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15日

 做人就是辛苦我知道,

 没有谁能替谁受煎熬,

 何必夜里睡不着,

 唉声叹气别人命更好.

 有心在做谁都看得到,

 一步一个脚印错不了,

 何不说说真心话,

 何不勇敢活一下,

 善恶终究有回报,我还个微笑.

活一天就做一天,清清白白不埋怨,

 我问心无愧就算口袋没有钱.

 活一天就拼一天,开开心心睡得甜,

 时时刻刻苦,我都心存感谢.

活一天就做一天,认认真真不埋怨,

 我不比别人重要,也不受轻蔑.

 活一天就爱一天,有情有义有感觉,

 条条大路,我都昂首阔步看蓝天.

活一天就拼一天,认认真真不埋怨,

 我不比别人重要,也不受轻蔑,

 活一天就拼一天,有情有义有感觉,

 风风雨雨,我都不怕危险.

 

2006年12月02日

 交给时间吧,这样也许会让悲伤渐渐变淡.伤口好了,仍会有疤,但不会再痛了.

2006年11月07日

2006.11.04

认真

人就怕认真。

过几天要期中考试了,这事放在以前,我是无所谓的,甚至还会觉得考试是最好的日子了,因为考试的日子里没有作业,也不用早起,生活得悠闲极了。这也应也一句话,极度乐观与悲观是一样傻的。我不知道当时我是哪里来的乐观,让我不担心任何事情,甚至连对别人而言那么重要的考试,我也不在乎。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这学期里,一直谨慎认真,努力地自制着自己,告诉自己要努力认真,不要让自己后悔。也许是一些让人难过的事,才会使人有所觉醒,不知道将来还会有什么遗憾的事会发生,所以只有认真对待每一件事,生活确实需要认真。因为认真过,所以会有所期待,而又怕期待落空,所以会有所害怕担心,便开始有事可干。认真地做事,认真地期待,认真地担心……

小鱼同学和小赵同学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在一起的,不好说,但现在他们确实是走在一起的了。小鱼同学一开始说的是怕彼此伤害,所以要做好朋友,但是这如果用大头说的异性的喜欢必然和爱情有所联系的观点下来看,那是不切实际的。但是他们现在放学一起回家,送礼物,在手上写名字,这好像又不是一般的朋友。一开始我是认为小鱼不该自己苦恼地掩藏感觉的,当然,现在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从来不看好任何现在校园里的所谓爱情的。我给小鱼加油鼓励,除了是对这种历来在温室里的情感,易受夭折而死亡的不争历史的一点希望,也是因为觉得什么事,都要认真地试一试才知道结果。不管过程多么短暂,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应该认真起来,认真地幸福,认真地痛苦,这是真的。认真地过生活。

这是真的,也像是在告诉自己。我只是一般的小市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没有什么浪漫的情感,没有什么惊人的举动,我只有认真地守着自己的小世界,认真地面对我应该面对的事情,然后认真地享受生活给我的甜美与苦痛。

2006.10.7

礼物

礼物是如何的东西,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别人的礼物,会令我不敢接受,不敢接受那礼物背后要承担的东西。给别人的礼物,我只是看到某个东西便觉得它应该是某某人的,就决定要送给某某人了。

我并不是深刻体会到赠人玫瑰比受人玫瑰更幸福的高贵品质。

一开始,收礼物是快乐的事。除去那些在我记忆里模糊的之外,是青松的礼物最特别。他的礼物,总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有些甚至是他的收藏。我期待他来,因为每每这个时候,我又能得到别的同龄人得不到的东西了,但也害怕他每次来都要检查我的作业。他会很用力地拍着我的头,说,以后再没有完成作业,就不要吃饭之类的话。后来我还是常常没完成他的作业,最后,他不再来时,我却认真地开始完成作业。青松的礼物中,有一个是泥制铜镀的长城浮雕,那东西很沉,我双手捧着时,总害怕它摔下。多年以后,再见到青松时,他不再年青了,不再那么苛刻地要求我什么了。而我自己,却有着深深的歉意,我让他当年的努力全白费了,我收了礼物,却没履行礼物背后那沉沉责任。

