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28日

终于开始休息了   结合现在的情况  稍微计划安排一下国庆
28号   共同剧情:在深圳休整一天  把该下的电影下完  OK
29号   共同剧情:上午上火车   晚上到 
            支线A:如果能从九江下就直接回家  
            支线B:如果从南昌下还要先联系个住处  或者住旅馆
30号    支线A:29号到家的话30号就去外婆家或者表弟家  
             支线B:30号到南昌的话就找人出来吃饭  下午坐火车到德安
1号      支线A:早上坐火车到德安   大叔请饭局
             支线B:早上到大叔家   然后请饭局
            共同剧情:下午返回九江
2号      共同剧情:在家呆一天  把自己的电脑弄好  买个路由  把以前的资料考到电脑上
3号      共同剧情:可能爬下庐山   和表弟表妹一起
4号      支线A:去南昌   联系下住处   请人吃饭
            支线B:去外婆家或者表弟家
5号      支线A:继续呆南昌  下午回九江
            支线B:在九江逛一圈   吃点麻辣鱼之类
6号      共同剧情:休整一天   晚上上火车
7号     共同剧情:到深圳   休整一天
8号     上午睡觉   下午上班   回归正常

OVER   暂时这么计划   至于分支路线  一要看我到南昌的票能否补到九江的卧铺 
二要看南昌有没有人接应我了

2007年09月26日

前天还在想国庆回去找谁  
昨天公司晚会就又发现无数美女   有点乐不思蜀
今天大清早睡着了梦媚又是一个电话过来    额
阿娜过生日   要我跑过去   没办法啊
楼下买了束勿忘我   匆匆上了374到了梅林
又是买菜又是修电脑    女人需要男人就是做这些事情么
好歹也算有了几分钟和梦媚独处的时间 
看了她以前巨胖的照片   帮她弄了下电脑
更可怕的是她后来做的那饭   先是烧短了时间  生的
后来倒锅里炒又烧了   一个好好的生日就这么给她给败了
人才啊   旁边的人都说   将来没人娶她了
呵呵    我觉得说的不错

