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26日

—————————1—————————
年后回深圳的那段日子  心情比较阴 3月
进而转化在食量上  那时候还在上海宾馆
舍不得花钱   和梁哥一样  老地方
吃的还是那个福星小食店的民工快餐 
怎么也吃不饱   6块的分量  于是叫老板加
加一次  太少  再要加一次 老板投来鄙夷的
目光   无奈 心里不是滋味 
于是暗下决心   不能再让别人看不起
现在回头想想  那时候吃的苦
换来了现在的安逸
  

—————————2—————————
4月 《赤壁》深圳的线下聚会 
大老远跑去金地  在老大十四家里碰到了不少头目   
乐呵呵 人家都是些什么人  工作事业有成  悠闲之余
玩玩游戏而已   我是什么人  工作没找到
吃民工快餐喝5块一大瓶的可乐  人家开着车去聚会
喝的是一箱箱的红牛  进门拖鞋
我那露出脚趾的袜子出卖了我 
虽然我身上带的是过年别人送的中华  
虽然我身上背的是IBM thinkpad的笔记本包
在他们眼里   还是那种鄙夷的目光

—————————3—————————
迷糊的到了5月  生活没一点改善 
要不是以前留了点后路  估计早饿死了
终于有了工作  可是手头依然拮据
我不用再坐车跑红岗去买大前门了  
摸摸快餐店门前那吃不到肉的狗  
在巴登街推车小贩面前高傲的点燃大前门 
我知道  不用说他们眼里
那鄙夷的目光
  

—————————4—————————
6月  和野鸡吃饭之前买了件衣服
总算有个人样了  不像去年这个时候买的那件
吃了一个月沙县  终于全身花生酱渍
脚下是3月因为旧皮鞋已经无法修补而买的皮鞋
身上是去年的衬衫和06年可乐送的裤子
拼凑一身  乞丐一般的去吃饭
恩  很好遗传了老爹好面子习惯的我 
在老杨 李湘 付玮之后 又是我出的钱
若干年后有个传说   说谁和我吃饭我肯定买单
只不过看那一身打扮  那些说传说的人
还是那鄙夷的目光
 

—————————5—————————
于是好好对待自己吧   早餐吃的起肠粉了
午餐可以吃荤了   晚餐可以吃鸡了
手头又空了   每当这个时候
二话不说   想起大学那段日子
其实呢  我觉得生活中最美好的食物
莫过于榨菜+蛋炒饭   无数年前在表弟家
就是开始这样搭配的  
于是大学时穷的时候吃的也是这个 
不同的是大学时榨菜3毛一包  炒饭1块5
现在最烂的榨菜5毛一包 炒饭4块
还不满足么  想想包子的那句话
“老板 来碗蛋炒饭  炒辣点 不要放辣椒”
我终于可以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包子了
 

2008年06月23日

结婚那天,妈问我:坐在角落里象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看过去的时候,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发现我看着他们时赶忙低下头
。我不认识他们但也不象要饭的,衣服是新的连折印都看得出来。妈说象要饭的是他们佝
偻着身子,老太的身边倚了根拐杖的缘故。
妈说天池是孤儿,那边没亲戚来,如果不认识就轰他们走吧。现在要饭的坏着呢,喜欢等
在酒店门口,见哪家办喜事就装作亲戚来吃黑酒。
我说不会,叫来天池问一下吧?天池慌里慌张把我的手捧花都掉地上了,最后吱吱唔唔地
说是他们家堂叔和堂婶。我瞪了妈妈一眼:差点把亲戚赶走。
妈说天池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亲戚呢?
天池怕妈,低头说是他家远房的亲戚,好长时间不来往了。但结婚是大事,家里一个亲戚
没来心里觉着是个憾事,所以……
我靠着天池的肩埋怨他有亲戚来也不早说,应该把他们调一桌,既然是亲戚就不能坐在备
用桌上。天池拦着说就让他们坐那吧,坐别桌他们吃着也不自在。
直到开席那桌上也就坐了堂叔和堂婶。敬谢席酒经过那桌,天池犹豫了一下拉着我从他们
身边擦了过去。回头看到他们的头埋的很低,想了想我把天池给拽了回去:堂叔、堂婶,
我们给你俩敬酒了!
两人抬起头有点不相信的盯着我。二老的头发都是花白的,看上去很老应该有七八十岁的
样子,堂婶的眼睛很空洞,脸虽对着我但眼神闪忽不定。我拿手不确定的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反应。原来堂婶是个瞎子。
堂、堂叔、堂婶,这是俺媳妇小洁,俺们现在给你们敬酒呢!天池在用乡音提醒他们。

