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大清早  告别了住了将近9个月的红岭大厦2栋
把东西搬到了1栋  
中午   打电话订1月9号的火车票 没了
只有明天早7点再试了
晚上  买好了水和烟  最后10天的干粮
最晚下周天回家 
身上能带的就带走  剩下的想想能丢谁那保管
新住的地方还不是很适应   床太高
环境太吵  
还好只有10天就过去了
保佑我明天订到票吧   阿门

2008年12月26日

昨天去了园博园  虽然正好在举行深圳公园文化节
但感觉玩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   免费果然还是降了质量
于是下午就回来睡觉   老娘又跑去华强北了

今天老娘在东门逛了一上午 买了N多东西带回去
中午回来吃个饭就收拾东西下午出发  
到了火车站进候车厅NND把我的铁棍没收了 
完了   以后人生安全不保
好不容易把老娘送上车   回来坐306绕老大一圈
好不容易到了布吉   转来转去没看到卖铁棍的
不好   看来治安查的紧  改天去龙岗看看

PS:布吉公园门口今天免费放赤壁  好多人啊

2008年12月25日

23日和老娘去了华强北  找了小龙
然后随意的逛了逛   据说老娘早上一个人跑东门买了一大堆东西

24日白天去了梅沙  没有下水  只是随便走了走
中午吃了顿海鲜   下午去中英街  也没什么好玩的
晚上本来有课的  结果被告知临时取消
然后直奔世界之窗  优惠卷加夜票40
进去玩了还觉得不错   特别是蛮多平安夜的活动
废话不说放图  
PS:人还真是多啊   哎

 

 

 

 

2008年12月22日

今天大清早老娘下楼去荔枝公园跳舞 
貌似还碰到了在华强北卖手机的小龙 

10点准时出发  前往仙湖  坐113
然后沿以前的老路走   上山的时候门口卖香的人吵的要死
坐车直接到弘法寺   然后一个景点一个景点的走
印象比较深的是弘法寺门口吃面包的鸽子  盆栽园晒太阳的乌龟
还有就是在湖心草地上坐了一下就下山了 
今次在寺里丢了3块硬币   全中

回来老娘要去火车站买票  结果不能提前这么早
残念   然后她去了好又多楼上逛了一下
晚上吃了点饭回来休息   明天继续  目标大梅沙中英街

2008年12月21日

大清早5点半起来去火车站接老娘
她还真是没事喜欢到处乱跑  找了半天才找到
然后回来睡一小觉   9点立马到书城上课
下午4点回来跑去红树林逛了圈   时间不够 6点回来中信广场吃鸡煲
晚上陪老娘去东门买了鞋子   还洗了个头
回来已经累的不行   哎
明天还要早起爬梧桐山   有死的觉悟了

PS:月底房子装修  要搬鸟

2008年12月18日

今天老娘打个电话给我了
说20号的火车 来深圳玩个把礼拜
真是的  都快过年才来  天气又这么冷 估计深圳没什么地方好玩的
于是没办法   为了不让她看到我这个邋遢样
赶紧整理下房间和东西   还要帮她找个地方住

问题是她那种人闲是闲不住  找个房子吧
没电视没麻将她那怎么过  呵呵
不过房子也没那么好找  明天问问房东
如果没有的话  那只有网上找找
不行的话只有住旅馆  至少配套设施还是可以的

2008年12月12日

时间真快  08年就过去了
这一年还真没什么成就 
上半年还好点   不过那时候是什么天灾异像都出现
下半年除了奥运  我天朝就没什么大动静
反而  本人运势8月开始渐衰  
奇怪  话说这样我还教育别人
比如一个活到快30岁的人天天想着如何自杀 
开口闭口就是“你们到了我这个经历,也会想死”之类
笑话 活到那个年龄了   还搞不清生存状况
怎么对的起父母  怎么对的起国家  怎么对的起党和人民啊
也亏如此   最近对于人的平等的认识又更清楚了
无非是从11区神片得到了点启示吧 

于是要过年了  今天想想还是早点回去吧
没什么特别想见的人  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
平平淡淡   把年过了  来年有什么事再说吧

前几天碰到阿涛  新文 阿漠等人
算算   半年多了  还是觉得时间真快

2008年12月05日

昨天去了趟布吉 当然是要过海关的
本以为时隔半年了   交通啊  治安了要好多了
结果还是一样 

先说交通  本身深惠路在修地铁 
以前去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桥墩   昨天去发现变化不大
而且大部分工地是无人施工状态 
这也是整个深圳的情况  全市都大搞地铁工程
从南山到宝安  从龙岗到罗湖  连福田也堵了
白天闲在那没人施工  到了晚上又天天通宵施工
看到布吉街吉华路那一路的施工棚  真不知道住那的人晚上如何入眠
因此带来的问题就是交通拥堵  当然这拥堵费还是出在老百姓身上
另外泥头车到处开  路面全是坑坑洼洼

再来是治安  关外本来就不太指望多好
话是这么说  但一关之隔有如两个不同城市还是没变
甚至有点向关内蔓延的趋势 
感觉过了北环泥岗  连草埔那一块也感觉很混乱了
这到是个问题   说是关内外一体化
莫非是关内外都一起乱?  
这话这么说并不是我在关外遭遇了什么不测 
做做感慨而已    莫非是接近年关
不法之徒也急着过年么? 

布吉关  多少辛酸的泪水呵呵
PS:373真不是人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