在我来到陌生的地方开始我的新生活时,就被告知有个年龄比我稍小的妹在问我的行程。那是个冬天,我第一次穿着厚厚的一身衣服,那时我只有一个朋友,妹。我未曾告诉过她我有多喜欢她,因为若不是后来再不曾联系,我自己也不知道竟然会这样想一个人。妹最喜欢买小东西,妹的哥哥当然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但当我和她在一起时,她会很兴奋地要带我去她知道的小商店里,从她的笔袋里拿出一堆好看的东西来,她总是坚持说,这个给你,这个也给你,这个也给你。她的靴子踏在雪上,她穿着八分裤,她笑着告诉我刚才在饭局上某人的笑话,我们一起半夜在宾馆里遇到伸进来的一双手……她给了我最快乐的礼物,代价是现在的留恋。

当我又到了一个新环境时,琳是笑着过来认识我的。她爱笑,笑起来很漂亮。她是个白白净净的女生,但却一点儿也不娇嫩。有什么事,都是她挺身而出,我在茫茫人海里找不着时,是她过来带走我。我们的生活里,讨论着隔壁班的KIKICOCO还有那一座楼里的小白,琳最喜欢看见小白了。我犹豫地收下她给我的礼物,我小心翼翼地看着这只白色的小狗,便收进箱子里。当我再看见它时,因为弄破了包装我将它拿了出来,我没有摸过这只白狗,雪白的样子,柔软的毛。这是多么娇嫩的一只小白狗,禁不起一点儿脏。小白狗。她当时是以什么心情送给我这只小白狗的,小白是她最喜欢的,而她当年不经心地说了句送你小白。知道小白的人,只有我们几人。这礼物,是青春里一个纯白色的秘密,这是最柔弱也是最纯洁的白色的礼物。

琪的来信里夹着一张书签,她说她努力想画出我画的那咱感觉,可是还是失败了。我以为这是她画的,没想过她是想仿着我的样子。另一封信里,裹着一个小小的信封,那是用卡纸做的。我一个信封,一个信封地慢慢拆开,里面放着一张小小的照片。她说时间不够,做得不够好,连照片都是急急忙忙照的。后来的一张小时候的照片,那反面写着字,我知道,那是她最爱的人为她写的,也是她最想念的人,而她把那张送给了我。我总是嫌她的字太丑了,其实这在她第一次给我的那张贺卡上就可以看得出了,大大的红色手套,藏得紧紧地,打开后弹簧弹出一堆的红心,里面有她笨拙的字迹写着祝福,她用薄薄的白纸,单调的圆珠笔,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谢谢你一直帮我。我是从那第一封信开始记住她的。虽然我从来没告诉过她。她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却也是最令我感动的礼物。

说不好木易是个什么样的人,外表看起来很弱,也是个白白净净的孩子,可是无法相信是从蒙古大草原来的。她多次解释说因为蒙古也是有城市的,她虽然是城市里长大的,但那里的草原和蓝天都很美很美。她跟别人,会有强硬的态度,就算是陌生的同学也是如此,可是当我们在一起,我们一起疯狂,一起问下一个走过来的同学问题,或者她在图书馆里做升学调查,看起来应该是个多么倔强的人,可是当我们在一起时,她总是顺着我,我知道她一直是顺着我的,她会在事后说,我看出来那天你心情不太好,所以没再问你。赵同学的笔袋上挂着某个星座的符号挂链,听说那是关系不一般的过去朋友送的。真聪明,把自己的符号送给对方,这样对方就能记住自己了。我一眼就认出那个符号来,因为我也曾经买过那个给木易,只不过,那个符号是属于木易的。也许对我们而言,礼物已经不需要有什么理由或者是意义了。她送给我的小海豚,她说一人一只,她刚转身,我就发现她藏在海豚肚子里的小纸条。有时礼物可以不代表什么了。因为就算离别,那礼物不送,我也不会忘了她的,有些东西是忘不了的。谢谢她给我了这么好的礼物。

J在凌晨的第一分钟里发来的简讯;琪发来说,我永远爱你;高玉给我的什么东西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全班她只送三个人礼物,另外两个已经相片了六年,而与我,只有半年不到;那个从别人那里拿来白衬衫帮我穿上的人;那个笑着问我,“第一次被罚写名字吧”的人;那个硬要教我怎么写钢笔字的倔强的男生;那个用一碗刨冰就想要让我乖乖练习的康老……他们给我的礼物,让我这个贪心的人一直至今还贪恋着,也许我贪得太多,便开始害怕,害怕我无以回报给我爱和幸福的人们。

 

PS:我固执地问大头,如果喜欢一个朋友,为什么不说,一定要说出来啊。她问我,说我喜欢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不知道,但有些人,却已经再也说不了了。当事过境迁时,我再说我用所有回报爱,那太虚无了,因为过去的,却已经成了过去。我可以说,我喜欢你吗?所以给我幸福和爱的朋友。

