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18日

不知道怎么度过的

2004年09月25日

惶惑,也许这感觉从第一天起就铸定要永远陪伴我。

天怎么会给我这样的生活,让我在泥淖中仰望,在沉沦中死亡。

真的能真心笑面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吗?我想不出,猜不到,真的能够吗?

把一切都抛开?去享受一个浪漫的周末?去感受一个甜蜜的二人世界?

这都是真的吗?凭我的智力无法去想象。

我把自己丢在无望思念之地,在思念的夹缝独自品味思念,把自己的世界扭曲,让我在无地孤单地找寻自己的位置。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这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的?

我的心在冰火之间游移,在爱痛之间踯躅。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不是的,可是我不能选择,我不能后悔,我只能在这样的绝望中向着明天走,死亡,惶惑,碎裂,都轰击过我的心,它千创百孔了,我又有何惧?

没有了,没有惧怕,没有胆怯,明天依然继续,我会把整个身心投进去,天给我了这样的油锅,让我在人间体味炼狱,我把它当蜜水饮尽。

我无惧。

惶惑,这感觉从第一天起,就铸定永远伴随着我。

天怎么会给我这样的生活,让我在泥淖中仰望,在沉沦中死亡。

真的能真心笑面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吗?我想不出,猜不到?真的能够吗?

把一切都抛开?去享受一个浪漫的周末?去感受一个甜蜜的二人世界?

这都是真的吗?

我把自己丢在无望思念之地,在思念的夹缝品味思念,把自己的世界扭曲,让我在无地找寻自己的位置。

我不知道还怎么继续,还能否继续,还怎么坚持?

我的心在冰火之间游移,在爱痛之间踯躅。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不是的,可是我不能选择,我不能后悔,我只能在这样的绝望中向明天走,死亡,惶惑,碎裂,我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没有了,明天依然继续,我会把整个身心投进去,天给我了这样的油锅,让我在人间体味炼狱。

我无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