哦、哦。堂叔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左手扶着堂婶的肩右手颤微微地端起酒杯,手指背上
都是黄黄的茧,厚厚的指夹逢里留着黑黑的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让他们过早地累弯
了腰。我惊讶地发现,堂叔的右腿是空的。
堂婶是瞎子,堂叔是瘸子,怎样的一对夫妻啊?
别站了,你们坐下吧。我走过去扶住他们。堂叔又摇晃着坐下了,无缘由的堂婶眼里忽然
就叭嗒叭嗒直掉泪,看到堂叔无言地拍着她的背。
本想劝他们两句,但天池拉着我离开了。
我跟天池说,等他们回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钱吧,太可怜了。两人都是残疾,这日子根本
想不通怎么过。
天池点点头没说话,紧紧拥着我。
第一年的除夕,天池说胃疼没吃下晚饭回房睡觉去了。我让妈妈熬点大米粥也跟着进了房
。天池躺在床上,眼里还憋着泪。
我说天池不带这样的,第一年的除夕就不跟我们一块吃晚饭,还跑房里这样。好象我们家
亏待你似的,一过节你就胃疼,哪有这样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不是胃疼,说吧什么事?

天池闷了半天说对不起,他只是想起堂叔和堂婶还有他死去的爹娘。他怕在桌上忍不住,
惹爸妈不高兴才推说胃疼。
我搂着他说:真是个傻孩子,想他们我们过完年看他们去就成了,再说我也想知道他俩是
怎么过日子的。
天池说算了,那条山路特别难走。你会累着的,等以后路通了我们生了小孩再带你去那看
他们吧。
我心里想说:等我们生小孩的时候他们还不一定在呢!但没敢讲出来,嘴上说给他们再寄
些钱物吧!
第二年的中秋期间我正巧在外出差,中秋节那天又回不了家。我特别想天池和爸妈,我就
跟天池煲电话粥。
我问天池想我想得睡不着怎么办?天池说就上网或者看电视,再不行就睡那睁着眼睛狠狠
得想。
那晚,我们直到把手机聊得发烫没电为止。
躺在宾馆的床上,看着窗外圆圆的月亮,我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流着泪想天池、想爸
爸、想妈妈。想到天池估计也没睡着,说不定正在网上神游。翻身我也打开电脑,重新申
请了一QQ号名叫“读你”想捉弄一下天池。查了一下,天池果然在,我主动加了他,他接
受了。
我问他:这样一个万家团圆的好日子,你为什么还在网上闲逛呢?
他说:因为我老婆在外出差,想她睡不着觉所以就上网看看。
我挺满意这句话,接着又打出:老婆不在家,可以找个情人代替,比如说网上,聊以自慰
一下。
半天他才敲出一行:如果你想找情人的话,对不起,我不是你找的人,再见。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生气。叭叭叭,我赶紧发过去。
过了一会他问我:你怎么也在网上闲逛呢?
我说:我在外打工,现在想爸爸和妈妈。刚刚和男朋友通完电话还是睡不着,就上网了。