2007年09月24日

昨天从龙岗回来 又坐的是366
车子到爱联荷坳那段   怕堵车绕到东部车城后面走的
出了荷坳遇到了另一辆366  刺激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听人说深圳366司机各个都是F1赛车手退役  
冲的不要命啊   在大路、好路、车少不堵的路上冲不算什么
人家366司机在深惠路那样堵塞、车多又边修地铁的烂路上乱冲
昨天还是下雨  
每每跟朋友说起,朋友就会跟我说他们坐在366上看着366一辆一辆的超taxi、超BENZ、超BMW时的壮观,想着几元钱换来如此超值的服务是多么的爽。
有一次我有一个深圳的朋友说:“366超taxi、超BENZ、超BMW那算不了什么壮观,壮观的是366超366!” 后来有人评论说要想不迟到请坐366!
当1辆366路从你身旁呼啸而过时,据说会出现时空扭曲的现象……
4 辆366在布吉海关做环形运动的话,足以在上空打开一个时空门了。再多一辆当时肯定造成了重力失常,磁场混乱,火车出轨,轮船触礁,飞机失事,地震,山崩,海啸,酸雨,泥石流,龙卷风,太阳黑子爆发,小行星撞击地球……甚至把外星人招来。后果不堪设想。
车轮起火偶倒是碰见过,而且是在后车轮那次真的好怕怕啊!太拽了,366超366,那就是need for speed极品飞车的感觉。就像警匪片里拍的那样……感觉和坐喷气式飞机一样……绝对正确。顺便PS一句,坐不起飞机的人去坐366吧,感觉绝对是一样的!
曾经坐过一趟366,连着超过了两辆366……还有一次竟然有个人胆敢在两辆366之间想穿过马路,其胆量着实惊人!
我们曾经讨论过请366司机组成一个f1方程式车队的可能性,最后的结论就是,进入三甲应该没问题的。我觉得舒马赫退役之后,来深圳开366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他肯定不能象他在f1 赛场上那样风光无限了。深圳366公交车队里司机高手如云。
那以前听别人在外面吹牛。
问:你做什么的?
答:我在深圳开366路公交。
旁人一阵羡慕的眼光……据说现在深圳年轻MM追求的对象就是366车队的司机。
有次坐366,遇到一个强人,坐在最后一排最中间,面朝车内的走道没有扶手可扶……一刹车,他顺着走道滚到挡风玻璃前边去了。幸亏司机眼疾手快把他拉着,要不然就出去了。
366路,喜欢深圳的理由!逛街坐366,回来时发现朋友都已经结婚生子了。时钟变慢,尺子变短。普林斯顿正在考虑和366车队共建世界级实验室,以期待证明大统一场理论,同时在乘客中普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据说普利斯通公司和米其林公司为了争夺366车队的赞助权正打的不可开交。
爱生活,爱366 !
《生死时速》的剧情套在366上那就彻底没有悬念了,BoB!!!的电子装置电漏完了车速还没下过100km/h呢,只要一直加油就可以了……366上面的BoB!!!因为速度太快,你会看到那个BoB!!!的时间显示往回流,直到那个BoB!!!还原成一堆电线,硫磺等原材料。BoB!!!作出来不超过一个月的,司机可以控制回溯的时间,他们的培训课里都有,不用查表就可以自由的换算时空,哈哈。
  nasa都没有到这一步呢,他们倒是经常派人过来选修一些常规空间航行的基础课。老美就是喜欢在发动机什么的上面动脑筋,忽视对人的培养。其实派一个366的司机过去就是联合收割机也照样开到近月轨道。
以前坐366是为了去龙岗看老婆!现在是为了坐366而去看老婆。坐366去吧,一段时间不坐,生活都没激情了,光是看着366跑,那激情都很澎湃了.

确实没错  太激动了   一个家伙在前面竟然脑袋装上了司机方向盘
一个家伙带的行李箱竟然从后座蹦到了前座   一个MM吃面包竟然弄的满脸的奶油
最搞笑的是一个小伙子刚打开一瓶满的可乐   一个刹车可乐就剩下一半不到了 
最PF一个老爷爷  竟然敢坐在前排靠右的位置还睡的着    一定是买了保险
有生之年   不坐366是遗憾哪  我为我的祖国有这么可爱的公交而自豪

2007年09月22日

话说2年前有一只沙皮狗  我对此类狗是抵抗力比较差的
不知道怎么的  就是很喜欢这样的狗  可爱的让我受不了
于是想摸摸    摸了就想挠挠     于是和那狗关系很好了
就这样过了两年    我和那只狗也就很久没见
昨天又看到了那只狗    原本以为还是和两年前一样友好
刚开始也确实是比较友好 怎么摸怎么挠都不反抗 
可是到后来终于显露出了本性   咬我
这狗啊   我以为2年了  还是把我当朋友的
没想到  2年似乎变成了狼是不是
很可惜啊   在别人看来  你还是一只狗呢

2007年09月20日

国庆回家  29号休息 30号请一天  6.7号再请2天  大概29号就能走了
电话订票可以提前11天  跑售票点可以提前10天
不管那种方式   到南昌或者九江的火车已经没票了
NND   那么多票贩子  我早上打电话就是占线  后来通了好不容易查了几分钟
那么复杂的操作   最后提示还是没票   可恶的是订票电话话费还特贵
NND   无良的铁路系统 

于是找到网上的倒票的票贩子   有的要加100+手续费
有的要加50-80不等   随便找了一个便宜的  
才发现人家也是通过订票电话订到再倒卖的 
而且直接给钱人家并且一起去订票点取票  真TMD是抢劫
没办法   人家就是靠RP能订到票  没人家的身份证你还就是别想要票
NND   下次春节、五一、国庆   我不回去的时候一定也要学学他们
一个身份证可以订3张  那我赚个300不成问题的
决定了    NND 

