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8月30日

清水河红岗西村到南山南航公司 
能够搭乘的公交有很多   深圳巴士集团规定
全程在28公里以下的公交实行一票制   28公里以上的可以选择按站式
精确计算的话可以算出大概一公里0.3元左右  这就导致了问题
比如正好28公里的公交  一票制最贵3元   按站制至少7元

于是   79路是6元  373是5元   任意公交到世界之窗2元+222的2.5元=4.5元
105优惠后是4元   昨天发现因为修地铁而改道的58路仅要2元
开的路程比上面诸路还要远  
从南头火车站到滨海再绕上白石洲并北行到桃源村再经北环大道到景田香梅北
然后到莲花一村再经彩田村到笔架山然后到二医院泥岗西路并再八卦岭税务登记分局掉头
再回清水河最后还出关到了布吉德兴花园     绝对超过28公里了\\

唯一缺点就是没空调   不过晚上坐   风吹着还是挺爽的

2007年08月27日

办公室的电脑还是坏了  硬盘的坏道
技术部没人来修   于是这样的耗着
桐和漠仍然不疼不痒的讲着公司那些事 
然后就是对现实多多少少的无奈的叹息 
课还是那么一天一天的上着   8月也将过去了\
回到住处后  还是那样平淡的过法 
这样的日子   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已经6天没有联系宝贝了  天哪

2007年08月25日

昨天又在南山上课了
同阿媚一起回去的   那个超级大路痴
回来坐了79又转了222  坐了很久  也聊了很久
一直到梅林她下车   温柔的陪伴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 这样的机会还很多
也许  也就会稍微有些改变吧

稍微也有些遗憾  宝贝失去联系  在南山也没见到曾美女
哎 

2007年08月23日

宝贝对不起   昨天还是挂了你的电话  只是因为我那些琐碎的事  知道你一个人很无助很需要人关心

宝贝对不起   昨天抱怨你讲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 但是那是迟早要面对的 我不该那样说你

宝贝对不起   承诺了帮你看手机的事  我会尽量抽空去看看的 但是我还是建议不要买水货

宝贝对不起   说好了今天下午再联系的  我才想到公司的电脑可能坏了  不知道能否上Q

宝贝对不起   把你那个学长狠狠批判了一番  让你难受了  让你纠结了

宝贝对不起   我说话有时候是现实了一些   但是那不是恶意的   你能理解么

宝贝对不起   买了电脑后感觉我们疏远了   告诉我  那是幻觉好么

宝贝对不起   我已经忏悔了   希望你能包容

2007年08月20日

笔记本电脑终于买入手了  累了半天
从华强北到上海宾馆数个来回   多准备了些钱  哪知还是没用上
然后直接去了白石洲  一路上胆战心惊的  
而且碰上台风圣帕   娘的一片狼籍

昨天又去龙岗   大清早起来过去结果停电
热了几个小时   坐不住回去了   路上309又爆胎   换了辆车总算到家
把本本上该装的都装了   将军地牢围攻这些老游戏都没放过
胖子回来终于把路由给ping通了   考了生化危机4
顺便他也装了将军   把小钟那台高质量电脑好好鄙视了一番

心里有点愧疚的是宝贝   这几天忙了些   难免把她冷落了
之前也在赌气   虽然哄住了不要让她开店  
难免还是听的出她的不服   
昨天更是没有回短信    她说她手机坏了  丢了好多号码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么惨    我的号码希望她记住吧
今天打了个电话过去   是好的   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样

2007年08月16日

昨天是发薪日   幸子算好了逃跑
教务处缺了个老师  还是个有很多课的老师
于是忙作一团   到处叫人去接课
真是壮观   不过这边谁走了都不奇怪
这样一个抠门的公司   哪天消失个谁都是正常现象
跟逃命一样 

话说昨天工资其实推迟了一天    幸子看来是失算了
工资不会打到她卡上了   即使打了  也是上个月的
得摸呢   她即使算准了要走  应该是有更好的地方
一路走好   哎

2007年08月13日

1000块钱   谁给我1000块钱
借也行    我火了

胖子有钱有工作  花的比我快
阿钟有钱但是没工作   借不了
无良的房东夫妇   缓一个月房租就很不容易了
老杨呢  哎  摊上个那样的女朋友  自身难保
套信用卡吧   还没办好
找同事吧   哎  一个比一个抠
找家里人要吧   还是开不了口

我疯了  

2007年08月11日

将近一年了  终于把主题更新了
还是把某人的照片放了上去   希望永远不会有撤下来的那天吧

Charpter  章节   V  胜利  同时也是罗马字的五
Ragnarok  诸神的黄昏

整体风格是蓝白调  有些地方还要慢慢测试
先就这样吧  

 

2007年08月10日

今有一男  姓”关“名“系” 乃关云长之八十一代孙  
是逢春暖花开  万物复苏  痴女亦然
系曰“此之良辰  不搞乃撼”遂入交大  大呼曰”吾乃关系  谁敢搞我?“
一连数便  回彻交大
恰楼主小七  一日天堂归来  心忖道”妾之蜜囊  数日未满  今日空虚  当寻填之“
故寻着关系 二人商价  乃开房
次日  关系归  寻思道“吾本处男  被此妖女所吞  甚有不甘  若非吾天生神力  险遭害耳”
乃发帖告天下  诏文曰“小七妖女  吃便纯男  若为所拒  必忿恨之  将折磨至尽以奸
吾已失身  乃告天下男儿  此女勿近  善哉善哉 ”
此女闻  暗忖道“此文若出 吾将无颜复对  何不早生夺人  述之厉害 晓以感情 必不为众人所忌也”
思之若久  终出一句 " 妾没乱搞关系”
乃有此帖

2007年08月09日

                                             [诗]勒马

                                             污桌斜椅缺杯
                                             旧屋蓑房残坯
                                             灰云闷雨暗雷
                                             家燕顾北
                                             明日谁为媒?
                                             不诚不美  
                                             恰如风飞
                                             却拿相思换久违 
                                             心已累
                                             又何为
                                             月光映衬满庞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