     2006.10.02

               

    当手里拿着往返机票时,觉得这都不是真的,太容易了,太容易我就能回到我心心念念的地方了。

事实上,还是出现了很多事的。先是我头晕,没精神,后来终于要在厦门机场降落了,又遇到台风降不了,最后终于在半夜十二点时,抵达了我的厦门。痞良也是只夜猫子,我们聊到两三点才各自休息,转天,大家都很有意志力地早起,虽然我是最晚起的,但我吃完了早餐,上了一会儿网,我们就出门了。痞良又开了一辆很有派头的小车,因为蝌蚪说我不吃辣,我说想吃小吃,所以我们在逛了一大圈后,到了美食城去吃午饭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赶回我想念的地方。

下午,我和蝌蚪像两个异乡人一样走在路上。这马路似乎不是我以前看的那条马路了,和记忆中的不同。我比蝌蚪多回去一次,所以对于她,那条路是更新的。

我回到了那个我待过一段时间的学校,那里更新了,除了新的教学楼,新的面孔,若不是有一段记忆,那里对我只是个陌生的地方。我终于找到了我熟悉的面孔,但却好像又陌生了,他们的样子有些微微的改变,但他们仍会叫我河马,仍会说,啊,河马。只是有些人已经不在那里了。我们还是说笑着,但是心都不同了。他们有要忙的东西,我知道,小呃说周几我们全翘自习课,我们一起去唱K,好久没聚了,我说不要。没有话了,全不对了,全不是了。

同学的时间都不同,这次是没办法聚了。这次因为世界合唱比赛的原因,小银刚好也有空,我和她两个一起回原来的学校跟他们上课。我们两个当然是去凑热闹的,聪说我干嘛老是乱张望,不会有我认识的人,我突然指着一个男生激动地问她,他叫什么,她说出那个名字时,我就高兴得想拍手,没错,这人是我的小学同学,原先也是这样坐在我前面的。我笑嘻嘻地拍拍小学同学的肩,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点儿也不兴奋。他一定认出我来了,只是他没我兴奋这也是能体谅的,因为小学时,我一直故意把他当女生,全班同学也都这样子了,我还曾经把他弄哭过,在班主任的面前,他哭着说我的种种恶行,我却若无其事,一身正气地站在一边,后来没人处罚我,我狡猾地逃脱了,也许,他还耿耿于怀,这也难怪,一定给他的心灵留下了创伤了。

街道上,我原本记得清清楚楚的店,都换了,有的换了主人,有的换了内容,有的则是什么都换了,都换了,都不认得了。我在那条街上长大的,从不会独自过街,长到会独自过马路了。从幼稚园开始我就自己上学了,那条街上的店我都记得,大了的时候,我有时会为了要打招呼而烦恼,因为认识的人太多了。我坐在阿嬷家后门的小巷里,看来来往往的人,有些我还记得的轮廓,有些我完全陌生了。我落寞地看着一个个我不认识的人。J指着人告诉我那个谁谁谁,那是谁谁的弟弟或妹妹,我全只是看一眼而不过问。全不是了。

我去找我以前一直用的沐浴露,那种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我记得我洗澎澎时的感觉,是香香的,软软的,幸福得像个襁褓中的婴儿。这么多年在外,我一直试着去找那种感觉,可是没有,这不由得让我一直觉得过去的幸福是无法触摸的。当真正再看到时,那已经换了包装了,原本我是想带一大瓶走的,反正行李到机场就托运了,可是我突然不再那么渴望了,那个包装,那个味道,不是了,不是想象中的了。我以前最喜欢的那个品牌的衣服,我一直穿到现在,在北方也一直没遇到那个品牌,当再看到时,那个品牌已经改变了市场方向,不再做休闲类的了,而全是白领类的淑女装。

那个被我看着长大的小三毛,他已经渐渐逼近我的高度了。言行举止不再像从前,他不会再跑来和我互相踩鞋,也不会粘着我了,也不会要求我带他去哪里了……更多的,我是从别人口里听到他的事情,他的懂事,他的悲伤,他的聪明,他的坚强……他在我面前,不露一丝丝痕迹,他还姐姐地叫我,但只有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吃着东西,耍着无赖。后来琪问我,你很喜欢那个孩子。是的,我很喜欢这个孩子,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只是他遇到了太多的事了,太多不该他承担的事了,他已经不是了,不是以前的他了。

