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7月30日

惠州真是个好地方  再纯情的男人去了也都是三妻六妾的云云
所谓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啥的 
咱等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没什么谁对谁错的
倒是怨妇就此诞生   叫嚣痛下杀手云云
鸭子命长   倒是有狗乱叫  实在难听
就让怨妇去牵牵狗   惹不起怨妇惹的起狗总可以吧

罢了 今次又逢许君诞辰  准时于12点短信之
不知睡否   也好
这几年每况愈下 但凡此日  必歌舞升平
君之诞辰  吾辈从未有馈 甚觉不妥
遥想己丑年二月十三  其愧愈深
未来数岁  孰能念否
但愿平安 

后记:怨妇甚多  恶狗亦众
蝮蛇蛰手  壮士解腕

2009年07月27日

越来越搞不懂了 这个大热天的
每次进洗手间都是一股热气迎来 
按理说早就该洗冷水澡了  就是洗衣服也不会用那么热的水
北方人也不会怕冷到这个地步  还不开窗子不开门
望着那稀稀拉拉的人影   孤明矣
他们怕的不是冷  是寂寞

开始在看人间正道是沧桑了 一晚上10集
补的快了点  否则回家真是没什么事
周末补了一下班  把做好的东西email回去了
顺带光顾了几个老地方  一是蔡屋围的源记  一是巴登街的民工餐
这口味还是依然有特色  赞一个
也就是近期口味不足的问题得以解决 

后记:高温天还冷 口味不好调
都是寂寞惹的  

2009年07月22日

这几天开始要防范今天的播出
一是日食 二是轮子 这不
昨天开始派人通宵值班播出 今天更是所有人提前一小时到公司
一大早连食堂都没的吃  幸好的是7点钟赶上了第一趟104
上楼按了下指纹 坐了一下才下去吃饭
到8点多开始出现日食了  这边只有偏食
于是都纷纷围观太阳 
到9点20几分的时候打个电话回去一问
老爹说家里那边全黑了   哎 黑就黑吧  那2条赣烟买了就好

后记:天有异变 主改朝换代之兆也
当然那是古代 现代没人信这个 轮子也一样
吾等平头百姓 当埋头苦干

2009年07月17日

都搬过来几天了
除了难闻 的装修味之外 就是吹不到空调风的角落了
加上中午睡觉变的越来越痛苦
忍着不打呼噜果然是非常难过的事情 
昨天舒总为了庆祝部门乔迁之喜 还特意请大家吃饭
于是忽悠忽悠一大堆人想酒店  杀了过去
叶帅的PS2倒是过了一下手  战神2不错

再就是美食周也终于结束了  增肥效果明显
然后就是即将开始的气象值班  这还不算啥
昨天下了LP传奇单机  回味了一下变味的老记忆
今天回去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经典的游戏 
否则周末可怎么过啊  

后记:树挪死 人挪活
人贱人爱  花贱花开

2009年07月13日

周四要搬了 从1栋搬到2栋去
换了个更大的空间  于是部门所有人全部可以集合在一起办公了
东西不多  各人搬各人的电脑 文件就行
剩下的交给搬运工   那边环境一般般
虽然大一点  但是人更多了 
再一个就是几位领导坐镇  那就气氛就非常不轻松了

后记:人生无非也是如此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从这里到那里
从来都没有想过  哪个地方会是终点

2009年07月07日

第一二三回   秋风的使命

 

