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5日

今天拿着电视遥控器频频换台时,忽然看到一位熟悉的旧人,她是这出电视长剧的女主角,虽多年不见,模样仍和当初差不多,甚至脸庞不知是整容还是稍微胖了些的原因,越发显得漂亮,方便起见,下面简称“雯”。


90年代初,我曾意外地参加了一出电影的拍摄做群众演员,前后一个月大部分时间待在广东境内一个山里。参加的原因很简单,我当时无业游民一个,想出去玩玩,剧组包吃包住还有钱给,记忆中一个月后回家时口袋里多了1500,还不错


那电影的投资方之一是某电影学院的关联方,他们的投资条件是主角必须由学院的同学担当,于是当时来了表演系二年级的7个同学,三男四女。


这电影其实基本是群戏,没有特别重的男女主角,雯是其中之一,因为她的外表比另外两个女孩子成熟,获分配担当女一号。


虽然有那个年代的名导演噱头,但这电影从编剧到导演到摄影里里外外都非常一般,这7位同学的表演更加平平,想想这几位平凡人家子弟才进大学第二年,肚子里的表演墨水又有多少呢?


戏里不如戏外精彩。


这7位同学分住两个房间,女生一间,男生一间。


我常跑到女生宿舍玩,她们四个女同学,另外三个从来都不理睬雯,甚至特地做出一些非常对抗的过激行为,例如雯感冒发烧了,叫她们把空调关了,她们却反而故意把空调开大了,风口对着雯的床,我想为雯据理力争,雯示意我算了,让我越发同情她,慢慢地我们成了好朋友。


因为雯没有别的选择,我发现另外两个男同学也不大理她,一个除外,他是她男朋友。


很不明白这种同学关系,心想或许这是他们学校的特色吧,他们很多东西都非常另类,例如3男4女里面有2对儿,听说这是读书时候的临时搭档;女同学在屋里面只穿着文胸三角内裤满屋走,虽同是女人,也让俺浑身不自在,她们告诉我这是习惯,在学校宿舍都那样,有男同学在都无所谓


逍遥快活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到了要结束的时候,某天雯让我过去她房间,交给我一个随身听,就是便携式放录音带那种,忘了她编了个什么理由说让我暂时帮她保管,那年代随身听还是比较稀罕的东西,我心里觉得有点奇怪,但没有细想,就帮她保存了一段时间。


剧组解散后回到广州,有人打电话过来和我谈起一件事情,说某位男同学临走时不见了一个随身听,因为这是他至爱,他非常确认不是遗忘,而是被偷。


他们几个同学一致认为是雯,因为她有作案时间,更重要的:她不止一次偷东西!原来这是她一直被别的同学疏离的原因


事发时候他们报给剧组,剧组出面翻查了雯的所有随身行李,但没有找到,因为是丑闻,剧组当时没有惊动其他人。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寻找的赃物其实在我这里


随身听的颜色等细节都对上了,我非常气愤,马上把经过告诉负责的人。


不久,听说雯招认了,获处罚:开除出校。


事后她打过一次电话给我,我不想理她,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你不会明白的。”


对,我到现在仍不明白,是因为缺钱还是病态?


过后和他们再没有联系,听说一年后雯考上了某戏剧学院,该学校比原来的电影学院在文艺界更加地位崇高,电影学院没有透露当初开除她的原因,或是用勒令自动退学的方式?


反正戏剧学院大概不知道这段风波,否则估计不可能录取她。(后注:据网上资料她最终毕业的是另外一所艺术类高校,我记错了?)


多年来很少在影视作品里面看到雯的身影,偶尔看到也只是大配角,其实专科院校的毕业生未必能在事业上大红大紫,很多人都被迫改行了。


直到今天碰上的这出长篇电视连续剧,十几年后她终于担当了女主角,网上查了一下,该剧好像挺受欢迎,还准备拍续集。


不知道她戒除了当初的劣习没有?毕业那么久才混出名堂是不是和那有关呢?


Google一下,百度一下,没啥资料,只查到她不同时期用不同名字,到现在是第三个。


一台随身听,差点毁掉一个女孩子的一生,一时的贪念,或许会让人后悔一辈子。


她是幸运的,获得第二次重生的机会,但人生又有多少次这样的好运呢?