每个人都经历了不同的事,而在一个相同的地方,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着,而自己却一直停留在自己的回忆里,我想我是再回不去过去的了。那些在我的回忆里一直挥散不去的记忆瞬间变得虚幻而不真实了,我似乎没有了退路,没有了再回到过去的想法了。当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原本的东西时,不是那些事物变了,而是我变了,是我变得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每个人都自然地生活着,而只有我觉得美好不复存在了,终其结果,是我一直固执地坚持着些美化了的东西,而当有一天,发现全变了,原来一直固执地坚守的,是一直不存在的。

 

PS:我在写已经两个月前的事了。时间,能让人发现一些不想发现的东西。有人说这叫痛定思痛,但有些痛,却是停止不了的。

2006.10.01

我喜欢你。

我常常很确实自己心中的这种感觉,不管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许是和心里想的相违的,但我可以明确自己最真的想法。每个人,总有喜欢别人的时候,也总有被别人喜欢的时候。被喜欢的时候,自己是在明的;而喜欢别人的时候,自己是在暗的。

赵同学是个烂人,有时我是这么认定他的,当然,在某些方面,他也是个棒人物。他呈现给我的最多的,是他烂的那一面,所以对于有女生喜欢他,我先是惊讶。小鱼是班上的同学,无意中知道她喜欢赵同学,而且,在blog上看到她写的东西,真的很无奈。我是替小鱼无奈,因为她喜欢他,却不敢告诉他。看过小鱼的短信,她说她觉得有时他们之间的关系超过朋友了,可是,却没有再有其他的表示了。看起来,小鱼似乎很苦。我看赵同学一向是神神经经的,看他也不像是个敏感细心的人,若是小鱼永远不说自己的感受,真担心赵同学会在“不杀伯仁而伯仁却为他而死”的情况下,继续以他的存在而折磨着小鱼。

“喜欢”是个很暧昧的词。可以说,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也可以说,我喜欢你啊,我也很喜欢小狗,小猫的;也可以这么说,我喜欢你,但我不爱你。这确实是个不明不白的词。可是往往自己在心里发酵的“喜欢”是最痛苦的,往往承担这一痛苦角色的,又大多是女生。男生不怕被拒绝,会很自信地说出来,我喜欢你。不管结果,反正说了,总比没说好。没说的人,一辈子自己痛苦,说的人,搞不好还误打误撞,成了。小鱼看起来很累,先是自己在做内心挣扎,该不该对他有感觉,接着是,该不该对他表白,再来是,他对我有没有感觉,最后是,我该怎么办。其实,试试不就知道了。虽然小刘告诫过我们,最高境界是暗恋,自己一个人在成长,而且对他人和自己都是负责的表现。但是小鱼想要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却不敢跨出一步。

我喜欢对喜欢的东西表示出喜欢。我常无聊地想,如果明天我突然消失了,或者突然什么都没有了,那怎么办呀,被喜欢的,就永远也不知道了。喜欢的人,我喜欢同性会比较久,因为同性是渐渐了解才喜欢上的,而异性,通常是没了解前是喜欢的,而随着了解,便失落了。幼稚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喜欢哪个同学了,通常,都是喜欢大众型的万人迷。青梅竹马的玩伴中,我也清楚地知道,我喜欢那个相貌姣好的。幸亏后来渐渐改变了,更知道在一起时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的滥情从来也没减少过。我可以突然喜欢上隔壁班的某某,然后我们认识了,我们讲话了,但是不久,竟因为他的成绩太差了,而突然发现,并没有那么喜欢。旁观者会以很悬疑的表情心想,你喜欢他,他喜欢你。可是这时会想跑,也许以后就跟那个他保持距离了,因为从未想过那么多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是在一起玩时很快乐罢了。而后来才发现这是过于恐慌的了,嘴,是别人的,而快乐,却是自己的。如果别人扭曲了事实,试着描述我的感觉而却失了真,我也会笑笑,这毕竟只是个玩笑,我确定自己心里喜欢的是什么,我会说我喜欢什么,但我不会说我爱什么,爱是个责任,爱是坚不可摧的,爱太深,爱太沉,我现在无力承担。

“喜欢”,小鱼喜欢赵同学,我觉得应该勇敢地告诉他,她的想法。我叫醒趴在桌上睡着的赵同学,小鱼给了他一页写满字的纸,我想,她应该告诉他了吧,虽然不知道这会怎么样,但毕竟,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感觉,这是件好事。“喜欢”有多久,这我不知道,我知道自己在某一时刻喜欢什么,在无影响的情况下不隐藏。我记得我兴奋地告诉J,好喜欢“龙猫”时,我们一起偷窥他,当过了很久后,我们都不在一起了,J告诉我,龙猫竟然是某某人的哥哥时,我却已经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但愿小鱼得到想要的,但即使结果不是想象的,也应该对于喜欢的大声说地说:“我喜欢你”!