我也想我爹和娘,只是,亲在外,子欲养而不能。
亲在外,子欲养而不能。怎么讲?我把这句话又重复敲了过去。我有点莫明其妙,天池怎
么说这样的话?
你叫“读你”,我今天就让你读一次吧。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很久会得病,拿出来晒晒会舒
服些,反正你我也不认识,你就当作听一个故事吧!
于是,我意外地知道了天池一直隐藏在内心的事情。
30年前,我爹快五十了还没娶亲,因为他腿瘸加上家里又穷没有姑娘愿意嫁他。后来,庄
上来了个要饭的老头还搀着个瞎眼的女人。老头病得很重,爹看他们可怜就让他们在自家
歇息。没想到一住下那老头就没起来过,后来老头的女儿就是那瞎眼的女人嫁给了我爹。
第二年生下了我。
我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可我从来没饿过一顿。爹和娘种不了田,没有收入就帮别人家剥
玉米粒,一天剥下来十指全是血泡,第二天缠上布条再剥。为了我上学,家里养了三只鸡
,两只鸡生蛋卖钱,留下一只生蛋我吃。娘说她在城里要饭时听说城里的娃上学都吃鸡蛋
,咱家娃也吃,将来比城里的娃更聪明。但他们从来都不吃,有回我看见娘把蛋打进锅里
后用嘴舔着蛋壳里剩下的蛋清,我搂着娘嚎啕大哭。说什么也不肯吃鸡蛋了,爹知道原委
后气得要用棍子打娘。最后我妥协,前提就是我们三人一块吃。虽然他们同意了,但每次
也就象征性的用牙齿碰一下。
庄上的人从来不叫我名字,都叫我是瘸瞎子家的。爹娘一听到有人这样叫我必定会跟那人
拼命。娘看不见就会拿了砖块乱砸,嘴上还骂着: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我们瘸瞎,我娃好
好的,就不许你们这样叫唤。将来你们一个都不如我娃。
那年中考,瘸瞎子家的考了全县第一的喜讯让爹娘着实风光了一把。镇上替我们家出了所
有的学杂费,送我上学的那天爹第一次出了山。上车的那会,我眼泪扑剌剌的直掉,爹一
手拄着拐一手替我擦泪:进了城要好好学,以后就在城里找工作娶媳妇。别人问起你爹娘
你就说你是孤儿,没爹娘,不然别人会看不起你。特别是娶不上媳妇,人家会嫌弃你。误
了你娶媳妇,我都无脸去见老祖。
爹!我让爹别在说了,这是什么话,还没有用呢咋就不认爹娘呢?娘也说这是真话,要听
。你不记得在学校里吗?只要说你是瘸瞎子家的,别人就会拿白眼挤兑你。刚开始连老师
都不喜欢你。以后,你带了城里媳妇回家就说俺们是你的堂叔和堂婶。娘说完就在那抹泪
。爹说,不要把媳妇带回家,一带回来你娘忍不住就会露馅的。然后往我怀里揣了十个熟
鸡蛋就拖着娘走了。
我的眼泪也扑剌剌地往下掉,残疾不是他们的错,那是老天对他们的不公。但他们却生了
一个完美的天池给我。这个傻天池,这样的爹娘,无法再完美了。我很生气,他怎么就这
么小看我呢?
那后来,你就告诉你媳妇他们是你堂叔和堂婶?我敲过去这句话。
本来我不信。媳妇找的是我又不是爹娘,为啥爹娘都不能认呢?不过我在外十年,爹娘一
次都没去过我的学校。第一年工作,我想带他们进城玩玩,他们都不肯,说让人晓得我爹
娘是残疾人会在我脸上抹黑,影响我娶媳妇。一辈子都在山里了不想出去了。娘还说她就
是从城里来的,也没啥意思。
后来,我谈了第一个女朋友,当我认为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就带她回了趟家。谁知到家后
,她晚饭都没留下吃一顿就走了,我追出去她说,和这样的人过日子她一天都过不下去。
还说我们家基因有问题,以后的小孩肯定也不会健康。我气得让她有多远滚多远。回到家
,娘在那哭,爹也骂我。说我不听他们的话,非要断了咱家的香火不可。
后来,我遇上了第二个女朋友,就是现在我的老婆。我很爱她,做梦都怕失去她,她们家
又很有钱,亲戚都是些上等人家,有了前车之鉴我很害怕只能不孝了。但是一到逢年过节
我就想他们,心里堵得慌,难受。
那你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你老婆?也许她不计较这些呢?
我没说过,也不敢说。如果她同意了我想我岳母也不会同意的。我和她们住在一起,岳父
在外是有脸面的人。如果爹娘来了不是在他们脸上抹黑吗?我也只能在出差学习的时候偷
偷回去看上两眼。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现在我的心里舒服多了。
下了网,我依旧没有觉意。都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看看我们都做了什么?我理解
天池的无奈,也了解他爹娘的苦衷。但他们不知道却将无辜的我陷入了无情无义的逆境之
中。
天将放亮时,我敲开了部门经理的门,告诉他下面的事情请他全权处理,我有点非常重要
的事情尽快要办,一切就拜托他了。然后简单收拾一下行李我就直奔火车站。还好,赶得
上头班列车。
那条山路确实很难走。刚开始腿上还有点劲,后来脚上磨起了泡我就再也走不动了。正是
中午时分,太阳又晒得厉害,我只有喘气的份。背来的水差不多快喝完了,我也不知道下
面还有多少路程要走。脱下鞋子挤了水泡,那一会疼得我都哭出声来,真想打个电话让天
池来接我回家,最后还是忍住了。从路边揪一把芦苇花垫在脚底,感觉脚上舒服多了。想
到天池的爹娘此时还在家劳作着腿上忽的一下就来了劲,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当老村长把我领到天池家门口的时候,那一片烧得红红的晚霞正照在他们家门口的老枣树
上。枣树下坐着堂叔,哦不、是天池的爹,爹比结婚时看到的老多了,手上剥着玉米,拐
杖安静地倚在他那条残缺的腿上。娘跪在地上准备收晒好的玉米,手正一把一把地往里撸