戏不如人生如戏。


更多废话目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10月13日

这篇的灵感是因为写《早茶和夜宵提供了最早期的交易场所》,忽然联想到了互联网上的所谓SNS社区。那什么SNS不就是寄望在互联网上形成一个“茶楼式交易所”吗


经常有人问我怎么看什么六度、SNS等等,我的答案是:“不懂,没兴趣”。


说真的,除了“骗疯投”,俺想不出这类咚咚有啥用,所谓的“六度”是美国一个社会学家的实验,《引爆流行》里面有详尽描述,这个实验结果根本不是现在那些“六度社区”解读成的扁平状模式:“通过朋友认识朋友”。


说到“朋友的朋友”,要论“人情术”,俺估计任何一个美国人都不是我们中国同学的对手,但一个有效的“圈圈”,我认为可以想像为上述的八、九十年代广州茶楼式地下交易所,它起码要具备这几个要素:



  1. 这个地方每天固定的一帮人聚在一起,风雨不改;
  2. 这帮人都从事某种特定行业,例如这个茶楼是炒房子的,那个茶楼是倒卖电器的,从没见过一个茶楼混着各种各样行业然后能形成“集市”;
  3. 有了这帮人,有了特定的目标,他们每天或经常在这里能够获得利益,从而能坚持下去;
  4. 这个行业或利益的取得要有“潜规则”作为门坎,新人入行要旧人介绍,除了“引入”,其实还具有“师傅”的意味,即告知其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

我想不出当今中国互联网上什么样的“SNS”能满足上述四个要素,而同时,广州茶楼交易所生意模式的没落也因为天变了,社会大环境由封闭转为日益透明,缺乏了原有的四个基础(见《早茶和夜宵提供了最早期的交易场所》),而互联网开放的本质恰恰是和八、九十年代那种垄断封闭所造成的环境背道而驰的,要在这样一个开放的环境想去建立一种封闭的模式,逻辑不通。


更甚者,当今任何互联网模式追求的盈利模式都要依靠“眼球爆炸”方式取得,但“茶楼式交易所”是一种通过“潜规则”保护一群“小众”的形式,这样他们才能取得垄断利益,假如人人都知道了“潜规则”,就没有了“潜规则”,这群人赖以生存的手段也没了,树倒猢狲散,一个没有利益的圈圈是不能长期吸引一群主力的,骨干没有了,圈圈也消失了。


所谓互联网SNS模式和互联网的关系就如水火不能互容,俺不看好


提醒:


周日(2006年10月15日下午)准备出来玩玩聚会,在广州附近的同学如有兴趣记得前来参加啊,详情请看《乱搞搞广州聚会通知


》》》搞搞钱的学问目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早茶和夜宵提供了最早期的交易场所


广州的早茶和夜宵令许多外地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假如时光倒流回二十年前,火热的“食在广州”背后其实隐藏着一种最原始的挣钱模式呢?


改革开放初期,商业和贸易在社会上还不被认同,从事这些活动经常被视为“投机倒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方方面面的管理部门罚没、行政拘留,这在现在看来确实不可思议,但那时候却是真实的现实,我曾经认识一位人兄,91年估计已经有上千万资产,认识他时候听说他刚刚被“关了进去协助调查”,历时半年,后来没有被查到任何证据,终于被放了了出来,没有查到的原因很简单:他的所有资产全部写在外人名下


我协助他办理一处别墅买卖的手续,两百多万元的房子,在91年基本算是超级豪宅,但他竟然把产权写在自己的一个手下——会计名下,相熟后那小会计经常向我抱怨他老板给的工资太低,我开玩笑说你可以侵吞他的别墅啊,马上就拥有两百多万了,而且事实上产权就是你的,上法院打官司也不怕,他不敢说是自己出资,否则公安局就能找到他“投机倒把”罪(当时有这个罪,要坐牢的)的证据了。


小会计说:“我不敢,他会杀了我的。”


不知道这答案是真是假,但另一方面可见那时候做“个体户”是多么的艰难,现在常看到舆论界提“私企原罪”问题,他们的辛酸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这位大胆的“个体户”那么早就拥有巨资,这钱是怎么挣回来的呢?