2006.06.06

虚弱

虚弱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本来以为自己是很勇敢的人,没想到也只是表面的勇敢。我的智齿,让我觉得已经是身体的一部分了,而突然间地拔走,液体喷涌而出,整个人都虚弱了。我在想,我的牙齿从小到大都那么健康,虽然没有勤于刷牙,但也一直是一口好牙,为什么就要让我在这么完整的牙后,再多长出两颗来,就是传说中会伤害软组织的智齿。去年的毕业考,因为长智齿,打了一个礼拜的点滴。今年自己从哪里看到原来智齿要拔的道理,才少不更事地傻傻一个人跑去问医生什么时候来拔。因为种种原因没拔成,所以这次才有人陪着我去,幸好有人陪着,不然我可能连怎么回家都不知道吧。不过建议有智齿的人要果断去拔,虽然平常不是很碍事,但是伤害到软组织时,还是会很麻烦的。
   
除了感到头晕的虚弱感,我最最头疼的是不能说话了。我在安静的走廊上,当时恢复了一点元气了,自己生气地发声“哼哼”最后用笔落在纸上“两个礼拜不能说话”。我在想,下周大家一定觉得周围安静了不少吧。这周我是控制了不少,但也有不少是没控制,所以会延续疼痛。医生说下周来拆线,本来是想顺便把另一颗也拔了,现在我有点犹豫了。原来我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勇敢与潇洒。

   
我难得的体育课没去上,我怕我会晕,最主要的是,周一的日子,我因元气大伤,再也不能在别人困意重重的时候在旁边亢奋了,终于明白,有时候意志的力量还是有限的。以前凌晨睡觉早上早起,一天里也能有精神亢奋着,或者用大头说的能量饼干维持,但现在不行了,身体是不支持的。突然觉得自己老了,以前在网上挂到半夜两三点也是经常,现在出了十二点都累了。为了恢复我以往的精力,我要认真养好自己。我记得每一次军训回来后,我都是这么下决心的。许听了说你神经,军训减了那么多斤还不偷笑。虽然我很爱说话,但我可以不说话,不可以不玩;我很贪玩,但我可以不玩,不可以不吃,可见食物对人是多么的重要,我记得有天口袋同学看见我挑早点,还告诉我,吃那个会发胖的,我很坚决地告诉他,我不怕。想当年,嘎溜说阿肥庭庭不要再吃汉堡时,我仍然矢志不渝。连隔壁班的男生叫我阿肥庭后,我们都只是很正经地谈事情。

   
昨天又是我留到最晚,小烂是被动留到那么晚的。不过后来是她在抄地理答案,那份答案是我无意或有意得到的。那份答案第一次让我觉得那么心痛,太伤自尊了,上礼拜我大喊要拿下它,谁料最终没实现,为此我拔牙时还闷闷不乐。我当然没有像小烂一样坐下来抄,虽然当时没料到转天我会得到它。赵同学突然进来,误会我已经抄完了,这让他痛不欲生,我问他是否是心理变态,我要是不顺他就快乐,我要是什么事情顺利了,他就难受,该同学义正言辞地告诉我,就是看我不爽,这一听,大石头终于落下了,毕竟我可以确认的是,不是我的问题,是他的问题了,原先我以为是我每次做什么事情侵犯到他的利益了,看来不是我做事哪里错了,而是他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为了我的虚弱,更加虚弱了。我就知道当时应该坚决地拒绝,又为了某种职务上的责任,而错过了午饭了。要命的是,去赶一个“个人演讲”时,本来想好好睡觉,借些忘却肚子时,那冷气吹得比平时还要强。我只好偷偷换到别处去,前面两个男生转头盯着我半天,他们大概是在想这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而这时,有个小胖可能是有点联想太多了,把他吓得连续往里跑了两个座位,还是那种吓着的动作,我差点笑,想着为了不引起太大误会,就赶快趴头睡觉了,肚子响起来时,演讲结束了,哈,回家。

