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7日

Locked.Out.2006

Just.Friends.WS.PROPER.DVDrip.XViD-MDP 

2006年10月27日

5个海盗抢到了100颗宝石,每一颗都一样的大小和价值连城。

他们决定这么分:

1、抽签决定自己的号码(1、2、3、4、5)

2、首先,由1号提出分配方案,然后大家5人进行表决,而且仅当半数和超过半数的人同意时,按照他的提案进行分配,否则将被扔入大海喂鲨鱼。

3、如果1号死后,再由2号提出分配方案,然后大家4人进行表决,当且仅当半数和超过半数的人同意时,按照他的提案进行分配,否则将被扔入大海喂鲨鱼。 如果1号没死,就由他继续分。

4、以此类推。。。。。。

条件:
每个海盗都不是笨蛋,都能很理智地判断得失,从而做出选择。

问题:
第一个海盗提出怎样的分配方案才能够使自己得到全部宝石?

分析
1,海盗是聪明的,每个人都回想到别人能想到的
2,海盗是贪婪的,能多拿一个金币就多拿一个金币
3,海盗是贪生怕死的,宁可不拿金币,也不愿意死
4,海盗是等级森严的,每个海盗都有上司和下属,而且每个级别只有一个人

这个问题要倒着想:(假设数字大的海盗级别高于数字小的)
2个海盗分:
2号海盗全拿走,因为他同意所以过了50%,一号没办法

3个海盗分:
这时3号想如果他的方案不同过,2号就可以全拿所有金币(2人方案),所以2号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他的方案,而且1号一个也得不到,所以只要稍微给1号一点好处,1号会同意他的方案的,而且这些1号也想到了
所以3号的方案是:1号1个,2号没有,3号99个。1,3同意过半

4个海盗分:4号回想,他的方案不通过,3号分的话,3号可以拿99个,2号一个也没有,所以他的方案3号打死也不会同意,只要给2号一点利益,2号就会同意,否则他一个也拿不到(3人方案)
所以4号的方案是:4号99个,2号1个,1,3没有。2,4同意过半

5个海盗分:5号98个,3号1号各一个,4好2号没有

。。。。。。
100个海盗分:
100号51个,98-2号的所有偶数格一个,奇数没有
。。。。。。
200个海盗分:(问题从这儿开始才有意思)
200-2号所有偶数各一个,奇数没有
201个海盗分:199-1的所有奇数各一个,201和所有偶数没有,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分就达不到半数(101)人同意,会被丢下去喂鲨鱼,海盗怕死么
202也一样,200-2所有偶数一人一个,202和所有奇数没有

203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除了他自己一个人同意,和他用100个金币收买的100个人同意之外,离它的半数102还差一个,所以203注定会被喂鲨鱼

204就不一样了,因为如果204的方案不通过,203来分,203就死定了,所以无论如何203也会同意204的方案,204用100个金币收买202-2的所有偶数,加上203和他自己正好102,达到半数

205,206,207和203一样死定了

208就又不一样了,和204的情况一样,205,206,207无论如何都回同意他的方案,所以208用一百个金币收买100个人加上205,206,207还有他自己正好够半数()104

同礼216,232,264,328都回活下来

所以200以后的规律是这样的凡是200+2的幂都能活下来,其余的么。。。。那就得去问鲨鱼了

还可以做更进一步推敲细节
如果分配的最小单位是1颗钻石,不允许海盗们采用抽彩分配方案,此题的答案是NO. 1#海盗的最佳方案就是(98,0,1,0,1),没办法确保自己拿到全部的宝石。

如果我们稍稍放松一下假设,1#海盗就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1)可以使用更小的分配单位
比如说1#海盗可以把钻石折价为铜币,这样他只要给3#与5#分尽可能少的货币单位就好了,(100钻石,0 , 1铜币,0 , 1铜币)

2)允许抽彩式分配

这样,1#可以拿走99颗钻石,然后用1颗钻石做彩头,由他、3#和5#抽彩决定归属,如果抽彩是等概率的话,分配结果的期望是(99+1/3, 0 , 1/3, 0, 1/3). 不过,1#明白自己的处境,等概率抽彩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只要3#和5#的期望收益不为0,就总会支持自己方案。所以他尽可以让抽奖方案尽量偏向自己,这样最终分配的期望值可以表示为(100-2e,0, e, 0, e),其中e是一个无穷小量,可以无限接近于0。

3)前两者的组合
,这里不再详述
这样就更接近于1#得到全部受益的要求了。

2006年10月26日

有这样一个网络角色扮演类游戏

它采用全新的引擎,材质完全符合照片级别,画面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细腻程度。对最难的自然风景渲染将会令玩家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无论是

动态光影,烟雾爆炸均完美无缺。画面按照天然人眼成像风格,将会有景深、视野等特性。画面可以对应玩家的头部转动。

它的声音定位将会是“不限制声道数目“,不再局限于5.1或者7.1。移动的物体,特别是从玩家头顶飞越时的声音过渡将会更加自然。多普勒效

应的加入造成的声音频率改变。因为真空,太空中的飞船爆炸声音将不被渲染。另外增加嗅觉、味觉和触觉系统,与精美的画面一起让玩家融

入游戏中。

它拥有完美物理引擎,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碰撞,或者”布娃娃“效果了。力学,电磁学和光学的定律在游戏中都有所体现。如果你移动速度很快

,还可以感受到相对论效应。值得一提的是高级损坏系统,各种物体的功能损坏不再是随机产生,而是对应实际遭到破坏的部分。

她最吸引人的部分是复杂真实的社会系统。游戏对剧情没有设定,每个玩家的结局都会不一样。游戏的将完全按照真实时间,即一天有24小时

。游戏中,玩家只需尽力保证自己的生存即可,当然也可以选择为了某种利益牺牲自我。与不同的角色对话,可以得到各种有趣真实的交谈内

容。游戏中人物个性千奇百怪,令人寻味。人物关系不再用简单的数字表示,玩家需要自己的观察推断对方。玩家甚至可以在游戏中用金钱购买游戏公司生产的各种游戏并在自己的电脑上玩。

它是免费的。

它不支持截图或者录像,但是你可以在游戏中购买数码相机来实现。

它可以让玩家玩上一生,但是只给每个玩家一次机会。

它不支持save/load。

它拥有最大的玩家群。

它的结局完全取决于玩家的行为,无论世界首富还是隐居文人都有可能。

它不会存在任何外挂、修改器甚至漏洞。

它对配置要求非常低,事实上,即使没有电脑也可以玩。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经在玩这个游戏了。

这个游戏的名字就是生活。

http://caobin.bokee.com/5625198.html

福娃被恶搞记

2006年10月10日

老兵故事]国内AS/400圈子旧事回忆

--------------------------转自清淡天地:老兵帅客

一。  AS/400介绍

我在国内的时候,从1990年到2000年前后作了十年的AS/400方面技术工作,算是国内这个圈子的一个老家伙,这个系列是我对这个圈子一些内幕的回忆。如果有疏漏或者写得不合适的地方,引起当事人的不满,请不吝赐教,我将很愿意进行改正。