                                          秋风的使命
                                          * * * * *
          西之大陆,喀玛扎一间普通的房屋内。
          “夏兹……这两年来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也是十二魔女?而且是……而且是最强的磁之魔女?”宝兰想知道的太多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力量,仿佛并不是我自己的……”
          “控制我的意识并让我来到这儿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不……似乎是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难道是!?”
          “嗯……是麦芙大人的……六英雄之一的麦芙大人……”
          “为什么她的灵魂和磁的力量会一同出现在你的身上?十二魔女能力的觉醒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啊!”
          “我也不太清楚……但自己很清楚的能感觉到另外一个意识,只不过……我无法抗拒麦芙大人的意识……”
          “这么说……控制我的意识也是她?”
          “嗯,她只是想让十二圣章回到身边而已……但是……啊!”
          夏兹突然捂着头痛苦的叫喊。
          “怎么了……振作点!”
          宝兰欲扶起夏兹,但接触到夏兹的同时自己也受到了巨大的痛楚。
          “不要啊……不要控制我的意识!”夏兹叫喊道。
          “什么?……你!”
          “……吾之继承者宝兰、夏兹啊,十二圣章虽然已经重新回到吾之身边,但已经浑浊不堪,请让天并清洗圣章的污浊,届时吾的力量将任由为尔等所用!否则,污浊的十二圣章必将造成圣战之乱。”
          “圣战?……你真的是麦芙大人?”宝兰问。
          “未净化的力量,只会导致魔女间的残杀……继承吾的力量吧!”
          “等……等等!”宝兰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但麦芙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了。
          “宝兰姐姐……你也听到了?”夏兹回过神来。
          “我不太清楚……你好些了吗?”
          “已经……已经感觉不到麦芙大人的意识了……”
          “她的灵魂回到了圣章之中吧,只不过她所说的未净化力量……还有圣战的残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人陷入了重重的疑惑之中。
                                          * * * * *
          “就是这里……”
          说话的是琴珊,感觉到了战斗爆发出的巨大气息,她与秋风赶到了索菲娅与宝兰之战的海崖边。
          “没错的……这里的痕迹确实说明不久前经历的剧烈的战斗。”秋风道。
          “可是……气息现在全部消失了,怎么办,秋风君?”
          “果然还是来晚一步了吗?……可恶!”
          秋风对寻找十二圣章一点头绪也没有,况且之前利塔的话仍然让他身陷困惑之中。
          如果说寻找十二圣章是为了寻求更强大的力量,那么依靠利塔所给予的力量,不也是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与其在这里毫无头绪地寻找十二圣章浪费时间,倒不如寻找别的方法来提高自己的能力。
          “秋风君,快来看!”
          琴珊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索菲娅。
          “还活着吗?”
          “只是昏迷了,也许刚刚的战斗和她有关……”
          “嗯,把她救回去吧。”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她的身份来历呀。”
          “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些问题等她清醒了自然就知道了。”
          “哦!”琴珊嘟着嘴,和秋风一起扶起了索菲娅。
          秋风寻找十二圣章的旅程也因此而有了转机。
                                          * * * * *
          “既然找到你了,我们回东之大陆吧!”
          说话的是宝兰,她和夏兹走在喀玛扎的街上。
          “好久没有这么轻松的出来散步了呢……”夏兹道。
          宝兰用能力隐藏了十二圣章的气息,而夏兹却没有丝毫的气息,宝兰自见到夏兹后,也感觉不到她的魔女气息。
          “不愿意回到东之大陆吗?”宝兰问。
          “宝兰姐姐的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起去就知道了,而且为了天并……我们也需要借助他的力量来打听其他六神器的情报啊。”宝兰道。
          “天并之后……宝兰姐姐就可以牵我的手了吗?”夏兹天真地问。
          “嗯……当然。”宝兰心里一沉,她无法解释为何始终无法与夏兹身体接触,暂时撒了个谎,但她希望天并之后有关夏兹的一切异常都能消失。
          两个人享受着散步的轻松,这时出现了惊险的一幕。
          一个冒失的小女孩正在过马路,一辆急驰的卡车冲了过来,但突然间卡车像受到什么控制一样瞬间停了下来。
          “夏兹……你……”宝兰惊讶起来。
          “我……讨厌任何人受伤……”夏兹道。
          而宝兰,也终于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夏兹的气息。
          “只有在使用力量的时候才有气息吗?”
          “怎么了……宝兰姐姐?”
          “没什么……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呢……”
          “好啦好啦……走吧!”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这种爆炸性的气息让附近的战斗者聚集了过来。
          其中就是三蔷薇。
                                          * * * * *
          “这……这种强大的气息!”
          “又是利塔吗?”
          祢超刚好也在附近。
          “不……是另外一种力量……但瞬间又消失了。”
          “钓我们胃口吗?”祢超道。
          他发觉从刚才开始,自己的玛拉宪章就开始出现异常,就像要冲破祢超的压制一般。
          “追吧!”缪道。
          “快啊……祢超 !”露比回头时,发现祢超不对劲。
          “怎么……可恶……这样的机会!”
          祢超发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玛拉宪章的侵蚀,根本动弹不得。
          “怎么了……祢超!”
          “振作点!”
          但是,祢超已经倒了下去。
                                          * * * * *
          宝兰和夏兹已经走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公园。
          “别躲躲藏藏的……出来!”宝兰早已发现被跟踪。
          “是谁?”夏兹毫无察觉。
          “刚刚那气息……似乎不是人类的力量呢!”
          说话的是三蔷薇的珍妮。
          “十二魔女果然很强呢!”奇烈沙道。
          虽然察觉了奇怪的力量,但是三蔷薇并不能确认那就是十二圣章的气息。
          “她们……好可怕,是坏人吗?”夏兹问。
          “对,她们是会伤害我们的人!”宝兰临时编了个借口。
          “坏人!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宝兰姐姐的!”
          夏兹又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嘿……我们成了坏人?”罗伊自嘲道。
          “糟糕……这是怎么了?”三人发现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了。
          “控制敌人身体的磁场吗?”宝兰也惊讶这种力量。
          “这是给你们的惩罚!”
          夏兹的力量又进一步爆发了。
                                          * * * * *
          “这……这里是……”
          在秋风和琴珊的住处,索菲娅醒了过来。
          “终于醒了?之前那激烈的能量是你在战斗吗?还有,能不能交代一下你的身份?”秋风迫不及待的问。
          “你们又是什么人?”索菲娅保持警惕。
          “秋风君……你太凶了!这位姐姐,我们偶然发现你昏迷在海边,就把你救了回来,你都昏迷了两天了。”琴珊道。
          “……秋风?是北之大陆的那个秋风吗?竟然被你们救了。”
          得知了对方是秋风,索菲亚又有了新的计划。
          在情报机构的资料中,她已经听说“乱世孤龙”秋风后是个十分强大的人,而且在北之大陆还夺得了能释放巨大能量的金之环。
          这对她夺取十二圣章来说也许是个最好的帮手。
          “你怎么受的伤,对手是什么人?”秋风问。
          “我找到了十二圣章的气息……但是被它的所有者打败了。”
          “对手很强大吗?”琴珊问。
          “和我一样……对手也是拥有十二圣章力量的十二魔女,但是由于她手上的十二圣章的存在,我无法占得优势,或许……”
          “或许什么?”
          “或许你的金之环能压制十二圣章的力量。”索菲娅道。
          “琴珊……看来我们救了个厉害的家伙呢!”秋风心中一惊,金之环的事情都轻易被发现了。
          “你……具有更敏锐的感应能力?”琴珊问。
          “我是十二魔女之一的索菲娅,我的能力是风,能在这个城市中找到十二圣章的气息,无论隐蔽的再好,就连金之环、银之环甚至玛拉宪章,都不是难事。”索菲娅道。
          “真……真厉害!”琴珊惊讶道。
          “只不过……对手更可怕,我根本无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你们能不能帮我?”索菲娅道。
          “你的身份来历我们还无法相信,你以为我们会帮你吗?”秋风道。
          “如果说……能得到一部分十二圣章的力量呢?”索菲娅道。
          “是吗?”
          秋风陷入了犹豫中。
          能够让自己变强大的机会,追求力量的他是不会放过的。
          一旁的琴珊却将他拉了出去。
          琴珊又什么事情吗?
                                          〈第一二三回 完〉

第一二四回   仇恨

 

