⒈ 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其领导人的勇气和毅力最为关键,如果没有超越个体利益的理想追求和价值观牵引,就注定会失去斗志,临阵溃败。另一方面,组织内部一旦拥有超出股东和经营者的价值观时,组织成员之间价值观认同就会超越金钱认同,从而形成一种异乎寻常的协调性和凝聚力,从而形成克服一切困难、甚至奋不顾身、勇于牺牲的巨大力量,令组织能够以最小成本(代价)战胜最大的恐惧和困难。  ——  冯仑  《冯仑:破解“周期律”的魔咒》

 

    ⒊ 冯仑:“资本家的工作岗位,无产阶级的社会理想,流氓无产阶级的生活习气,士大夫的精神享受;喜欢坐小车,看小报,听小曲;崇尚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  ——  新世纪周刊  《冯仑:反周期先生》

 

    ⒌ 张朝阳:“纳斯达克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该出的事情都出过,它在法律上是滴水不漏的。”  ——  王烁/官青  《搜狐与青鸟毒丸计划》

 

    ⒍ 马化腾:“一开始学习管理。可能觉得有些浪费时间,因为这个不是具体做业务做事情,但到后面你发现不做不行。”  ——  环球企业家  《双雄》 

 

    ⒎ 王石:“万科的管理水平只相当于6500米,离珠峰还远呢。”  ——  橡子  《TCL与联想并购得失比较 李东生反思与柳传志心得》

 

    ⒈ 人与人之间是差不多的,差一步而已,有时是半步。  ——  黄光裕

    ⒉ 我比较像刘备,常常用眼泪来赚取其他管理者的同情,我不擅长用纪律来限制和管理人才。  ——  俞敏洪

 

    ⒉ 张树新:“我认为,这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时代恰好需要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扮演一个角色,而我刚好碰上了。如此而已。”  ——  互联网周刊  《互联网十年风雨录》

    ⒊ 张树新则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段:“当时电信体制是垄断的,我们每条电话中继线的月租费是6000元人民币,这意味着这条电话线24小时全占线,客户交给你很贵的钱,也是永远赔钱。所以我当时闯过电信总经理办公室,跟他们讲,你们这样下去会是中国信息产业的罪人。对方笑了,说我佩服你,但是我们的财务不归我们管,归财政部,我们并不是企业。”  ——  林军/周斌  《中国互联网今年21岁》

 

    ⒈ 在当前这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影响之下,中国大批出口型中小企业濒临倒闭,阿里巴巴赖以生存的B2B外贸市场已经严重缩水。在此种情况下,依靠一个自顾不暇的B2B,养活其他几个业务已是吃力,哪来的余力加大投资?难道我们的马大侠学会了点石成金之术不成?  ——  证券日报  《阿里巴巴市值蒸发七成 马云佯装烧50亿难掩败局》

 

    ⒉ 卫哲:我们不能承诺股价的表现,只能承诺交出理想的业绩。  ——  彭梧  《阿里巴巴沦为“港版中石油”解密》

 

    ⒋ 胡志标:“历史就是这样,别人记住的永远都是尾巴。大家都记住了爱多失败的一面,没有记住爱多成功的过程。”  ——  刘恒涛  《胡志标:不想再做英雄》

 

    ⒌ “平台现在宣布几项业务不能做,三个月之后是不是就又宣布新项目?”刘勇不但能感到天花板,而且天花板就在头顶伸手可及的地方,“开发者处在价值链的中间,上面是平台,下面是用户,不能拥有用户,也没有其它路选择,所以开发者不盈利一点价值都没有。”  ——  秦姗  《平台创富 青春残酷游戏》 

 

    ⒋ 周鸿祎:“CNNIC总在自觉不自觉地偷换概念,把国家管理等同于国家经营。”  ——  刘韧  《CNNIC的手》

 

    ⒌ 王永民:“人生是在激情中燃烧,在遗憾中熄灭的。”  ——  齐介仑  《王永民:我的五笔,我的三十年》

 

    ⒋ 方宏进:“90年代以来中国的腐败有两个显著的特征,一是群体性腐败,二是延续性腐败……”  ——  方玮/魏雅华  《史玉柱:游走在道义边缘的商界奇才》

 

    转载自:大学生创业 MBA案例 财经封面


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