹道。
          “以他们的实力,也能叫圈套吗?”命道。
          “对手太弱也不好嘛……不过怀丝给的四个地点是同一时间……应该没多大问题。”
          “有意思……!”
          不过将与乔恩等人一战的他们,并没察觉玛尔寇的插手。
                                          * * * * *
          乔恩的酒吧。
          乌勒、杨泯、还有提姆。
          怀丝已经和他们大致说明了事情。
          “很强劲的对手呢,当然要在他们找上门来之前干掉他们。”提姆倒是很兴奋。
          “小心些吧……对手很强大,我虽然想办法分散开了他们,不想冒险的话最少还是两个人去对付一个吧。”怀丝道,她感觉这里四个人气息,除了乔恩,其他人都不及新生团。
          “这个请放心,不过乔恩,可以相信这个女人吗?”乌勒不解。
          “只能相信她了,不亲自去是不知道的,我们突然的先发制人一定会让他们无法防备的。”
          他觉得为了罗晏王的情报把朋友牵扯进麻烦确实是很过意不去。
          如果怀丝真的骗了他,那么他一定会要让怀丝付出代价。
          “反正那些家伙已经来了,早晚都是要交手的。”杨泯自嘲道。
          “他们是很强的对手……我只能做到这里了,虽然你们主动出击,但是他们或许也已经有准备了……恶战是难免的,如果胜不了请不要蛮干……乔恩救了我,我是不会欺骗你们的。”怀丝道。
          “别小看我们!”提姆道。
          不过包括他自己,乌勒、乔恩、杨泯都做好了死战的准备。
          因为他们仍然不能完全相信怀丝。
                                          * * * * *
          由于怀丝在中间的作用,新生团和乔恩两边都认为是去突袭对方。
          四对四,和怀丝计划的一点也没错。
          剩下的,就是去找那个人了。
          米罗开特埃,X团分部旧址。
          玛尔寇的伤也好了,此时怀丝出现了。
          “又是来送死的吗?”玛尔寇道。
          “自己看吧,我给你四个地点,其中一个地方将会出现你想找的人。”怀丝将一份做了标记的地图扔给了玛尔寇。
          “罡辉看来说的没错……哈哈!”
          “至于你要找的那个家伙在四个地点中的哪个地方,那就要看你选择的运气了。”
          “你计划的很精细……不过你认为我会按你所说的做吗?”玛尔寇反问。
          “随便你,如果新生团的四个人在一起的话,我想即使是你也没多少胜算吧。”
          “哼哼……”
          “连罡辉都干不掉,又如何去对付新生团?”怀丝不小心说出了激怒玛尔寇的话。
          一记分子波从怀丝的身边飞过,强大的攻击力让怀丝冲倒在一旁。
          她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想不想试试?”玛尔寇道。
          “我可不是来动手的,你应该知道现在是什么人在和新生团交手吧?”怀丝道。
          “莫非是乔恩那几个小老鼠?”
          “不错,以他们的实力……也许并不是新生团的对手,但是如果你出手的话,那新生团就没那么好过了。”
          “哦?看来你是被新生团欺压久了,找我帮你出口气吗?”
          “你错了,我的目标还有X团,我决不会轻饶他们。”
          “有意思,你准备拿什么和我做交易?”
          怀丝知道,玛尔寇也是聪明人,他既然说是个交易,看来他已经下了决心了。
          “金里约斯沃,扎克的情报。”
          “成交。”
          怀丝长舒了一口气。
          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希望即将到来的战斗中乔恩千万不要与胡律或者命力拼。
          她发现她是很在意乔恩的。
          ……
          对不起……只能这样了,乔恩,以后我会向你道歉的。
                                          * * * * *
          事实并非如怀丝所想的那么简单。
          杨泯选择的是百货公司,她装作在购物的样子,同样选择这里的是多索。
          提姆则选择地下停车场,对手是络兹。
          乌勒选择的是河边的桥梁下,他的对手将是可怕的命。
          而更可怕的胡律,则和乔恩一样,选择的是“布西”的旧地,那个废弃的工厂。
          一切的战斗,逐渐打响了。
          怀丝所做的一切,究竟会出现什么结果?
          玛尔寇又将选择何处呢?
                                          〈第一百零九回 完〉

第一百零六回   默生团

 

                                           默生团
                                          * * * * *
          东之大陆,西卢市。
          X团总部。
          鹫已经从特多尔塔回到了这里,之前派出了几个得力的部下前往了特多尔塔进行善后。
          他怒不可遏地发出了立刻召集默生团的命令。
                                          * * * * *
          X团总部的主楼。
          鹫的专人会议室。
          两个身份特殊的人被鹫召集了进来。
          竟然是四长老的丹和秦!
