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此次收购汇源,可口可乐总报价约180亿港元,溢价近两倍,并已获得朱新礼、达能及华平控制的66%股权。您对“可口可乐并购汇源果汁”的整体感受是怎样的?

    王冉:这就是一次简单的并购事件。之所以引起比较大的震动,是因为,汇源是一个知名品牌,是一家上市公司,而收购方是可口可乐,是一个全球饮料巨头,所以,引起了媒体和民众的关注。就事件本身来说,既不是前无古人的开始,也不是后无来者的结束,,将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并购案发生。

    《21世纪》:产业界是否也波澜不惊?

    王冉:我觉得是。其实,大家都觉得正常。若有一天谁来收购燕京啤酒,那也正常。或者,反过来说,中国移动出去收购欧洲或者其他地方的公司,也很正常。

    《21世纪》:您觉得,对可口可乐来说,高溢价收购汇源果汁的动力何在?

    王冉: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高的溢价,不过,要考虑到汇源股价在最近六个月内有大幅的下跌。这是因为整个全球市场环境不好,包括汇源在内的中国食品饮料类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市盈率都比较低。名人名言 

    其实,可口可乐也利用了这个时机。换句话说,汇源4块钱左右的股价,可口可乐付12块钱,表面上看是溢价两倍。但如果你考虑到,4块是从8块多跌下来的,那么,按照正常估值的话,也就溢价50%。对汇源这样的市场领先者,这样的价格是很正常的。

    《21世纪》:在一个高成长行业,作为一家成长良好的龙头企业(百分之百果汁市场份额为42.6%),汇源果汁股东却选择退出,您对此如何看待?

    王冉:他们也看到了在这个市场环境中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在这个日趋激烈的竞争环境里面,短期内,想要通过业绩使股价有大幅的提升,提升到12块钱左右,是非常困难的。创业合作项目 

    你是上市公司,你有义务要站在股东的角度,特别是中小股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这是作为一个受托人的责任。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有人愿意出这样的价格时,它有义务认真考虑,经过权衡,选择出售也是很理性的一个选择。

    《21世纪》:从您的角度看,这样一个本土知名企业,面临着怎样的成长瓶颈?

    王冉:中国的饮料,尤其是果汁类饮料,或者是果汁为代表的健康饮料,它的成长空间还是挺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可口可乐愿意付这么高的溢价来收购汇源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因为,中国果汁类饮料人均消费量远远低于发达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未来成长空间还是有的。汇源并购案

    但是,它面临的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包括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大公司一旦进入,又在统一、康师傅等的夹击下,是不是还能继续保持自己的增长势头,会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情。

    这路上充满了不确定性,会有很多变数,在这样的情况下,套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21世纪》:您觉得,被可口可乐收购,对汇源这一品牌来说意味着什么?朱新礼暗战资本纪实  

    王冉:收购之后,最大的问号可能是,可口可乐会不会保留汇源这个品牌。

    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既然这个品牌在中国市场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相信,可口可乐会继续保留它,只不过它会做一些差异化的产品。比如,在更高端的品类里面,可口可乐可能会用别的品牌。

    但在汇源现在所占据的市场里面,我相信,可口可乐会继续沿用这个品牌,因为这本身也是理性的商业选择。

    《21世纪》:对“可口可乐的目的是为了消灭一个竞争对手”这一观点,您如何看待?

    王冉:从本质上来说,可口可乐全资拥有了一个品牌,跟他重新花钱去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因为这个品牌已经属于它了。

    消灭民族品牌,不是可口可乐这样的跨国巨头的出发点和考虑问题的核心,它考虑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占领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攫取商业利益,为他的股东创造价值。达能暗设捆绑计 朱新礼无奈售汇源

    《21世纪》:对于把此次收购上升到“民族品牌存亡”的高度,您如何看待?

    王冉:我觉得政府部门,包括商务部的官员其实也越来越理性了,在这方面来说,他们越高层的官员可能越见多识广,视野比较大。相对来说,网民的反应可能会比较激烈。

    《21世纪》:所以,股东的变化不会对汇源的品牌价值产生太多的负面影响?
王冉:如果有负面影响,不等于可口可乐拿起刀来自残一样、自己砍自己一刀嘛。内部报告详解汇源并购案 谈判时间不到两个月 

    《21世纪》:就交易本身来说,汇源果汁于香港上市,并且上市公司注册于开曼群岛,对于交易的顺利完成有什么影响?