AS/400是IBM于1988年推出的一种商用小型机,它是在 IBM System/32,System/34,System/36,System/38这个系列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本来应该叫做System/40,但是因为IBM已经把两位数的系列编号留给了PS/2系列工作站(例如PS/55),于是干脆加了个零,同时在前面加了个Application,组成Application System,表示它是应用系统,这就是Application System/400(AS/400)的名称来历。后来随着AS/400从CISC机器变成RISC机器,Application System也变成了Advanced System,不过缩写还是AS/400。再到后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和商业上的实用化,IBM AS/400这个名字又变成了IBM eServer iSeries。同时,AS/400本身也逐渐从商用小型机演变成商用小型机/服务器,再演变成支持互联网应用和各种软硬件平台的大杂烩。

像IBM的其他赚钱的电脑系统一样,AS/400也用的是自己的专有技术,硬件是这样,操作系统也一样,它的操作系统是Operating System/400(OS/400),和别的操作系统都不兼容。它上面的数据库只有一种,那就是DB2/400,名字符合IBM DB2系列,但是技术底层则完全不同。同样,它上面的应用程序也基本上不具备可移植性。也就是说,一旦客户选购了这种机型,它只能够用OS/400+DB2/400,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够以此为基础开发应用程序或者选用专为它开发的应用程序,这个客户就实际上被拴在了这个平台上而不可能离开,除非用户决心彻底重来。而这个彻底重来经常意味着连应用程序的开发语言都必须改变,因为AS/400上的主要商用应用程序的开发语言是RPG,一种只有IBM AS/400才有的编程语言。当然,用户可以用其他编程语言来开发程序,但是对于商业应用程序而言,RPG产生的代码是最高效的。

AS/400这个系列在我从业期间经历了两个主要系列,一个是基于48位CISC技术的Application System,包含了B系列,C系列,D系列,E系列和F系列,和Advanced System,包含了2xx,3xx,另一个就是基于64位RISC技术的Advanced System,包含了4xx和5xx这几个系列(它们使用的是IBM RISC芯片Power AS,那个Power PC的孪生兄弟),另外还有1xx这样专门和Windows NT机器竞争的低端系统(也使用64位RISC技术,但是是Power PC而不是Power AS)。操作系统则是基于CISC技术的1.0到3.2和基于RISC技术的3.6到5.1。

通讯方面,AS/400最初是SNA,后来才支持TCP/IP,而且这支持开始还是Over类型的,本机支持则还要晚,至于各种新的网络设备,例如快速以太网和ATM,IBM的动作一向要比对手慢。

二。用过的AS/400机器

我在国营单位期间,最先用的是AS/400 B50,它属于AS/400的第一个系列的中高档机型,也是当时能够卖给中国的最高档机型,再高的B60和B70要受巴统的限制。这台机器的配置是内存24M,硬盘3.6G,在今天看来当然小得可怜,但是在当时微机还只有不到1M内存和几十M硬盘的情况下,它的配置还是比较吓人的。这台机器的配置固然吓人,它的外观也很吓人,足足五个大立柜,占了主机房的半面墙。上面有很多的小灯,一闪一闪的,反映着系统的一些状态,晚上关上机房的照明灯,看着这机器的灯光倒是也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归有意思,这台机器的速度实在是慢,哪怕是和当时的286相比也一样,于是我们只好把应用程序中必须在AS/400端运行的才放在那边,剩下的全放到微机这边来,这就是我们最早的Client/Server实践。也就是说,我们用Client/Server模式不是因为赶新潮,而是因为被逼无奈。在政治上,我们必须用它,但是在现实中,它实在是太慢。

我们是1990年进的AS/400 B50,到了1991年下半年,我们的这台庞然大物给升级成了AS/400 D45,它属于AS/400的第三个系列的中档机型,内存给扩到了32M(和我家里现在电脑的显卡内存一样大),硬盘则扩到了4.3G,不过性能的改进不大。就是这台机器陪伴着我,让我搞出了第一个叫得响的技术型应用程序,并以此成名,然后再把第二个应用项目搞砸,直到我于1995年离开国营单位。

我在北京的外企里面度过了五年时光,第一年是在一家小公司,目的是把自己洗干净了,否则以我的名气和原来国营单位背景,没有哪个大公司敢要我的。等到把自己洗干净了,我发现自己因为没有北京户口,而进不了北京IBM的好部门,只能够去那种没人爱去又脏又累的部门。在这类倒霉部门,工程师的头衔是Customer Engineer(CE),后来嫌不好听,改成了System Service Representative(SSR),听起来好听,工作内容其实蓝领的活,也就是拆箱子,攒机器,测试电气指标和接电,等到机器上电成功能够显示登陆界面了,就没他们的事情了。这类活北京人是不爱干的,因此外地人可以来。可惜本人没那么下贱,这类部门请我也不会去的,于是我就去了IBM在国内最大的一家Business Partnet(BP),这家公司叫做中联集团,英文名字是Vanda Group,我们则简称它为豌豆集团。

在这家公司,我度过了剩下的四年时间,主要是做技术支持、方案审定、技术研究和试验。最为拿得出手的是SNA和TCP/IP的混合拆包组包,也就是不同层的协议使用不同的网络体系的包结构,以便实现SNA和TCP/IP这两个异构网络体系的互通。脸皮最厚的则是一份技术报告,证明AS/400上的10M以太网卡,其综合性能超过了其他机器上的普通100M以太网卡。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当时的AS/400没有100M以太网卡,我们又面对其他公司100M以太网卡方案的竞争,只好厚着脸皮骗人。这种鬼话对手当然不会相信,但是只要能够哄得住客户,谁还管别的?后来在年度总结里,这段历史我就忽略不计了。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先后用过基于48位CISC技术的Advanced System 200和310,以及基于64位RISC技术的Advanced System 400和500这几台机器,它们的配置是越来越大,性能也是越来越好。终于,我可以不用考虑什么Client/Server模式而敞开使用AS/400的资源了。后来想了想,其实只有500以后的AS/400才配得起应用服务器这样的名字,再早的型号,其性能根本不够用。

好了,技术侃完了,下面该侃那些乱七八糟的黑幕了。

三。中国IBM人物–一。蔡颖

前面是AS/400的介绍和我所用过的AS/400机型,从本篇开始,我将叙述一些AS/400这个圈子的一些旧事,或者说内幕,虽然这两个词的含义并不一样,但是在这里,它们的含义恰好没有什么不一致的地方。