据说各种活都干过,连骑人力三轮车送煤都干过,各种“投机倒把”就更不用说了,但真正最终挣大钱的是“旧房买卖”。


解放后广州大部分私人房产被“公有化”,开放后落实华侨政策,把部分房产归还给海外的华侨业主,当时的广州市很多房子都是“华侨房”,但基本都住着人,华侨业主们拿到房产证也收不回房子,而政策规定,假如业主能帮原住户找到其他房子,住户就要无条件搬出。


那时候社会上还没有商品房,于是要找新房源只能从其他出租公房入手,另外一方面还可以通过调查住户有其他地方住,例如单位分了房子等等来证明他们不需要占用这个华侨物业,总之是用尽一切办法证明或提供给原住户有其他窝,然后再打官司,逼迫搬离。


华侨房屋收回的整个过程不但漫长,而且异常复杂,于是从中就诞生了一帮专吃这行饭的家伙,他们专门收钱帮人做这类申报、打官司、找房子的手续等等,而他们和业主之间洽谈生意、交流信息的渠道很有限,不能明着登广告(那时候报纸也不能随便登广告),所以“茶楼”变成了最佳的场所。


上面提的那位隐形富翁就专门和华侨业主接洽,购买住着人的华侨房,暂时不做产权交割,私下签订“赠与”公证书及“全权代理”公证书,用华侨业主代理人的身份去赶住户,等全部住户都赶跑了,就报“危楼”申请重建,得到批准后找个“包工头”带上几个人重新建栋新房子,在这个过程中房子由旧变新,再加上违章多建一些面积,罚点钱拿产权,这样一番折腾后,由于买回来当“有住户,要打官司”买,非常便宜,出点钱建好后分开偷偷卖出去,能挣数倍的回报。


钱就是这样挣来的,那时候没有营业税、没有所得税,钱的膨胀速度飞快。当时的广州除了这类旧房交易外,还有各种生意,全都是因应当时的大气候,任何商品都有限制,人们不能随意购买,而信息流通不畅顺,很多人把“早茶”作为谈生意的场所,通过早茶夜茶朋友间的口口相传就把生意做成了。


每种“投机倒把”生意都有自己心照不宣的茶楼,例如上述的旧房交易那帮人集中在房管局附近某茶楼;其他交易,例如那年代专控的电器商品,要配额或批文,或者托华侨或归国人士在免税店限量购买,于是海珠广场附近的某茶楼就变成了专炒配额的那帮人的“交易所”。


大部分人每天都去固定的酒楼、固定的桌子去喝茶谈生意,假如搬离了那个地方,离开了那张桌子、那帮生意伙伴,一切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才形成了广州人顽固的“宁愿守着老区一张床,不愿要新区一幢房!”的观念,实际上,并不是单单“吃”那么简单。


综合来说,那段时间的挣钱模式具有以下特点



  1. 商品供销不平衡,样样都要“凭票”购买,基本上是卖方市场,只要找到哪里有货源,就能挣钱;
  2. 政府办事程序不透明,“人情”、“懂行”成了挣钱绝技;
  3. 信息不流通,只能通过朋友间接力棒式的口头传送;
  4. 挣钱模式简单,可以用“一根线上的蚂蚱”概括,除了一头一尾,中间可能会穿上几个中间人,只要交易做成了,所有中间人都有利益,而充当中间人不需要任何技巧,只要不断地和身边的人“谈生意”就行了,吹牛皮谁不会呢?

以上的四个基本条件现时在广州已经消失了,但有不少广州人仍活在过去,继续“谈生意”,期望有天中大奖“谈成单大的”,然而好时光不再,这批人现在的生活每况日下。


但也有人及早改行了,他们进入其他行业,用别的方式继续挣钱之旅,同时也反映了广州挣钱模式的变迁。


(未完待续……)


 


提醒:


周日(2006年10月15日下午)准备出来玩玩聚会,在广州附近的同学如有兴趣记得前来参加啊,详情请看《乱搞搞广州聚会通知


》》》搞搞钱的学问目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10月09日

搞搞在广州


到广州两周了,有点感受刚好作为《钱学》的实际案例补充,广州作为中国经济的先行者,她的变化也展示了什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希望对她的分析,能帮助你提前捕捉身边的商机。


另通知:


