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1月03日

人生就像
浮在海面上的高樓

2009年12月30日

愛就像爬天梯。
大家爬著兩道不同的梯級,緩步前進。
一日,兩道梯級巧合地,遇上了,愛就開始了。
手拖手,漫步天庭路。
愛一旦終結,便慢慢拾級而下﹔
或繼續走下去,看能否在天庭路上,再次遇上所愛。
可惜,有時你碰上的,可能是一道,沒有梯級的天梯,
你一躍而上,毫無憑依,便跳了上去。
愛一旦終結,
沒有梯級可憑,沒有道路可循,沒有終點可達。
懸浮半空,你還可以怎樣?
直接從上面跳下來?卻忘不了責任。
找繩索攀援而下?卻找不到。
這就是 ——
絕望。

2007年09月16日

空谷傳音

聽不到回聲

只有

一滴淚

2007年09月08日

《悠長假期》,十年前日劇作品。當時日劇風行,香港熱播,四處都有《長假》粉絲,我卻完全沒有看過。十年後,突然拿來看看,很喜歡,接連看了兩次。

《長假》有很多缺點:它的結局過於理想;劇中刻意避開一眾角色的家人,也傳達了一種不大正確的人生觀,似乎天地之間只有男女愛情而已;劇中提及「只要順其自然,不需總是全力衝刺,事情就會好轉」的金句給人極大的慰藉,卻並不現實。但我仍然很喜歡這部日劇。

女 主角山口智子飾演葉山南,她做事神經兮兮,但直來直往,性格永遠開朗樂觀,令人喜愛。她笑容或誇張動作背後所隱藏的淡淡憂傷,尤其耐人咀嚼。現在本站版頭 圖片之人正是山口智子。她正撐腰站在童話般華麗的殿堂,姑勿論她當時實際心情怎樣,單看這幅圖片,就覺得這是對夢幻式童話的反嘲。

瀨名由男主角木村拓哉飾演。他24歲,事業愛情兩失意,對前路很迷茫,這處境令我頗有共鳴。過兩天,我也24歲了。現實生活很難像劇中般夢幻纏綿理想。要不盡全力摸索前路,人生假如有八十歲,我餘下的五十六年可能都要碌碌度過。我不想這樣。

劇中的主題曲和插曲有些哀傷得令人動容,有些快樂得令人雀躍起舞。這強烈的反差使它們成為我每晚必聽的安眠曲。純粹快樂和憂愁都不大好。快樂需要憂愁來中和,憂愁需要快樂來沖淡。這強烈的反差使人心情起起伏伏,就像浪頭,一道道快速衝向遠方。

劇中經典對白摘錄如下:

一、
Don’t Worry! Be Happy!

(海報上的勵志標語,言簡意賅。)

二、
瀨名:「配角是照不到聚光燈的,身為配角,不是攝影機追隨的對象,這是鐵則。」
葉山南:「你是說拍片嗎?」
瀨名:「人生也是。」

(諷刺的是,木村拓哉和山口智子正是劇中聚光燈追隨的對象。他們說這些話,尤其令人感到身為配角的無奈與悲涼。但話說回來,我們也無須傷心,不是每個人也要在人生舞台上當主角,如能當家人心目中的主角,情人眼中的主角,這不也是幸福嗎?)

三、
瀨名:「就把它當作一次神賜的很長很長的休假吧,不需要總是盡全力衝刺的,人總有不順的時候,或者疲倦的時候,不必勉強衝刺,不必緊張,不必努力加油,一切順其自然。然後呢,然後大概就會好轉。」

(這金句挺不現實,世事果真如此簡單就好了。但在失意時,這些話不失為一帖良劑。)

四、
葉山南:「能隨心所欲的人,就是擁有翅膀的人吧?」

(這令我想起《阿飛正傳》的金句:「我聽別人說這世界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它只能夠一直的飛呀飛呀,飛累了就在風裡面睡覺,這種鳥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時候。」擁有翅膀就能隨心所欲嗎?莊子告訴我們,不是的,即使大鵬也有所依,有所傍。

以為擁有翅膀,隨處漂泊就能得到幸福快樂自由,不過是痴人說夢。但轉換一下概念,「飛」確實很重要。我相信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上,人必須奮鬥,振翅高飛,理想才可能達到。所以我會改一改這金句:「能隨心所欲的人,就是擁有翅膀,肯努力飛的人。)

很久沒有寫blog了,希望今天九月一日是個好的開始。

2006年12月02日

螞蟻和螳螂是好朋友。

一天,螳螂手起刀落,解決了一隻蟬。

螞蟻問:「螳兄,你何以如此殘忍,殺死牠,扼殺牠所有的理想和希望?為什麼……」

螳螂滿臉不耐煩,悄悄刺出手上的劍。

螞蟻血流如注,苦苦掙扎兩分鐘,便一動也不動了,但臉上兀自掛着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這時,只聽螳螂說道:「因為……這是我的天性。」

2006年09月13日

今日中午改紅雨,學校宣佈停課。

學生可以提早放學,免上最後三堂,開開心心,我卻損失了兩堂文學課,以後趕進度,要辛苦點了。

孰料,午膳時,開電視看新聞,紅雨已改黃雨。步出校門張望,一片風平浪靜,偶爾幾點雨水、一陣清風,真是人間好時節。

現在要好好備課,珍惜這寶貴的三堂。

2006年09月09日

當了一星期老師,很累,但感覺很棒。誌之。

現在要去睡了。

2006年09月05日

從同學的網站上看到這首歌,很有感覺,遂轉載。後來搜索一下,才知道,作者黃燕萍是大學師姊。師姊的文學修養,真令我汗顏無地。

唯美的歌
黃燕萍老師

有人曾經目睹天空如此澄澈怡然的容顏
一些話語,被清晨的風凝定成枝頭的青�
曉時分的惺忪,內斂著詩化的唯美
把一些竭盡心力的奉獻,包裹在千絲萬縷
心裡,然後無言地在破蛹前守護
是一場存在必經的災禍與歷程
便像是那些恒遠的星宿
有竭盡心力的燃燒,便迸發不出最壯烈的印記
一些傷痕是必需的,否則
躍的蝶便找不到生命的出口
騰於空中翩然而輕盈
姿態,
而明媚的永恒,成就出最絢麗的人間

2006年09月04日

一個極快疊杯;一個快速脫衣,二者皆求速決。我卻只希望有更多時間。

2006年09月02日

沒有,可以看看這個地震網。它以Google map的形式,紀錄了過去一周的大小地震。

(via Ursi’s Blog)