AS/400既然是IBM的机器,那么这个叙述从中国IBM开始似乎最为合适,然后我将叙述这个圈子其他公司的一些有趣事情。

前面说了,AS/400是IBM在1988年推出的机型。中国IBM为了在中国开展这项业务,在同年派出了它的八名工程师去澳大利亚IBM进修,之所以去澳大利亚而不是美国,是因为澳大利亚IBM是IBM太平洋地区的技术和培训中心。这八名工程师中的七位很快升职作经理而不再涉及技术、改行做业务、或者离开中国IBM另外发展,但是剩下这位,也就是蔡颖先生,则一直做中国北京IBM的AS/400工程师,直到他在十一年后离开中国IBM而移民加拿大。这个经历使得他成了中国IBM的AS/400工程师中资格最老,同时也是辈分最高的一位,我所认识的所有其他中国IBM的AS/400工程师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见了面都要敬他一声蔡老。这个做法从中国IBM开始,后来扩展到这个圈子所有像样的公司,于是蔡颖就成了这个圈子里工程师中祖师爷级的人物。我加入这个圈子的时间是1990年,因此并不算晚,但是在这个大致上两年就成一辈的圈子里,我比他还是晚了一辈,因此见了面还是要敬他一声蔡老。不过还好,我的辈分还不算低,不用再喊别人什么老了,也算是种荣幸了。我在客户的时候,他还跟我客气客气;等到我也去了外企,他也就心安理得地享受了这一待遇而不再客气。我成名以后,遇到辈分比我低的喊我什么老之类的,我也老实不客气地笑纳了,虽然表面的谦让还是要有一点的。这就是江湖。

其实说起来,蔡颖并不想一辈子只做个AS/400工程师,他也想升到经理层,但是他的性格使得他总是和自己的经理有麻烦,于是总也升不上去,只好一直做AS/400工程师,前后做了十一年,加上他在做AS/400以前的两年(那两年他做IBM MainFrame的工程师),他一共在中国IBM工作了十三年。这十三年的经历,固然使他有很好的收入,但是个中滋味也不是好受的,原因就是中国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想,这个问题即使在中国IBM这样的欧美外企也一样。他始终升不上去,同时年岁的增长,各种各样或明或暗的各种压力和排挤,使得他在这个技术不养老的环境里越来越难受,最终在1998年底选择了技术移民加拿大,干脆走人完事,宣布时间是1999年初。

1998年前后,技术移民加拿大这件事早已经被很多人所考虑,而且大家都知道国内的技术不养老问题,但是这个圈子的很多人觉得中国AS/400这个圈子还是可以养老的,因为AS/400工程师的养成很难也很慢,因此蔡颖移民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圈子,既然蔡颖这样老资格的著名人物在中国IBM这样的著名好公司都不能够保证技术养老,我们这些人又有什么指望?于是就像一阵风一样,大家纷纷跟进,先是中国IBM的资深AS/400工程师们,后来则是圈子里其他公司的AS/400工程师,一个接一个地宣布移民加拿大。相当一段时间内,大家电话里面聊的就是现在谁走了。等到我于2000年移民加拿大的时候,这个圈子里的AS/400工程师连二流的都走得差不多了,前后不过一年多一点的时间。1999年底,北京IBM被迫提拔一个三流工程师做技术支持中心的技术主管,原因很简单,剩下的那些还不如他呢。

平心说起来,蔡颖的技术算不上一流,虽然他的辈分很高,再加上岁数大了,因此在加拿大找工作并不是很顺利。他是1999年初到的加拿大,到年底才找到第一份AS/400 System Admin工作,这份工作在2001年初的裁员风暴中丢了,又过了差不多一年才又找到另一份类似的工作,就此安定下来。后来我和他讲电话,说起来他在IBM的经历和移民的事情,他说他这个人不适合作领导,还是老老实实作技术算了,随遇而安吧。

三。中国IBM人物–二。夏地和张昆(上)

夏地和张昆都是蔡颖的徒弟,也是中国北京IBM的AS/400工程师,但是这两位很明白事情,知道轻重缓急,大事上决不糊涂。这话听着宏伟,说白了很简单,就是技术做的马马虎虎,很会团结领导和以业务为导向,很快就转向了市场和售前,而不再做AS/400技术工程师。随着IBM AS/400业务的发展,夏地首先得到提拔,做了北京IBM的AS/400售前方面的领导,成了张昆的上级;过了不久,张昆也被提拔为沈阳IBM的AS/400售前方面的领导,于是这哥俩分别成了北京IBM和沈阳IBM的AS/400售前方面的领导,算是基本平级了,于是接着斗法。这里说明一下,中国IBM AS/400的售前考绩是包括销售的。也就是说,业绩考评中,销售业绩如何是很重要的一块,而技术则是相当次要的。按理来说,北京IBM的级别和管辖面要比沈阳IBM高得多也大得多,因此销售方面出成绩的话应该是北京占优,但是结果却是沈阳IBM的张昆战胜了北京IBM的夏地,反过来调回北京成了夏地的上级。这个现象的出现,既有业务方面的原因,也有他们各自素质上的原因。

    一。业务方面的原因

按照规则,中国IBM公司以北京IBM为首,下面各个大区各有分部,例如上海IBM、广州IBM、沈阳IBM和成都IBM,各个分部分区负责;北京IBM则在各地IBM需要支援的时候提供支援,受益则按照比例分享。这个规则看起来很好,实际上执行起来,对于北京IBM的销售队伍来讲,却有很多问题。

首先是各地要求的支援基本只是技术支援,业务方面决不容别人染指,这样北京IBM的技术部门四处支援,而它的销售队伍却无法受益。就公司总体而言,这点不是问题,但是就北京IBM的销售队伍来讲,那就是大问题了,因为自己的资源经常会不敷使用而导致误事,被客户责备,原因是它们被调去支援各地了。

其次是业务的分布,国内AS/400的销售主要是两大块,一块是行业直辖,中央决策,地方执行。也就是在中央做好单子,地方只管进机,这样的一个例子是中国银行信用卡部,中国IBM会同三家主要业务伙伴三分天下,按照地域分配给不同的业务伙伴,自己则是北京IBM通吃;另一个例子就是财政部。对于这样的情况,北京IBM无疑占有绝对优势。另一块则是地方自行决策,也就是地方自己做单子,中央只管大的方向而不管细节。对于这样的情况,北京IBM就不行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国内不同地域购买AS/400的倾向和魄力大不相同,东北和东南地区经常有大手笔,而华南和华北则经常是精打细算,这就是为什么沈阳IBM和上海IBM会那么厉害,而北京IBM和广州IBM会不行。这方面的例子可以用我所在的中联公司来说明,中联一共有四个AS/400销售宝地,两个在东北,一个在华东,剩下的那个在天津。这点AS/400和IBM MainFrame完全不同,后者的华南地区卖机器非常厉害,都卖到县里了。这就是为什么吴仕宏在广州IBM会那么牛。其实不是她牛,而是她的前任把底子打得太好了,她只需要收获了。