下周日(2006年10月15日下午)准备出来玩玩聚会,在广州附近的同学如有兴趣记得前来参加啊,详情请看《乱搞搞广州聚会通知


正文


每年回来一次的好处是能非常贴切地感受到经济脉搏的跳动情况,记得2003年底那次感觉经济开始复苏了,果然一直稳步向上至今。


今年和去年(见《2005年末的广州》)比较是一个飞越:外地人压倒性地夺取了这个城市的控制权。


我住天河,外公住越秀区,往年只能在天河、东山区听到普通话,而在越秀、荔湾区京腔是一种异调,但这几天在老城区活动期间,身边竟然广州话成了偶尔


城外的人想留在城里,城里的人终于搬了出来。


亲戚告诉我,很多亲朋都把老城的旧房子出租给外来人了,自己买了新房子,搬到番禺等离广州30分钟车程左右的郊外大型住宅区去住了,因为那些地方空气好,房子大。


这一新趋势对于我这个可以称得上在广州第一批从事房地产开发行业的“前从业人员”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因为广州人对生活习惯一成不变的执著是“中外闻名”的,旧广州人宁愿守着老区一张床,不愿要新区一幢房!


因为过去广州人思想牢牢地把“食在广州”引以为傲,没钱的人早上穿套睡衣踢拉着拖鞋到附近粉面小吃店吃碗粥、油条或牛腩粉;有钱的也类似装束去茶楼“一盅两件”,拿份报纸消磨一个早上,然后才施施然地去开工或做点小买卖。


但现在大家都宁愿放弃了这些熟悉的生活习惯,是为了郊外的新鲜空气?为了逃避拥挤的人潮?还是在竞争中落败于“外地人”落荒而逃呢?


近几年广州经济蓬勃发展,但细心的人却不难发现,这次的经济大潮和10年前,93、94年那次不同,其中主导者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那时候眉开眼笑的广州人现在聚在一起,谈论得更多的不是谁谁谁挣了多少钱,哪个厂倒闭了,亲朋下岗了;谁家病了,治病把存款用光了;竞争大,生意难做,挣不到多少钱……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迁呢?


我认为,广州人的没落其实是商业模式的潮起潮落导致,可惜很多置身其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意识到这点,他们仍在“等明天”,却不知道“昨日不再来”。


既然“昨日”是那么令人眷恋,就让我们时光导流,回到改革开放之初的广州,看看那时候的广州人是怎样的一片风光。


(回来太忙乱,时间紧,每天只能写一点点。未完待续……)


》》》搞搞钱的学问目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俺回来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经常有同学加俺MSN或索取QQ,我这个人不喜欢在网上闲聊,所以趁这次回来参观布棉纳斯达克酒吧之际,顺便和大家聚一聚,有兴趣想和爱搞搞阿姨聊聊的同学欢迎参加。


这个聚会我也不认识任何人,和布棉通过一次电话,人都还没有见着呢,所以你也不用紧张,想来就来


形式这样:



参加这个聚会的好处:



  • 爱搞搞为你作免费咨询(接近标准国、粤语伺候),俺一定尽我所能帮你出出主意;
  • 你能认识更多华南地区的IT精英;
  • 获得网易赞助的礼物一份(感谢神通广大的布棉同学);
  • 或许能找到求职、向疯投递交计划书的机会,俺正在极力游说纳斯达克酒吧开展这类业务

参加这个聚会的目的:


没啥目的,秋高气爽之际消磨一个下午,互相骗一骗,看看俺家小乖乖设计的限量名片(这是他那面,我那面到时候你拿到就知道了):



你也要记得带片片啊,没有就用打印机打印个联系纸片也行,纳斯达克酒吧听说能容纳50人左右,但俺也不知道到时候有多少人来


具体事项:



  • 时间:2006年10月15日(周日) 下午2点-6点

  • 地点:纳斯达克吧(www.nasdaq8.com) 广州市体育东路六运五街48号 020-87534073 (地图

  • 人数:45名即中止,请提前报名(详见报名方法)。

  • 费用:由于是下午特别专场,所以设最低消费,20元/人,进门签到交费换取现金券,现金券活动期间有效。

一切报名事项请参照布棉的帖子,如有不明处请问他,他是组织者,俺只负责到场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