 

2007年09月17日

大清早有狠狠教育了墨洛一番   忽悠啊忽悠  昏了吧  哈哈
话不多说   想上班的时候发现天杀的房东把我的衣服袋丢了
妈妈的只是不小心掉在地上   他以为我就不用就帮我丢了
这已经是第五起了   就算别人不用 放在地上 也还是别人的东西
你一个房东有什么资格去丢   万一里面有重要东西呢
于是躁啊躁   出门的时候不小心忘带钱包
想啊想  背包里还有2元车钱  撑不到公司吃午饭了  郁闷
火上来了  回去踹门  5脚搞定  真TMD好久没练了
以前一个破锁就是3脚之内的CASE 
妈妈的  踢开了门才发现自己包里原来有钥匙   疯了
躁一个早上    躁出病来了

 

第一一六回   强敌来到

 

                                           强敌来到
                                          * * * * *
          西之大陆,阿克斯丹市西北郊大约一百多公里处。
          一阵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地面的剧烈震动,天空中仿佛有什么坠落了下来。
          异常强大的气息爆发了出来。
          由于这里属于情报机构的势力范围,很快事发地就被封闭了起来。
          不过,在情报机构的人赶到之前,这里除了地面的巨大凹坑,什么也没有。
                                          * * * * *
          “这里就是那邦吗?呵呵……”
          距降落地有一定距离的地方,西之大陆内部的一个无人区山谷,一群奇怪的人从一架神秘的飞船内走出。
          “纽曼殿下,不去和罗晏王陛下汇合吗?”一个体型矮胖的罗晏王星人道。
          “不用着急,飞船似乎有些故障。”被叫做纽曼的人说,他们在成功降落之后又迅速移动到了这里。
          没错,她就是罗晏王星上地位仅次于罗晏王的女皇纽曼,在上任罗晏王侵略那邦时就联合平民出身的将领纽坤共同建立了新政权。
          也就是现任罗晏王与纽曼女皇的产生。
          在得知罗晏王即将前往那邦之后,纽曼也带领了手下尾随而来,终于到达了那邦。
          先前比较矮的叫NEW ?,是曾在五百年前侵略那邦的罗晏先王的军师,在罗晏王星以高龄与智慧闻名,另一个身材纤细的女性罗晏王星人是NEW η,数百年来一直以纽曼的女仆身份存在,NEW θ是长得比较像人类的罗晏王战士,NEW ψ是巨大的魁梧机器体,两个人的都以实力强劲而著称。
          “纽曼大人,修理不需要很久。”NEW θ道。
          “有人来了?哦?原来是NEW ν。”NEW ψ道。
          不错,罗晏王已经知道了纽曼即将来到那邦的消息,早就派出了手下NEW ν在这里接应。
          NEW ν是有如罗晏渊一般体型的钢铁体战士,看样子也是寻找了很久才找到了这里。
          纽曼确实有身为罗晏王星女皇的气质,即使是机器体,但身体的曲线以及装甲的花纹,甚至连仪态都散发着女皇的威严美。
          NEW ν知道,纽曼有着不同与罗晏王的目的,而且实力也绝不低于罗晏王。
          这对那邦来说,或许又将是一个可怕的势力的产生。
          “纽曼殿下,大王已经派属下等候已久,虽然判断对了降落地,但是赶到这里还是浪费了一些时间,殿下请原谅,请让属下带路与大王汇合吧。”NEW ν半跪在地上道。
          罗晏王所在的地方是斯尔维兹岛的密罗尼西亚郊外,而这当然是身在西之大陆的纽曼所无法轻易找到的地方。
          “哦?NEW η,先跟我去见识见识这个星球上的住民吧,就借NEW ν你的飞行器用用,其他人修理好飞船之后就和他一起去汇合好了。”纽曼道。
          “遵命!”NEW η已经进入了NEW ν的飞行器。
          其他的人只有遵循纽曼的命令,包括NEW ν在内,他们都知道纽曼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他们也没有胆量去猜测她的举动。