这,宛如一幅画,而画中便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爹娘。
我一步一步地往他们跟前走着,爹看到了我,手中的玉米掉在了地上,嘴巴张得老大,吃
惊地问:你、你咋过来了?
娘在一旁摸索着问:他爹,谁来啦?
天、天池家的。
啊!在、在哪?娘惊慌失措地找着我的方向。
我弯腰放下行李,然后一把抓着她的手,对着他们,带着深深地痛、重重地跪了下去:爹
!娘!我来接你们回家了!
爹干咳了两下,泪无声地从爬满皱纹的脸上流出。
俺就说,俺的娃没白养阿!娘把双手在自个身上来回的搓,然后一把抱住我,一行行的泪
水从她空洞的眼里热热地流进我的脖子里。
我带爹娘走的时候村里是放了鞭炮的。我又为爹娘风光了一次。
当天池打开门,看到一左一右站在我身边的爹和娘时吃惊不小,怔怔地愣在那,一语未发

我说:天池,我是读你的人。我把咱爹娘接回来了。这么完美的爹娘,你怎么舍得把他们
丢在山里?
谢谢!
天池泣不成声,紧紧的抱住我,像他娘一样把一行泪流进我的脖子里。

2008年06月19日

断枝萎花残树 
危墙坏栏旧途
倾空昏云乱雨
骤然心堵,悔恨日日当哭。

2008年06月13日

跟自己5年的媳妇让劲舞上的小白脸给拐跑了。本来10。1结婚的。玩了次爷们一个人什么没要净身出门。为朋友打架,拘留15天,出来之后我一个人赔医药费,下属篡权自己辞职了。房没了,租个房天天晚上闹鬼,墙太薄,天天晚上听隔壁的叫 床,而且叫 床的还是一男的,买了条吉娃娃养了2月结果发现是哈士奇,网上拍一妞,一见面才知道是离婚的,她儿子比我小一岁,现在天天追杀我,说是为了我离的,我去,你离婚了2年才认识我,你丫还非说是女人的预感。夜里喝醉去MIX,醒了之后看见和一男的在宾馆里,到现在不知道让没让他给干了。

在家逗狗,让丫坐,丫打滚,让丫打滚,丫倒立。饿了就啃我衣服,狗粮从来不吃,晚上趁我睡着了,自己偷冰箱里的大蒜吃。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狗啊,拉大街上溜你,本来想借着你搭讪个妞,你TM就会踪着老太太屁股,看见美女摸你你就拉屎。你说你是不是变态。我把你给人那天我特难受,可你呢,看见我朋友就跟见了亲爹是的,满地打滚。我要不是属狗的我真把你扔火锅里吃了。

想减肥,天天饿着,有天实在忍不住了,买了7斤柿子,吃完中毒了。花8块钱买一瑜加光盘,练了4天,把脖子抻了,现在2肩膀还不一样高,女的看见我都说我是臭 流 氓。

夜里想玩点浪漫,自己给自己做烛光晚餐,结果把被子点着了。我妈以为我是因为失恋要自焚,给我送心理医院呆了2天。

实在孤独,花1块5买一大眼泡金鱼,买来之后就挺着肚皮在水里一动不动。我一直以为它死了,有天尿完尿,顺手扔厕所里,这孙子在尿里游的那叫一个欢啊,实在不忍心给它冲茅坑里,下手从尿里给捞出来了。结果手开始脱皮,到现在还没好。