                                            仇恨
                                          * * * * *
          秋风与琴珊的住所外,琴珊拉着秋风的手。
          “怎么了……琴珊?”秋风不解。
          “秋风君,你还记得我们在北之大陆所经历的事情吗?……不让弱小的人们受到伤害,不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追求的目标吗?……为什么……自从斯尔维兹之后,我们似乎总在逃避这个目标,总是卷入不必要的战斗中呢?”
          琴珊说了很多,她感觉的到,秋风的变化是从斯尔维兹一战后才开始的,而且一步一步的变成现在的样子。
          “斯卡萨拉的幻魂也好,现在的十二圣章也好……没有力量,又如何去保护那些弱小的人呢?斯尔维兹时马修姆和余磊的死让我深深感觉的到,没有力量的人……是没有资格去实现什么目标的。”秋风解释道。
          “为什么……结果那么重要吗,我们只要有这样的想法,并努力去做不就好了吗?秋风君,过多的追求力量会让你迷失自己啊!你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变了吗?”
          “对不起……但不知怎么了,似乎已经停不下来了,我总有一种感觉……当身边的同伴将要和自己死别之前的那种痛苦感觉……地球上也是如此……那邦上也是如此……没有强大的力量……我就连自己的同伴也保护不了啊!”秋风说出了心里的顾虑。
          “如果这是你的宿命……我们既然选择作为你的同伴,那又有什么好抱怨的?答应我……这次之后,我们回到我们该去的地方,北之大陆,避开无谓的争端,去努力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吧。”
          “好吧……”秋风答应了琴珊。
          只要这次能拥有十二圣章,以后有了足够力量保护同伴的他,将和琴珊一起回到北之大陆。
          那股一旦有同伴将要死去的感觉,也许将永远消失。
          他有如琴珊般天真的认为。
                                          * * * * *
          “我们相信你一次,如果你……”
          “没有如果,我虽然也是要夺取十二圣章,但还不至于陷害救命之人吧?”索菲娅打断秋风的话。
          “你能感觉到十二圣章的气息吗?”琴珊问。
          “没有问题的……可是我的力量并没有恢复,只靠你们是胜算不大的,不好意思,必须要一段时间。”
          “那你先把伤养好吧!”
          秋风也迫不及待的想快些得到十二圣章的力量了。
          他并不知道,十二圣章只有十二魔女才能使用,如果成功夺取了十二圣章,作为使用者的索菲娅是否会让秋风得到其力量?
          谁也不知道。
                                          * * * * *
          “祢超?”
          缪和露比将祢超送往了附近的一个医院。
          “可恶……”祢超总算清醒过来了。
          “难……难道?”露比大概知道了问题的所在。
          当初在玛拉岛,将银之环和玛拉宪章同时交给祢超的时候,就是为了防止日后祢超过度使用玛拉宪章以达到邪恶的目的,因为银之环的力量一定程度上会遏制玛拉宪章的力量。
          虽然祢超不知道,但两股能量的互相制约却是事实,他也从没有用出过玛拉宪章的最大力量,甚至在斯尔维兹时还险些被X团的能量球吸走能量。
          不过,在那之后,无论在斯卡萨拉还是这里,除了银之环的制约,祢超自己也在压制玛拉宪章的气息。
          直到刚刚十二圣章的气息爆发,抑制已久的玛拉宪章终于挣脱了祢超力量的束缚,但又冲不出银之环的压制,只有侵蚀了祢超的身体。
          幸好现在离十二圣章的位置又有了比较长的距离,所以祢超总算暂时脱离了危险。
          “究竟是怎么回事?”祢超问露比。
          “应该是玛拉宪章被压制过久,被十二圣章激发了能量吧!”
          露比和缪对望了一眼,含糊地答道。
          她们只能说一半,因为玛拉宪章被激发后正是由于银之环的第二层制约,才没有爆发出能量,因此侵蚀了祢超。
          “可恶……这样的话只有开放出玛拉宪章的力量了!只要有十二圣章的话……”祢超又倒了下去,缪和露比还是不打算完全说出事实。
          有了十二圣章的祢超,也许更需要制约吧。
          看来短时间内,祢超的身体是很难恢复的。
                                          * * * * *
          十二圣章的气息消失了。
          战斗的中心地带,到处都是变形的金属。
          “真……真可怕……”罗伊艰难地爬了起来。
          “差点丧命……”珍妮扶起了奇烈沙。
          “怎么办……这样强大的对手……”
                                          * * * * *
          “夏兹,为什么不杀了她们?她们可是坏人啊,也许还会来攻击我们的!”宝兰道。
          两个人已经离刚刚战斗的地方很远了。
          “我的力量……会让十二圣章也变的无序起来,对手已经没有威胁了,我也不想看到有人死去,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
          “哎,你真是太善良了,可是……”
          宝兰话未说完,利塔已经出现在她们面前。
          虽然刚刚十二圣章发生异常的地方离二人已经很远,但她们还是被利塔盯上了,况且利塔的力量强的足以匹敌六神器,这让宝兰和夏兹不由的一惊。
          “哈哈……原来控制十二圣章的竟然是两个小女孩啊!”利塔也有些惊奇,拥有如此强大的六神器,那么说明他眼前的两人也不简单。
          “你是什么人?!”宝兰问。
