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5日

和去年来北京发布aigaogao软件不同,这次才真正感受到北京互联网行业的热浪。


在首都到处乱窜了接近2周时间,拜访了不同的初创公司或创业团队,虽然风格各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每个小集体都朝气蓬勃。中国互联网明天的中流砥柱是否将在这些公司里面产生呢


下面介绍一下俺这次“到此一游”的路线



好朋友霍炬郝培强先后辞职准备共创“银杏公司”,专攻互联网疑难技术解决方案服务,用他们的话就是“别人淘金,我们卖铲”,两个资深程序员名声在外,还没有正式运作已经接到不少生意,让他们忙不过来



抓虾的徐易容是一介书生模样,从他那里我们得知创业先期阶段需要经历的一些细节,他们已经拿到第一期风险投资,正准备迈开步伐向前飞奔



梁宁是位中国IT互联网行业的能人,一直以来都得知她和我拥有共同的爱好:算命。结果两个“神婆”聊了近两个小时的中国术数与信仰问题,终于找到同类了。这位神人创业准备做的事情很大,绿人中国只是她的试水之作,她的理想是做“能像都江堰那样留下来给后人使用的东西”,佩服佩服



俺本来不看好视频,觉得有政策风险,但神通广大的大龙却认为这问题其实能解决,并相信自己有这能力,他还选择了优酷落脚做战略合作总监,一位电信的行家,却敢于选择这个点进入互联网,不禁让俺反思。他还是个热心的组织者,每个周末都组织业界朋友喝茶和打篮球之类的,真羡慕北京这种创业生活。



sayonly原来是位无线行家,他拉了一个17人的团队出来创业,也是拿到投资正在密锣紧鼓的开发产品,八个小道消息:原来老徐的“鲜花村”无线技术据说是他们团队提供的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博客服务提供商,偶然的机会在一方静静的角落碰到这群年轻的团队,没想到背景不凡,公司的投资人及团队的领头人是第一代的IT互联网弄潮儿,经营作风务实、低调,令俺后辈敬佩不已。虽然经营者把他们网站定位于“网络硬盘”或用户的“网上家园”,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网站的美工设计及网下活动的用心经营。


俺笑说要他们帮忙组织网友见面会,不少同学知道俺到北京溜达了,都提出见面,可相识的人没有专做这类网下聚会的,俺也没有时间一一约见,他们答应下次一定提前帮俺张罗。感觉上这类线下的活动是每个BSP都应该加强的。


此外他们网站从设计到运作都很符合俺小女人的口味,他们也说活跃用户大部份是女性,这样继续经营下去的话,还愁没有商业模式吗?女人的钱可是最好挣的



提起敦煌网这个面向全球的B2B模式网络可能大家都觉得很陌生,但提到大名鼎鼎的“美女CEO”可能不少人会浮想联翩,前辈美人依旧,干练精确,卓越非凡,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很多鬼佬在她公司打工”,整个公司的运作确实处处透露出不同一般的国际化,下一个阿里巴巴会不会是它呢?


北京悦读坊图书有限公司


这次还有一个好玩的是竟然有做出版的同学联系俺出书,就是把这个窝的内容提取加工出《搞搞钱的学问》系列,他们发现俺起因是其中一位同学名“谌三元”,他在网上查询自己名字时候找到俺那篇Google中文名“谷歌”之三元九运,哈哈,以后写东西选标题一定要古灵精怪尽量把康熙词典上的中国字及词组用一遍才行


悦读坊的两位同学给俺戴了很多高帽,让俺飘飘然,其中董昊佳所说印象深刻,他说,假如他是初出校门或是在准备选择专业的的年纪,如果看到俺那篇《人生本儿戏》里面写的“行业板块优先于职务分工,炒股买股票也是先看板块后看个股,和读书时候专业挑选道理一样,相当于你决定上哪条“贼船”,这条“贼船”越新,船上船员的平均待遇越好。”,他未必选择出版业,这个貌似没落的行业


北京之行对俺冲击很大,看着这些朋友各自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深感压力,上天是公平的,俺叫“爱搞搞”,啥都想搞一搞,自身拥有美国、墨西哥、香港、中国等地的便利,自觉可做、能做、应做的东西太多,这种优势同时也带来副作用,让俺经常因多线程导致死机状态,像某大哥批评那样:“迁移成本太低”,所以现在立定决心做减法,希望能把最简单的事情先做出来。


从去年9月写下第一篇blog 至今,通过这个窝能够认识那么多网友及朋友,真是不可思议,互联网是个奇妙的东西,生在这个时代,你我都幸运


》》》搞搞钱的学问目录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6年11月01日

今天下午去天河岗顶的电子零配件城路上碰上了这个



四十多岁的阿叔在路边大声吆喝:“5毛钱一支圆珠笔,圆珠笔5毛钱一支!”


一个顾客都没有。


俺很久没有买过文具了,也不知道这5毛钱一支便不便宜,瞟了一眼那堆笔,只有一种,青椒外型,很丑,俺也没有买笔的需求,于是走过。


返回路上还是那位阿叔,仍然没有一位客人。


忽然间感到很感慨,这位阿叔是纯粹的广州人,记得10年前广州街边的流动小贩基本都是广东省内的外乡人,那时候的广州市人就算不自己做生意,在大小企业里面工作工资收入都不错,人人安居乐业,所以流动小贩往往由外乡人充当。


时代变了,在这个喧闹的城市,失落的广州人反而更多了,街边不断有中年广州人操起流动小贩的摊当,他们大部分是下岗职工,10年前第一轮火热的房地产开发不但为这个城市带来了广厦华灯,同时也带来了从来没有人想过的“中年下岗”,俺很多在工厂做的亲戚都在这群失业大军之中


感伤,决定帮帮忙买一支。


小乖乖站在我左边付款,小小的摊子立马被我们两个占了大半,突然,右边多了个男孩也来买,接着陆陆续续又多了两三个,等我们走的时候,小摊已经围上了四五个顾客,一切发生得是那么快,几秒之间已经天渊之别


俺对小乖乖说:“看,我多旺财!”


他说:“那当然,我们两个人围着,人家以为好东西呢。”


恩,羊群效应有一次发挥了作用,怪不得有些路边卖东西的人会找些“托”促销。


回来看那支5毛钱的青椒笔,越看越难看,不明白什么样的人会想出这样的设计,造型、颜色都很恶心,5毛钱能收回成本吗?


再仔细瞧瞧,笔芯还比那塑料笔杆长一截,俺猜可能那位大叔从哪个倒霉厂低价买了清仓货,然后自己去批发笔芯的地方临时给配的便宜货:书写不顺还漏墨汁


最无辜的是后面跟着买的那几位同学,大概他们看到有个阿姨在买,觉得一定是划算所以跟上,却没料到这位阿姨只是出于同情去买一件自己最不喜欢


不由想起近来不少同学都想通过互联网创业,每天纳斯达、80年代后不读书也能做CEO、搜索模式、电子商务、web2.0…..让人激动万分,风光背后,又有多少似是而非的真相呢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