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9日

没事拿办公室的遥控全部集合在一起拍了张照
发现还真是种类齐全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买的起这些电器 

从左到右为:空调遥控器 双向高清盒子遥控器 普通电视遥控器 高清电视遥控器 单向标清盒子遥控器

最近电脑老死机 考虑是不是该卸载掉烦人的visul studio  反正又没用过几次…

2009年10月23日

深圳真是没有秋天的地方
国庆之后白天还是那么炎热 
晚上就都冷的可怕 
睡席子上都感觉冷了   急忙把被套拿出来盖
除了抽烟的时候之外  风扇也不开了

即使白天炎热  出门也要穿长袖了
特别是那天打球   冷的不行
回来又是坐空调车  幸好带了长袖衬衫才没感冒
回去洗了热水澡才舒服 
万一感冒了就危险了 
甲流对年轻人杀伤挺大的   据说是

2009年10月14日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内外多置小门墙,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家有老妪, 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未毕, 余泣,妪亦泣。

  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至,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牖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 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2009年10月08日

国庆这8天 怎么来说呢
真是各路人马喧闹一堂 
头几日是21楼小夫妻和19楼大妈的吵闹
1号19楼大妈估计要出游 5点多开始做菜
还兴奋的和亲戚一起在厨房大声聊天  下去找保安呵斥了他们一番
OK

然后是21楼小夫妻的鬼叫 由于放假
直接导致白天也在鬼叫 
后几天估计也上班了  好了很多
假期过后慢慢收拾他们 

再就是昨天 云鹏饭店后面的违章建筑终于开始工作了
泥沙什么的乒乓乒乓的就从4楼滚到1楼的卡车里
把消防通道都占了一半 还不让人过
另外估计是卖碟的流浪人推个放歌的车在马路边睡觉 那歌声大的
结果和云鹏一比就下去了 
昨天晚上响到12点 找了物业过去才解决

今天又是打110又是打城管局 最后找到执法大队
也没看有人过来管管 
倒是中午看到个交警的摩托停那 
不知所以然   看来业主们也有不少受不了那个声音的

2009年10月02日

国庆了 8天的假期
加上天气不错  于是准备把所有发霉的东西都洗一遍
枕头 床单  被子  所有的衣服裤子袜子
加上两个包包 
工作量虽大  但是好歹也分批次处理
毕竟没那么多地方晒的 
天气转凉  再不乘太阳大的时候晒下就可惜了
预计国庆之后要开始睡被子了 
这几天开始吹电扇都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