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年终岁尾,总免不了要喝酒应酬,真是要命。一连几天都没得消停。我都已经烦透了。


 


最要命的是,每当曲终人散之后,一切的繁华、友善、笑容、言语都都统统远去,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无尽的夜里,捧着疼痛欲裂的脑袋,望着不知远近的天花板独自发呆,直到天亮……


 


我看不到春天的临近,因为我无法接触阳光,本属于自然的时光我却在床上打发,梦着不知道是谁的梦,看着日渐苍白的脸庞,我几乎不敢相认,这就是真实的自己么?然而一觉醒来,又已是日头西斜,我的继续在惨白的日光灯下整理那一大堆并不属于自己的无聊的文字。对于光明,我不敢奢望……


 


梦里不只身是客,一晌贪欢!!!


1条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