          “会……会死的……我不想死……不要!”一反常态,夏兹却止步不前,她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以及十二圣章,但是利塔老练而狠毒的气势却吓住了她。
          毕竟,她还没经历过多少战斗磨练,缺少必要的心理素质。
          “放心,我暂时不收拾你们,看好你们的十二圣章,在天并到来前,可不要被除了我之外的别人夺走了!”利塔道。
          他并没有把绝境水晶带在身边,所以避免无谓的战斗很重要。
          不过,即使没有绝境水晶,他相信在那邦还没人敢贸然挑战他,而且利塔此行还有更重要的目标。
          说完要说的话后,利塔知趣的走开了。
          宝兰要追,夏兹却仍呆在那里。
          “怎么了?夏兹,振作点!”
          “……有同伴在附近……土之魔女!”
          宝兰又一惊,看来真是接连的麻烦。
                                          * * * * *
          利塔既然没有把目标放在十二圣章上,那他肯定有比十二圣章更为重要的目标了。
          喀玛扎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因为他放心十二圣章暂时是没有人有能力夺走的了。
          如果秋风或者祢超夺走,那更帮他省事,那样天并的时候还是会碰面的,于是他终于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他悄悄离开了这个城市。
                                          * * * * *
          已经是第二天了,喀玛扎郊外。
          夏兹和宝兰偷偷追踪着那个土之魔女的气息而来,虽然过了一天,但是没有跟丢,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并没有被对方发觉。
          因为夏兹没有魔女的气息,而宝兰能够自我隐藏。
          但对方也十分厉害,将气息跟周围的人们完全混合,如果只是一般的人甚至索菲娅,可能都追踪不到这气息,宝兰和夏兹完全是依靠十二圣章上的指引才能顺利跟到这里。
          “泥土似乎是绝佳的隐藏气息的媒介呢,不过对方似乎更擅长伪装,幸好我们有十二圣章。”宝兰道,没想到在风之魔女后又碰上了土之魔女。
          “是同伴吗?那位土之魔女,宝兰姐姐?”
          “不清楚……我也没见过她,只有一个办法了,直接找到她的所在亲自确认!是敌也好是友也好,一次解决吧!”
          “好的。”
          两个人跟随气息来到了一个山坡上,夏兹打开了十二圣章,土之魔女高丝,一个陌生的名字,位置已经离二人十分近了。
          “出来!”
          夏兹爆发出强大的气息,以至于十二圣章也散发出了能量,一旁的岩石突然碎裂开来,隐藏在岩石后面的女人走了出来。
          “幸会,同类。”
                                          * * * * *
          这一次十二圣章气息被激发又引出了别人。
          “已经没问题了!”
          索菲娅基本恢复了力量,同时也感觉到了十二圣章的位置。
          “事不宜迟,走吧!”
          秋风和琴珊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 * * * *
          同样恢复了的还有祢超,感觉到了玛拉宪章躁动的气息后他索性也开放了气息。
          一来为了防止再次侵蚀,而来也是为了让玛拉宪章的能量带动他体内的能量加速恢复。
          喊来了缪和露比,依靠玛拉宪章的共鸣向十二圣章的位置前进了。
                                          * * * * *
          喀玛扎的飞机场,已经是中午了,宝兰和夏兹两个人。
          “中午就没有飞机了吗?”
          “真想快些离开这里。”夏兹道,她早就想去宝兰的故乡了。
          “那只有明天再走了吧。”
          “嗯,但愿高丝能再伪装一天。”
          没错,十二圣章仍在她们手上安然无恙。
          并没有经过什么战斗,土之魔女高丝却提出了一个让她们非常惊讶的请求。
          立即离开这个城市,两个人虽然不解高丝的用意,不过正好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除此之外高丝承诺伪装成十二圣章的气息来保证二人的安全。
          那个擅长伪装气息的土之魔女,为何要这么做?
                                          * * * * *
          高丝伪装的气息仍然在吸引着战斗者,虽然在喀玛扎郊外,但先后有不少战斗者被吸引过来,不过都被高丝收拾了。
          索菲娅和秋风一行也正在赶来,索菲娅急于追寻十二圣章的气息,所以忘了其他可能发生的情况。
          同样的还有祢超等人。
          “被摆了一道……可恶!”索菲娅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知道放出气息的人根本不是十二圣章。
          “真是冤家路窄!”
          祢超赶过来后也同样发现目标并不是十二圣章,他误以为是秋风用金之环的能量引诱他们前来的。
          发现了祢超身上的玛拉宪章和银之环的气息,索菲娅倒觉得和追寻十二圣章的结果差不多。
          更何况她发现,秋风和祢超的怨恨已经无法化解。
          两个人无话可说,互相攻了上去。
          琴珊还没来的及阻止,缪和露比也一人一记离子波攻向了她。
          索菲娅发现无法从这样的战斗中旁观了,为了玛拉宪章,她也不得不出手了。
          至于仍然隐藏在附近的土之魔女高丝,无论是索菲娅还是琴珊都没有特别留意,祢超也是一样。
          与秋风之战,不可避免了。
                                          〈第一二四回 完〉