原来我不说话的样子,果然会引起很大的误会。小烂告诉我,以为我在生气,反倒是我不解了,我生什么气呀?不说话除了因为饿还因为牙,演讲结束跑走是因为刚睡醒想去厕所……

PS:自从这一段日子的新生活开始后,认识了新同学,走进了新环境后,我渐渐开始写这种记录我无聊生活的日记了。这当中有生活中的误会,有生活中的烦恼,有生活中的争吵,也有生活中的温暖,是琐屑成全了生活吧,宽容我和针对我的人成全了我吧。

2006.06.05

其实不孤单

我不孤单。

我并不是常常像别人一样多愁善感,可以把孤单写成淡淡的文字。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同龄人的生活,都像他们说的一样,光鲜亮丽却孤单,但我知道有些人,有些事,给不了我孤单感。

记忆里最鲜明的,是很小的时候,我和查某LEE就很有缘分,他应该是不想和我有缘分的。他不是我的同桌,就是坐在我的前面。除了我发动周围的女生来嘲笑他外,我还会发动周围的女生来整他。可怜的查某LEE,我们在一起了六年啊,整整六年啊!后来极巧的是五年后我误打误撞进了他们班里,因为那是他们新学期的第一天,所以有许多新老师,我和小银混在他们中间上课,奇迹出现了,当我四处乱张望时,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查某LEE!我激动地问慧聪这个同学叫什么名字,哈哈,果然是查某LEE!我当然一脸激动地叫他了,可是他一点都不热情,也许是他想不起我是谁了,但是也许是因为他太熟悉了这个叫他的声音,于是连头都没有回过来,只是用余光瞄了一眼,真让人心寒。查某LEE在当时,也算是个有女生缘的家伙吧,只是可惜的是就因为他平常一副正派的样子,是男生少有的,脸也长得比较精致一点,所以,我也是痞性初犯,就喜欢偶尔整整他。有一次,我和查某LEE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他说着被我欺负的经过,就哭了起来,班主任也束手无策了,最后,我也没受到什么惩戒,只是奇怪,当时他怎么哭了呢?因为当时我想的应该是我被老师骂一顿,一直骂到我哭着说我做错了,再也不敢了。可是后来老师也没骂我,可是查某LEE说着说着,却哭了。

为恶逞凶是不会被纵容太久的。我和朱露第一次说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正趴在讲桌上写座次表,我和板报组的几个女生在教室后面。他在教室的最前面,我在教室的最后面,也许我们两个就是像这样,各自站在一个极端上。用水火不容来描述我们两个时,我们也要为了谁是火谁是水而吵起来。我问为什么我是水,他说因为我是应该待在水里的一种动物。实际上他是水象星座,而我是火象星座,我很暴躁,而他是傲慢的。我原先是火,但后来却认真扮演着浇灭他用聪明点燃的傲慢的水。我可以想象到他看见老师生气时把三角板砸在讲桌上,三角板却安然无恙时偷笑的样子,那三角板有个秘密,是我们两个的吵架事件,当然不敢告诉别人了。我第一次看到他背书包的样子时,我只觉得是个哗众取宠的人,为什么会有人那么傻。很多年以后的现在,我只记得他给我写的四个字:你的死敌。

 在那年遇到的BMW,像是遇到雨后的一朵云。他寡言,沉默折射出吸引人的高傲。印象中的他只能在角落里远远地观望,听着他课上坚定的声音,有个名字随着纷飞的种子悄悄地落在某个角落里。始终会记得有个很安静的下午,那一刻真的是安静的,没有了躁热,没有了纷烦,一切都那么刚好地沉淀下来,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对话,那大概是他第一次对我说话。
     
那一年,在最困难的时候,往往是自己让自己陷入困境的。当时朱露总是让我本能地去战斗,让我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都昂着头。然而疲惫了的时候,我会感到遇到BMW的幸运。

后来的很多年里,我扮演着一个很安静的人,一个别人形容着我,而我却不知道那是我的人。回忆养活不了当下,天真成就的勇敢渐渐消失了,但那段勇敢的日子,在过后漫漫的黄沙里,仍旧定格不褪。

很多年后的现在,我看着自己当时写的东西,原来朱露是一直让我勇敢面对困难的勇气,而BMW是让我有美好希望的人,当时我的生活是那么精彩。我才知道原来不论是如何的人,都是在我的那段日子里帮着我驱赶走孤单的人。但是有些人,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想把他当成应该充满感激之心的人。