二。个人素质方面的原因

夏地和张昆都是典型的销售人才,两个人长的都是一表人才,能言善辩,很善于搞关系。在讲演的时候,得体的衣着,训练有素的嗓音和说话韵律,以及准备充分的材料充分显示出合格IBM人才的特点。但是在细节上,两个人又有着细微的不同。

夏地为人谨慎,说出的话让人感觉滴水不漏,给人一个此人极为精明的感觉,但是他有一些明显的缺陷。

第一个是他给人的感觉是他太精明了,这样很难和很多人形成亲密的朋友关系,而这种关系却恰恰是好销售所必需的。

第二个是他太谨慎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分得太清,结果是虽然他的技术讲演很精彩,但是在熟悉行业技术的人听来,他什么内情都没提供,这样的人不是个好的朋友选择,因为他把咱当外人了。虽然事实上厂商和客户的关系就是那么回事,但是感觉上的不爽经常是有害的。

第三个是他太精于算计了,以至于对商业活动各个环节中的业务伙伴部分有意无意地过于节俭,没有上好足够的润滑油。其结果是业务流转中经常有一些有意无意的耽搁,这些耽搁肯定不会损害业务伙伴的利益,但是却肯定会损害他的工作表现评估报告。具体体现就是某个季度他的销售不错,而其它季度却很差。要知道中国IBM是按照季度来考评销售业绩的,连续两次不及格就要下岗的,于是他经常地把自己弄到了危险中。这样飘忽不定的表现对他的发展没好处。应该承认,我就至少摆了他一道,谁让我帮了他,他却没有任何表示来着。

在所有这三个方面,张昆的表现都比他强。

张昆也很精明,但是他给人的感觉是他很忠厚;他很谨慎,但是他知道适当地透露一点内幕是有好处的;他很注意润滑油问题,结果是每次他回北京,都要请各个主要业务伙伴的主要环节人物一起娱乐吃饭,这些人的级别可能不高,但是对流程的正常运转甚至救急至关重要。

有这样的差距,张昆战胜夏地不足为奇。

虽然夏地和张昆都是典型的销售人才,但是他们都不算是国内一流的销售英雄。我见过的这类销售英雄是北京IBM的李磊,他具备了作为一个超级销售的全部素质,包括让人感觉极为忠厚、适当的泄密、照顾各个细微方面和善于扮猪吃老虎。和他做生意的人经常觉得这个人真是太老实了,不和他签单实在是对不起他,自己签了这个单子真是占了大便宜了。这种感觉会一直持续到他签单为止,然后另一种感觉就逐渐上来了,我就不多说了哈。这就是为什么国内AS/400领域有那么多的销售英雄,只有他能够自立门户,虽然他的门户并不大。要知道,国内AS/400的进入壁垒很高的,经常达到千万美元之谱,也许今天这笔钱不算什么了,但是在当年,那可是笔巨款。

好了,不说这些严肃的话题了,再说一下张昆的故事作为此篇的结束。

张昆自称天生一淫才,这里我没有打错字哈,这事情发生在天津建行那组系列单子的第一个单子时期,从此这位“天才”在这方面大有收获。

哈哈,到此为止,到此为止。

三。中国IBM人物–三。梁岩

梁岩大概是中国IBM AS/400工程师队伍中唯一不是蔡颖徒子徒孙的家伙。不像很多人都是没做过开发而只是纯技术支持,他和我一样,都是作技术型开发出身,然后才转向技术支持(其实这也是这个圈子技术高手和普通人的根本区别)。在进入北京IBM之前,这家伙在欧洲念的书,并且在鹿特丹作了两年的AS/400 Client Access/400开发。凭着这样的技术背景,他在进入北京IBM以后,很快就成了那里AS/400工程师队伍的首席技术专家,经常出现在需要高级技术支持的各种场合,从客户现场的解决技术难题到技术讲演,几乎是满场飞,全国各地到处都有他的身影。

和前面所讲到的夏地、张昆不同,梁岩是个技术人才而非市场人才。虽然他很聪明,但是气质上他不是商人的料子。虽然如此,他却不认为自己只是个技术人而不是个市场人,很努力地要把自己转变市场人,为此付出了非常大的心血。

前面讲了,1999年初蔡颖的移民在圈子内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导致了很多人的跟进,但是他没有跟进,而是继续自己的计划。在我于2000年移民以后,他于2001年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从北京IBM辞职,加入一家新进入中国的IBM业务伙伴的中国公司作了总经理,正式成为市场人。这家公司很有意思,它一方面以梁岩为总经理,一方面又自行从国内的其他IBM业务伙伴那里挖人组建了其市场销售队伍,而梁岩则只能对该公司的技术队伍有决定权(具体地说,就是从我以前所在的公司把我的一个徒弟拉到了他的公司,来负责AS/400方面的技术支持)。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该公司的市场人员和总经理对立,摊牌的结果是梁岩出局(我的那个徒弟倒是毫无问题地留下了,因为我和梁岩的对手是朋友,因此他不会有危险,虽然这之间我没有任何介入)。至此,梁岩的市场人计划宣告失败。

梁岩失败的原因我觉得至少有以下两点:

一。他操之过急,直接从IBM著名工程师的位置上跳到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位置上,在缺乏市场根基的情况下,他所能够提供的是自己的技术名气,而对方也只用他的这一点,这样他的位置自然不稳,一旦发生权力斗争,他的牌太少了。

二。梁岩是个外来户,他的成长环境是在鹿特丹,而不是这个江湖,他也从来没有试图过融入这个江湖。他在中国IBM期间,始终只是生活在IBM的环境里,和业务伙伴之间的交往只是公司之间的彬彬有礼,并不真正了解这些业务伙伴的市场英雄们是怎么做事的。等到他需要或者说不得不去真正交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一句话,他没有把自己融入江湖和学会如何在里面生存,就只能够被江湖所排斥,这就是江湖的力量。

梁岩离开那家公司以后,去了中国Intel,作了一名技术经理,于是又回到了技术人的老路上来。

国内很多技术人都做着这样一个梦:从开发到支持,从售前到销售,从给别人干到自己开公司。但是遗憾的是,能够走通的绝大多数都是蹩脚的前技术人,技术出色者很少很少,梁岩就是他们中的一个例子。究其原因,在国内目前的发展状况下,技术人和市场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之间的妥协难度也实在是太大了,聪明如梁岩者一样走不通。

有一件事可以说明梁岩的性格,他的女朋友是成都IBM的,他想通过IBM的内部调动把她调到北京IBM,于是把这件事情和他的经理说了。那位经理满口答应,背后却设法做小动作使得这件事情不可能办成,然后再把责任推到人事部那里去。梁岩为这件事花了很长时间,一直以为是人事部捣乱,最后才得知真相,一气之下和那位经理在办公室大吵,弄得尽人皆知,吵架的责任莫名其妙地落到了他的头上。如果不是他在技术方面的重要性和有人帮忙,他会被炒掉的。这件事情足以说明梁岩是如何的不知人,因为他和那位经理已经共事一年半了,而那位经理的为人如何尽人皆知。

