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保守派学者Mark Steyn的新著《孤单的美国(America Alone)》一书中,作出了一个惊人的推论:西方文明即将毁灭!

应该说,作者并非是故意耸人听闻,也并非是杞人忧天。书中提供大量的论据,支持他的观点。可以预见的是,在不太远的将来,西方文明即会无可避免地消亡,走向毁灭,就象古玛雅文明、古巴比伦文明那样,成为历史陈迹。他的这种观点,其实我们许多人也都清楚,或能觉察到,只是没有系统归纳罢了。所以也不是什么新鲜理论。

我们知道,西方在十四世纪时发生过瘟疫(又称黑死病),欧洲人口死亡三分之一以上,是一次特大灾劫。但西方文明没有被毁灭。经过文艺复兴,以及后来的工业革命,西方成为人类文明的骄傲。以后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虽也死人无数,但战后的欧洲变得更加强大,文明也更加进步了。

但这一次令西方文明毁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却是文明本身造成的。也就是说,是西方人自取灭亡。作者认为,人口问题、福利、道德优越感是造成西方文明毁灭的关键。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西方严峻的人口危机。在和平年代,维持一个国家的正常人口基数,每对夫妇的生育率应不少于2?1,即平均每对夫妇要生2?1个孩子。而现在的欧洲,平均生育率是1?38,其中俄罗斯为1?14,西班牙为1?1。这样发展下去情况将如何呢?

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即平均每一代际(约30年),人口就骤然减少百分之三十至五十左右!这种人口毁灭过程用一个公式来表达,则是: 8-4-2-0,最终结果是零。

人,有了人,才有一切。没有了人,就什么也没有了。

例如俄罗斯,1992年人口为一亿五千万,到2050年时就将剩下不足八千万了。以俄罗斯辽阔的疆土,他们连守卫边疆的人力都会成为问题。

而一个出生率极低的国家,就意味着社会严重的老龄化,社会福利将无法维持。例如希腊,到2040年时,老人金支出将占GDP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没有任何国家能负担这样的福利,只能任其崩毁。

而正是西方大政府的福利制度,加速了西方文明的毁灭。这些国家提供的福利,人们从出生到死亡,都由政府包下来了。养老金,失业补助,全民医疗保健,越来越短的工作时间……所有这些,都使人们变得懒惰,越来越依赖政府,缺乏竞争意识。当然更淡化了繁衍后代的责任和欲望。

就是在澳洲,这种情况也是令人担忧的。许多年轻人不愿工作,不愿学习,游手好闲。不少技术劳工都从国外引进。就连理发师、厨师、建筑工、农场工都不得不引进外劳。更荒唐的是,这个英语国家的语言学校,也引进了大量从亚洲来的英语教师。难道澳洲人不会说英语吗?

造成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正是不尽合理的福利制度。既然可以不劳而获,何必要去劳动?

当然,西方国家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引进了大量的移民,以补充人口。这就出现了另一种情况。现在,官方统计的欧洲穆斯林移民人口为两千多万。而在法国,城市人口中有百分三十至四十为穆斯林。荷兰鹿特丹穆斯林人口为百分之四十。而且,欧洲穆斯林移民的生育率远远高出于本地人(约为3?5)。这样,欧洲将来的人口比例已经不言自明了。也就是说,将来的欧洲不再是西方文明,而会是穆斯林文明。

我们也不要轻易指责这是种族歧视。事实是,当某种平衡被打破,确实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造成冲击,成为社会不安定的焦点。

以法国为例,2005年发生的穆斯林青年骚乱,烧毁了数以万辆计的汽车。法国媒体连提也不敢提“穆斯林”三个字,只说是青年骚乱。在法国有些穆斯林聚居地,非穆斯林白人女性出门也不得不戴上面纱。有些法国的天主教堂已改为清真寺。英国的许多酒巴已禁酒。而在奥地利的LINE市,当地穆斯林要求所有学校女教师上课时都要戴上面纱。在澳洲,医院食堂已不再提供猪肉食品。而去年澳洲海滩骚乱,起因也是穆斯林青年在游泳时(其中有女性),不许其他人使用该泳场。

