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5月31日

端午休了3天  啥事没干  但是还是觉得比较累
这个情况也许从下周开始会有些好转 
自己把破帆鞋给清了  然后在物色个新的
囊中最近羞涩啊   日子也不好过

上周掉手机的时候跟许聊了下天
人家女承母业 准备进国税了 
公务员啊   算是稳定了好  只有祝福人家了

自己这边合租的一个小子原来是黑作坊卖鸡爪的
每天窝房间里加工然后骑自行车到华强北去卖 
真jbnb  哪天打电话到工商给他投诉一下就有意思了
开始研究双色球了   梦想哪天中500万吧
然后扣100万的税给税务   哎
也算不错了 

2009年05月25日

上上星期发现自己信用卡掉了 
赶紧打客服热线补卡   等了一个星期终于挂号挂到了
还好  除了卡号码变了其他都保留
也就是从以前的卡数据直接复制到新卡上   因为平安是身份证登记的 还好
而且由于有支付密码   所以不担心被盗用

然后是上周六手机也掉了 用了3年的号码2年的手机终于over
于是星期天新办张卡   同时还是买了个小I  现价500 呵呵
别的手机用不习惯   暂时就这么用吧
于是一个一个找回号码   再拷好相关资料
损失惨重啊   什么神州行大众预付费卡  也不担心被盗用
就这么着了

哎  是该理清点头绪了  否则以后还是神经大条可不行啊

2009年05月20日

公司的食堂饭菜是不错   外面几只野猫也跟着享福
每天都有人喂  吃的还都是大鱼大肉
这猫也养成习惯   见到人从食堂出来就撒娇大叫
不过一到周末或者节假日没人喂的时候难免还是饿肚子的 
比如周一 那猫叫的就特别凄惨  
放图吧   为了照这几张被猫蹭的一裤子毛

2009年05月13日

下午公司人事部打个电话过来
说网上的就业登记没办法弄  说查到是以前的没销掉
言外之意就是以前的公司没和我解除劳动合同 
我就奇怪啊  这个就业登记不是正规的公司一般不会办的
而我之前呆的地方合同都不正规  更别说这个了
没办法  还是硬着头皮打电话问 
山木 弘科都没办过   莫非还是代交社保的那边?
问了  也没有  那就怪了
赶紧打电话问老爹  看是不是挂在九江人才市场的档案出了问题
结果也不是   于是直接打电话12333给劳动局
答曰可能是居住证的问题  
哎   看来这个东西办了以后没给带什么好处
麻烦倒带来一大堆  
不过总算是虚惊一场   惊的是什么  明眼人自然知道

2009年05月05日

余学国学数十载,不擅与人论,今有数人甚势盛,欲污习国学之人,吾甚恶之群。愤实不可止。欲与之辩,然心足而力不从。今发此檄,以讨群贼,安吾之愤,正国学之尊。

    此群贼非以污吾之尊,实喜污国学之人,言辞甚为激众,好剑指国学人之群体。吾屡劝之,然无果,如昔然。如之风云突起,众污言损国学之群体。吾几人甚不平,学之语以击之。然众贼多于吾数倍,以雅文对之,而其语甚不目睹,耻于言。吾甚感国学之教化。文明之国,礼仪之邦,众贼甚不学其雅,而以民之俗语示人。此国学之悲,此国人之悲,此国之不幸。


    哀哉!悲哉!事之由皆因某国学之人愤世风日下,发愤之言,而众人却以异类激之,而此国学之人,性怯弱,则众贼亦甚之于前,愤无以抒之,悲世之善欺良人。告之同窗,同窗犹不能忍,斥之此国学之人。“嗟叹!是可忍孰不可忍!吾欲与之辩。”

   此国学之人,良言以告之同窗。曰:“此皆无事之人,与之辩有辱斯文。”然无果。责之曰:“吾辈习国学之人,丧身犹小,名甚重之,岂容他人污之。孔孟之言,汝识之乎?”
   