另一方面,梁岩的技术的确很好,我在这个圈子作技术十年,佩服的只有两位,他是一位。

四。中联集团(起家)

中联集团是一家香港公司,开始叫中联公司,后来做大了,才改名为中联集团,英文名是Vanda Group。它的创始人是两个文革期间从广东偷渡过去的家伙,一个姓林,一个姓马,这里我们就称他们为林先生、马先生,以免对他们有什么不敬。在这两位中,林先生是大老板,马先生是二老板,就像惠普那两位创始人一样,虽然是好朋友,也是要分个主次的。虽然说林先生是大老板,但是因为马先生经常在大陆忙碌,他在大陆圈子里的知名度反而要比林先生高。不过这倒没有什么,反正他们两个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从一起偷渡,到一起办公司发财,到一起出卖股份换取资金支持(好听的说法是融资)以便支持业务扩张,到一起因为扩张过度、股份卖得过多被人家赶出董事会,前后十几年,一起起来,一起趴下,这份友谊可比张耳陈余那两位强多了。有一张照片可以见证他们的友谊,那是一张公司董事会开会的照片,把那张照片拿来作为香港黑社会电影中的巨头会议照片,很少有人会怀疑什么的。

他们两位刚刚开创中联公司的时候,IBM还没有发布AS/400呢,这两位的公司以代理销售当时著名的AST个人电脑及其配件为生。公司还小,这两位也就顾不上摆什么老板的谱,而是像小伙计一样辛勤地贩卖着。当时大陆也在流行AST个人电脑,不过市场是被几家有背景的“民族”企业所把持,这两位的小公司自然拿不到好单子,不过他们不死心,也想分一杯羹,于是成立了北京分公司,算是香港独资的外企公司,这就是后来中联北京软件公司(简称北软)的来历。公司名字好听,可是底气不足,没法子,两位接着卖AST电脑的配件。于是这两位背着旅行袋,里面装着AST电脑的配件,走街串巷,到处揽生意,很像后来中关村的那些电脑公司老板们。

这两位苦哈哈地干了几年,公司也没有什么起色,两个人正在争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这样一个重要话题的时候,IBM开始推销它的AS/400商用小型机了,于是这两位也就时来运转了。

这里首先交代一下IBM的销售策略,IBM的销售策略在不同国家,对不同设备都是不同的,这里以日本和中国(中国包括了台湾,大陆和香港三地)这两个国家为例。MainFrame这样的利润宝库是直销,就是IBM直接卖给客户,不存在中间的经销商,也就是代理,这点在日本和中国都是一样的,因此如果谁在国内碰见了哪家公司号称自己是IBM MainFrame的代理,那它一定是在撒谎,因为人家根本不走代理制(呵呵,我在国内火车上就碰见过这么一位,结果被我立刻识破了,于是笑了笑没理他,那位还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还在努力表扬自己,后来我实在烦了,只好告诉他你碰上明白人了,累啊)。而对于AS/400这种机型,日本是直销制,而国内是代理制,也就是通过代理来销售,IBM的销售人员是不能够直接把机器卖给客户的,中联公司的发财就靠这个。

有人问了,中联这样的小公司怎么可能傍上IBM这棵大树?答案是因缘际会。当时在香港已经有一些IBM的经销商,但是在大陆IBM还是空白,而且大家都知道在大陆做生意人际关系的重要性,于是中联的机会就来了。当时中国IBM征召AS/400经销商,中联和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公司(这里主要是香港公司、新加坡公司和日本公司,大陆公司那时候还比较羞涩,空手套白狼的体会还不够多,还满足于在海关的帮助下,勾结国营单位的领导里应外合倒腾个人电脑)报了名,这些公司几乎没有一家曾经做过IBM非个人电脑的经销商,但是IBM没有其他的选择,于是AS/400在中国推广时期的西部时代开始了。

四。中联集团(吴文熹)

前面说了,AS/400在大陆是代理制,IBM的销售人员不能够直接买机器给客户,而必须由某个代理来和客户签单。中联的这几位哪里懂得什么是AS/400小型机,于是赶紧招收了一个得了英国博士学位后回归香港的香港人(也算是海龟了)作为他们的技术首席专家来充门面。这次中联又非常走运,他们找来的这位虽然不是电脑方面的科班出身,却非常聪明肯干,就着一台买来作为样机的小型AS/400和一堆资料,居然能够让它转起来,而且能够写一些简单的应用程序。这些在后来看来没有什么,但是当时却是惊人的成就。这位的名字叫做吴文熹,英文名字是托马斯吴。我以前说过这个圈子在技术上我只佩服两个人,他是一个,梁岩是另一个。我见过这个人多次,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个技术天才,他的眼睛、头脑和谈吐都足以证明这一点。和他讨论技术问题实在是让人开心,大家都是一点就透,看问题一针见血,思路灵活而实际;不像很多有高学位的家伙,有很好的工作经历,脑子里却是一团糨子,这样的外行人经历我实在是经历的太多了,以至于实在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

我第一次见他是中联公司给我们单位装机,当时的我根本不懂AS/400,实在是没法和他讨论什么。后来我做开发的时候,他多次来天津、北京出差,于是我们多次讨论技术问题,交流各自的发现和体会,大家坦诚相对。再后来我做技术成了名,单位和部里的领导要我在和他讨论问题的时候尽量留一手,多从他那里套些东西而少交些东西,我只好照办,没法子,旁边有人陪同记录呢。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彼此都明白出了什么事情,真诚越老越少,真是无可奈何。

他后来因为奖金分配问题离开了中联公司,临离开以前,他对自己的继任者Gaoden说:“国内的技术人才只有天津的老兵值得注意,其他的都无所谓”,Gaoden为此专门来了一趟天津好见识一下这位唯一被他的前任看得起的家伙,于是我和Gaoden见了一面。说良心话,Gaoden无论在智力还是在才气上,都远不如他的那位前任。

吴文熹,或者叫做托马斯吴,是中联历史上曾经拥有过的最出色的技术专家,和他相比,我有所不足,更不要说中联的那些继任者们了。这些继任者们也许在管理方面比他强,但是在智力和技术才气方面,和他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吴文熹离开中联以后,去了其他几家IBM经销商公司,都不得意,最后去了香港汇丰银行。

四。中联集团(第一桶金)(上)

中联集团在国内AS/400领域的第一桶金不是金融,也不是证券,而是财政部系统。而这里面的前因后果,具体说起来,话题可就远了。

财政部的电脑部门是财政部计算中心,位置在三里河,这是一个司级单位,主要早期人员都是从中科院计算所一纸调令调来的。和财政系统所有单位一样,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永远是财政出身,技术干部们只能够做到副司级。不过这和咱们的故事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因为那个一把手不管怎么换,总是沉默的老者,主事的两位,一个是主管硬件的刘邦君,一个是总工余淼华(他的老婆主管软件),才是咱们故事的主角。