    王冉:从交易本身来讲,它在海外上市有一定的便利,但最终要看的是,它能不能通过商务部反垄断的审查。我觉得通过反垄断应该问题不大,因为,汇源目前在整个果汁饮料市场所占的份额其实还是比较低的。

    《21世纪》:在此次交易中,产业投资者(达能)、财务投资者(华平)分别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朱新礼回应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事件

    王冉:达能的角色,与它目前在中国的策略有关。在娃哈哈事件以后,它在中国整个处于一个收缩的状态,所以,它现在也没办法更激进地去阻挠这个事件,因为,如果它一方阻挠,可能会遭遇很多法律诉讼。在这样的情况下,达能选择高位获利了结,也是一个理性的商业选择。

    《21世纪》:如何评估“反垄断审查”对这一交易可能造成的影响?

    王冉:交割时间可能会拖延,特别是如果民众情绪激烈的话,时间上会比较慎重一些。层层汇报,层层审批,就需要一定的时间。最终,会对交易交割的时间表有影响。当然,如果真的认定构成垄断的话,那整个交易就无法进行了,但我认为,这个几率不大。

   9月9日晚,汇源果汁(1886.HK)发布的200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出现倒退,利润增长失去强劲势头——这被视为朱新礼套现的主要动因。可口可乐并购汇源案将面临双重审查 

    “卖掉汇源肯定不是突发奇想,此事是跨国投行主导的,朱新礼只是在最后做了一个决定。”9月9日,接近汇源的知情人士如是透露,“汇源曾在今年年初时,在上述的跨国投行的主导下,与外资接触,商讨整体出售事宜。但整个事件真正有进展是在7月到9月之间。”

    该人士还进一步评价说,尽管经历了与德隆的资本博弈,先后引入过统一、达能,但朱新礼并不擅长资本运作。发家于山东沂源县的朱新礼也坦言,“我更感兴趣的是做果园、做水果加工。”

    那么,在这场看似多赢、充满利益纠葛的收购案中,到底是谁先拉开了序幕,谁才是真正的幕后资本高手?

    半年报解读套现动机徐工并购涉及国家安全 汇源为何也是如此

    汇源是否面临财务压力?

    汇源集团2008年7月启动了其在广东惠州的工厂项目,汇源拓展市场的一贯策略是,以工厂为中心,开发周边市场。有知情人士透露,该项目“赶工”,主要是希望给投资者一个信号,提高公司整体投资价值。“当时我们猜,要么汇源会计划增发,要么就是在酝酿收购事件。”但汇源对此未予以回应。

    卖掉汇源在汇源内部也并非完全无迹可寻。汇源果汁的半年报显示,汇源果汁今年上半年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其雇员总人数从去年年底时的9772人减少为7180人,其中销售代表人数由3926名减至2520名。裁员是因为收购还是市场变化,汇源未正面回应。

    虽然此前朱新礼反驳了公司经营不善的传闻,但汇源果汁的半年报似乎暴露了一些问题:该公司毛利仅为3.91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033亿元,大幅下降了22%;该公司摊薄后的每股盈利仅为0.07元,较2007年的0.25元降幅高达72%。虽然报告期内,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增加7.2%,但2007年同期该指标是增长210.5%。

    不仅如此,该公司2008年上半年的营业额为12.94亿元人民币,比2007年上半年的营业额13.65亿元减少5.2%。其中,核心果汁业务的销售额(包括百分百果汁、中浓度果蔬汁及果汁饮料)减少7.3%,由2007年上半年的12.76亿元减少至2008年上半年的11.82亿元。朱新礼

    同时,该公司销售成本比去年增加4000万港币,其中,存货造成的开支增加1346万港币,存货周转天数也由去年同期的144天增加到223天。在上一财年,汇源失去了包括四川和贵州在内的3个销售区。

    “对朱新礼来说,卖掉汇源还有一个理由是,将来可以专心地做上游产业,加重大果园开发,集中做农产业,这才是他的长项。”接近朱新礼的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无论是达能集团,还是其它私人股本基金(PE)等机构投资者都有较强烈的高位套现动机。上述跨国投行也看到了朱新礼的这一长处,并以此游说。

    朱新礼早已在上游广泛布局。今年1月份,朱新礼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透露,近期汇源投资近30亿新建了8家工厂,这些工厂主要着眼于产业链源头的扩张,针对上游资源整合。

    除了将要卖掉的上市公司,汇源集团还有很长的产业链:种子、树苗、果园、水果加工、果汁灌装等,“有6000多个员工,近20个工厂。”朱新礼说。

    根据附加协议,跨国投行为朱新礼做的设计是,在同等条件下,可口可乐要优先采购汇源的浓缩汁。这或许是金钱外的又一大吸引力。朱新礼也表示,“这一点很重要!”