吃炒饼吃出啤酒盖,吃馄饨吃出脚指甲。做公交车被门夹脑袋,打苍蝇手拍钉子上,买股票就没涨过,去白云观烧烧香,手机掉功德箱里拿不出来。出门口一和尚说我大富大贵,就是现在走背字,一高兴花570块钱买了他一个翡翠护身符,让我天天含嘴里,有一天哥们来了说我舌头怎么绿了,我把翡翠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大玻璃,哥们说:你见过道观里有和尚吗?我想想也是,孙子你骗我就骗把,还他妈非让我天天叼着,现在一伸舌头人家以为我他妈苦胆破了,你说那个妞能理我。
天天做噩梦,不是被人宰了,就是让动物给歼了。

想老老实实在家看会电视,他妈台台演《奋斗》10几个美女围着一叫陆涛的转,爱的死去活来,TM大房子,大美妞,有几十个亿的大爸爸。临了你丫还说:我要的不是这个。和着我同龄人都是这么过日子啊,换个台把:又来一许三多天天嚷嚷做有意义的事,昨天还心志不全呢,今天就抗一大狙去缅甸崩毒贩子,可能吗?三多,我告诉你,我叫王大鸡儿,我是铁姑娘团的,你信吗?真TM想把电视砸了。

上校友录想寻摸2个人吃剩下的妞,我小学女的全结婚了,加中学大学班级,管理员不让我通过,说我上学那会是什么不良少年,我TM都奔三张了。

就刚才写帖子,跳闸一次,电脑自动关机2次,烟抽没了,垃圾桶里捡烟屁抽,手还让一按钉扎了

2008年06月09日

看别人的BLOG

水晶熬夜看球但是瑞士输了
郁闷着第二天还要电脑演示 
f仍然赖在丽江  银行卡被吃了
蹭着呢 
锦炽因为地震  很忧郁
野鸡因为地震没能去采访  后悔的要死
其他人N久没更新 
还有一句名言   不知是哪个人的BLOG

“四川地震都没能震垮我们 中国足球震垮了我们”

————————————————————-

我的端午节

花钱买了个USB键盘 这样笔记本的受损少点
累流满身的跑华强北  舍不得坐车而走路
鬼端午节下3天雨  偏偏我去买键盘时又大太阳
吃了两天的鸡   腻了
满嘴油的晚上吃了次民工快餐 
真TMD怀念啊

2008年06月06日

本博客年度特别企划  历时一周的探索和寻访
带领您层层深入现场 拨开疑云揭露最终真相

七、后记

这不是一个恐怖故事  也不是一个恶搞小说
这是一个活生生发生在这个社会中的事情 
所对应的  恰好是这个社会的缩影
在笔者眼中  史通 小李 这些鲜活的人物
恰巧折射出了这个社会的花花绿绿

李冠希是JY  虽然出身不好 扬名后急于摆脱旧背景
偷渡的香港  也暗示了JY的结局
曹某是FQ   同情无产阶级   对强权不满却又无力抗争
最终被人背叛  而且还是被JY给气死的
李冠龙是老百姓  所了解的真实事件不过是假像
同情被欺压的人 缺没有实际理想
王老板是权势掌握者  经历了最初的资本积累
当到达颠峰时  开始修饰曾经做过的无数的恶
史东是乐观派失败者   与权势的抗争失败了
掌握了真相  却为了幸存的自由而没有目标的努力活着
周老虎是悲观派失败者  与史东一样
但对未来彻底绝望  同样也是因为失去了目标
至于笔者是什么 
生活也好  社会也好  只不过是一场场的戏
一场结束   另一场又开演了
也许在别人的戏里我们都是看客 
或者说  在别人的眼里我们也是戏子

谨以此文献给十九年前六月浩劫中逝去的先驱!