          自斯尔维兹一战后,两个人并没有死,而是在发生突变情况之前逃离了现场。
          他们的伤早就好了,正准备为上一次的失败将功补过。
          “主上请息怒,达娜和伯格并不值得劳您大伤脑筋,如果不是有人背叛,作为陪都的特多尔塔岂容他们放肆?”秦道。
          “还不是你带的好学生,现在连培养槽都没了。”
          “属下知道,所以另一个学生坂已经在特多尔塔了,加上希尔德,达娜将不可能再呆那里。”
          “她能去的地方……对抗者组织所在的伍杰森或者是幻魂所在的金里约斯沃……”丹道。
          鹫召集了默生团之后,扎克就失去了保障,在完全能够工作之前将是十分危险的。
          丹意识到了这一点。
          “扎克还没做好最后的测试吗?”
          “快了。”丹答道。
          “由于较强的希尔德已被派往特多尔塔,金里约斯沃的分部只有负责研究和测试的坚和塞尔两个人,主上请派属下去守护那里。”秦请求道。
          “不了,我亲自去,你在西卢准备召集默生团,然后等待我的命令,丹你要密切关注伍杰森那边的情势。”鹫道。
          “主上,特多尔塔一战您已受伤,请属下或秦代为前往!”丹请求道。
          “X团不能再缺少有用的人了,达娜不会是我的对手,压制伍杰森那边的对抗者也很重要,丹你有准备吗?”
          “属下可以推荐一个人,以属下的人头担保。”丹很少这样。
          “是什么人?”
          “塔曼比,据说以前他在地球上就是个佣兵。”
          “值得信任吗?”秦不放心。
          他担心的就是蒙面人的情况,刹那都被骗了。
          “既然丹你推荐了,让他去对付伍杰森的对抗者吧!”
          “是!”
          “还有一件事,主上,罡辉和卡苏已经追踪怀丝到了米罗开特埃,跟她一起的还有几个新生团的人。”秦道。
          “这样的时候他们又来添乱……让罡辉去打听玛尔寇的下落,卡苏盯着怀丝,千万别让他们和乔恩那些人混在一起!”
          “属下明白!”丹道。
          “默生团现在位置呢?”
          “大部分人到了希格托,很快就向西卢集结。”
          “在我到达金里约斯沃前,要让他们能够随时侯命!”
          “遵命!”
          默生团将会是些什么人呢?那个塔曼比又是什么人?
          鹫的举措,会令东之大陆X团的命运作何变化?
                                          * * * * *
          位于东之大陆和南之大陆之间的赫马库群岛。
          群岛最大的城市,希格托,一个没有任何势力染指的城市。
          但是,这里却有X团的特别训练基地。
          此时这里聚集着一群特殊的人。
          基地的头目是莫洛,X团佣兵团的一员,实力未知。
          门外进来了另一个人,戴着墨镜,留着一头莫希干式的尖长头发。
          “这些就是默生团的全部人员,莫洛先生?”
          “鲨,你是负责召集他们的人?”莫洛问。
          戴墨镜的就是X团佣兵团的鲨,同时也是那邦著名连锁酒吧尖锐酒吧的创办者。
          “主上命本人紧急召集他们的,不过还有几个人没有联系上,真是伤脑筋。”鲨道。
          莫洛仔细打量着那五个默生团的人。
          “原来是从小就受到X团严格训练并永远忠诚于X团,同时长期担任鹫主上护卫的默生团?”