          至少,纽曼来到那邦,绝不是来见识人类这么简单。
                                          * * * * *
          阿克斯丹近郊,有紧急事情的利塔正好路过这里。
          在得知潜伏在情报机构的古特存在巨大危险的消息之后,他就亲自动身前往了西之大陆,并不是珍惜手下的生命,而是为了不让这个能开启六神器之一绝境水晶的钥匙落入别人之手。
          由于西之大陆是情报机构的势力范围,利塔并没有带很多手下,只带了一个不会说话的沙亚特。
          这样就十分安全了,有面具遮住脸,也不会因说话而泄露身份。
          况且,情报机构现在正在全力调查纽曼出现在那邦的事情。
          利塔和沙亚特想办法靠近了情报机构封锁了的巨大凹坑,利塔并没有感应出什么异常的气息,倒是几个情报机构的上层干部的气息让他很不自在。
          “看来不在这里,我们走。”
          利塔和沙亚特很快离开了这里。
          不过,情报机构的几条黑影狼一般的盯上了他们。
                                          * * * * *
          “开出全部功率,搜索附近实力最强的人。”纽曼在穿梭机中命令道。
          NEW η随即接通穿梭机的线路,搜索的范围最大能覆盖半个西之大陆。
          这是采用罗晏王星最新科技的能量感应器,是利用了ZA的同位素技术。
          “发现了,在原来的着陆点聚集了很多高反应的人群。”
          “哦?那再回去一趟,我对人类可是很感兴趣呢。”
          穿梭机急速向阿克斯丹的方向飞去。
                                          * * * * *
          利塔还未回到阿克斯丹,突然又停了下来。
          沙亚特也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对方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家伙呢!”利塔道。
          他已经感应到了,在巨大凹坑那有事发生了。
          至于跟踪他的情报机构的人,在更大的目标面前,他就根本不在乎了。
                                          * * * * *
          急速回到凹坑的利塔和沙亚特,发现了可怕的一幕。
          情报机构的人全部横尸现场。
          而在尸体之中,站着两个恶魔。
          那就是纽曼和NEW η。
          “终于来了,那个强大的气息源。”纽曼道。
          “你绕了个圈子,不过我比较感兴趣你身份。”利塔道。
          “无礼!竟敢用这样的口气和女皇大人说话,看看那些无礼之人的下场!”NEW η指着情报机构那些人的尸体。
          很快,原本跟踪利塔的那些情报机构成员忍不住冲了出来,又很快被纽曼给杀死了。
          利塔甚至连纽曼是怎样下手的都没有看清楚。
          他不免一惊,以他的能力,能知道是纽曼出手的就很不错了,一旁的沙亚特还是一脸的茫然。
          “比罗晏王那个怪物更有意思呢!”利塔开始认真起来。
          “无礼!受死吧!”NEW η受不了利塔的一再挑衅,攻了过来,沙亚特冲上去迎战。
          NEW η的速度也很快,但是还远远不及纽曼那看不清的程度,但沙亚特仍然很吃力。
          NEW η用出奇怪的光弹,攻向沙亚特时突然爆炸,沙亚特被爆炸波及,退了回来。
          “认真点吧,对手可是有资本的。”利塔道,他对沙亚特的实力还是放心的。
          很快,NEW η又用出数记光弹,沙亚特左右躲闪,终于冲到了NEW η的面前,用巨爪给了NEW η狠狠一击。
          “裂空爪?那后面将会是鸠毒了吗?”利塔自言自语道。
          不错,在爪击中NEW η之后,沙亚特急速以左手的毒囊放出毒液,突然喷发出来并射向NEW η。