2008年06月04日

本博客年度特别企划  历时一周的探索和寻访
带领您层层深入现场 拨开疑云揭露最终真相

六、真相

小李的这声喊倒把笔者吓出了一声冷汗
而眼前那个浑身破烂的人却傻傻的笑着 
“就是他  当年活着回来的人之一!老史!”小李道
笔者不禁打量起这个叫老史的人 
长相也好  打扮也好 这个人和普通的拾荒者没什么不同
简而言之   就是一个乞丐
“看来还是整天疯疯颠颠的!”小李叹了一口气
而笔者面对眼前这个傻笑的人也没有办法 
“反正我都告诉你了 你去采访他吧!”小李指了指老史 然后走开了

待小李离开后 这个叫老史的男子开始翻弄地上的被褥
似乎并不知道这原本是包裹着尸体的 
无数的问题让笔者百思不得其解  试图与他对话也没有效果
他仍然在傻笑着  
当笔者决定放弃时   老史开口了“都是报应啊!”
失去线索的笔者突然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精神起来 
成功了  看来老史愿意接受笔者的采访

原来6年前的事情并不是全像小李所说的那样
曹某虽然和他们关系很好   但是当知道他老婆去了发廊之后只是倍受打击
还没有到寻死的地步   只到有一次看到了小李的哥哥躺在她老婆的床上
于是发生了争执   一气之下 曹某就跳了下去
小李的哥哥怕事情追究到自己   加上包工头待人严格
几个工友都有不干了的意思   他就怂恿偷渡香港
便以调查夜晚桥上奇怪的声音为由   偷渡了
“我经历了整个事件”老史说道 
“当我们走到发出声音的地方  才发现是包工头放的录音
为的就是想方设法逼我们  因为只要我们完不成工期 他可以不用给钱”
“你怎么知道是包工头搞的鬼?”
“当时我们几个都愤怒了 铁了心偷渡  正准备翻栏杆的时候 包工头带着条子出现了。”
后来所发生的就和小李讲的差不多了   老史和另一个工友没有跑脱
其余几个人都游了过去   不同的是所谓尿湿了裤子 其实是浸了深圳河的水而已
由于天暗包工头和条子没看清楚脸  但是害怕被认出 两个人回来只有装傻 才逃过了抓捕
虽然小李他们对这事装作不知道  但还是暗地里照顾他们
末了  老史特别叮嘱笔者  不要将此事透露出去
至于尸体  那其实是当时和他一起回来的工友 最近得了感冒 所以捂的紧 像死人一样
赖在这装作拾荒者  至少有小李的照顾
笔者想要为老史照张像   被婉约拒绝了 但是为了打消疑虑 
他翻开被褥 允许笔者拍下了他那个被误认尸体的工友 

临走时   笔者问起小李的哥哥现在的消息时  老史兴奋起来
“他啊  特别能搞女人 以前搞老曹的老婆 去了香港还老是搞女人 前不久还经常上报纸呢!”
笔者好奇起来   便问起姓名
“那年来消息   他认了个姓陈的老板当干爹 不姓李了改姓陈 所以叫陈冠希。”
笔者久久不能言语   可是更让人惊奇的还在老史后面的话里
“还有  那个当年老是欺负我们的包工头王老板  现在也搞建筑成了名人呢 前不久发地震他还舍不得捐钱!”
“对了  小伙子 被偷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找我  东门那块都是道上兄弟  不会对朋友下手
报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俺姓史名通 道上的朋友给了个绰号叫‘杀狼’
以后喊我名号‘杀狼史通’就行了 对了 别看这家伙现在病着呢  平时也厉害着的
如果你碰到了他  喊他‘周老虎’他就知道是自己人了 拜拜!”

2008年06月03日

本博客年度特别企划  历时一周的探索和寻访
带领您层层深入现场 拨开疑云揭露最终真相

五、疑案

保安李冠龙对笔者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6年前 深圳政府决定在滨河大道和红岭南路交会处建一天桥
负责建筑施工的某公司竞得标后立即从劳务市场招了一些工  
其中就包括李冠龙和他的哥哥 
建筑期间此公司对他们非常严厉  还经常打骂他们
附近居住的曹某很同情他们  经常给他们买烟  聊天
很快曹某就和工人打成一片

后来不幸发生了  曹某也是外来深圳务工
其妻子嫌弃他收入低 没出息  加上为了老家的父亲治病
索性去了发廊当小姐   曹某知道后一气之下在跳桥自杀
本来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但夜晚天桥上总会发出奇怪的哭声 
以至于工人晚上不敢施工   影响了工期  自然又受到包工头的打骂
小李的他们寻思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在一个深夜由他哥哥带了几个工友上桥一查究竟 
小李由于胆小就没有去 
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  
第二天早上   他的哥哥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说当天晚上那几个工友  只有两个湿着裤子回来了
而且还言语不清   胡说八道  最后被送到收容所当精神病处理
说到这里时   小李大喊一声“不好!”
笔者才发现事发地点尸体被人移动了 
就在笔者一筹莫展的时候  一个衣履滥跚的人出现在笔者面前
身后的小李说了一句  “你跑不了啦!”

