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9日

我的眼角干纹一直都很厉害,长时间来都没有找到立竿见影的东西

没想到这次无意中淘宝上买的玻尿酸效果出乎意料

用黄豆粒大小玻尿酸粉末调配30ML 爽肤水,妮维雅粉水+10元大宝眼霜+欧泊莱水儗+妮维雅蓝瓶盒装的那个

用了两天干纹几乎都没有了,真是神奇。

 

 

宁波—西安—-成都—海螺沟—-康定—-稻城—亚丁(香格里拉乡)—–中甸(香格里拉县)—–丽江—-大理—昆明—-宁波 跟 BF 绕了一大圈,这次可算是跳跃式发展,10月中旬来到西安本来想到中原乡下什么地方玩一下的,没想到温度已经开始零下,我们这两个从夏天直接到冬天的人来说,实在是受不了,我当场就感冒了。于是我们就决定逃跑。我们来到成都小住了两天,吃了麻婆豆腐和中华牌番茄面还有著名火锅后,就去了海螺沟看冰川遗迹。冰川裂缝有几米深,缝里全都是冰冰,第一次看到真是壮观啊。本想着来到成都总应该很暖和,没想到海螺沟那里居然下雪。今年的第一次雪景,看到还真很开心,虽然冻的稀里哗啦的。那个村子里面餐饮和旅舍占多数,所以一到冬天那里就很冷清,几乎没有人出没,荒凉的。带我们上山的那个彝族人说他有五个老婆8个孩子。。。。。。五个老婆分别是四个民族的,汉,白,彝,藏,汗死!! 按照原计划,我们就要去亚丁了,想象中的亚丁应该是一大片不见边的草原,可以自由骑马,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地方。不幸中途听驴友说亚丁已经被封了,不断打听才知道,藏民和汉人有利益冲突,景区被封,里面景点全被荒废,有三道关口,根本就不能进去。计划搁置,我们往哪里走呢 不管那么多,我们还是决定去了那里再说,就不相信到了那地方还有进不去的事中国也真是奇怪,一个地方封起来就可以收钱,一个地方封起来就可以不让你进去,这和强盗收过路费有什么区别。 多方打听,我们最终还是进去了,沿途经过新都桥—摄影者的天堂,康定,稻城,16个小时的车程(我呕吐了,高原啊,爬坡啊,靠第一次晕车晕到吐的,绝对是受罪,有个老奶奶都好像要挂了,他说那将是他最后一次旅行,真有勇气,要是我都怕会不会死在外面),高原反应,我们已经完全审美疲劳了,所以休息在稻城住了一晚上,去藏餐厅吃了自己做(他们自己不是我们自己)的酸奶,提示:住在海拔3800的地方要小心半夜氧气不够,胸闷被憋醒。第三天我们准备好氧气,抗高反药,就去骑马了。风景那个好啊,可惜下雨,不过骑马还是很搞了,反正很好玩,我的那批马叫ZAWO,用我土话的意思翻译就是拉大便的意思。。。真是不幸,用了这个名字,还是个小白马,缪的叫什么大家都忘记了哈哈,其实到中途藏胞才被我诱逼出来说缪同学的那个马根本不是马是个驴啊哈哈哈哈,相册里有缪同学的“马”和我的纯种马对比照片,请大家鉴别。这两天缪同学有严重的高原反应,整个人都混混糊糊的,哈哈。玩完之后我们就想着快点逃离这个高原地区吧,小腿涨,呼吸困难,饭吃不下,胸闷,实在是受不了哈哈,然后我们又做15个小时车(受罪啊)到了中甸,传说中的香格里拉,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很爽了,中途还看到一片狼毒花,五颜六色的草甸,只可惜我已经有坐车恐惧,正处于晕车痛苦边缘,随便欣赏一下,根本没有心情拍照。 在传说中的香格里拉我们去了一个湖,然后在那里呆了几天,住在一个老外开的旅舍,提示:千万不能住老外多的旅舍,传染病多!!!!!!那里的晚上很美,但是有很多大狗,晚上很多人跳民族舞,比我们这边城市里的群魔乱舞好看。因为他们穿少数民族服装的接下来的行程就非常爽了,我们不用再逃了,云南,暖和,而且不用做长途车,而且风景那个美。车子在开往云南的过程中被扎了,正巧前面就有个修车行,缪同学怀疑是修车行人洒的钉子,是的,有,他们有严重的嫌疑。(其他修车同行可以学习)暂时就写到这里。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中说家乡是再也回不去的地方。被污染的土地,水源,不再习惯的生活方式。。。。