第一二五回   琴珊

 

                                            琴珊
                                          * * * * *
          “秋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还事,这一次绝对不会放过你!”
          祢超很气愤,这个秋风似乎是处处与他作对。
          “别欺人太甚了,想死的话我成全你!”
          秋风终于也按捺不住冲了上去。
          两个人明显都是真正被激起了战意。
          另一边缪和露比以离自波攻向了琴珊,让琴珊也吃了一惊,幸好被索菲娅的旋风化解,看来这次她也无法置身事外了。
          “现在不欠你们的了。”索菲娅道,但她不准备出手,她觉得不刻意去帮助任何一方,最后两败俱伤的时候她正好可以从中得利,那时候金银之环和玛拉宪章将都属于她。
          “我们可不能让祢超一个人战斗了!”露比道。
          “那上吧!”缪又出手了,使出了离子波。
          不过这次琴珊已经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巧妙地闪开。
          此时索菲娅准备暂时离开,“我去寻找十二圣章的气息,你们尽量拖住对手。”
          秋风无暇顾及太多,祢超的攻击逼的很紧。
          而祢超,担心玛拉宪章的失控,所以并没有用出其力量,仅仅依靠本身的战斗能力无法给秋风造成太大的威胁。
          另一边缪和露比就轻松多了,索菲娅一离开,琴珊很自然的必须以一敌二了。
          但是出乎她们的意料,琴珊显然已经不是刚才面对两记离子波而手足无措的那个琴珊了,在跟随秋风的这段时间里,她的能力也增长的十分迅速。
          只见琴珊轻巧的躲开了缪的离子波,高速移动到了露比和缪的中间,然后又瞬间消失。
          缪的离子波是极其精准的,在折回来攻击琴珊之后,由于目标的突然消失,径直飞向了缪与露比的中间。
          露比提示缪要小心,却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缪也同样。
          而琴珊又出现在二人后方,用出一记分子波,击中了缪的离子波,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将二人击飞。
          琴珊的机智让远处的秋风也惊叹不已,也进而增加了他的信心,“乱斩”刚用出手,祢超就已经被逼后退。
          “怎么了?不想取我的性命吗?”
          “别高兴的太早!”祢超毕竟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只能硬撑。
          露比和缪看到祢超处于下风,知道这次不能再漫不经心了,急忙开始认真起来。
          琴珊也一样,既然祢超一直在找秋风的麻烦,那就必须帮秋风分担一部分压力。
          ……秋风君,你已经答应了我,那么我就一定会努力的……直到夺取十二圣章……然后凭我们的力量保护那些被欺凌的弱者……与世无争的在北之大陆生活……我等着那一天……
          然而,不容她多想,露比又用离子波攻向了她。
          露比和缪也是抱有必须胜利的想法,即使二对一,也必须尽快战胜对手,否则那边没有完全恢复的祢超将会十分危险。
          两个人都是离子波高手,缪的离子波精准而快速,露比的离子波虽然精准比不上缪,但威力却高出不少。
          琴珊不敢放松,努力闪开,同时又以分子波攻向露比,此时缪又以一记极其精准的离子波绕过分子波攻向琴珊。
          露比同时用离子波折回抵消了琴珊的分子波,之后又用出两记离子波攻向琴珊。
          她的离子波已经到达了分子波的威力级别,这么说来她和缪的能力也增强不少,那么琴珊将更吃力。
          果然,琴珊那边应付不了这么多的攻击,一时险象环生,缪于是又用出一记离子波绕到了琴珊的身后,终于让琴珊慌了手脚,一个破绽被二人抓住,将数记的离子波同时击中了琴珊,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 * * * *
          索菲娅并没有离开很远,她必须凭气息来掌握战斗的进程,以方便在最恰当的时间出现。
          不过,当她察觉到真正的十二圣章的其实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时,不由的有种被耍的感觉。
          可惜现在她无法抽身,她必须关注秋风和祢超之战。
          要么她夺取金银之环或者玛拉宪章,要么秋风能击败对手继续帮她夺取十二圣章。
          只不过相同的是,她不能离开这儿太远。
          忽然间,一股十分不和谐的气息进入了她的嗅觉范围。
          是什么人?为什么只有她用出全部力量去寻找十二圣章的气息时才察觉到这股气息?
          如果不是隐藏极深的人,没理由让索菲娅来到这里后那么长时间没有察觉。
          “原来之前是伪装成十二圣章气息的家伙,你的气味别想躲过我的感应!”索菲娅警觉起来,沿着气息散布的地方跟去。
                                          * * * * *
          “琴珊!”
          秋风担心起来,但祢超的攻击不允许他分心。
          “我……我没事……”
          琴珊艰难地站了起来,刚刚的攻击确实很可怕,不过她还有气动波可以自我疗伤。
          可那边的露比和缪就没那么客气了,并不给琴珊喘息的机会,因为另一边秋风已经向祢超用出了幻龙。
          又是两记极其精准的离子波攻向了琴珊,可琴珊这次没有躲闪,直接迎了上来。
          这让二人十分吃惊,慌忙中离子波偏离了琴珊,却不料琴珊一连用出两记分子波,击中了她们。
          “怎么回事?……”
          “可恶……失算了。 ”
          露比和缪伤的不轻,她们怎么也想不到琴珊会来这一手。
          “反正躲不开,那就不躲了!”琴珊也不追击,趁这个时机用气动波继续疗伤。
          她的想法是正确的,与其费力的躲闪,不如硬碰硬,即使躲,她也深信以一敌二的形式下是徒劳的,弄的不好会被对方更多的离自波击中,而硬拼的话至少她有一点优势,气动波的优势。
          秋风这边也咄咄逼人,幸好祢超急忙退后与他保持距离,还用出了分子波。
          近距离有穿心对抗乱刺,远距离分子波也能与龙灭不相上下。
          不过秋风还有优势,幻龙和龙翔落接连出手,祢超终于被击飞。
          “这是你的实力吗?别丢人了!”
          “闭上你的臭嘴!”祢超有些恼火,但是他还不想用出玛拉宪章的力量来。
          而另一边露比和缪也心急如焚,至少战斗中她们是没办法帮祢超了,而且玛拉宪章和银之环之间的毛病也没时间向祢超说明了,特别是这个紧要的时候。
          不等她们考虑,琴珊又攻了上来。
          这次她们没敢大意,尽量和琴珊保持距离,同时不断的用离子波进行骚扰。
          但是琴珊又用出定缚波,等到露比和缪又无法动弹的时候,琴珊又一次绕开离子波并用分子波击飞二人。
          不过经过这一连串的攻击,琴珊也显得十分疲惫了。
          她正准备用气动波疗伤,缪和露比的离子波又攻了过来。
          与先前不同,缪主动冲向了琴珊,而露比则在后方没动。
          这样琴珊的攻击就难以奏效,无论是用分子波直接攻击还是用定缚波来限制对手,都只能对付一个人。
          但她仍然没有放弃,用定缚波定住缪之后很快又用出分子波攻向远处的露比。
          只不过缪和露比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缪虽然无法动弹,但露比用出离子波绕过了琴珊的分子波攻向了缪。
          虽然自己被击中,但是露比的攻击让缪身上的定缚波失效,在手脚变自由之后,缪继续冲至琴珊面前,琴珊本能的后退,缪乘机用出离子波,最开始的时候琴珊还可以躲,但在无比精准的缪的攻击面前,还是被击飞。
          看来之所以选择缪冲上而露比在后方,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
          情势开始逆转,虽然琴珊还想用气动波疗伤,但缪已经冲到了她面前踩住了她的手。
          “还不老实!乖乖看着你的男人是怎么被杀的吧!”缪暂时还不想杀人,至少琴珊已经无法动弹了。
          “我去帮祢超!”露比爬了起来,对着秋风用出了离子波。
          这边的情势让另一边的秋风担心起来,发现琴珊倒在地上之后不由的分了心,被祢超击中,又挨了露比的一记离子波。
          “你们两个安分点,别给我插手!”祢超喝了一声。
          他要独自战胜秋风,凭自己的力量。
          “哼,你的男人看来可以多活一会儿了。”缪的话激怒了琴珊。
          ……我的男人……是秋风君吗?……如果……如果能够活着离开……他不会拒绝我的吧……我真是个傻瓜,……秋风君,不能让你死在这里……因为……你是我的男人……
          祢超用出了穿心,攻向了努力爬起却毫无防备的秋风。
          见到此景,琴珊爆发了所有的能量,奋力冲开了缪,冲到了秋风的面前,试图去挡住祢超的攻击。
          缪和露比吃惊琴珊的突然的举动,加上担心对祢超不利,各用出一记离子波绕开秋风攻向了琴珊。
          祢超没有料到琴珊挡在了秋风面前,攻击已经收不回去了,穿心击飞了琴珊,之后两记离子波又击中了琴珊,产生了巨大的爆炸。
          “秋风君……你愿意做……琴珊的……男人吗?……”
          琴珊吐了一大口血,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秋风失神地冲到了琴珊身边。
          “我……我什么答应你,不要这样!不要吓我啊!!!!”
          一阵安静,死亡般可怕的安静。
          祢超猛啐了一口,狠狠的望着露比和缪。
          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现在的情形是谁也不希望看到的。
          只是,短暂的安静后,秋风的气息前所未有的膨胀了。
          “呜啊啊啊!!!!!我要让你们偿命!!!”
          秋风发疯似的怒吼回响在整个山谷。
                                          〈第一二五回 完〉

第一二六回   拼

 