          “你们先向莫洛先生自我介绍吧,然后想办法联系默生团的另外三人。”
          一个有着黑色竖立头发,右眼被眼罩罩住,左眼眼神尖锐的男子先开了口。
          “我叫常雄,默生团中代号为旅鼠,拿手的武器是细爪。”
          “我是寇得尔,代号红狼,武器是拳套。”一个红色头发身材魁梧的壮汉道。
          “听说默生团的人都有自己的专用武器,让任何对手都畏惧三分的拿手武器,看来不假。”莫洛道。
          寇得尔旁边的一个比他还高的壮汉摘下了园顶帽,向莫洛鞠了一躬,斯文的开口了。
          “本人是马克斯欧,代号钢铁,这个不起眼的帽子就是本人的杀人工具。”
          此时靠着墙壁的一个灰色头发的男子一直在玩弄着几把飞刀,不小心掉了一把在地上,尖利的刀刃深深的插入了地面中。
          “不好意思各位,在下是奇维,代号青豹,这几把飞刀就是小人的战友,见笑了。”
          这个奇维看来是个圆滑的家伙。
          而另一个一直呆在角落里默不做声的男子开口了。
          “我是撒兰特,代号迅虎,武器是扑克。”
          这是个哈查人,凭着散发出来的能量,莫洛感觉出这个叫撒兰特的人是目前这些默生团中力量最强大的。
          “默生团的各位,新生团的事情想必都听说了吧。”莫洛道。
          “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废物和叛徒在X团的地位竟然是和我们同一等级的。”寇得尔道。
          “他们不过在这里训练了几年而已,我们默生团早在少年时代就通过了贵基地的特训。”马克斯欧道。
          “原来如此,莫洛先生,我发现在这里已经有实力超过你我的人存在了呢。”鲨道。
          “大人客气了,我们这些年一直被鹫主上委派执行秘密任务,失去了不少实战的机会,不知道那邦最近出现了这么多强大的家伙……”马克斯欧道。
          “不错,自从玛尔寇、达娜、new α的背叛,到马修、雷河、龙马的战死,欧摩的失踪,立全和康德战死,丹和秦负伤,上层的四长老和八天王已经所剩无几。”莫洛道。
          “看来是把团中的情势完全分析并讨论对策的时候了。”鲨道。
          “除此之外,二十战士、佣兵团的损失也十分严重,紧急召集的新生团又擅自行动,我们X团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十分混乱,到现在为止,米罗开特埃、多洛尔、斯卡萨拉和伍杰森的分部被摧毁,特多尔塔分部被重创,斯尔维兹的势力也被打击,主上现在召集你们,已经是万不得已了。”莫洛继续道。
          “大人太过于多心了吧,这些事只要我们出动了,很快都不足为惧,我们的实力水平可是和八天王的人是一个等级的。”奇维道。
          “那个是撒兰特吧,你似乎有话要说?”莫洛特别注意这个实力最强的叫撒兰特的人,凭气息就能感觉的出撒兰特的力量明显的超过了八天王。
          “尽快完成主上交给我们的任务吧,没能赶到这里的银龙、黑萧……还有最强的幻梦,直接联系他们就行了。”撒兰特道。
          鲨微微一笑。
                                          * * * * *
          东之大陆,特多尔塔。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在远处看着X团的特多尔塔分部。
          “恢复的还行,但是不知道能否经的起再次的袭击呢?”男子道。
          “迪克,我们暂时就在这里帮着防守吧,直到有下一步行动的消息。”女子道。
          女子话未说完,叫迪克的男子的手机就响了。
          片刻之后。
          “没想到这么快,连约会的时间都不给我们。”
          “别抱怨了,肯定有急事,去主上那吧。”
                                          * * * * *
          伍杰森,尖锐酒吧。
          一个黑色长发的美丽少女独自在品着酒。
          她盯着这里的X团对抗者联盟很久了。
          深邃的眼神,妖艳的气息,白皙的皮肤,加上清纯的脸庞。
          她与一个人非常的相似。
          除了头发稍长,她简直是另一个达娜!
          关闭了气息的她,难道也如达娜一样拥有恐怖的实力和敏锐的头脑吗?
          答案是肯定的,她的手机响了。
          “鲨先生?我在你的店里呢……”
          “……”
          “叫我莫娜,我讨厌‘幻梦’这个称呼。”
          “……”
          “知道了,我顺带给大家带上一个有意思的消息。”
          关掉手机之后,莫娜离开了酒吧。
          另一个角落,一个黑影般的男人盯住了她。
          莫娜微微一笑,很快甩开了对方。
          “这就是X团对抗者的能力?如果不是有急事,很快就让你没命。”
          莫娜拉紧了衣领,寒风让她的风衣被吹起。
          “今天就算你走运吧。”
          她放心的走了,因为有鲨在,所以只要在尖锐酒吧,对抗者们的行动就会被X团所掌握。
          默生团的可怕,逐渐显现出来。
                                          〈第一百零六回 完〉
第一百零七回   爆发

 

                                            爆发
                                          * * * * *
          东之大陆,米罗开特埃。
          罡辉和卡苏在跟踪着怀丝。
          “想不到她和那几个新生团的人竟然绕到这么老远的地方……”卡苏道。
          “……盯紧了!”罡辉转身离去。
          “你去哪?”
          “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办,盯紧怀丝,有情况立即通知我。”
          “好的,小心!”