如今在澳大利亚的公共巴士上、火车上,看到的也尽是亚洲人面孔。澳洲终将成为种族意义上的亚洲国家。

不同宗教文明之间有太多的差异,要做到和谐融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需要宽容,而不是取代。

作者提到的促成西方文明走向毁灭之另一因素,是所谓的“道德优越感”。也就是现代西方人过分的追求个人利益、个人自由等等。例如女性解放,让许多女性放弃生育的义务。女权至上,也使得西方男性迅速雌化。在北欧那样的女权国家,越来越多男性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又如加拿大,二次大战时其海军是世界第三大水面舰队,是诺曼底登陆的主力之一。而现在,加拿大流行男人穿女人衣服。

另外,西方社会无休无止的加薪要求,形成物价通涨的恶性循环,最终也会让社会经济崩毁。同时,人权、环保成为绝对的政治正确,连对战俘也不敢轻慢,动辄得咎。这也将使西方作茧自缚,无所作为。

然而,对西方文明的消亡,我们也没有理由置身度外,又或是幸灾乐祸。在地球村时代,大家的命运都紧密相连,互相依存。西方文明的毁灭不会让我们过得更好。事实是,西方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

人口危机,已经在向亚洲逼近。在日本,出生率已经降至1?32(日本人都老了,我们再不用担心日本威胁)。而在台湾、香港、新加坡、南韩,人口都已经是负增长。近年来,中国大陆的人口老龄化也已浮出水面,而且中国是未富先老。我们更没有足够的资源应付这种危机。在中国许多地区,中学、小学生人数在大量缩减,有的学校已因学生源不足而关闭或合并。中国人口政策的调整已是迫在眉睫!但显然中国的领导层对此并无警觉。

在生育问题上,是越落后的地区越生,越贫穷越生,文化水平越低越生,社会福利越差越生。因此,解决人口过剩问题的最佳办法是改变贫困、普及教育。

但把这个定律倒过来,就成了人类文明的陷井。如果说人类社会整体最终将达到文明富足,那么也就不可避免地走向整体的衰亡。是人类的文明,导致了人类的衰退与消亡。

这种定律的另一结果则可能是,文明富足地区的人口消亡了,贫穷落后地区人口猛增,最后人多者全部通吃,“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响”。

而这种消亡则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一经觉察,就为时已晚。除非将来的人类开放克隆技术,由国家投资大量生产婴儿,否则,西方文明,乃至全体人类的衰退与消亡将会是无可避免。

至于作者将书名定为《孤单的美国》,则是因为,美国几乎是西方世界唯一仍然在坚守传统的国家。美国的人口出生率仍勉强保持在2.1左右。美国在冷战和后冷战时期,担负着西方世界主要的防卫,而让别的西方国家可以轻松地大搞福利。而现在,美国更是担负着世界反恐战争的主要任务,虽然俄罗斯与中国等国家都存在恐怖主义的威胁。美国还承担了世界许多贫困地区的经济援助,又负担了联合国的大部分经费开支,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费用。比如说现在世界任何地方发现不明病毒,最后解决问题的是美国亚特兰大的CDC而不是世界卫生组织。

但是,美国在联合国只能有古巴、苏丹那些小国一样的投票权。除了东方国家的反对,美国并不断招来西方左派,及主流媒体的非难、指责。美国做什么都被人反对。欧洲人不满美国的反同性恋、反堕胎法令,穆斯林反对美国的文化。美国成了冤大头,众矢之的。

回过头来看,美国的那些欧洲盟友都行将老去,死去。美国何去何从?事实上,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早就指出,再过五十年,美国白人即会成为少数民族。美国也将难逃噩运。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