                                             拼
                                          * * * * *
          西之大陆,喀玛扎郊外山脉。
          琴珊的死让秋风彻底的失控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发疯似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
          祢超也不由地后退,虽然琴珊之死也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但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他解释了。
          至少,必须活下去。
          而不远处的缪和露比也被刚刚的一幕惊呆了,加上秋风突然爆发的强大气息,反而把她们都震懵了。
          “畜生!给我下地狱!”
          秋风已经杀向了祢超。
                                          * * * * *
          索菲娅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隐藏极深的魔女的气息,正在向对方的位置靠近。
          秋风爆发之后的强大气息也让她吃了一惊。
          她知道,那边的战斗已白热化,衡量了下利弊,她还是决定赶回去。
          与其在这里与那个隐藏极深的魔女周旋,不如回去坐收渔人之利。
          至少她还能肯定的是,秋风还活着,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息,那么说明战斗就快有结果了。
                                          * * * * *
          秋风已经冲到祢超面前,强大的气势和杀气让祢超根本无法抵挡,从而节节败退。
          之后祢超也渐渐冷静下来,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至少现在保住性命才是首要之选。
          秋风的攻击很明显是要致祢超于死地的,若不是祢超沉着冷静,估计早完了。
          但尽管如此,祢超还是被秋风逼的只有招架之力,很快被彻底击飞。
          秋风仍然不放过他,冲上去以一记龙翔落将祢超击落,然后又对着倒在地上的祢超不停的使用乱刺。
          祢超已经彻底的放弃了,他根本没有防御的力气,他想不到秋风下手会如此的狠辣,连思考的时间也没给他。
          随着秋风的灵光枪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口子,祢超的意识开始模糊。
          看样子,离死也不远了。
          这一切,缪和露比都只是傻傻站在一旁呆若木鸡。
                                          * * * * *
          ……一次一次的出现在我面前……可恶的祢超!从地球上开始就看不惯你的嚣张了……来到那邦后一直在与我作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更可恶的是,竟然杀死了无辜的琴珊……祢超你所作的恶还少吗?连无辜的琴珊也不放过……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仇恨都冲着我秋风来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的同伴一个一个死在我的前面?你们这些畜生!
          ……去死吧!祢超!
          …………………………
          ……可恶……根本动不了,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了,难道真的就这样被秋风这小子杀掉吗?……离,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差不多了,差不多我就可以和你见面了……看样子我终究还是无法扬名立万,仅仅一个秋风就让我的努力全部白费,不过……谁叫他也是你的朋友呢?……离……
          一切就要结束了吧……虽然我不择手段……但也已经晚了,那个琴珊,可是个不错的女孩……可惜……被虚假的正义和道德吞噬了,竟然为了秋风这样的人而死……
          ……已经没关系了……已经结束了……
          …………………………
          秋风几乎是要杀了祢超,却突然停了下来。
          金银之环的能量终于忍受不住这么强的气息而爆发了。
          两个人同时感觉到异常,能够增加能量的金之环和抑制能量的银之环同时产生了作用,却是互相作用在对方身上。
          也就是说,秋风受到了银之环力量的制约,而祢超却得到了金之环的能量补充。
          另一边的露比和缪终于缓过了神来。
          “快!丢掉银之环!”
          祢超条件反射似的将银之环抛出,秋风晚了一步,金之环的能量爆发出来,在他的身上产生了爆炸。
          那边的祢超努力站了起来,仍然一脸的诧异。
          “怎……怎么回事?”
          不容祢超反应,那边一记龙灭又击向了他。
          是秋风,在被爆炸波及之后,虽然受了伤,但还不至于让他无法攻击祢超,在扔开金之环后,他向祢超用出了龙灭。
          这可次情况不同了,龙灭还未击中祢超就被一层透明的墙壁化解了。
          是玛拉圣光。
          “嘿……秋风,不好意思了,我命不该绝!还想继续干下去吗?”
          祢超因为有了玛拉宪章的力量,所以战斗的欲望重新燃了起来。
          银之环的抑制作用一解除,他所持有的玛拉宪章的力量将前所未有的强大。
          与秋风不同的是,祢超虽然全身是伤,但能量并没有多少损失。
          而秋风,从爆发气息开始,就一直以最高强度在进攻,加上刚才的金之环失控,能量已经所剩不多,唯一的优势就是身上的伤不重。
          对他更不利的是,缪和露比各用出了离子波攻向了他。
          那边祢超也不阻止了,他知道,现在哪怕一点点的优势也要争取,否则,情势再逆转一次,他就真的不会再如此走运了。
          秋风急忙躲闪,但缪和露比的离子波无比的精确,眼看就要被击中。
          一束细长的旋风飞粗豪,抵消了两记离子波,“这两个人交给我,你继续对付对手!”
          索菲娅出现了,大致了解了现在的情况,特别是琴珊之死。
          她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己既然牵扯近来了,那么必须要赢。
          缪和露比仍不死心,还想用离子波攻击秋风,却没有料到索菲娅以更快的速度冲到了她们面前。
          然后是巨大的暴风,将二人卷到了高空中摔下。
          由于她们之前和琴珊之战已经消耗了大量体力,现在被索菲娅的攻击所击中,受到的伤害几乎是致命的。
          当然,索菲娅也是用出了非常大的力量,她必须尽快解决对手,才有时间去帮助秋风。
          而且,还有那个一直潜伏在附近的十二魔女存在,更麻烦的是她的企图是什么索菲娅都不知道。
          缪和露比已经无法动弹了,受了刚刚的那一记暴风的攻击能保住性命都已经不容易了。
          另一边,秋风的攻击再也无法伤到祢超了,玛拉宪章的力量彻底恢复了,让祢超轻松了许多。
          而且还可以趁秋风出现破绽的时候有效的反击了。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秋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哼!……你只是依赖六神器的力量而已!我亦不会后退的!”
          秋风想拿话来激祢超,言下之意凭真实的力量祢超不是他的对手。
          但祢超并不是容易中记的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才是他一贯的作风。
          两个人又冲到了一起,秋风的灵光枪主攻,祢超的玛拉圣光主防,谁也奈何不了谁。
          各自退开后,秋风多少有些疲惫,而祢超趁机用出了分子波,击飞了秋风。
          正当他要乘胜追击的时候,索菲娅一记高速气流攻向了他,使他急忙后退。
          战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分什么正当不正当了,只要最后能够活下去的,就是正当。
          “早就知道会如此!”
          只见祢超比划双手,一个巨大的封闭空间将他和秋风笼罩住,隔绝了外面的索菲娅、缪和露比。
          “什么?”
          索菲娅也是头一次见到玛拉宪章的能力,用出一记不亚于刚才击飞缪和露比的巨大暴风攻向了祢超。
          可惜的是,玛拉圣光形成的空间丝毫没有变化,暴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没用的,玛拉宪章不是你这种人能对付的!”缪努力爬了起来。
          “继续啊……你的对手是我!”露比也站了起来。
          她们跟随祢超这么久,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以死相拼的场面,她们也有必死的准备了。
          可是,她们仍然不是索菲娅的对手。
          还没攻击,身体就无法动弹了。
          “给我老实一点!”
          索菲娅停止了对祢超的攻击,空出两手让缪和露比被气流所困住。
          必要时可以用她们来威胁祢超,索菲娅是这么想的。
                                          * * * * *
          封闭空间内完全是死战。
          秋风的攻击终于奏效,但自己的身体也被玛拉圣光刺中多次。
          祢超的身体本来就无法支撑多久,将自己和秋风一同困入空间后,玛拉圣光的防御优势就不能很好的发挥了。
          不过,相反的,玛拉圣光的攻击优势显现了出来。
          因为,在玛拉圣光的空间内,任何一个角度都是可以使用出玛拉圣光的,这让秋风根本防不胜防。
          这也是祢超的意图。
          “该结束了,尝尝这个!”
          祢超伸出双手,封闭空间内充满了光亮。
          秋风见过一次,在斯卡萨拉的时候他就是被这样的攻击击败的。
          他做出防御姿势,准备放手,却听到了索菲娅的声音。
          “玛拉宪章的小子!不想见到你的同伴死的话,就老实的停下来!”
          看样子,索菲娅要下杀手了,她帮不上秋风,已经很苦恼,现在只能这样了。
          “……怎么,承认不是我的对手了吗?然后想以此威胁我?”
          “只要我动一下指头,她们就会没命!”
          “那又与我何干?干掉秋风之后下个就是你了!”
          祢超本来就是利用缪和露比,现在他占优的情势下根本不会再顾及那二人的安危了。
          随着索菲娅使出一阵飓风,缪和露比各自惨叫了一声死去了。
          玛拉圣光空间的光芒越发的集中起来,射向了秋风。
          索菲娅发疯似的攻向了空间,虽然是徒劳的。
          但是她看到,秋风在被击中的一瞬间,放弃了防御,脸上却是自信的神色。
          谁,将是最后的赢家?
                                          〈第一二六回 完〉