让人恋恋不舍的是他的宁静淳朴

雨中放牛

 柿子

歪来歪去的老卜

假红树林

宁波—西安—-成都—海螺沟—-康定—-稻城—亚丁(香格里拉乡)—–中甸(香格里拉县)—–丽江—-大理—昆明—-宁波 跟缪益成同学绕了一大圈,这次可算是跳跃式发展,10月中旬来到西安本来想到中原乡下什么地方玩一下的,没想到温度已经开始零下,我们这两个从夏天直接到冬天的人来说,实在是受不了,我当场就感冒了。于是我们就决定逃跑。我们来到成都小住了两天,吃了麻婆豆腐和中华牌番茄面还有著名火锅后,就去了海螺沟看冰川遗迹。冰川裂缝有几米深,缝里全都是冰冰,第一次看到真是壮观啊。本想着来到成都总应该很暖和,没想到海螺沟那里居然下雪。今年的第一次雪景,看到还真很开心,虽然冻的稀里哗啦的。那个村子里面餐饮和旅舍占多数,所以一到冬天那里就很冷清,几乎没有人出没,荒凉的。带我们上山的那个彝族人说他有五个老婆8个孩子。。。。。。五个老婆分别是四个民族的,汉,白,彝,藏,汗死!! 按照原计划,我们就要去亚丁了,想象中的亚丁应该是一大片不见边的草原,可以自由骑马,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地方。不幸中途听驴友说亚丁已经被封了,不断打听才知道,藏民和汉人有利益冲突,景区被封,里面景点全被荒废,有三道关口,根本就不能进去。计划搁置,我们往哪里走呢 不管那么多,我们还是决定去了那里再说,就不相信到了那地方还有进不去的事中国也真是奇怪,一个地方封起来就可以收钱,一个地方封起来就可以不让你进去,这和强盗收过路费有什么区别。 多方打听,我们最终还是进去了,沿途经过新都桥—摄影者的天堂,康定,稻城,16个小时的车程(我呕吐了,高原啊,爬坡啊,靠第一次晕车晕到吐的,绝对是受罪,有个老奶奶都好像要挂了,他说那将是他最后一次旅行,真有勇气,要是我都怕会不会死在外面),高原反应,我们已经完全审美疲劳了,所以休息在稻城住了一晚上,去藏餐厅吃了自己做(他们自己不是我们自己)的酸奶,提示:住在海拔3800的地方要小心半夜氧气不够,胸闷被憋醒。第三天我们准备好氧气,抗高反药,就去骑马了。风景那个好啊,可惜下雨,不过骑马还是很搞了,反正很好玩,我的那批马叫ZAWO,用我土话的意思翻译就是拉大便的意思。。。真是不幸,用了这个名字,还是个小白马,缪益成的叫什么大家都忘记了哈哈,其实到中途藏胞才被我诱逼出来说缪益成的那个马根本不是马是个驴啊哈哈哈哈,相册里有缪益成的“马”和我的纯种马对比照片,请大家鉴别。这两天缪益成有严重的高原反应,整个人都混混糊糊的,哈哈。玩完之后我们就想着快点逃离这个高原地区吧,小腿涨,呼吸困难,饭吃不下,胸闷,实在是受不了哈哈,然后我们又做15个小时车(受罪啊)到了中甸,传说中的香格里拉,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很爽了,中途还看到一片狼毒花,五颜六色的草甸,只可惜我已经有坐车恐惧,正处于晕车痛苦边缘,随便欣赏一下,根本没有心情拍照。 在传说中的香格里拉我们去了一个湖,然后在那里呆了几天,住在一个老外开的旅舍,提示:千万不能住老外多的旅舍,传染病多!!!!!!那里的晚上很美,但是有很多大狗,晚上很多人跳民族舞,比我们这边城市里的群魔乱舞好看。因为他们穿少数民族服装的接下来的行程就非常爽了,我们不用再逃了,云南,暖和,而且不用做长途车,而且风景那个美。车子在开往云南的过程中被扎了,正巧前面就有个修车行,缪益成怀疑是修车行人洒的钉子,是的,有,他们有严重的嫌疑。(其他修车同行可以学习)暂时就写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