首先说一下总工余淼华,这位是彻底的科学院计算所干活的出身,最拿手的是汇编语言。到了财政部计算中心以后,做到了总工还是亲自写程序,自己用汇编语言写了个报表设计工具,界面虽然一般般,速度的确是快,没说的,汇编写的嘛。这位虽然作了总工,却不喜欢抓权和涉及与商务有关的事情,而只是专心于技术,因此大家的口碑很好。看到这里,读者们可能会赞他一句好人了吧,嘿嘿,您可得悠着点,他虽然不喜欢抓权和涉及与商务有关的事情,却让他老婆,也就是那位主管软件的,办了个三产,包办了下属单位配机和软件培训业务。他这位夫人,名义上号称主管软件,业务实在是拿不起来,因此这单位的软件部分实际是空的,也就是没人拿得起来,虽然那部门里有不少人呢,于是这块的决策权也就归了主管硬件的刘邦君。我可没说这里面有什么交易啊。

然后咱们说一下主管硬件的刘邦君,此人是科学院计算所硬件出身,没有听说过他在此方面有什么叫得响的成绩,不过在到了财政部计算中心以后,还是负责了硬件部分。硬件部分的方面很多,他则集中精力于小型机选型和培训,其他的部分,例如微机配机,那是余夫人的事情,微机维修则是谁爱干谁干,也就是没人管,包出去了事。他是硬件出身,小型机的硬件他自认没问题,可是前面说了,财政部计算中心软件部分是空的,没人拿得起来,于是他只好勉为其难了;后来我技术上成名了,他就经常把我叫到北京去,作他的软件部分顾问。我离开财政系统以后,他对此很恼火,因为免费顾问没有了,软件上他还是拿不起来。虽然他对我的离开很恼火,但是后果却很不严重,因为财政系统选购AS/400的时代过去了,他也就不再是AS/400这个圈子的主要客户了,那些厂商和公司谁还在乎他?

这里顺便说一下我这个顾问。我这个顾问嘛,做得很像冯玉祥讲得那样,“顾问,顾问,顾得上就问一问”,虽然酒席没少吃,各公司没少转,礼品没少拿,顺带着也给自己在《AS/400中国用户》杂志上发表了几篇文章,也算是曾经多次发表论文的专业人士了。现在想想,要是还在国内混,弄不好也是一博导,也可以欺负女博士生,和流氓不远了。那个《AS/400中国用户》杂志是AS/400中国用户协会办的一本杂志,主要是为国内的AS/400用户提供一个交流的机会和环境。这杂志面向的用户面很窄,费用完全靠几个AS/400大用户的赞助,财政部计算中心是它的一个主要赞助者,因此我在它上面发表文章很简单,也就是通过刘邦君打个电话说一下就行了。虽然这样,我的文章还是写得很努力的,原因很简单,我要靠它给我打知名度,以后我走人的时候可以好办一些呢。有人问了,老兵不都出名了吗,怎么还要走呢?回答是那都是虚名,单位里落不到实处,没有实际的好处(实际的好处都被那些好出身的孩子们占去了,我们是轮不到的,怎么干也一样),名气这东西挥发性很高的,不赶紧利用好到公司圈子里卖个好价钱,就浪费了。对了,那个《AS/400中国用户》的秘书长张女士我见过,她儿子在这个圈子的一家小公司作系统工程师,等到他母亲离开这个圈子,他也就立刻失业了。

好了好了,背景介绍完了,该言归正传了。

四。中联集团(第一桶金)(下)

国内的事情,特别是比较高层的事情,经常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也就是商务问题政治化。财政部系统准备这次选购小型机的时候,原来打算从日本、美国和法国这三个国家中进行选择,分别是日本的日立240,美国的Unisys A6/A7和IBM AS/400,以及法国的布尔/7000,结果正好赶上了政府要抗日,于是日本厂商首先事实上出局了,然后又出了法国卖给台湾武器问题,于是法国的布尔也就实际上出局了,尽管名义上这两家还有希望,那么剩下的就是两家美国公司之间的竞争了。财政部以前曾经买过一批Unisys A6机器,但是反应普遍不佳,而且不同版本之间软件兼容性也很成问题,这样IBM就有机会了。

当时AS/400还是一种刚刚出来的新型小型机,国内还没有用户,自然不会有什么恶评,而且IBM的那些业务伙伴们,例如中联这样的公司,为此出了很大的力量,这些力量不仅仅是用来打击IBM的对立面,也用来打击同为IBM业务伙伴的其他公司。前者的办法是组织各种社会力量写那些对IBM对立面不好的文章,以此来影响用户的感觉和选择,后者则是设法搞好自己和IBM销售代表的关系,毕竟AS/400在国内是代理销售而不是直销,IBM销售代表要签单子必须和IBM的业务伙伴一起签。当然这里也有IBM业务伙伴自己的客户关系努力成分,毕竟客户最后直接打交道的不是IBM,而是IBM的这些业务伙伴。

在上面这三点上,我们都可以找到对应的证据。当时国内文章对AS/400的宣传很猛,而对Unisys A6/A7则是努力批评。同时,中联此领域的业务代表,张兆君(英文名KEVIN,简称老K),则以他东北人的豪爽性格、见面熟而且能和人迅速成为至交的本事、还有他的酒桶能力,为此做出了突出贡献。当时负责这个领域的IBM销售代表是个表现很不好的家伙,按照IBM的考评制度,他因为业绩不佳已经到了被开除的边缘,只是因为某种奇怪的原因,这个开除命令被延迟下达。但是后来终于顶不住了,开除命令就要下来了,就在下达到本人的前三天,这家伙和中联的销售代表张兆君一起和财政部签了大单,一下子就是七家十二台AS/400小型机,还都是中等配置以上的,于是这家伙一夜之间从待宰羔羊变成了销售英雄,开除命令自然撤销,年底分奖金的时候钱多到了用手提包都装不下的地步(那个时候还没有百元大钞,也没有私人支票和银行直接个人存款这类东西,因此只能够是一大堆的十元钞票)。

中联在国内AS/400领域的第一桶金就此到手,其后两年,财政部在AS/400领域连续进机,全部单子为中联所得,中联借此一举成为国内AS/400领域的头号IBM业务伙伴(这是1992年的事情),这个称号直到我离开中联移民加拿大都没有丢失过。

这里再说一下中联的销售代表张兆君,他以此成绩很自然成了中联的销售英雄,升做该领域的销售经理,后来他又包办了其后两年的财政部AS/400进机单子,继续大吃特吃,然后又转作建行单子,成了中联在建行领域的开山鼻祖。以这样的战绩,他成了中联的销售天王和Banking销售部门的总经理,并以此带出了自己的销售队伍,后来中联的销售战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的这支队伍,中联在很长时间内,它的销售队伍都是圈子内外各家公司的挖角大热门。