第一二七回   苦果

 

                                             苦果
                                          * * * * *
          空间内的光芒散去,但强烈的烟雾挡住了人的视线。
          索菲娅杀死了缪和露比,并将金银之环捡了起来。
          “看来,只有这样了!”
          索菲娅希望能通过金银之环的能量加上自己的攻击来破坏祢超制造的空间。
          但是一束暴风再一次消失在空间之外,她知道这依然是徒劳的,因为她并不知道如何使用金银之环的力量。
          但她知道玛拉宪章的使用者祢超还活着,因为玛拉圣光形成的空间还在。
          烟雾终于散去,只见秋风和祢超都躺在了地上。
          祢超用出了极大的力量来攻击,却并没有想到秋风用出了劲煞,毫无保留地将攻击返还给了自己。
          但是爆炸也波及到了秋风,看样子他受到的伤害也不会比祢超小。
          终于,先爬起来的是祢超。
          “混蛋……是你逼我干掉你的!”
          祢超走向秋风,一脚踢飞秋风,撞到了后面的空间“壁”上又弹到了祢超身后,祢超转过身来并抓起了秋风。
          空间外面索菲娅发疯似的用各种她能用出的攻击不断的攻击,消耗着空间的能量。
          连祢超都感觉到玛拉空间力量在逐渐衰退。
          但这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被祢超抓起在半空的秋风,已经在手上握起了灵光枪。
          祢超还没把注意力从索菲娅那里收回来,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
          秋风的灵光枪穿过了他的胸口。
          “呃啊!!!”惨叫一声,祢超吐出了一大口血。
          封闭的空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另一边索菲娅却来不及收回先前的攻击了,一束暴风将祢超和秋风同时吹上了高空。
          而秋风在半空中抽回了灵光枪,并以龙翔落击飞了祢超。
          “给我死吧!!”
          “不……呃啊!”
          伴随着祢超的惨叫,秋风半空中的龙翔落将祢超击向了远处一个深不见低的悬崖。
          索菲娅反应过来要去夺取玛拉宪章时秋风也从高空摔了下来,无奈只得回去救秋风。
          毕竟,掉下悬崖的祢超,已经没时间让索菲娅去夺取玛拉宪章了,那么深的地方她也不敢丝毫大意,而且她也知道,受到如此强烈的攻击,祢超必死无疑,如果祢超死了,玛拉宪章的选中者迟早也是杀死他的秋风。
          等她将秋风安全救下来再走到悬崖边上时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祢超和玛拉宪章的气息了。
          祢超真的死了吗?
                                          * * * * *
          就在祢超昏迷并下落悬崖的时候,从地底突然伸出了一只巨大的岩石托盘接住了祢超。
          随着托盘的下落,祢超竟然陷入了地下的一个巨大空间,然后变得无影无踪,裂开的地面又重新融合起来,就像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祢超是生是死?
                                          * * * * *
          “结束了吗?”
          索菲娅看着眼前的秋风。
          而秋风一语不发,径自走到了琴珊身边。
          “对不起……琴珊……我又一次无法实现自己的诺言了……都是我,对!都是我……我这个没用的人……这个会一个一个的将自己的同伴害死的家伙,对不起……连你也……连你也离我而去……都怪我!!”秋风自言自语道。
          在他脑海里,琴珊和他约定的话仍然浮现在他的耳边。
          ……这次以后……我们回到我们应该去的地方吧……北之大陆……这样就不会卷入到危险之中……我们只要有这样的想法……并努力去做不就好了吗?……秋风君,过多的追求力量会让你迷失自己的啊,你没有感觉出来吗?……秋风君……
          只不过是一天的间隔,那个害羞的、天真可爱的琴珊,那个坚强又温柔的琴珊就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变成了现在他面前一具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尸体。
          他好恨,恨自己无法保护也没有能力保护琴珊。
          “我为你报仇了……知道吗?琴珊,但是你却看不到了……真的……我真的不想再让朋友受到伤害了……”秋风更加清楚,琴珊之死是他力量不够强大的后果。
          他决定了,哪怕食言,哪怕在天国的琴珊会生气,他也要变强大,因为他不希望还有很多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没能保护的人受到伤害。
          他必须追求更强大的力量,一定不要让琴珊的悲剧重演。
          而索菲娅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她对秋风的看法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 * * * *
          祢超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地下的洞穴,微微从外面透进一些光线。
          水滴在他的伤口上,让他疼痛不已,想用力爬起来,却动弹不得。
          看到自己胸口的绷带,他知道被人救了。
          秋风的那一记灵光枪,仅仅离他的心脏几厘米,否则,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
          即使这样,没有那个救下他的陌生人,他多半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能量恢复,祢超知道玛拉宪章还在。
          但周围是什么情况,他不了解。
          他在仔细回想掉落悬崖之后的事情。
                                          * * * * *
          秋风埋葬了琴珊,用灵光枪在石碑上刻下了琴珊的名字。
          却由于能量消耗的太多倒了下去,被索菲娅扶了起来。