          NEW η又使出光弹,可沾上毒液的光弹反而攻向了沙亚特,并产生巨大爆炸。
          沙亚特毫发无损,而爆炸产生的毒液乱溅却将NEW η的身体腐蚀了几个小洞。
          沙亚特不愧是拥有创世会四杰实力的人物之一!
          即使身型瘦小,攻击力又不是很快,但仅仅依靠其速度和阴狠的武器和招式就足够让人觉得害怕了。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要戴着面具,而且还说不出话?
          NEW η还想继续攻击,纽曼拦住了她。
          “不用实体化了,好好休息下,我想看看那个人的力量。”纽曼指着利塔,“小的们表演完了,该你出场了。”
          “正有此意!”
          利塔急速扩张波动气,而纽曼瞬间已经击飞了他。
          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
          若说达娜全力进攻时的速度可以用光来形容,那纽曼此时的速度根本就是连看都看不清的光。
          这几乎不是人类能够达到的速度!
          利塔大吃一惊,很快重新估计形势,纽曼接下来的攻击他仍然连看都看不见,只有被动地象征性的防御。
          这个叫纽曼的所谓罗晏王星的女皇的家伙究竟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就连利塔此时也觉得毫无对策了。
          利塔知道,既然是女皇的地位,那实力绝对不比罗晏王本人差,而且纽曼依靠的是速度,这就更让他头疼。
          即使攻击力不是纽曼的专长,但攻击次数多了,伤害也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波动气根本扩张不开,而近距离的攻击更是无法击中对方的。
          “人类只有这种程度的力量吗?”纽曼道,她所搜寻的强大力量的人,结果只是眼前这样的表现,让她难免有些失望。
          “看好了!”
          利塔用出质散波,分散开来的分子波攻向纽曼。
          “是这样吗?”
          只见纽曼瞬间消失在质散波前,又瞬间出现在利塔面前,刚要攻击的时候却突然被弹开了。
          原来利塔抓住时间趁纽曼躲闪质散波的时候迅速扩张了波动气。
          “麻烦!”
          只见纽曼双手并拢,从两手向外张开 手掌发出了奇怪的光线,那就是罗晏王星人常用的高热射线。
          射线击中波动气,却没能击破,利塔得意起来。
          “这样也算攻击吗?”
          “哼……”纽曼冷笑一声,急速冲向被射线击中的位置。
          竟然依靠高速冲击穿透了波动气。
          “正如我所料!”利塔早有准备,向着纽曼冲来的方向用出了对流击。
          纽曼被狠狠击飞。
          “看来你除了速度,其他都挺弱的,特别是头脑!”利塔道。
          原来在纽曼用出射线的时候,利塔就猜到纽曼的攻击意图了。
          依靠高热射线击中波动气的位置,利塔才判断的到纽曼攻击的方向,并以对流击进行反击,纽曼的速度再快,碰到依靠相互气流的对流击,只会让受到的伤害更大。
          “怎么,很痛吗?罗晏王星人那引以为豪的钢铁防御呢?”利塔讽刺道。
          “大人从来不用那些丑陋的装甲,一直是以实体状态行动的!”NEW η道。
          看来,纽曼一直是以实体状态在战斗,防御力自然就很一般,相反,没了厚重的装甲束缚,速度就提升了不少。
          “我承认自己是过分追求近身战的感觉了,不过,击破那小玩意儿还是小事一桩的!”纽曼站了起来。
          她的身体四周散发出惊人的能量。
          一直实体化战斗,那也说明她能随时用出最大力量。
          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第一百一十六回 完〉
第一一七回   幻速