我和张兆君很熟,他早先也是个技术工程师,但是很早就改做销售,他的为人处世和销售技巧是我见过的销售中最好的,和他比起来,IBM的李磊就差得太远了。

1999年下半年,在我离开中联的半年前,张兆君因为公司内部矛盾离开了公司,随即他所建立的销售队伍四分五裂,纷纷离职,中联的销售业绩在一年半以后,也就是2001年一落千丈,从此结束了圈子内持续将近九年的老大地位,这就是一个超级销售和管理人才的威力所在。

五。思维公司

思维公司是国内IBM AS/400市场上的一家经销商,或者叫做代理,当然他们同时也做IBM RS/6000。我第一次知道他们是因为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此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地质部的一个研究所(就在学院路那里),跳槽去了那里(他是做RS/6000的),时间是我们工作后一年多一点。后来这家公司到天津来开AS/400技术研讨会,我去参加,算是第一次和这家公司打交道,一句涉及工作站的问题引来了一群饿狼,不过好在我没钱,恶狼也没招。在会上这公司的总经理给大家讲解公司取名为思维的含义和该公司如何能够为广大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总之是讲得天花乱坠,在他说来这公司是好的不能够再好了。后来我有机会了解到思维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算是明白了汉语内涵的丰富,此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财政部前两次AS/400进机的时候,单子完全归了中联,但是第三个单子,财政部计算中心副主任刘邦君出于平衡的考虑,给了思维一台订单,算是和这公司正式有了商业往来。这时候我已经在国内AS/400圈子成名,并且已经成为刘邦君的软件第一助手,于是也就顺理成章地作为刘邦君的团队成员到这公司访问,原来这公司在赛特大厦。公司见到恩主自然是毕恭毕敬,于是大家好吃好喝了一顿工作餐,带着朋友感情的象征,礼物,打道回府了。过了不久,我在天津接到他们公司的电话,原来是他们老板想挖我到他们公司,我当时还不想跳槽,至少对他们没兴趣,于是就谢绝了。过后想了想,发现他们很有意思,财政部计算中心是他们极力要争取的大客户,而我是该单位副主任刘邦君的头号技术红人,他们要挖我难道就不顾忌该客户的反应?看来该公司很有意思。不过后来,财政部计算中心再也没从他们那里进过AS/400,那一单就是最后一单了。

过了一年多传来消息,这公司倒闭了。原因是这样的,当时该公司拿到了国内四台AS/400机器的订单,于是从IBM订货,并且设法运进中国,不知道该公司怎么想的,也许当时大家都这么做吧,他们没有选择正常的报关方法,而是选择了走私。其实当时(九十年代前期)走私很猖獗,风险也不大,得手了当然好,即使出事了也很容易通过打点来解决问题,最多是无人认领,然后在拍卖会上解决问题,只要安排好,花不了多少钱的。但是这次不一样,因为那船上不仅仅有四台AS/400机器,还有军火,结果被拦截查获,这下子问题就大了,因为没人敢为军火走私负责。本来的处理办法,货物无人认领然后在拍卖会上解决问题,也行不通了,因为那意味着购买方可能和军火走私有关,这样的风险谁也不敢冒,于是这四台AS/400机器就彻底地损失了。思维公司虽然损失了这四台AS/400机器,可是客户那里不管这些,人家已经付了订金,要的是机器;IBM那里也不管这些,人家已经出了机器,要的是全额付款;而思维公司本身又不可能承认那四台AS/400机器就是自己的,那岂不是找倒霉?这样下来,思维公司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向IBM订购了这四台机器,然后走合法通道进来,这下可就赔大了,因为他们只卖了四台机器,却要付八台机器的钱给IBM。如果思维是家大公司的话,这样的损失还可能撑得住,可惜它不是,同时后院起火,它的老板,周先生,的老婆闹离婚,分走了周先生的一半资财,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思维公司应声破产,从国内AS/400市场消失。

一九九六年,我去了中联公司。到了中联公司不久,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对方声称自己是思维公司,想挖我到他们公司,问我有没有兴趣谈谈。我觉得这样做没坏处,就约下时间去他们公司谈谈好了。这公司现在不在塞特大厦了,搬到东四十条去了。我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一个写字楼,爬楼梯上了楼,找到这家公司,和这公司的老总聊了聊,双方条件差得太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回来以后出于好奇,给朋友打电话问了问这公司的情况,原来如此。

原来的思维公司自然是倒掉了,现在的思维公司是当年该公司的一个副总从周先生那里买下来的,目的是利用它在大陆的名声,因此是个新的思维公司。现在的这家思维做的不是AS/400新机销售,而是倒腾二手AS/400,也就是从国外AS/400用户那里收购淘汰下来的旧AS/400机器,然后卖给国内的AS/400用户。IBM不参与这样的业务,因此他们只倒腾AS/400硬件,而没有地方得到软件。要知道,AS/400机器的软件是跟着系列号来的,一台AS/400一套对应的软件,别无分号。没有软件的机器没有多大用处,而用户是需要使用新版软件的,又不可能向IBM订购,这可怎么办?好办,用盗版。当时IBM AS/400机器上的软件只依靠系列号,和硬件无关,因此盗版并不困难,只要有内贼就行了,而且还可以省下昂贵的软件License。

这样的好日子一直维持到IBM AS/400机器上的软件不仅仅只依靠系列号,而且还指定对应硬件,也就是和硬件挂钩了,而IBM是不公开它的AS/400汇编语言界面接口的。这之后这公司靠什么讨生活我就不知道了,本来我也没真正关心过他们。

这公司是我在这个圈子知道的唯一一家涉及走私和倒腾二手AS/400硬件以及盗版AS/400软件的,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六。凸版摩亚–紫京

凸版摩亚–紫京(后面简称紫京)是国内一家IBM AS/400经销商,它是国家纺织部和日本凸版摩亚株式会社合资的产物,和那个卖电脑的紫金公司毫无关系,本篇讲的是我在这公司遇到的几个人。

首先是王伟。这个王伟和与美国飞机撞机牺牲的那位无关,这是位纯粹的商人,或者多说点的话,就是个从北京痞子成长起来的商人,虎子那篇《流氓本纪》(正名似乎是《某年某月》,记不清了,这就是名字没起好的缺点)描绘的大概就是他这类人物。此人最早是纺织部的职工,紫京成立的时候加入进来,做了个销售代表。他做销售还算不错,属于该公司的销售主力。后来他离开紫京,自己开了个公司,但是总也做不大。长天集团起来以后,这位设法从长天弄了些投资,自己变成了长天集团下属的一个半独立公司。前些日子和朋友聊起他,朋友说他还干这个呢。我和此人的交往并不算多,之所以写他,主要是感觉他很像五代时期的岐王李茂贞,自己有一定能力,是个一方诸侯,但是又总也做不大,于是只好依附于更强大的诸侯。