          “没事吧?不要太勉强了,秋风。”
          “谢谢……”
          秋风努力让自己能独立站起。
          “接下来你如何打算?”索菲娅问。
          “夺取十二圣章……哪怕是把整个城市翻过来。”
          “……我还以为你会放弃呢。”
          索菲娅暗自庆幸,看来她还有机会。
          “那我继续跟着你,那样夺取十二圣章的机会大一些。”
          “你不知道呆在我身边的人,都会被我的命运害死吗?如你所见,就像琴珊一样。”
          “我只相信自己的力量。”索菲娅道。
          “随便你吧,金银之环在你那吧,替我保管好。”秋风道。
          “怎么?我还以为你会要求我将金银之环交给你,难道你不怕我据为己有吗?”
          “我所要的强大,是不依靠任何道具的自身的力量,现在金银之环对我没什么帮助了,你想带走也行,不过那两件东西的力量样会使你更危险。”
          “哼,知道了,还要靠这两个东西来压制十二圣章呢。”
          “尽量找到十二圣章的位置吧……我的伤不需要休息很久。”
          “没问题。”
          两个人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了,留下了琴珊孤零零的墓屹立在这个山头上。
                                          * * * * *
          祢超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
          优美的长发,曼妙的身材,洁亮的面孔,还有让她那双眼睛更显有神的眼镜。
          “你……是什么人?”祢超问。
          出乎他的意料,这是自玛拉岛后,他又一次被女人救了。
          “十二魔女,土之高丝。”
          “是你救了我?这是什么地方?”
          “山脉洞穴,很安全。”
          高丝的话不多,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祢超也感觉到不自在,面前的这位魔女始终流露出一种感性美,却因为毫无表情的脸庞使这种美变的冰冷起来,令人无法接近。
          “为什么救我?还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的计划之中?”祢超接着问。
          高丝没有说话,走了出去。
          没错,也就是她,让宝兰和夏兹尽快带走十二圣章,让索菲娅枉费力气来找寻她的气息。
          这个高丝,究竟是什么身份。
          正当祢超迷惑不解的时候,地上的石块浮动了起来,将他“送”到了洞外。
          “他们走了。”高丝正站在外面,她的话总是不多。
          祢超虽然可以手脚活动,但是无法站起来,所以任由高丝的力量将他移动。
          不过,他看到了高丝的身后,那是缪和露比的墓碑。
          他猛的想起高丝这个人。
          “不错……那时候……那时候你还是个没多少战斗能力的女人,为什么会……?”
          祢超记起来了,高丝是玛拉神殿的一员,只不过那次战斗后就没有消息了。
          “力量觉醒了。”简单的几句,高丝又是这样。
          “我记得……以前的你并不是这样寡言的,虽然接触不多,但是玛拉神殿的守护者都是应该比较活泼的才对!”
          高丝没有说话,祢超也就不问了,不过他还是望着缪和露比的墓碑。
          “对不起,把你们连累了。”祢超吐出了一句。
          高丝的回头看了眼祢超,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特殊的表情。
          但她很快背过头去,不让祢超发现。
          “伤好后,回去。”
          “去哪?”
          “玛拉神殿。”高丝道。
          她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什么目的?
          祢超,甚至秋风,在不久的将来,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
                                          〈第一二七回 完〉

2009年07月06日

该是时候重新下笔了
不然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了 
虽然不知道这次能坚持多久   但是努力吧
这是个契机也好  是个机会也好
暂时就这样吧  

首页打不开了 www.donews.net/aggrion 出问题了
于是只能用 blog.donews.com/aggrion   访问了

2009年07月01日

昨天老娘电话来  说表姐在上海买房子了
自己QQ上问了一下  大概是在浦东
老房子 已经住了24年  首付15W 还15年
平均11000均价   她是打算到时候拆迁得补偿
我以为这样不太保险  国家政策是一天一变
到时候补偿多少就麻烦的多   况且现在住房刚性需求不大
再过几年买房子也没问题   于是家人叫我快点买房子
晕死  现在在浪头上  过几年房价肯定要跌的
况且她上海户口还没弄到   我是说过几年转了深户再考虑吧
也不排除先车后房  
于是聊着聊着又发现一个问题   她老人家还没对象呢
现在她买房子算是错了一大步了   女方买了房子  那找对象更难了
有钱不会找她 没钱的又不敢找她  找个弱势的男的嘛日子不好过
找个买了房子的男的吧  那不是2人分居?
我就调侃说我买房子的时候估计她还没找到对象 
她说是无所谓   我倒觉得她家人有所谓  她以后肯定也有所谓

再就是表妹毛毛头 高考没考好
问她家人多少分也不说   据说是大专的分
于是要考虑让她重读  在临川那一套封闭式的学校
说是这么说   重读的人有多少能考的好的
都是过来人   这个情况真的不划算  还浪费钱浪费青春
不如花点钱买个好点的专业就行了  
表姐说她家人应该是不甘心   不甘心女儿以后出去被人看不起
我觉得文凭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是真本事
当然你家人有关系直接把你安排到一个好的稳定的工作就行
连大学都不用读多好 
但是她家人还是自尊心强  哎  这事也不好说
再说花大价钱在临川读1年封闭式未必就有用
一方面是我表姐说的  家人都管不好她别人更管不好
二是我觉得 花钱去那种封闭学校 一般都是富家子弟不学无术的那种
封闭在一起互相传染  都别想读书了 是不是那快料  自然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