 

                                            幻速
                                          * * * * *
          “罗晏王星人啊,用出让我足够惊讶的实力来吧!”
          “那就用你们人类的办法好了!”
          只见纽曼伸出左手,用出了一记超级分子波。
          利塔一惊,还没来得及思考,波动气就被瞬间击破。
          “如你所愿。”纽曼很得意。
          利塔有些疑惑,他第一次见到罗晏王星人用出波类攻击,这出乎他的意料,加上纽曼的超级分子波竟然也拥有极快的速度,几乎不亚于天刺波的速度了。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不过能用出波类攻击并不代表罗晏王星人不害怕波类攻击吧?何况没有装甲的你!”利塔也用出了超级分子波。
          “来比比吗?”纽曼轻松闪开,高速移动到利塔身后又用出超级分子波。
          “判断位置……还是不难的!”利塔伸出左手,吸收了超级分子波又朝着纽曼的方向反击回去。
          “你能知道我们的弱点,那也应该知道我们应付这个弱点的方法吧?”纽曼在全身周围制造出了特殊光彩的磁场,抵消了超级分子波。
          不相上下!两个人的实力根本是平分秋色,这样的战斗简直是令人窒息!
          利塔知道,对手是个极其强大的人,这样的战斗如果只依靠力量的话也许又会出现上次与罗晏王两败俱伤的结果。
          他可不想那样,毕竟这里是情报机构的地盘,危险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头脑了。
          很快,利塔用出了数记天灭波,折射似地攻向了纽曼。
          纽曼有些头疼,即使速度再快,但是方向无常的天灭波让她把时间消耗在了判断上,虽然躲开了其中一部分,但是仍然被击中不少次,幸好磁场保护了她。
          在纽曼刚站稳脚跟之时,利塔已经用对流击击飞了她。
          “不过如此嘛!”利塔知道,纽曼很快就会被激出真实的力量的。
          他以天灭波干扰对手,才能以最大速度击中纽曼,但接下来就没这么走运了。
          “那就陪你好好玩玩!”纽曼用出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双手,背后的身体竟然伸出了翅膀,等利塔注意到她的时候,纽曼的双手已经缠绕着紫色的光芒。
          “纽曼大人……”NEW η也吃惊起来。
          因为纽曼用出了她最强的招术。
          背后的翅膀能让她行动更加迅速,快到让利塔都判断不到,而手上的光团,击中利塔时会让利塔全身麻痹,并带有剧痛。
          “这可是专门用来对付人类的哦!这种能刺激人体细胞的光团。”纽曼又以极快的速度攻向利塔。
          利塔身体不能活动自如,被狠狠击飞,不过他知道就算能自由活动,以他的速度,也还是会被击败。
          纽曼张开翅膀,飞在了空中,竟然像极了美丽的天使,又带有女皇般的高贵。
          只不过,她同时也是个能把利塔击败的恶魔。
          “看来……只有用这个办法了。”利塔吐了口血,他找到了击败纽曼的办法了,只有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了。
          沙亚特也十分紧张,巨爪和毒囊随时准备派上用场,他也从未见过利塔这样的拼命。
          纽曼又用出超级分子波攻向利塔,而利塔也同时用出超级分子波。
          不过并不是攻向纽曼,而是攻向他自己。
          纽曼没有想到会这样,当她急速移动到利塔面前时,两记超级分子波同时在利塔身上产生了爆炸。
          纽曼速度再快,也已经躲闪不开爆炸产生的冲击了,被击飞。
          看来利塔也是不得已出此下策,由于无法捕捉到纽曼的动作,那么只有以自己身体为靶子,以超级分子波产生的全方位爆炸来击中对方。
          因为他已经预料到纽曼会继续以紫色光团攻击他,这样超级分子波产生爆炸的原理类似于血爆。
          “去死吧!”利塔在忍受两记超级分子波的伤害后,仍然咬牙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补上几记对流击。
          之后,是他最强劲的终极分子波。
          超级分子波的爆炸已经破坏了纽曼的磁场,在连续受到了几记对流击的伤害后又是恐怖的终极分子波。
          纽曼已经奄奄一息了,她毫无保护的身体根本经不起波类攻击的伤害。
          更何况是终极分子波。
          而利塔,仍然巍然不动的站着,虽然也受了重伤,但已经不再是那个与罗晏王之战后行动困难的利塔了。
          “罗晏王星人哪,与我等为敌,即使罗晏王本人,也只有永远的黑暗这一条路等着你们!”利塔大笑起来。
          “人类……也会让人吃惊呢……”纽曼被NEW η扶了起来。
          而NEW η已经实体化,她随时准备为保护纽曼而死。
          即使NEW η实体化之后也拥有极强的气息,但是仍不会是利塔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一个沙亚特的存在。
          “在这个星球上,罗晏王星人永远不会是主角!”利塔走上前去。
          “NEW η,逃到大王那里去,告诉他这个可怕的人类的名字,我们罗晏王星人是不会认输的!”纽曼道。