    达能变身财务投资

    “其实汇源除了近年来资本运作的优势以外,在其它任何一个方面都很‘中庸’,几乎没有特别突出的亮点:在品牌的推广上,汇源肯定不及农夫山泉;在渠道建设上,肯定跟娃哈哈、康师傅无法竞争;并且汇源在资金上也较为吃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汇源除了在百分百果汁产品的领域当中占据市场优势以外,多元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汇源无论在品牌的张力、管理能力和渠道均不能支撑汇源在新的领域内扩张,之前果汁饮料品牌真鲜橙和饮用水都夭折了。”

    “入股汇源2年期间,达能有足够时间了解汇源存在的所有问题。”接近交易方的知情人士则认为,这也是达能选择退出的原因之一。期间,达能向汇源派驻了包括市场总监在内的诸多高层参与汇源整合。

    此外,汇源所处的果汁业务也不在达能已经划定的新鲜乳制品、水饮料、婴儿营养品、医疗营养品四大主业之列。

    因此,达能开始逐渐由产业投资者向财务投资者转型。这无疑进一步拉近了达能与华平基金等财务投资者距离。而财务投资者只要价格合适,就可以考虑出售。甚至有投行人士推测,达能正是这笔交易的始作俑者——这是达能的惯性做法,从产业投资转向财务投资。

    “从光明到乐百氏到娃哈哈,达能贩卖品牌的商业手段有迹可循。”2年时间,达能于汇源的投资增值了2.9倍。

    据了解,在可口可乐宣布收购汇源之前,汇源果汁的股价并不理想,一直下跌,基本维持在4-5港元/股的水平。即使以5港元/股计算,华平基金持有的股票市值换算后约为8000万美元,相对于其入股资金,溢价只有30%,实在难与可口可乐每股12.2港元价格、相当于3.5倍回报的溢价相提并论。

    这又与华平基金选择的退出方式不无关系。据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达能与华平基金所持的股份近30%,如果考虑财务投资者,风险太大,难找到接盘者;而产业投资者所看中的又是整个公司的控制权,这意味着,达能、华平基金必须联合朱新礼。“华平基金在其中也出了不少力。”知情人士说,作为财务投资人,华平基金、荷银和香港惠理基金等PE也对该收购案起到了推动作用。

    于是,汇源三大股东在深圳的内部谈判会议上,除了达能、华平基金这样的财务投资者外,还出现了大股东朱新礼的身影。

    在投行斡旋下的这场谈判会议上,几大股东对于出售及底价达成一些共识,并签订了一份备忘录。该备忘录对三方未来可能出现反悔的行为做出了规定。

 “百事失手汇源后,短期内与可口可乐在中国非碳酸饮料业务的差距将越拉越远。”一位原百事内部人士评价。这席话背后的另一层事实是,作为全球最大的非碳酸饮料企业,百事在中国的发展此前也一直是其与可口可乐竞争的短板。

  如何做到本土市场和中国市场齐头并进?许多跨国公司在这个问题上失语,百事似乎也陷入其中。

  全球突进

  通过并购迅速打开新领域是百事的惯用手法。

  汇源之前,百事刚刚在俄罗斯市场扬眉吐气了一把:今年3月,百事宣布将以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俄罗斯最大的果汁生产商Lebedyansky果汁业务75.53%股份。根据百事的估计,该公司是全球第六大果汁生产商。

  这已经是百事在全球非碳酸业务上的第N次出手。而其在这个新兴领域的敏锐性和占得先机曾一度为外界所称道。

  早在1998年,百事就全盘收购了世界著名的纯品康纳(Tropicana)果汁饮料公司。2001年,百事兼并贵格公司的计划获批,百事拥有了非碳酸饮料市场的37%的份额,第一次超过可口可乐。而在收购贵格之前,百事还在2000年收购South Beach Beverage和SoBe药香茶一役中打败了可口可乐。

  百事的迅猛扩张与目前同时担任百事CEO与董事长一职的铁娘子努伊的努力密不可分。努伊在百事战略计划与发展部门任职多年,亲身参与过百事多起并购重组。此前百事在全球范围的一系列大并购,据称均是在其参与与推动下成行的。

  彼时,尽管在碳酸饮料业务仍落后于可口可乐,但百事开始标榜自己在非碳酸饮料方面全球老大的地位——而这也带给百事更大的发展空间。

  2005年底,百事市值超越可口可乐。对此,百事中国区总裁朱华煦认为,在碳酸饮料增长乏力的行业背景下,百事非碳酸饮料业务实现两位数增长,是其市值超越主要对手的最主要的原因。朱新礼

  当是时,据朱华煦透露,在美国,在运动饮料市场,百事旗下的佳得乐占有70%的市场,而主要竞争对手只有10%左右;在即饮茶、水和橙汁方面,百事也处于领先地位。

  然而,当如今百事想把这种模式复制到中国时,却遭遇可口可乐的狙击。


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