其次是李磊。李磊大学毕业以后,没有像很多人那样进国营单位,而是直接去了北京IBM,在那里做了MainFrame工程师。做了几年工程师以后,他想改行做销售,于是被派到紫京来配合该公司的销售活动。该公司的销售活动怎么样不清楚,他的销售关系网络倒是建立起来了,于是自己独立出来单干。可是自己单干是需要资金的,他没钱,于是经人介绍,加入了一家很奇怪的公司作了副总,负责IBM机器的销售业务。这家很奇怪的公司叫做爱迪恩,听着挺复杂,实际上是IBM-DEC-NCR的缩写IDN的音译,明白了这关系就可以明白他们是干什么的了,他们就是三个分别作IBM、DEC和NCR的经销商合在一起所组成的一家公司。这公司的老板叫做陈世伟,是个香港阔少,用老爸的钱到大陆来打天下,收了这三家公司,算是有了自己的公司。这样算下来,这公司就有了三个主要部门,每个部门按月交纳一定的管理费,然后年底再上缴一定的利润就算完事,其余的都是各干各的。李磊有了这样的位置和权力,于是就满世界宣传这公司是他的,其实实际上似乎也差不多,虽然他只是个副总,反正这里面是挺热闹的。平心而论,李磊做的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在我见过的出来单干的人物中,他绝对是排在前面的。他的事情我在IBM部分说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

IDN公司有一个很有趣的合作伙伴,实际上两家在一个写字楼里办公,那就是中国国际企业服务公司,简称国企。在北京外企工作过的人应该知道,北京的所谓外企分两大类,一类是欧美公司办的,一类是港澳台新日韩办的,前者很正规,待遇也高,但是谈的薪水是税前的;后者就那么回事了,谈的薪水是税后的,其实就是没交税。那个时候,国内外企是不管雇员人员档案的,也不能够直接雇人,虽然是自己选择雇员并且付薪水,但是雇员的档案要挂到对应的管理公司,并且雇主要为雇员在管理公司付钱。对于欧美外企,对应的管理公司是中国外资企业服务公司,简称外企;而对于其他外企,对应的管理公司则是中国国际企业服务公司,简称国企。二者的区别在于雇员的福利,外企收费较高,其中包括了雇员的各种福利(这些要从雇员的薪水中扣除一部分)和管理费,国企收费较低,其中只包括管理费,也就是没福利,说白了就是好外企和破外企的区别。说到这里,大家可以明白IDN的那个合作伙伴国企是干什么的了,实际上他们干的不仅仅是收管理费,他们还拿收到的管理费来做生意,这就是为什么IDN会跟他们合作,因为陈世伟也没多少钱,大家都是空对空。

第三个是郭胜利。此人和王伟一样出身于纺织部,但是和我一样是技术出身,他的成名作是做了一个IBM 5250终端仿真程序,以此成为紫京的技术骨干。据知情者介绍,他做的那个程序走的不是分析5250协议流,而是用了人家的一个半成品,自己做了个外壳,人家不支持汉字,因此他的也不支持汉字。具体是什么我不关心,因为我的方向和他不同,对他那段没兴趣,我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因为我和他打的交道。当时我已经在国内AS/400成名,并且成为刘邦君的软件红人,同时在负责一个比较大的项目。为了加快这个项目中某个模块的进度,我们需要找一家公司来进行合作,转了一圈以后我们选中了紫京,于是安排了一场和紫京以及郭胜利的技术讨论会议,以便看看他们有没有实力来和我们合作。我们问他们我们的问题以及能够合作开发,回答是没问题;我们问他们所需要的技术准备是否够用;回答还是没问题;然后我就问了他们三个具体的技术问题,难度从深到浅,回答是驴头不对马嘴,于是我告诉刘邦君我没有问题了。等到会议结束以后,刘邦君问我的感觉,我告诉他该公司以及郭胜利根本不明白咱们要干的事情,至少是这方面他们毫无技术准备,因为我的问题是刻意设计的,既不涉及技术秘密,又可以考察出他们到了哪一步,他们连我最后一个问题都答不出来,说明他们在这方面毫无经验。我的最后一个问题的一部分涉及代码转换,郭胜利答不上来,说明他的那个程序的确没做代码转换,也就是不支持汉字。在国内的环境下,做出来的程序不支持汉字,看来那个传闻很可能是真的。谁说牛皮不是吹的。

前面说了,紫京是国家纺织部和日本凸版摩亚株式会社合资的产物,双方的内讧不断,后来日方实在是受不了了,决心撤资,这公司也就垮了,后来被中联收编,那时候我已经在中联了。我在中联见到了这公司的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李坚,他是个技术人员;另一个是个从日本回来的女留学生,名字记不得了,她是个销售。

李坚不是专业出身,他是做Technical Support的,因为没有开发背景,一旦遇到比较复杂的问题就束手无策。他比我大十岁,论年龄是中联技术团队的绝对老大,技术就不敢恭维了。他比较出彩的一句话是征收利息税的时候说的,“公开抢钱了”赢得了全技术团队所有人的共鸣;还有一句不太礼貌的“别磨了,再磨就出来了”,这句话为他赢得了中联技术团队首席流氓称号。

那位从日本回来的女留学生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倒不是她的销售有多厉害,而是她那张脸化的妆实在是太吓人了,足足二斤的白粉涂在了她脸上,看得我是目瞪口呆,以为自己遇上了妖精。后来看《艺妓回忆录》,总算是对照上了,原来那是人家的文化,可是这位是个中国人啊。 

[完]
2006年09月23日
【9月19日吃协发布】主力I号电影综艺10K帐户

主力I号电影综艺10K帐户
   

地址:218.71.223.188

端口:21



以下内容只有回复后才可以浏览
用户名:bbs.cnool.net.cn_10K
密码:欢迎光临吃协音乐频道music.cnool.net.cn

【9月22日吃协情报站更新】218.84.205.203

地址:218.84.205.203
端口:21
用户名:loulan.net
密码:www.loulan.net

上传账号:
bbs.loulan.net
upload

 

【9月22日吃协情报站更新】免費RMVB电影主力服务器

FTP 地址: 218.93.124.229
FTP 端口: 21

0威望帐号
0威望帐号一线程,50k/s,无列表权限,限制50人
登录用户名称:ycdv.com.0ww
登录密码:bbs.ycdv.com0919kgVBjJv

【9月22日吃协情报站更新】免費RMVB电影分流服务器

FTP 地址: 218.63.236.66
FTP 端口: 21

 

0威望帐号
一线程,50k/s,无列表权限,限制50人
登录用户名称:ycdv.com.0ww
登录密码:bbs.ycdv.com0919BKGVVv

FTP 地址: 210.21.112.91
FTP 端口: 21

0威望帐号
一线程,50k/s,有列表权限,限制50人
登录用户名称:ycdv.com.software.0ww
登录密码:bbs.ycdv.com0914JHKGV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