          “罗晏王?他迟早会被我收拾掉,而你,则由我来结束!以创世会的名义!”
          利塔刚准备动手,远处一股寒冷的冻气袭来。
          沙亚特警觉地为利塔挡住,但是他的右手已经冻僵了。
          利塔感觉到两股巨大的能量出现在附近,不错,又一记超级分子波攻向了他。
          他急忙以左手吸收。
          等到他和沙亚特察觉到被偷袭的时候,四周已经被包围了。
          究竟是什么人?
                                          * * * * *
          “看来是失算了……”利塔自言自语。
          “你们是……”纽曼也弄不清楚了。
          人群中走出一位女性,天蓝色和紫色交融的长发,清澈如湖水般的眼神,高贵的气质以及她身边散发的寒冷气息无不让人吃惊。
          “创世会的利塔,西之大陆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那女性道。
          “情报机构终于派出了几个像样的人了?那个用超级分子波的人呢?”利塔毫不畏惧。
          “你不是调查情报机构的总统帅很久了吗?没想到这次能面对面见着吧?”另一个红色如烈火般长发,衣着正式的女性出现利塔面前,她散发的则是火一般的气息。
          “想不到……情报机构的头目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人!”
          利塔察觉的出,这个女子比先前的一个实力更强,如果她们同时出手,也许将不好收场,而沙亚特已经右手受伤,更何况纽曼那边的动静还未知。
          虽说纽曼杀了情报机构的人,但是从刚刚的偷袭来看,目前的情势还不清楚。
          “你们是……情报机构?”纽曼总算有一点头绪。
          西之大陆的暗中控制者,更拥有全那邦最大的情报网。
          “本人是桑罗,十二魔女冰之桑罗,那为是塞莲大人,十二魔女火之塞莲。”蓝紫色头发的女子道。
          “!”利塔有些吃惊,竟然同时出现两名魔女,他急忙将吸收的超级分子波用出,攻向塞莲。
          塞莲只手一挥,巨大的火墙挡住了超级分子波。
          “可别玩花样,我知道你有手下在我们情报机构内部。”塞莲很得意。
          “你想以此威胁我?杀了他又如何?”利塔知道对方指的是古特。
          “那可没有,并不是你一个人知道他的作用,情报资料我们可是内行。”塞莲道。
          利塔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情报机构也知道古特的血能开启绝境水晶!如此看来他们也早就把目标定在了绝境水晶上。
          但他仍然假装镇定。
          “想大战一场吗?我想看看你们的能力。”利塔道。
          “是吗?来场游戏如何,你那名手下似乎早就意图在逃脱我们的控制,我们来比比是你先救出他还是我们先抓住他?”塞莲道。
          “不过就算战斗,也要看看这边的客人如何打算。”桑罗指着纽曼二人。
          NEW η也随时准备战斗,给纽曼报仇。
          “哼……情报机构,我会让你们后悔的!”利塔极不情愿的跳出人群,离开了这里,沙亚特也很快消失。
          情报机构的人并没有追赶,他们似乎还有别的事。
          “好了,有什么事吗?”纽曼对塞莲道。
          她杀了情报机构的人,但对方却称她为客人。
          莫非有什么重要的事?
                                          * * * * *
          已经远离凹坑的利塔,急忙给古特发出命令让他迅速撤回麦路。
          一旦古特被情报机构控制,那就麻烦了。
          幸好另一边古特也发现不对,提前摆脱了监视他的人,目前也恰好在阿克斯丹附近。
          利塔迅速与古特汇合并干掉了跟踪而来的情报机构成员,迅速回到了麦路。
          对付情报机构,利塔还需要更周密的计划。
          这次纽曼的出现,只能算个插曲,也让利塔摸清了纽曼和塞莲的实力。
          他又要计划下一场行动了。
                                          * * * * *
          凹坑,情报机构的人已经离开。
          只有塞莲和桑罗留着,纽曼和NEW η也还在。
          “怎么样,你们做的事我当作没看见,我想你们也希望有这么个机会吧?”塞莲道。
          “大人……”NEW η担心。
          “我们可以安全送你们离开西之大陆,也可以拿你们回情报机构当作实验品来解剖,你们要如何选择呢?”
          “可恶……!”NEW η想动手,桑罗早已冻住了她的双腿。
          “好的,我答应。”纽曼点了点头。
          “哈哈哈……”塞莲大笑了起来。
          那种令人恐惧的笑。
          纽曼与情报机构之间,又是什么样的约定呢?
          是威胁?还是交易?
          那邦的混乱,在西之大陆同时蔓延。
          作为创世会头目的利塔,在这场风波之后又有什么阴谋。
          情报机构,究竟是些什么人?
          为什么桑罗的眼神是那么清澈,看不出一丝邪恶。
          而塞莲,却是个如同魔鬼一般的女人?
                                          〈第一百一十七回 完〉