   此国学之人,听其言从之。(同窗)恶言加之。吾以之言不雅,然众贼言甚之,视之眼浊,语之口臭,拾之手污,无以言之。文之雅,众败之,诗词之境,全然无之。阡陌村妇嘻戏之言犹可同之。吾实不忍目睹。
   
   然甚愤众贼好污习吾国学之群体,皆以辱之。其言论,不敢苟同。群愤起,尘飞扬,唇舌剑,相与还。挑灯夜战,情实无抑之。吾之辈,甚劳之。吾辈心犹乐,实知此关乎吾习之国学之荣辱,同窗之荣辱,苟利国学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与同窗共勉之。

   然风化犹难正之,辱国学之人甚众,心之悲切,无以言表。吾辈何以抗之?力何以从之?然犹有同窗相互斥之,心若悲秋之落叶,失群之孤雁,实为痛之,亦然愤之。

   众贼,乃无事之人也。欲显其文章,以抒其逮意。国学之启蒙,亦忘之。父母之教化,全然无之。其性若中山之狼,亦污国学之人。全然无知之廉耻。亦有欲燃火者,借其东风,扬其臭名,与之同流,吾汗颜之苟且。大学之道,先贤之化,开明智,立雅言,扬正气,汝辈知之乎?祖宗之遗言,汝辈从之乎?师长之善诱,汝辈受之乎?污口纳之言,远国学之教化,汝辈甚学之也。儒子不可教也。

    吾辈习国学之人,视之岂能不痛乎?吾辈当精诚一致,以遏流言,扬天下之大善。其众甚不知国学之博广,耻习国学之人,吾能忍之乎?吾师谓之:“国学,人之学也。无其学,若人之无皮,然禽兽也!”然若有其污国学之人,吾视之,必嗤之以鼻。习国学之人,亦当效之。

    吾才疏学浅,文章拙劣,然情实由内生。感怀之国学,恶之耻于国学者。发此檄文,以告国学之人,吾辈当重国学,励图志,共勉之。

注释:
众贼:吾辈之力,甚微乎。而辱吾辈之人甚众,相较则众,非指大众。贼,专属污国学之人,吾以之谓,非有逮意,实表吾愤。

运交华盖,冲虚牛斗,值惊蛰雷惊,舒众物焉,然奇而怪哉,其
无爪牙偏妄为伥,非无锋芒而执作蛇蝎毒刺之态。面目狰狞,学
圣贤孕糟糠而长成,食五谷养孽瘴得怪胎;贪名逐利,言语轻佻
,辞必达女阴,论自伐九族。

迩来,贼等立论著文,拐弯辱其同窗,抹角诋之金兰、贬损之词污秽而下贱,诳言其以七子之态可诛非其族类着,惜哉,悲哉,哀哉——只缘其凰求凤至,而怀春小姝,挑兮达兮。“风,起于青萍之末”。此等你侬我侬招来道学门生,引经据典,信口雌黄诬良人,视作牝鸡司晨!嗟乎,然不知朱紫阳扒灰?孔老二宿奸?二程狎妓醉杀?书蠡穷首纠结于不堪,以苟延旦夕之命。路人皆愤忿之气,郁积云雷而不发。

路人有语云:某学,乃藏污纳垢之所也!忽贼七蛰驾腾,列挑雄强,惜为孱种,实度犬豕,雄强土著各率神兵利刃,乘时跃起,三两之日,尽去其害。偶有小吠,遥若呜咽。贼七竖子拜孔圣,研圣人曰:“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自得其乐,写檄文洋洋千字,惜无人喝彩,顾盼四方,皆不屑嗤笑也。某不才,抚一曲碧涧流泉,示之弑之,高山有冈,泉小溅于其满,情飞志扬落于三千尺,当有幽趣,然仅及樵一拘饮,空空然也,烈日蒸腾即湮灭于虹气,如此渺渺,何必自视为鸿海深渊,徒增笑尔。

七蛰当知,竖子自当吞云造黄,饮露得白,此黄白物非比黄白之物,谨尊本行,莫弃玉取瑕,三千丈红尘自有真爱,非我族类,莫近身哉。尔等一意孤行,非但难成汝意,反落落水小犬呜咽,脚底蝼蚁悲鸣。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逆大道而行之,死而不僵,朽木其识,当啐其面,桑他妈瓯釜毕齿!如律令!

2009年05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