有些人可以让你冲破理智,有咬死他的冲动,赵同学就是有这种能力的人。我知道我有时喜欢恶作剧是不对,但是他凭什么每次都认为我在威胁他,然后再义正言辞地“报复”我。别人都觉得很神奇,因为一开始我和他是最快熟悉的,也确实,第一天便在班主任的课上侃侃而谈,后来是我说,好像全班只有我们两个在说话,才就此打住的。我喜欢别人很正常地跟我说话,用属于自已的语言,反之,则成了莫大的罪过。如果是个喜欢的人,我可以忍受,人本来就可以用偏见来掩盖事实的,可是偏偏他不是让人喜欢的人,而又偏偏干了让人讨厌的蠢事,然后我们恶性循环地消耗生命。

 

PS:凌晨的时候,写到那里笔记本没电了,便没再写就睡觉了,我会在半夜睡不着觉,但当想到这些人,我并不觉得孤单,其实,一直都不孤单的。我突然想起为什么当时会和赵同学说话了,因为他和我四年前遇到的某人的名字,是一样的,是个让我觉得歉疚的人,很遗憾我们遇见的时间不太对。朱露后来更是神经地告诉我他和王子早就认识了,可是是谁一开始问我怎么和王子认识的,还有谁一直冷嘲热讽地说你的王子的,他的话和他和行为一样神经,我想起整个学校没有人像他一样那么傻地把单肩包从脖子绕到双臂上当双肩包背。

2006.08.13

请原谅我窃窃窃私语

我终于让煤气解开了我的博客的链接。早在几个月前,我先是直接地说,解开我的博客的链接。大头很聪明地就解开了,可是煤气很执著。前几天,我终于又用了我的小聪明,建了一个新的博客让她链接。检查了其他人的博客链接上都没有我,我终于安下心来了。

我怕同学来看我的博客。如果我知道他们还在看着我的博客,我就不敢再写些我想说的了。一开始,这博客是想记录我升学考试那年的心情,可是没想到,事至如今,我的同学们,个个有博客,他们的博客上记录着他们自己的生活,一个固定的群体互相给对方留言,贴自己喜欢的明星的照片,讲自己发生的事……

有时我注定是要一个人独居的。我喜欢热闹,但我有时喜欢自己一个人来来往往。我和他们相互之间相差太多了。我看着他们的博客,她快乐地讲去北京的郊区的全家旅行,而那时的我,家人们还在睡梦里,我便背着包还没天亮便搭着车要去旅行了。他讲在北京住哥哥家的事,我在小学毕业的那年,自己一个人,搭火车到北京,到了那里,没人来接我,我就自己搭黑出租去,在北京生活的那段日子里,我半夜十一二点还走在黑压压的路上,而当时,只是个刚毕业的小学生。她们讲不久前的那场小地震,那是河北省的小震,所以这个城市也有了微震,那天我感觉到了地震,然后给家人发了短信说,家里地震了,结果他们马上回短信说叫我别在家里待着,或者他们要来接我。我只回了不用,然后继续看电视。我出生的地方,那里距地震带很近,常常有地震,很多次听别人说,睡着觉觉得床在摇,那年是台湾的921大地震。那晚我仍是睡得毫无感觉。我知道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不想勉强自己走进去,如果走进他们的世界,我也会毫不掩饰地说出我的想法,我有时会很伤人。

我只能自己独自窃窃窃私语了。这样我才能说我想说的话,而且也不会伤害到别人。我讨厌伤害到别人,尽管有时我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我也不想从此而改变自己。既然一贯伤人,我只好让自己远离别人。

琪说我总会泼人冷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算口是心非,只是有时我的话一出口,我知道别人会误会我的出发点,但我还是会说,我想有时是我不太注意别人的感觉。我不知道我伤害过多少人,还会继续伤害多少人,但每伤人一次,我自己就觉得愧疚,但我想解释也无法改变些什么,便也就愿意让人继续误会下去了。

2006年03月05日

               

                               朋  友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生活总有压力,年轻总有烦恼。所有的活力来源,都是朋友。

         A学校争强好胜地上了半个学期,转到了B学校;在B学校沉默地待了半学期,即使有人默默地关心,也仍无法融合进任何人;又到了C学校,在C学校的生活,仍然是默默一个人做独来独往的豹子,即使地位如何高,也没有人可以走进来;C学校的生活,一年就末了,我又走进了新的D学校。或许是麻木了,或许是习惯了,也或许是看开了,我已经没有打算让任何人走进来了,也不打算自己走出去。