2007年09月14日

南山布吉福永龙岗
跑的真远   还不是硬着头皮上
昨天听到了梦媚一些不好的传闻    还是有阿娜说出来的
个人虽不说全信   但是想想吧   也是没有反驳的地方
觉得人活着    也许总是活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里
不同的就是   那个喜欢着你的人眼中有没有这个不足呢
我坦白的说   我确实有一些顾虑了 
但还不是说完全退缩了    深圳这个地方没办法
对任何人都保持警戒  
我能做的只有尽量小心了   路变窄了  难走了
但是有路  那还是要接着走的 

发一张9月10号公司员工生日图  左边的是我   处理的太小了

2007年09月12日

前不久买的液晶屏静电防护贴膜  由于第一次贴歪  第二次就产生无数的气泡了
奶奶的熊   我承认我这个人是处女座完美主义加洁癖中毒者  
天天对着屏幕看那一串串气泡还真不爽   挤呀挤  推啊推
某人说的好   为了达到完美  不惜用无比残忍的手段
这不   本本的显示屏被挤出了划痕  挤出了亮点  疯了

也许是最后一次互相的理解了   墨洛那家伙还真不是我想的那样
一个人特意的把自己往坏处标榜   然后又极力争辩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聊 太累   至少我还有梦媚  这个老女人竟然叫25岁的阿娜叫姐姐
看来也不大哩   我就不清楚了  特意把自己渲染的无比老然后又极力争辩自己年轻
女人啊   都是一个德性   耍耍小伎俩
她们确实不傻   


恐怖的一个个气泡  地狱啊

2007年09月10日

                                    清潭漾漾月光光
                                    旷旷怅怅   荡荡狂狂
                                    人尤夜茫茫
                                    散风宕宕雨伤伤
                                    慌慌恍恍   莽莽盲盲
                                    情比物泱泱
                                    往往枉忘忘

                                    夜倩悠悠欲逑逑
                                    绸绸柳柳  袖袖秋秋
                                    山更林幽幽
                                    何日裘裘再缪缪
                                    蔻蔻柔柔   愁愁忧忧
                                    心如梦疚疚
                                    昼昼骤周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