          两个人分头行动了,卡苏跟踪怀丝向着米罗开特埃的西南部走去。
          那里是乔恩的酒吧所在地。
          罡辉则向着城市的北部奔去。
          那里是X团分部的废墟中,有一个可怕的人存在。
          那就是玛尔寇。
                                          * * * * *
          怀丝和新生团一行人。
          他们刚来到米罗开特埃,这里的一切都让人不适应。
          “什么时候能好好打一场?”洛兹问。
          “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我很容易就能引出乔恩那些人。”怀丝道,眼神中散发出一中自信的神色。
          “我说,从斯卡萨拉开始,你就把我们这几个人聚集起来并带到了这里,对于你,究竟有什么好处?”多索道。
          “华丝她很快就要完蛋了,你们是最后的新生团,我有必要把你们带到一条光明的道路上,不是吗?”怀丝道。
          “哼,别跟我们玩小伎俩。”洛兹威胁道。
          “我的拳头可没多少耐性。”命道。
          “收回你的话,我当然有安排。”怀丝道,她不免还是害怕起来,那个命,她十分顾虑他的真实力量。
          “玩笑到此为止,我说谁要是不忙的话去把那个一直跟着的虫子收拾了,烦死了。”胡律道。
          与命不同, 怀丝更害怕胡律这个人所隐藏的东西。
          “这种小事让我去吧!”多索道。
          “慢,怀丝小姐,如果你诚心和我们合作的话,那应该你去收拾那个叫卡苏的家伙,以你的实力不难办到吧?”洛兹道。
          “没问题,事情办妥了我会给你们电话的。”怀丝道。
          “别死了,那样我们会失望的。”
                                          * * * * *
          乔恩此时正在附近的街道上。
          本来他是正好外出买一些东西,无意中发现了卡苏,立即暗中跟踪。
          卡苏的气息让人很难察觉的到,并且让乔恩觉得这是个陌生的战斗者。
          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乔恩没时间思考了,因为一股更强大的气息正向这边靠近。
          直接导致了他与怀丝戏剧般的相遇。
                                          * * * * *
          怀丝故意放出战斗气息,在感觉出罡辉的气息渐渐远离了之后。
          以她的实力,对付罡辉几乎没有胜算,但是只有卡苏一个人的话,那将轻松很多。
          她原本的目的,是把新生团带到这个城市,以他们的力量除去卡苏和罡辉,再想办法借助乔恩的力量除掉新生团,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并没有按照她所想的发展而已。
          新生团不是笨蛋,怀丝现在还真有些进退两难了。
          这一切,是从当初X团让她潜入情报机构并差点丧命的那一刻开始的,那件事已经让她下定了决心,要让随便抛弃无利用价值的手下的X团后悔,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当时以巴兰名义救下她的利塔的计谋而已。
     不过,在她得知早先背叛X团的达娜所面临的麻烦后又不免担心起来,并非出自对于X团的担心,斯卡萨拉的事让她了解到,她缺少的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伴的支援。
          现在的她,很想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帮助她对付X团,她早已经听过过乔恩,一个和伯格不相上下的男人。
          这也是个测试,对手仍然是新生团。
          能战胜新生团的乔恩,才能成为让她信赖的同伴。
                                          * * * * *
          新生团的几个人已经找到了个落脚的地方。
          “那个女的,应该不会回来了。”络兹道。
          “你是说,她会耍什么伎俩吗?”多索问。
          “不,有那个罡辉在,她死定了,那小子挺棘手的,我们尽量不要和他交手。”络兹道,看的出来,以他的实力还不敢去惹罡辉。
          “哼,有必要那么害怕吗?”命毫无惧色。
          “别争了,这个城市还有更可怕的人,怀丝如果死掉那更好,要是她没死的话,我们可能免不了要和那个可怕的家伙战一场了……估计这才是怀丝的计谋!”胡律道。
          “你是说乔恩那些人吗?”多索问。
          “他们虽然强,但是还不至于可怕,将他们各个击破,以我们的实力并不是难事,但是那个可怕的人……即使是我,用出全力也未必能胜那家伙……”胡律似乎有些心悸。
          新生团中还没有人见过胡律如此担心的样子。
          “那家伙是谁?”络兹问。
          “玛尔寇!”胡律无奈的说道。
          胡律知道,玛尔寇很有可能因复仇而找上他,因为胡律不但有扎克的情报,而且把刚到达那邦实力未恢复就企图从X团中逃走的玛尔寇制服的,也是胡律。
          这时四个人都不说话了。
          命愤怒的一拳击破了墙壁。
          “竟然大意了!”