       A学校争强好胜的时候,即使是有那么多人把你高高捧起,仍有真的朋友跟别人不一样。琪从来不夸我。她会跟我说,对方是比你强的。等我远离了这一切时,琪却跟我说,你真的很棒,你跟那人在竞争时能这样,已经很厉害了。而阿J,她总是默默陪在我身边,她容忍着我的一切。她是处女座的女生,对什么事都很讲究,甚至连照大头贴时,她都不允许有一点的表情不对,每一张几乎都是同一个表情。可是在那表情下,对我的扮鬼脸与扯开话题痛恨得要命。阿J是个很漂亮的女生,是在男生眼里很漂亮的女生。在妈妈辈的眼里是乖乖女,她的完美主义,却常常被我破坏。有时我会让她抓狂,可是她始终陪在我身边,默默支持我,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让我感觉到,我是不孤单的。她们的陪伴鼓励着我在后来的生活里。在B时,赵昕让我觉得很愧疚,他说他不懂我。王让我觉得很温暖。C的生活,是在指尖上玩弄的。在D里,不管我发生了什么事,琪还是会很相信地告诉我,我相信你,这些事你都懂的。

        今年,我和琪认识快八年了。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和琪,没做过同学,也没在一起生活,怎么能在一起那么久。认识了七年,真正在一起的时候,连一半都没有吧。琪说了,下次见面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情形,都要抱抱她。其实她是知道的,从我沉默一直到现在的不沉默,她都知道的。我不仅很少给别人承诺,也不喜欢那么直白地表达感情。我不会跟别人拥抱,我不习惯。除了她说的四年前有一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一见到我从楼梯下来,便跑过来抱着我,她说她的好朋友都吓着了,因为没想到她会抱我,对这件事我是毫无记忆的。很多人没法相信这两个连同学都没做过的人,竟然可以有这么多的回忆。和阿J认识四年了,真正在一起只有半年吧。琪说阿J只有提到那本小说和提到我时是同样那么兴奋。我和阿J其实是很不同的人。后来又认识了杨。跟杨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她是典型的北方家庭,她们家有很多蕾丝花边,父母也似乎约束较多。我是典型南方放羊式的家庭,从小到大,很少被约束过。认识不到两年,但是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可能连半年也没有。她说她早就听说过我,但跟她认识后,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跟他们,即使不在一起了。也仍然不会陌生。

        也许是因为不常在一起,便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机会,所以没有了这些咬噬性的小麻烦。朋友有时就是一辈子的事,但有时,失去朋友也是一辈子的事。在一起时,总是互相扶持,体谅;不在一起时,总是互相信任,安慰。杨告诉我说,她再找不到一个和我一样的人时,她真的哭了,但我没有安慰她,我骂了她.后来,她告诉我,她渐渐习惯没有我的日子了,我什么话也没有说.或许她的生活里,会再出现更多更好的,为她制造回忆的人了.这大概也是我在骂她时所希望的,但仍然有淡淡的感伤。

        总是能化解我的伤悲,分享我的喜悦。琪常常跟我说她和她的姐妹们的事,阿J也常跟我谈起他来,虽然我不是很喜欢那些个男生把她(的注意力)拐走。我也想跟琪说,我现在已经走出来了,而且也开始让别人走进来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我也会好好珍惜,现在终于有这些在身边可以天天见面的朋友真幸福,我可以任性着,骗得关心。

        我会和新的朋友们互相体谅,帮助,安慰,信任。有一起美好的回忆,就算有偶尔的不愉快,也都是暂时的,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所有的朋友对我的原谅,谢谢所有的朋友总是关心着我。也但愿在一起的日子可以无限延长下去,我真的不喜欢麻烦,小小的不愉快也不能留下来。因为有朋友的明天是明朗的,永远是晴天。

        琪说下次见面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抱抱她。她说记忆中我的肩膀,一直是温暖的。上次我没有抱她,她问下次要几年后再见。上次我们见面那天,她赶着要回家,我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她对我从来没有失望过,一直相信我。我不能让她担心了,所以当我每次跟她说,我们一定要幸福时,是认真的。

        跟她们在一起永远没有小麻烦,所以这袍子总可以华丽下去。有时,朋友就是不可以计较太多,也不可以想太多。很喜欢这几天刚听到的一句话,她说,如是真的有朋友欺骗了你,那一定是你已经先让你的朋友失望了。其实真正的朋友,并没有欺骗,有时或许是因为着什么原因,不管发生什么,明天,你仍然可以扬起笑脸,一切照旧。

        愿这袭袍子永远都华丽,即使有些小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