下次为您带来:
当年天桥上发生了什么   小李的哥哥等几个人又去了哪儿
无意之中偶遇当年亲身经历此事的人之一  
所有真相即将全部揭晓 
<待续>

2008年06月02日

本博客年度特别企划  历时一周的探索和寻访
带领您层层深入现场 拨开疑云揭露最终真相

四、意外插曲

今天笔者除了走访事发地点之外
还努力寻找昨日未能采访到的保安
上午的时候天桥的保安不是昨日的那个
谈起尸体事件时一无所知  在笔者指引下 该保安称会将此事报告给有关部门
笔者只好暂时放弃

下午时笔者再次来到现场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没错
他就是昨日的保安  为了不打草惊蛇  笔者佯装路人走去
保安未来的及走开 被笔者逮住   只要一脸悻悻的接受笔者的访问
孰知 保安在例行常事般回答完笔者提问后  不由地说出一个6年前的故事
笔者认真做了记录  并随同保安一起前往该尸体处
"不好!" 保安一句话提醒了笔者 
令人惊奇的是  尸体已经被人移动 有很明显的移动痕迹
初步判断作案时间就在笔者采访保安的这十几分钟 
究竟是谁在光天化日之下轻而易举的移动这尸体而又没被发现
是个人?还是团伙?
笔者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吗?
带着一连串疑问  笔者只好拍摄出照片 希望上午的保安汇报后
案情能有所进展和突破

下次为您带来:
6年前的深圳巴登街  有一位因为妻子闲其贫穷做小姐而抑郁自杀的男子
自杀的地点就位于红岭滨河天桥  那时候的天桥还没竣工
夜晚的工人总是听到桥上传来阵阵刺耳的哭声 
保安讲起此事的时候   不免想念起他的因夜晚带领工人上桥一看究竟却再也没回来的哥哥
当年那消失的4个人身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
另外2个尿着裤子跑回来的据说已经疯了的工人 现在身在何处? 

<待续>

2008年06月01日

本博客年度特别企划  历时一周的探索和寻访
带领您层层深入现场 拨开疑云揭露最终真相

三、众说纷纭

今天是六一
趁着人多外出的机会 笔者有幸采访了几位常路过此地的行人
以下是采访对话

笔者:请问您知道这个天桥那边躺着的尸体吗?
某晨练的老头:什么尸体?你小孩子大清早的不说吉利话!
笔者:……

笔者:请问您知道这个天桥那边躺着的尸体吗?
过路非主流脑残90后:别烦我,我还要去网吧玩AU呢
笔者:……

笔者:请问您知道这个天桥那边躺着的尸体吗?
某跑在妈妈前面的小孩:哥哥你看,我妈妈太胖了,上楼梯都跑不过我
笔者:……

笔者:请问您知道这个天桥那边躺着的尸体吗?
某手提瓶子的行人:关我鸟事,我是出来打酱油的
笔者:……  

笔者:请问您知道这个天桥那边躺着的尸体吗?
某快餐店送餐工:哦 知道啊 好几天了呢 这是我们店的菜单 想吃什么打电话订就可以
笔者:……

终于 笔者决定采访常在天桥上巡逻的某保安
却遭遇了突发情况   当笔者走近保安时 保安立刻神情慌张企图躲避笔者的采访
经过再三的追赶  笔者还是没有找到那名保安
莫非此名保安掌握着本案的重要线索?
于是  笔者决定 次日再次前往事发地点 争取抓住线索

下次为您带来:
天桥的保安,为我们讲述了一段6年前鲜为人知的事情……
而此案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 保安带笔者走近尸体时 却发现尸体被人移动过
究竟是谁下的手 笔者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