⒊ 谁说精神不能转化成物质?马云同学就做得很好。用一个意识里的前景去套现现实的物质回报,这就是马云的局。  ——  程苓峰  《创业梦与马云局》 

 

    ⒉ 李瑜:“成功的因素各有不同,但有一些共通的人格特质能让一个人避免失败。成功不是刻意追求得到的,是通过不断避免失败,自然达到的。”  ——  王剑  《李瑜:红粉掌门的美丽与坚韧》

 

    ⒊ 龚金晶还记得陈天桥教给他一个做决策的方法论:数据、逻辑、民主、集中。即判断一个项目可行性的依据,首先要有数据支持,数据为王。如果实在没有数据,那就要逻辑上讲得通。如果没有明确的逻辑,那就靠民主,团队投票。如果团队还是无法做出决策,那就要靠负责人基于对市场的判断和对公司能力的了解做出最终决定。  ——  张凯锋  《到盛大去创业》 

 

    ⒊ 史玉柱:“毛泽东思想和搞企业是有共性的,十大军事原则一多半对办企业也有用,比如不打无准备之仗,局部战场、局部战役要三倍五倍于敌人,兵力集中使用,等等。企业要有拳头,要集中公司优势,形成核心竞争力,在一点上形成突破,这些都对准备和已经办企业的人有所启发。”  ——  王雨佳  《史玉柱:我不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⒉ 史玉柱并非毫不在意,被逼急了,他也会忍不住抱怨,“我不认为马云比我高尚多少。”  ——  林涛  《史玉柱“过坎”》

 

    ⒉ 在一个创新市场里,VC是起支持新人、颠覆老人,PE起颠覆格局、大洗牌的历史使命的。但当大公司自己出钱做VC/PE,支持新人的使命能够延续,但老人是不被颠覆的,格局是不被重塑的。  ——  程苓峰  《史玉柱看〈色戒〉的因果》

 

    ⒈ 因为改变不了过去,你只能去创造未来。  ——  李东生

 

    ⒉ 到时候清明节祭祖我会到坟上说两句:列祖列宗们,你们放心吧,我又回来了。我终于走出了异常,超越了超常,回归了正常,不再做过去你们看不起的商人。  ——  严介和

 

    ⒋ VC和企业家往往通过两种方式控制公司:一是董事会席位和投票权;二是协议赋予的权利。虽然董事会控制权和多数投票权是控制退出的最有效的方式,但VC在第一轮投资时,通常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和董事会席位,那么不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行使退出决策权时,就只能借助于股份回购权等合同约定控制权(contractual rights)了。  ——  桂曙光  《风险投资协议(Term Sheet)详解》 

 

    ⒉ 最新的教训就是知易行难。硅谷充斥着各种建议,但就像一个只有理论知识却从未动过手术的外科医生一样,我认为需要许多亲身实践的经历才能了解创业的复杂性和变数。  ——  马克·高登森  《马克·高登森:我创业失败的10条教训》

 

    ⒊ 对于企业来说,我们根本不存在互联网公司,因为每一个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  ——  李彦宏  《李彦宏:危机当前 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吧》

 

    ⒌ 创业就是要赚钱。创业成功的衡量标准就是赚钱的多少,至少,这是目前世界公认的标准。  ——  喜马拉雅熊  《创业草堂》 

 

    ⒉ 潘石屹可能脑子笨一点,所以他认为政府子弹都已经打光了。我个人觉得政府政策还没有出尽。  ——  任志强

 

    ⒋ 江南春:“我们对经济周期缺乏看法,没想到在经济周期不景气的过程中如何去应对。”  ——  环球企业家  《分众易帜幕后》

 

    ⒍ 周俊:“中国电视直销业实质上存在的‘伪科技,伪品牌,伪专业……’充斥其间,招摇过市,呼风唤雨,真伪难辨。真伪之间的‘竞真’,争个你死我活,哪还有实力去竞争市场,加之‘伪’成本比‘真’的低,‘真’有时也无奈何‘伪’。只有败下阵来。从这一现象不难看到,中国电视直销业的竞争,还是行业内去伪存真的竞争。”  ——  IT时代周刊  《电视直销走向沦落》

 

     转载自:大学生创业 MBA案例 财经封面


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