                                          * * * * *
          怀丝已经出现在了卡苏的面前。
          对手是卡苏,怀丝尚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乔恩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潜伏在远处,暂时还没有被发觉,他必须静观其变。
          这里已经是米罗开特埃城市一个居民区的死胡同,周围都是些垃圾和杂物,很少有人会来到这样的地方,所以怀丝可以放开手来和卡苏大战了。
          那边卡苏已经向罡辉发送了行动信号,他不敢小视怀丝,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实力并不是怀丝的对手,所以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让罡辉赶到。
          “卡苏啊,虽然你对鹫如此忠诚,可是你也应该知道,有的人……是不能惹的。”怀丝道。
          “背叛者!你和新生团迟早都要被收拾的!你们来到米罗开特埃究竟有什么目的?”卡苏一点也不畏惧。
          “当然是不会对你们有利的啦,X团那么轻易的舍弃为其卖命的手下,这也就是我所无法接受的,既然罡辉不在,你就受死吧!”
          “X团中我至少也是和你同一等级的二十战士之一,我来让你知道小瞧人的下场吧!”卡苏已经用出一记原子波,攻向了怀丝。
          “竟然用这么低级的伎俩!”怀丝轻身一闪,很容易的躲开了原子波,她快速而轻逸的身影,真的很美。
          然而,原子波击中她身后的木箱,产生的爆炸却让怀丝震倒在地。
          虽然没受什么伤,但卡苏又是两记原子波攻了过来,怀丝同样以原子波还击,相撞产生的爆炸仍然把她冲飞。
          “原来是血爆……看来不能这样悠哉了!”怀丝站了起来,脸上那种天真美丽的笑容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的表情。
          她要用真正的实力了,卡苏和以前的库特拉一样,擅长的是血爆,不过卡苏的血爆比库特拉稍强一些。
          如果大意的话,将会让怀丝的计划全泡汤。
          虽然她对自己和对方的实力都有底,但是实战起来的话,胜负和优势是很容易逆转的,怀丝自己又是女人,不小心一点,也许会吃尽苦头。
          “玛尔寇和乔恩那些人很快会被罡辉大人清除掉,你和新生团将没有任何帮手,已经知道你们行踪的主上,也将很快派遣更多上级干部支援我们。”卡苏道。
          另一边的乔恩不免暗暗吃惊,他差点就蒙在鼓里,至少现在他认为,卡苏是对他有敌意的,而与卡苏战斗的怀丝应该是无敌意的。
          “你错了,我和新生团从来就没有信任关系,鹫那小子以为能让我和新生团互相制约吗?玛尔寇我管不着,乔恩的人命我先要了,可不能让你们取走了,罡辉再强,也是会被更强的人打败而已。”怀丝道。
          乔恩听了后有些苦笑不得,他把怀丝和卡苏权当是内斗,没想到都是想要他的命的人,他当然不想给别人取走。
          乔恩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了,只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别太狂妄了,我现在就让你后悔!”
          卡苏又用出了血爆,怀丝却迅速的移动到了他身后,一脚击飞了卡苏,并让他被自己的血爆给击中。
          瞬间的事,卡苏已经处于下风了。
          这就是实战的可怕,情势的逆转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不过,卡苏必须要拖延时间,实战不能再让怀丝占多少便宜,必须等到罡辉赶来。
                                          * * * * *
          X团米罗开特埃支部废墟。
          这里已经在重建商业楼,新的大厦将出售给企业家,而不再属于任何势力所有。
          施工中的工地,吵闹不息,但是在工地的一个未规划的角落,却静的可怕。
          玛尔寇就在这里,此时的他,面对的是一位不速之客……罡辉。
          “写好遗言吧,玛尔寇。”罡辉道。
          “哈哈哈……!”玛尔寇大笑起来,“看来我再不去掉这身垃圾,难免会再有你这样的蠢货以为我的实力丧失而跑过来说大话!”
          话刚说完,一记分子波就攻向了罡辉。
          罡辉没闪,双手接住了玛尔寇的分子波,强大的冲击力让他后退了几步,不过他并没受伤。
          能够接住以拥有强大的攻击力著称的玛尔寇用出的分子波,看来罡辉确实不简单。
          既然被达娜称作最后的八天王,得到鹫的无比信任,还能干掉强大的贝奇。
          罡辉将是X团的一把利器。
          只不过,玛尔寇也不是泛泛之人,虽然力量被限制,但是谁也不知他究竟能发挥多大的能量。
          罡辉与玛尔寇之战,将是真正强者之间的战斗。
          而另一边,卡苏和怀丝也将殊死搏斗。
          新生团,还有乔恩,都在关注着一切。
          更复杂的情况,将慢慢展开。
          米罗开特埃,又要掀起新的风波。
                                          〈第一百零七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